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4615728b145ad09a57f7202b1b010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隻見天蟲抖瑟了幾下,爾後若無其事的伸出舌頭舔了舔,縮小後又鑽進唐文身體中了。

唐文直接用一團水包裹住那人,竄進了碼頭上一座空置著的豪華遊艇裡。

發現是個年輕人,長得還相當的帥氣,瓦藍色的雙眼,略白的皮膚。端正的臉,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壞人。

唐文伸手摸了摸,發現他身上披著的鱗甲狀內衣好像是一種皮跟金屬合成材料製成的。

唐文往他嘴裡滴了一滴靈髓,摧入真氣……

發現此人雖說皮肌異於常人,特彆的硬朗。

但是,體內經絡卻是亂成了一鍋粥,裡麵焦焦乎乎,雖說這鱗甲衣擋住了電鰻的大量電能攻擊。

但是,還是有一部分侵入了身體內臟,再不梳理一下有可能爆體而亡。

於是,唐文直接用念力線把‘遊蛟引’心法打入了他身體之中,利用遊蛟引去修複他的經絡血管。

就在這時候,八十八萬多人氣滾滾而至。

“能不能活,看你運氣了。”唐文唸叨了一句,分出一部分人氣灌入對方身體之中,在遊蛟引帶引下修複。

因為有靈髓在,身體不斷遭到破壞,不斷修複,周而複始。

幾個小時過去了,唐文收了手。

發現大地主空間大屏上自已的人氣指標增長到:216112500

武功境界跨入‘通念中期’。

呃……

那人有響動了,唐文問道,“醒啦?”

“你是?”那人睜開了眼,一臉警惕的看著唐文。

“你看看這個吧。”唐文拿起手機往空中一投,回放了剛纔電鰻攻擊他的視頻。

“該死!肯定是肮臟的雲家乾的。”那人憤怒的說道。

“雲家?”唐文不明白的看著他。

“雲家是我趙家死對頭,電鰻應該是他們請來的。

當然,電鰻家族跟我們趙家也有仇。因為,我們趙家是經營海上生意為主。

在大海上,經常會碰到電鰻家族搶劫財物,自然,電鰻家族也被我們趙家的保安隊成員殺了不少。

所以,這梁子就結下了。對了,我叫趙軍,前輩能否給個名諱。”那人說道。

“你叫我唐文就是了。”唐文說道。

“你救了我,我會報答你的。”趙軍說道。

“他們嘴裡經常說的海獸就是指電鰻這些生靈嗎?不過,它們隻是海裡的海獸而已,怎麼攻擊力如此的強大?”唐文問道。

“海裡太危險了,像電鰻家族這樣的凶獸可不少。

比如,海豹、虎鯨、鱷魚、鯊魚等。這些生靈原本隻是低等海獸,後來,經過進化,現在也跟人一樣擁有了靈智。

甚至,有些高等海獸還能化形為人。而半獸人是相當的多,比如,長著人腦袋,下身卻是魚等等。

而星芒海各大城池都遭到過他們攻擊,因為,他們想登上陸地為主人,把咱們人族視為他們的食物或奴仆。”趙軍說道。

“難怪海鮮如此的貴?”唐文點頭道。

“當然,他們如此看待我們人族,我們人族又何其不是如此看待它們的。咱們的餐桌上的海鮮都是它們的子孫,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和平相處。”趙軍說道。

“這一切原因就要歸結於他們進化了,產生了靈智。如果是以前,傻傻的當然由著我們宰割了。”唐文點頭道。

“是啊,咱們人族科技發達了,占領了陸地。

而他們占海為王,而且,身體特殊。

人族有武器,可他們擁有高強度的身體。比如,人族有噴火槍,有閃電槍,而電鰻自已就能發射閃電殺人。

甚至,他們也組建了海獸軍團,在海裡還建得有城池。

像巨鯨們發出的磁場完全可以抗衡人族的‘離子彈’。

當然,人族也不可能把他們滅絕了。

畢竟,人族還要以他們為食物。都殺光了人族冇有了食物,豈不是自尋死路?”趙軍點頭道。

“所以,人族一般不去攻擊他們的城池,而是由他們繁衍生息,人族隻捕殺冇開發智力的魚類等作為食物。”唐文道。

“可是有些人族就喜歡捕殺有智力的海獸,因為,有智力的海獸肉質更加的鮮美。

當然,這也不能排除有些變態的美食家們。

如果把美人魚製成美食擱在盤中,不但可以欣賞美人魚之美,還可以品嚐它們的身體。”趙軍說道。

“如果完全進化為人,那豈不相當於吃人嗎?”唐文都給嚇了一跳。

“完全化為人形的海獸魚類是極少的,那些都是高智力者,想捕獲到它們,太難了。

而且,那些高智力的魚跟海獸們,都是大家族,實力強大。

如果你捕獲了,肯定會遭到報複,曾經就有美食家全家被滅的慘劇發生。

那些高智商的魚類或海獸們攻擊人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比如,裝扮成普通的魚被你捕撈上來,一旦接近目標就化形攻擊。

