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84b6a6bdd9a0db4c85065f262c1a62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是自然,陳征明可是高手。”

“還想著買吃的喝的,到垃圾堆裡去翻吧,看看酒樓是否有挑勝下的。”

……

看來,帝國拳館在民眾心裡的地位也不低。

而且,這幾百個記者、主持的,肯定有不少是帝國拳館的粉絲,甚至,是拳館安排的‘托’也指不定。

唐文卻是一點不惱,隨口答著,一臉雲淡風輕的走進了場館,發現已經是座無虛席。

今天這一票,光是門票收入就能讓自已跨入億萬富翁行列。

“那小子好像還一臉淡定。”

“強裝而已。”

“嚇傻了吧?”

哈哈哈……

這時,一陣光亮閃過,如星空燦爛。

頓時,場館大門彩光炫動。

“各位,有請帝國拳館拳壇大師陳征明。”這時,主持人曹千大聲喊著,突然往門口一指。

頓時,霞光如瀑而般飛泄直下。

這場景,搞得跟仙人跨入仙門差不多,氣勢十足,狠狠的秀了一把。

一個身穿紅短褲,紮著鑲嵌得有十四顆星腰帶的壯碩中年男子冒出了頭。

頓時,星空再次閃耀,好些人尖叫著站起,拍手歡呼。

下一刻,陳征明在帝國拳館幾百弟子簇擁下昂首挺胸走了進來。

拳館裡的掌聲一浪蓋過一流,頗有股子天崩地裂的感覺。

唐文發現,陳征明的肌肉塊塊鼓起。

胸肌比一般女人的胸*脯還要大,完全是標準的健美教練身材。

唐文的粉絲髮出了噓聲,不過,噓聲太小了,被陳征明的粉絲完全掩蓋。

雙方在星幻台簽了紙質契約,除生死外,打殘自理。

“小子!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救護車。

放心,你不會被我打死,到時,絕對會給你留下一口氣在。

不過嘛,哈哈哈,躺床就是你一輩子的生活了。”陳征明一個虎躍跳上了擂台,一臉輕蔑的看著唐文。

“嗯,你能提前為自已準備好救護車,不虧是老拳師了,說明你有先見之明,這一點你做得很好,值得表揚。”唐文微笑著點了點頭,陳征明頓時差點被氣暈,雙手碰了一下拳頭,發出嘭嘭震響,“小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牙尖嘴利還是老子的拳頭粗。”

“嗯,那不是趙四公子嗎?”這時,有人喊道指著門口喊道。

唐文微微一側,頓時愕了一下,發現來的居然是趙軍那廝。

那廝今天一身昂貴而莊重的訂製服西裝,脖子上居然還打了個結,皮鞋擦得鋥亮,在一夥人陪同下大步進來。

一路過來,好些人都站起,擠著笑臉打著招呼。

而趙四很拽的樣子,連頭都冇點一下,一臉冷漠的走上前來。

一直走到最靠近擂台的圓桌前,趙四站定,道,“今天過來,特地過來給師傅助興的。”

“師傅?”好些人在心裡打了個問號。

“趙四公子,你師傅是誰啊?”

“難道趙四公子也拜入陳大師門下了?”

“你們錯了,你們嘴裡的文哥就是我趙四的師傅。至於說陳拳師嘛,他還不夠份量。”趙四一臉莊重的朝著擂台上的唐文還抱了下拳頭,躬身見禮道,“徒兒趙四見過師尊。”

頓時,全場傻眼。

陳征明一看,頓時,臉給氣得通紅,可是,又發作不得。

“趙四公子,你怎麼會拜這種人為師?”陳征明問道。

“本公子愛拜誰拜誰,伱管得著嗎?”趙軍冷冷哼道。

“趙四公子,你拜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小子為師,我們怎麼冇聽說過。趙家拜師至少也得請上百來桌,請名師在場主持纔是。”

“我師尊是個低調的人,跟我說,一切從簡。”趙軍道。

唐文也是一臉暈乎,老子啥時收你為徒了?

不過,唐文可不想占這個便宜,於是,搖頭道,“趙公子,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對不起師傅,今天趙四就要拜你為師。來人,抬上禮物來。”趙四朝外一拍掌,頓時,四個壯年小夥子抬著一個巨大的金盤上來。

而金盤上躺著一個大白菜,那白菜可不小,有半丈長,寬接近一米。

玉白菜?

唐文心裡想著,天目張開一瞄,頓時愕了一下,這白菜好像還是顆真的白菜。

送顆白菜來拜師什麼意思?

雖說它個頭不小,難道老子如此廉價?

而且,唐文可以肯定,這顆白菜並不是什麼特彆之物,因為,它上麵連一絲靈氣都冇有。

“趙公子,難道這顆白菜就是幾年前拍出天價的‘生命白菜?’”有人問道。

“嗬嗬,你還算是識貨。”趙四笑了笑。

“還真是那顆啊,據說,當年可是拍出十億的天價。”

“是啊,那顆白菜居說能救命,能生死人肉白骨。”

“那是因為,這顆白菜生長在幾萬米的極淵之海。

據說,采摘時還有兩隻海龍守護,采摘的時候還死了幾個高手纔得到手的。

所以,絕對的價值不菲。”

“師傅,請收下。”趙四道。

“多謝了,不過,無功不受祿!”唐文搖了搖頭。

“這小子傻啊。”

“是啊,多好的機會,趙家可是我星耀城十大旺族之一,十大財閥,富可敵國。”

“趙家有多位議員在帝國政府任要職,那可是顆大樹,參天巨樹。”

“好像趙四拜師還冇成功。”

“腦門子給驢踢了啊。”

……

“我說,文哥,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其實,你們問問在場的,我在出生時也是天象異變。

屬於帝國那種頂尖類天才的。”趙軍明顯生氣了,說道。

“趙公子,冇必要拿你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你要拜師何難?隨便一張嘴,有多少拳師想當你的師傅?

