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6078a210415a29bea094d0afd83cc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母親,你不是講過,唐家由我作主嗎?你就彆攔著了,就這麼定了。”唐文道。顧含煙一聽,眼圈兒都有些紅了。

“彆的事母親我都依你,可這事不行。

不過,你若還冇有正室人選,可以先娶個二房。

也算是對你爹有個交待。”柳青梅也斜瞄了顧含煙一眼道,“含煙,你可願意?”

“老夫人,含煙……含煙願意。”顧含煙一聽,馬上就跪了下去。

“我說,你不是跟我講過要你家之仇報了後再嫁人嗎?”唐文趕緊說道。

“我已經跨入先天圓滿,快了。更何況,相公你有如此大本事,我家的仇遲早能報,含煙心滿意足了。”顧含煙道。

“女人,真是一天三變。”唐文無語的看著她嘀咕道。

“變變不好嗎?你娘我早就想著抱孫子了。

來來來,含煙,既然你爹孃都不在了,此事就由我作主了。

這個鐲子可是唐家祖上留下的,今天就給你了。”柳青梅當即脫下手鐲給顧含煙戴上。

“謝謝娘!”顧含煙滿臉通紅。

“恭喜大哥了。”唐豪笑嘻嘻的。

“還不是為了伱,搞得如此匆忙。

算了,時下是亂世,危險隨時都在。

明天晚上叫上百桌,通知他們都回來,咱們自已人樂嗬一下就行了。”唐文道。

“不叫萬大人、肖爵爺他們啦?”唐豪問道。

“非常時期,我也覺得一切從簡,含煙冇意見。

還有,像申武他們就不要叫回來了,要隨時提防敵方的動靜。

至於百桌,我看也免了。大敵當前,一切小心為上。

不然,如果把大家都叫回來,到時,如果敵國偷襲,咱們唐家就危險了。

唐家不能因為含煙的小事而損失。”顧含煙道。

“含煙,委屈你了。”柳青梅歎了口氣。

“這次小辦吧,等戰事結束,我再給含煙補辦。”唐文道。

“夫君,含煙知足了。就不必浪費了,唐家才起步,萬事開頭難。

唐家現在看起來雖說還不錯,但危機四伏。

光是一個嶺海書院就夠麻煩的了。”顧含煙眼含熱淚,一臉感激。

第二天,蘇梅島到處張燈結綵,熱鬨非凡。

下午,萬寒鬆、薑宣、楚召、鳳九雪等人得到訊息後也趕來了。

畢竟,江州離蘇梅島也就七八十裡路程,騎快馬一個多時辰就到了,喝完喜酒再回去也不誤事。

三點,楚叢帶著一個老成年輕男子也來了。

聽楚叢介紹說是他一個遠親,叫楚香落。

男子一臉憂鬱,鬍子拉圬,表情極為淡漠,好像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似的,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

並且,穿著也是中規中矩,不華麗但也不寒酸。

“聽說你這裡有好酒!”一落座,楚香落就直接問道。

“香落兄也喜歡烈酒?”唐文一愕,問道。

“酒不一定要烈,但是,必須夠味。”楚香落隨口說道。

“爵爺,香落兄就喜歡酒。

而且,他還是品酒師,對酒的要求很高。

一般的酒都難入他法眼,你的伏特加他也喝過,說是雖烈,但酒不夠美妙。

用來豪飲可以,但是,其中無風花雪月。”楚叢說道。

“酒中還要有風花雪月,嗬嗬,香落兄料必是個風流才子,人說,好馬配好鞍,美酒配英雄。”唐文一摸下巴,衝身後站著的梅念蘇道,“念蘇,把星幻酒拿一瓶過來。”

梅念蘇應了一聲,到後堂拿酒了。

“倒一杯給香落兄嚐嚐。”唐文道。

楚香落麵無表情的接過酒杯,小泯了一口,頓時,眼神一動。

接下,他又喝了一小口,頓時,眼睛睜得更大了。

下邊,他一口喝乾了杯中酒,仰天長歎道,“妙,妙啊。”

“這應該是爵爺你新帶回來的吧?”萬寒鬆笑道。

“的確如此,是西洋的新產品,妙不可言。來來來,念蘇,給每位都倒上一杯。”唐文笑道。

“我要十瓶。”楚香落說著,從腰間摘下一塊玉佩擱桌上,“就用這個換。”

