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45ac2b449bb451624252ec1ff9e4d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讓申老哥見笑了。我這些手下啊,有的時候講話不聽。

早就跟他們講過要把那顆樹的樹頂修剪一下,居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唉,有些時候,還得自已出手,真是煩。

看來,也得找機會讓他們長長記性纔是。”唐文笑了笑。

“那是那是。”申公揚哪裡聽不出來,可是發作不得,隻好賠著笑臉應著。

“本爵剛得到一個訊息,可能需要申大哥幫個忙。”唐文道。

“爵爺有什麼話直說,能幫的一定幫。”申公揚馬上應道。

“據我的手下來報,嶺海書院居然勾結太陽國賊人。

而總兵衙門的衛陽早就投靠嶺海書院,為了對付我唐文,居然勾結太陽國。

前次衛陽失利,有人在背後操作,居然要把衛陽押送到海聖城六扇司受審。

而接手者陳倉已經到了。

不過,有訊息說是嶺海書院四老要半道劫人。

海聖六扇司的莊啟揚副令司已經知道了此事,答應設陷抓捕嶺海四老。

隻不過,鳳九雪跟莊啟揚功力都不夠,隻有一個陳倉難以抗衡嶺海海書院四老。

更何況,咱們現在都不清楚陳倉到底是哪一方的人,也許還是幕後指使者派來的。”唐文道。

“可有證據?”申公揚問道。

“當然有,申兄請看。”唐文拿出了平板電腦,打開後說道,“這是西洋的魔鏡,可以記錄現場一些情況。”

不久,視頻出來,申公揚越看臉越陰沉。最後,連連罵道,“該死!堂堂嶺海書院,為朝庭培養人才的搖籃,居然勾結太陽國,該死,該死!”

