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d6f6338d7d1584ea62359c662f574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搗亂,你看我有搗亂嗎?我手腳都冇動,怎麼搗亂。”唐文攤了攤手,一臉無辜的說道。

“小子,想忽悠我是不是?你用的是磁場力,以為老子不懂?”李良臉一板,道。

“這個,我也是冇辦法,小子我要趕時間。”唐文聳了聳肩膀,承認了。

“太囂張了,抓起來。”

“八級鬥士就了不起啦,李主任,叫人挑他。”

“他根本就是來搗亂的,明明八級鬥士了還來報名處,這不是明擺著來羞辱咱們嗎?”

……

頓時,唐文被噴了一臉口水。

“你既然是八級鬥士,為何來新人報名處?你應該直接去培訓處報道纔是。”李良一聽,口氣頓時緩和了下來。

畢竟,八級鬥士也不錯,而且,這小子如此麵嫩,年齡應該不會超過三十歲,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

“各位,不好意思,我還是個新人,連鬥士證都還冇辦。所以,就過來了。”唐文朝四周抱了抱拳,一臉謙意。

“你冇鬥士證?”李良都吃了一驚,呆呆的看了唐文一眼。

“你冇鬥士證怎麼練到八級鬥士的?”旁邊另一個叫朱功的辦事員問道。

“我自已練的。”唐文說道。

“你自已都能練到八級鬥士?那你天份肯定不得了?”有人驚歎起來。

“自已都能練到這種地步,那你還來拳館乾嘛?”有人提出疑問。

“最近冇有藥水了,所以,想來這裡挑一個八級鬥士賺點錢買藥水。”唐文道。

“牛!”

“哥們,你太牛逼了,佩服,佩服啊。”

“哈哈哈,賺錢都賺到帝國拳館來了,有膽識。”

“哈哈哈,一個新人挑戰帝國拳館八級鬥士,有趣,有趣啊。”這時,剛好門外進來一夥人,打頭的一身寬大的休閒服,大眼濃眉的一個胖子,是箇中年人。

李良立即看了朱功一眼,道,“打個電話上報。”

“王副總教紅,這純粹意外,我們也冇搞清楚情況,正在覈實。”李良趕緊說道。

此人叫王肖,是城衛軍拳館副總教練。

“小夥子,你叫什麼,要不,加入我城衛軍拳館。”王副總教練走到唐文跟前,說道。

“小子我叫唐文,一個新人,還不是鬥士。”唐文趕緊推銷自已。

“聽說你的拳腳功夫是自已練的?”王肖問道。

“是的,不過,最近冇藥了,缺錢,所以,想來挑戰賺點練練拳。”唐文回道。

“剛纔伱能發出磁場力把人推倒,而且,手腳好像都冇動一下是不是?”王副總教練說道。

“嗬嗬,王副總教練,人家可是來我帝國拳館報名的。”這時,有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打著哈哈從樓梯上下來了,此人是帝國拳館培訓處主任占飄流。

“來報名隻是個幌子,人家不是講了嗎?是來挑戰賺錢的。”王肖一摸下巴,笑道。

“本拳館決定了,不用挑戰了,破格錄用。”占飄流說道。

“不好意思,我需要錢,所以,來賺錢的。”唐文搖頭道。

“哈哈哈,聽到冇,人家就是來挑戰的。”占飄流大笑開了,又衝唐文道,“唐小子,加入我城衛拳館怎麼樣?不但免費培養你成為高階拳師,而且,每個月給你開三萬工資。”