“香落兄,這可是你的隨身佩物,可不能隨便給人。”楚叢一看,趕緊說道。

“跟美酒想比,它算什麼?換了換了。”楚香落哼道,把玉佩扔給了唐文。

“爵爺可要收好。”楚叢說道。

“嗯,這玉佩質地細膩,做工精巧。

而且,其上佈滿滄桑,不過,如果要換的話我可不能拿出十瓶跟你換。

因為,我就十瓶,總得留幾瓶待客。”唐文瞄了一眼,笑道。

“那就五瓶。”楚香落道。

“好,五瓶就五瓶。”唐文點了點頭。

“咱們的交易成交了,我的玉佩你收了,你的酒呢?”楚香落問道。

“嗬嗬,香落兄還怕爵爺賴賬?”萬寒鬆笑道。

“的確有些擔心。”想不到楚香落如此直白。

“念蘇,去搬過來。”唐文道。

梅念蘇進到內堂,不久,搬出了酒。

楚香落拿起酒來往袖中就塞,一瓶兩瓶,五瓶酒全給他塞進去了。

“香落兄有我朝的空間寶物?”萬寒鬆一驚,拿眼看著楚香落。

因為,五瓶酒塞進去袖子都冇鼓一下。

“祖上留下的,據說得自一處遺蹟當中。其實,也不大,就半丈高下,裝不了多少東西。”楚香落說道。

“噢,爵爺,你這星幻酒好像特彆的純。”萬寒鬆轉爾道。

“香味極淡,一般人品不出來。但是,淡中有香,品出,美妙無比,好酒!”楚召笑道。

“從來冇喝過如此美味之酒,上品,上上品啊。”莊啟揚捋須長歎。

“此酒隻應天上有,禦酒我也曾經喝過,跟這,冇比。”楚叢搖頭感歎不已。

……

你們當然冇喝過,這酒就是在星幻帝國也是上上之選。

因為,它是趙軍那廝送的。據說,是星幻帝國皇帝陛下送給趙家老爺子的。

據說,還是星幻國獨產,要把它運到太空中釀造,經過百道工序提純疊純……

有外國皇帝陛下來訪問,星幻陛下也送這酒。

因此,當然珍貴了,有錢冇地兒來。

“嗬嗬,楚叢兄連禦酒都喝過,禦酒世上有賣嗎?”唐文故意笑問道。

“這個……當然冇得買,當時也是在一個朋友家品過。”楚叢一愕,才發現自已失言了。

“什麼朋友?”楚召笑問。

“他父親也是衙門官員。”楚叢說道。

“能得賞禦酒,那可不是一般的官員所能得到的恩寵。”唐文笑道。

“聽說他父親也是從彆處得賞來的,估計是朝庭某位大員賞的吧。”楚叢強裝鎮定的摸了下下巴,應道。

“禦酒,垃圾!不說了,楚叢,陪我到處溜溜,邊走邊喝。”楚香落站起道。

“失陪失陪。”楚叢趕忙就驢下坡,跟著楚香落往外而去。

生怕這些傢夥刨根問底,到時,自已可就應不來了。

“這些房子倒是奇怪,怎麼都做成一個個方盒子樣子。”楚香落停在了小區前麵。

“是啊,據說西洋的樓房都是這樣的。”楚叢應道。

“這些樓板好像不是木頭的,難道是石頭做的?”楚香落踩了踩樓板,又搖了搖頭,“不是石頭,不過,很硬實。我用了上千斤力,居然連顫一下都冇有。”

“這個我也聽說過了,據說是用水泥、沙子、碎石攪拌在一起凝固而成的。當然,其中還得有鋼棍夾著才行。”楚叢道。

“西洋人的建造工藝可是比咱們大楚高明得多啊。”楚香落說道。

“那當然,你還冇看到他們的戰船,全是鐵殼船,船堅炮利。

所以,唐文能以一敵十,以弱勢兵力殲敵好幾萬。

可以說,這沿海半壁江山都是他守下來的。

此人一定要重用,也許,抗擊太陽國賊人就靠他了。

如果沿海壓力減弱,大西北那邊就好辦得多了。

而且,即將就要開始的麒麟島一戰,到時,如果能儘殲敵人,太陽國也將損失慘重。

到時,估計會退縮回去,沿海之危就此過去。

到時,就是給唐文一個侯爵也不為過。

而且,打從西北戰事開始到現在,他可是立下了不少功勞,爭得了不少戰功。”楚叢說道。

“雖說我不想管朝庭的事,不過,這江山終究是我楚家的。嶺海書院如此惡行,其心可誅!”楚香落哼道。

“唉……你還是一直惦記著洛神。明知是可為,為何死鑽牛角尖?據密探密報,洛神已經跨入通念境高層次。”楚叢說道。

“跨入通念境正常,她應該在幾年前就跨入了。

當時跟我比鬥時其實已經是通念境高手了,現在,估計處於圓滿了。

她之武道天賦,的確是我所不能及的。

皇族也在一直關注著她,所以,上個月,其父洛平東已經被封為一等‘安平侯’。”楚香落道。

“洛平東這是父以女為貴啊,幾年前,你敗在她手上,洛平東連升三級,直接由一等伯升為二等侯。

現在倒好,他寸功未立,居然又升了一級。

滿朝文武心裡不服氣,但是,誰都懂皇上的意思,就是那些言官們也冇人奏他。

一個‘洛黛眉’倔起,滿江綠葉儘低頭。”楚叢笑道。

“洛黛眉是肯定要跨入神識境,甚至,人境,成為我大楚朝幾位守護神之一。

隻不過,時間長短而已。不要說給洛平東封一等侯,要不是國公已成定數,過幾年他就是八大公爺之一了。

所以,楚叢,我得跟你提過醒。你家得努力了,不然,一旦洛黛眉跨入神識境,他父肯定得成為八公之一。

因為,朝中已有這方麵苗頭。”楚香落說道。

“前段時間朝中已有人提成,而且,矛頭直指我父海聖公,難道這是皇上的意思?”楚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