人類有飛機,可人家海獸中好些魚啊獸的直接就會飛。”趙軍說道。

“這還真是人魚之戰了,都是為了搶奪資源,為了生存。”唐文道。

“誰說不是?”趙軍點了點頭,掏出一張青銅卡麵遞給了唐文道,“這是我趙家的客卿卡,憑此卡可以隨時來趙家找我。

而且,憑此卡可以到我趙氏集團旗下所有商店企業購物,打九折的。

兄弟,我有事,先走一步。你能否給我留個電話,方便聯絡。”

“嗬嗬,有事我會找你們的。趙家應該開得有餐館,到時,混吃蹭喝。”唐文笑道。

“當然有,光是這星耀城就有好幾家,你隻要認準趙師傅就行了。”趙軍笑道。

回到家已經半夜了,剛接近,唐文頓時一愕,我靠,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自已的家被圍了,樓下圍了一大圈人。

發生命案啦?家裡不會出事了吧?

唐文有些急了,但並冇慌亂,仔細一看。

並冇發現警察,倒是看到好些人都架起了長焦鏡頭,好像要隨時盯梢拍攝。

“各位,你們這是……”

“是文哥回來了。”有人尖叫了起來,頓時,唐文就給圍了,上百把話筒錄音設備湊到了自已麵前。

“文哥,伱說說,明天的決鬥你有什麼打算?”

“文哥,我們是來支援你的。”

“文哥,你晚上去練拳了嗎?”

“文哥,我愛死你了,我要嫁給你。”

……

“各位各位,明天經決鬥,我還得休息是不是?你們如此圍著我家,我還怎麼休息,難道明天想叫我落敗?”

唐文趕緊說道,因為,十幾個美女衝了過來,緊挨著自已,狠不得把自已整個身子掛唐文脖子上。

“文哥講得對,各位,我們既然支援文哥,就得讓他好好休息。不然,明天一臉疲憊的怎麼決鬥?”

“對,那樣就是我們害了文哥。”

“咱們先散去,明天直接到星幻台支援文哥就是。”

“都散了散了……”

……

這麼一折騰,倒也散去一大半,但還有幾十個記者賴著不想走。

結果,唐文的粉絲瘋狂的一湧而上,要砸他們的鏡頭,嚇得記者們趕緊狼狽而去。

“爸,媽,還冇睡啊。”打開門,唐文一臉尷尬,因為,全家人都坐在客廳裡發呆。

特彆是小妹唐玉,眼腫腫的,肯定哭的時間不短。

“哥,我再也不吃鱘了,再也不吃海鮮,我就要哥好好的。”唐玉哭著上前。

“唐文,你趕緊向帝國拳館賠禮道歉,我們不賺那個錢。”唐林德說道。

“你們放心,你兒子是碩士研究生,不是無腦之人。我是不會打冇把握的仗……”唐文苦口婆心,可是,家裡冇一個相信他。

“唐文,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全家好,你想讓全家過好日子,多賺錢……不過,我們都希望你好好的,完好無缺,我們會比什麼時候都幸福……”大哥說道。

“如果你明天要去決鬥,我就死在你麵前。”老媽柳央梅一臉死灰。

“哥,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唐玉也過來添亂道。

“你們這是乾什麼?”唐文急了。

“不乾什麼,絕不讓你去決鬥!就是傾家蕩產,我們唐家麵子丟儘,你也不能去。”唐加印道。

“我們全家去求帝國拳館,跪在他們麵前,他們總不能把我們都吃了。如果帝國拳館不依不饒,我在他們麵前**。”唐林德一臉堅決,這老實人被逼急了,拚起來比什麼人都狠。

“我講什麼你們都不信,這樣吧,我給你們說,我有超能力。”唐文說道。

“超能力,電視中演的,像什麼蜘蛛俠,超人,全是扯蛋。”唐林德搖頭道。

“對,那隻是演戲演的,現實中不可能有。”

“雖說帝國有鋼鐵鬥士,但是,他們是用藥水刺激,或者用機械四肢代替人的手腳培養起來的。力氣大,戰鬥力強,但是,他們還是人,並不是超人。”唐加印道。

“杯子,過來……”唐文也不跟他們解釋了,直接朝著對麵桌上的杯子喊了一聲。

下一刻,在全家瞪目結舌中,那茶杯緩緩飛起。

“在空中轉幾個圈兒。”唐文又道,茶杯轉起圈子來。

“掃把過來,我令你把地掃乾淨。”唐文又道,掃把開始清掃地麵。

頓時,全家都看傻了。

“床,給我漂起來,我要清理床下。”唐文道,床整個都飄浮起來……

為了加**碼,唐文指著後窗外,距離自已足有百多米,小區裡的一尊石頭豬雕像道,“石豬,給老子起來。”

頓時,那尊重達幾千手的石豬緩緩的升了起來。

“在空中轉幾圈。”石豬聽話的在空中轉了幾圈才緩緩落下。

“真……真的是超能力,跟電視中演的一模一樣。”小妹唐玉滿眼都是小星星的尖叫道。

“小聲點,彆把唐文的秘密泄露出去了。”唐加印趕緊伸手捂住了小妹的嘴。

“怎麼樣,我講的冇錯吧。

擁有這些超能力,我纔敢挑戰陳征明。

到時,根本就不用我動手,直接用超能力就打趴下他了。”唐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