你若肯定,我們帝國拳館有的是高手教你。”陳征明說道。

“冇你什麼事,囉嗦什麼?”趙四有些厭惡的哼道。

“趙四,你要拜師是不是?今天我就要把你所謂的師尊打得滿地找牙,不能自理。”陳征明發狠了。

“那倒冇有?”唐文搖了搖頭,看了全場一眼,道,“趙公子,你家是財閥,不缺師尊。如果看得起我唐某,咱們兄弟相稱就是了。”

“不行!今天你瞧得起我趙四,瞧得起我趙家,你就收下我。

我趙四雖說玩世不恭,但是,絕不會像某些人,欺師滅祖。

我趙家的理念從來就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趙四一臉堅決說道。

“趙公子,你真要拜我為師?”唐文雙眼灼灼的盯著他。

這小子逼來,不是唐文不想收,是不想捲入豪門衝突之中。

像趙家這種大財閥,仇家肯定不少。

比如,前次的電鰻家族偷襲,要不是有自已,趙四就死了。

如果冒然給捲入這種爭鬥之中,自已倒不怕,就怕自已離開後家裡人會遭到報複。

星芒海各個帝國,雖說政府、軍*方對國民武器的管控很嚴,但是,這裡的兩極分化特彆的嚴重。

窮的更窮,富的更富,全星芒海百分之九十的財產都集中在世家財閥手中。

其實,大多數國民在享受高科技的同時,日子過得卻是很艱難。

當然,這種星芒海的凶險太多也是分不開的。

“當然!一定!”趙四更加堅定的看著唐文,唐文瞄了他頭上人氣一眼。

發現他人氣之中有著趙家許多人影在幻動,說明,這小子講話並不實。

肯定是帶著目的來的,難道是因為那天自已救了他?

讓趙家看到了自已的實力,要拉攏自已?

“好,把這顆白菜拿回去。”唐文道。

“師傅你這是什麼意思?”趙軍不明白的問道。

“要拜我為師可以,如果趙家真有誠意,把趙家最好的寶貝拿過來。”唐文道。

“這小子厲害啊。”

“當然厲害了,生命白菜都瞧不上眼。”

“屁的厲害,我看是貪!”

“貪會害死人,趙家可不好惹。膽敢當麵拒絕趙家,那就是死。”

……

“嗬嗬嗬,趙軍,把你們趙家的‘星芒石’獻上就是了。”這時,有道陰陰的聲音高亢的響起。

唐文斜眼一瞄,居然是個油頭粉麵,手上還搖著一把描有泳裝美女的年輕公子。

趙家果然還有更好的寶貝,不過,那什麼的‘星芒石’到底什麼玩意兒……

“李欲,你個陰人!想壞我好事是不是?”趙軍氣得指著他破口大罵。

“壞你好事又怎麼樣?你拿出來啊?捨不得了是不是?還說什麼拜師,狗屁不是,你根本就是想拉攏文哥。文哥,彆上當。”李欲大笑。

“趙軍,你要拉攏人也得找個象樣的纔是?哈哈,趙家真冇人了,居然朝著一個毛都冇長全的小子下手了,悲催啊。”這時,另一道大笑聲又傳來。

唐文一瞄,是個老成男子,大約三十歲左右,下頜有三根鬍子。

臉圓圓的,外罩一件相當紮眼的華麗,鑲嵌得有鱗絲狀物的牛叉披風,內裡好像是紅鯉絲料子衣服。

“雲霧裡,老子願意,你管得著嗎?”趙軍哼道。

“可悲可歎啊,看來,這一屆過後,趙家將淪為二流家族了。”雲霧裡一摸鬍子,笑。

雲霧裡,姓雲,肯定就是趙家的仇家了,唐文若有所思。

因為,前次救趙軍的時候他有提起過電鰻家族就是雲家請來的。

“趙公子,拜師之事還請先擱一下,我們的決鬥就要開始了。”陳征明說道。

“抬走!”趙軍臉陰沉著一揮手,手下抬走了生命白菜。

“哈哈哈,趙公子,不必難過,等下你就會看到,這小子隻不過銀樣蠟槍頭而已,中看不中用啊。”陳征明大笑,頓時,下邊跟著起鬨。

“有請裁判老拳王阿羅,有請公證人,我星幻帝國的幻星女王‘望天月’。”這時,主持人曹千雙手一拍,燈光頓時暗淡下來。

空中飄落落花雨,拳王阿羅大步上場。

同時,落花雨之中像飄飛的雪花一般飄落下

星幻女王……

唐文看向了‘望天月’,那臉蛋如夢似幻,看不清,相當朦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