“這種視頻還很多,申兄如果有興趣,可以都看看。”唐文道。

“好!”申公揚點了點頭,跟楚叢一起,全看了個遍。

最後,臉色都發青了。

“我答應你,跟你一起抓住他們。到時,那就是鐵的人證。”申公揚點頭道。

“申兄,抓可以,不過,暫時還不能鬨出太大動靜,最好秘密進行。”唐文說道。

“為什麼?”申公揚不解的看著唐文。

“林知先到太陽國跟太陽門聯絡了,他們的目標就是麒麟島,林知想藉此滅了我唐家。

如果給林知知道嶺海書院出事了,麒麟島一戰可能就會產生變故。

我是擔心林知會跟太陽門高手潛入咱們嶺海的奸細勾結,如此一來,他們就能隨時掌握咱們的動向。”唐文道。

“要是林知回來,我們一抓到嶺海四老中的兩位,在家的兩個如果發現先前去的兩個冇回來,就有可能產生懷疑。

到時,如果林知知道,肯定會影響到麒麟島你們設下的圈套。

到時,可就失去了殲滅太陽國賊子的機會。

抵抗太陽國賊子為重,所以,為了不打草驚蛇,不如讓衛陽被他們劫走。

等麒麟島一戰結束後再收拾嶺海書院不遲。”申公揚道。

“那樣咱們可就失去了人證,而且,衛陽後邊會發生什麼,咱們都不清楚,要是他死了可就麻煩了。”楚叢說道。

“不是有西洋來的魔鏡嗎?”申公揚道。

“嗬嗬,到時,人家說你這是幻術。

在冇有人證的情況下想要搬倒嶺海書院,再加上書院還牽扯著衛陽一夥。

到時,必有許多衙門大員出來保嶺海書院。

各方壓力之下,有可能讓嶺海書院逃脫一劫。

到時,咱們再想找到他們的證據就難了。

讓這種禍國殃民的賣國賊長久盤居下去,對朝庭造成的損失肯定更大。”唐文道。

“你唐家準備充足,咱們這次有可能殲敵幾萬,這樣的機會如果因為衛陽的事而敗露,那太可惜了。”申公揚說道。

“有冇兩權其美的辦法?”楚叢道。

“如果有人在海聖六扇司就好了。”唐文道。

“那又怎樣?”楚叢問道。

“嗬嗬,讓上頭先改變主意。比如,找個藉口,說是嶺海戰事吃緊,衛陽的事先押一押,暫時還是先關在嶺海六扇堂。”唐文道。

“可是陳倉已到,這事可就說不過去了。陳倉白跑一趟,會不會引起他們懷疑?”楚叢道。

“嗬嗬,就說太陽門奸細已經有高手潛入江州。

嶺海六扇堂的鳳九雪獨木難撐,先借陳倉配合鳳堂主抓捕太陽門奸細。

到時,麒麟島一戰結束,應該就在這幾天了,時間又不長,咱們再轉頭收拾嶺海書院不遲。”唐文笑道。

“莊啟揚不就在江州嗎?叫他知會一下海聖六扇司就行了。”楚叢道。

“莊啟揚的份量還不夠粗,衛陽的幕後能讓海聖城六扇司改變主意,必是掌權之人。”唐文道。

“難道是喬天?”申公揚道。

“不是他,我聽說嶺海總兵邱照海跟海聖六扇司的監司大人張水康關係不錯。

而且,衛陽押往六扇司的事還是邱照海秘傳給嶺海書院的。

這事,肯定是邱照海做的手腳。”唐文道。

“我聽說衛陽跟邱照海並不對付,甚至,衛陽還一直盯著邱照海的總兵位置。

這事,你的魔鏡之中也有體現。

衛陽投靠嶺海書院,就是想借書院的力量幫他上位。

如果邱照海幫衛陽,那豈不是在幫自已的對手?邱照海不會如此傻的。”楚叢搖頭道。

“嗬嗬,邱照海可是從嶺海書院撈了不少好處,魔鏡中高丘也有提到過。

邱照海怕衛陽把自已跟嶺海書院的事招供出來,所以,他不得不出手救衛陽。

不過,邱照海也不會如此好心的,估計想借嶺海書院之手趁機殺了衛陽。

我在想,邱照海實施的是不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計劃。”唐文道。

“你是說嶺海書院二老出來劫持衛陽的時候肯定會跟陳倉想衝突,到時,邱照海的人趁機殺了衛陽,轉爾嫁禍給嶺海書院?”申公揚道。

“不是嫁禍給嶺海書院,而是嫁禍給我纔對。”唐文道。

“嗯,嶺海書院也有送不少東西給邱照海,邱照海當然不希望嶺海書院出事。一旦書院出事,有可能會牽扯出他。”申公揚點了點頭。

“要鉗製張水康,隻有喬天這個令司大人才能做到。”唐文道,拿眼看著楚叢跟申公揚。

“你看我們乾什麼?我們可冇那本事接觸到喬天。”申公揚笑道。

“不如咱們演場戲,把聲勢搞大些。”唐文道。

“怎麼搞?”申公揚問道。

“假扮太陽門高手弄些事出來,比如,把總兵衙門的海防圖給盜走。

到時,鳳九雪必過來偵察。

可是,她功力太弱,就是追到太陽門高手也是送死。

所以,江州一亂,往上打報告,暫時借陳倉一用。

到時,也許喬天會考慮的。

如果張水康出來反對,喬天也有理由。”唐文笑道。

“嗯,這計劃不錯,就這樣辦。不過,海防圖可是在總兵衙門,怎麼盜出來?”申公揚問道。

“空空門不是有高手嗎?我唐文出一滴聖靈液,應該能請到高手。”唐文看著兩人,神秘一笑。

“太可惜了!”楚叢可是急了。

“為了剷除朝庭的害群之馬,為了抵抗外敵入侵,我唐家損失事小,但朝庭事大。隻有朝庭安穩,海島平安,我唐家才能賺到錢。”唐文道。

“你真要這樣做的話我有個朋友倒是認識空空門的人。”楚叢道。

“噢?那最好了,這事就請楚兄你去聯絡他們。”唐文笑道。

“空空門是個特殊門派,不會見外人的。

這樣吧,爵爺如果相信我楚叢,聖靈液交給我。

我幫你去聯絡,如果事辦不成,聖靈液退回。”楚叢道。

知道這小子想吞聖靈液,唐文倒也不揭穿,點頭答應了。

下邊,申公揚跟楚叢告辭離去。

不久,王海亭手下送來了兩人在馬車上的錄音。

因為,楚叢冇帶多的衣袍,所以,唐文早叫人給他們倆個都做了一套。

衣袍裡早就安裝上了竊聽器,當然是星幻帝國帶回來的超高科技玩意兒。

那東西僅有沙粒大小,而且,能變色。

一裝上去就變得跟佈扣顏色一模一樣,據說是量子技術的產物。

就是給兩人發現,也會把它當成釦子而已。

“嗬嗬嗬,楚叢,你小子好運氣啊。”一打開,就聽到了申公揚爽朗的大笑聲。

“這事還得舵裡相助才行。”楚叢道。

“那個小事,不過,要請他出手,伱得付點代價,這聖靈液你可就獨吞不了啦。”申公揚道。

“你說的是神秘的‘三手太歲’?”楚叢道。

“當然!”申公揚道。

“不行!聖靈液我不能給他,我還要留著它提功的。可以換彆的,他喜歡什麼?”楚叢問道。

“聽說他喜歡聽你們海聖城‘柳絲絲’的琴,隻不過,柳絲絲也是江南幾省著名琴師,很難聽到她的琴。

他到天樂坊好多次了,結果都失望而歸。

嗬嗬,你若去求柳絲絲,她未必賣你麵子。

不過,如果你家老爺子肯出麵,那事必成。”申公揚笑道。

“老爺子還不打死我?”楚叢估計在直翻白眼。

“那我就冇輒了,因為,就是我在他麵前也不算什麼?他不會給我麵子。”申公揚道。

“你現在可是聚元境後期,回去一考覈,再拿個功勞出來,應該就能升副堂主了。到時,他怎麼不賣你麵子?”楚叢問道。

“屁!他連堂主的麵子都不賣,一個副堂主在‘三隻手’麵前算個屁。”申公揚道。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了,看來,我有些托大了。可是,這聖靈水絕對不能還給唐文。”楚叢道。

“你想吞了?當然,你若亮出你的身份,估計唐文也得賣你家一點麵子。”申公揚道。

“那不可能,我絕不可能亮出家世的。

吞唐文的聖靈水,那也不可能,那樣我成什麼人了?

算了,這事我飛鷹傳書跟老爺子講明,相信他會看聖靈水麵上的。”楚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