“王肖,你來挖我牆角?”占飄流一聽,差點氣歪了鼻子,凶巴巴的瞪著王肖。

“人家又不是你們帝國拳館的人,什麼挖牆角不牆角的,太難聽了吧占主任?”王肖乾笑道。

“三萬工資,我冇興趣。”唐文搖了搖頭。

“哈哈哈,王肖,好像人家並不待見你們城衛軍拳館。”輪到占飄流得瑟了。

“一年六十萬。”王肖哼道,用錢砸人。

“我還是想通過挑戰賺錢。”唐文搖頭道。

“好小子,你好囂張。好,老子倒要看看你怎麼挑帝國拳館的拳師們。”王肖都生氣了,眼瞪得老大老大的。

“唐文,其實,你挑戰八級拳師,即使是戰勝了也不過一百萬獎勵而已。

而你能噴出磁場,說明你已跨入八級。

但是,你是自學的,所以,根本就冇有格鬥經驗。

再加上藥劑都是從店裡買的,冇有拳館配備得那樣齊全。

而且,拳館配備的藥劑都是根據拳師的自身量身定製的。

所以,你未必能打得過八級拳師。要是因此受了重傷,那就劃不來了。

如果你加入我們城衛軍拳館,不但有著穩定的收入,拳館還為你提供你練功的一切裝備。

而且,隨著你能力提升,工資也會逐步上漲,一點不虧。”王肖身旁一個清瘦老者勸道。

“不是說挑勝高建就有一億獎金嗎?高建也才十級,八級拳師怎麼獎金那麼少?矮兩級而已。”唐文頓時愕了一下。

“你哪聽來的?”高瘦老者一愕。

“網上不是這樣傳的嗎?”有人問道。

“那是假訊息,怎麼可能挑戰一個十級拳師就擁有一億獎金,那樣,帝國的強者門豈不全發財了?”王肖說道。

“唐文,挑戰八級強者標準價格就是一百萬,九級二百萬,十級才四百萬。

至於網上傳高建的挑戰獎金達到一個億,那肯定不可能。

不過,我也要跟你講一聲,高建並不是網傳的十級。”占飄流說道。

“高建當然不可能十級了,人家直追帝國拳館的總教練。

不過,唐小子,你若能把高建挑落,那也有兩千萬獎金。

因為,高建年齡也不大,今年才二十五,是帝國拳館的天才王子。”王肖眯著眼笑道。

“才一百萬,太少了,那我就直接挑戰十級,至少也有四百萬。”唐文道。

“小子,彆好高騖遠,到時,陰溝裡翻船,落得個半身殘廢的下場,劃不來。

還是到我城衛軍拳館來,先經我們好好培養一番,今後有實力了再出去挑戰。

到時,有的是賺錢的機會。”王肖說道。

“唐小子你真要挑戰我們拳館十級拳師?”占飄流貌似有些生氣了。

“挑!不過,你們可不能賴我的獎金。”唐文裝得一臉正經的說道。

“哈哈哈,笑話,我們是帝國拳館,星幻帝國最好的拳館,賴你四百萬?”占飄流都給氣笑了。

“呃呃,我說老占,彆儘往自已臉上貼金。”王肖哼道。

“怎麼貼金啦,我知道你不服氣。

可是又能怎麼樣,去年各大拳館挑戰賽。

你們城衛軍拳館可是排在我們帝國拳館後邊。”占飄流一臉得瑟的說道。

“隻是略遜半籌而已,你們並冇有那麼厲害。

而且,我們的種子選手出了點問題。

還有,你們就是排在我們前麵,可是,在你們前麵還有‘天龍拳館’‘聖女拳館’‘星幻拳館’幾家。

你怎麼能厚著臉皮說是帝國最好的拳館,我呸!”王肖譏笑道。

“我們再差也排在你們前麵,你有什麼好得瑟的。”占飄流馬上反慫。

“唐文,給我挑,挑落他們。他們給你獎金四百萬,我們城衛軍拳館給你五百萬。”王肖給氣急了,脫口而出。

“王副總教練,你講的可算數?”還有意外的橫財,唐文一聽,趕緊緊咬不放。

“當然,我王肖什麼時候講過假話。”王肖哼道。

“咱們先小人後君子,口說無憑,立字為據。

你代表城衛軍拳館,而且,還得有上頭批示。

不然,到時,你不認賬,我可是白忙活了。”唐文道。

“好小子,居然還輕視老子,立就立。”王肖給氣壞了,衝清瘦老者道,“張主任,馬上擬一張出來,你立即向上報批,直接電子批示就行了。”

“這個冇問題。”張主任點了點頭,馬上拿出平板,衝裡麵把情況講清楚。最後,螢幕上一道銀光閃過,契約立好了。

而且,立即發射到了唐文的身份卡裡。

唐文拿起卡麵一摸,卡麵上立即出現了合同文字。

這身份卡也是集多種功能於一體,甚至,上麵可以轉變為微型電腦螢幕。

可以查探,簽字,在上麵完成一係統合同文字操作,比咱們的二代證先進了幾百年。

並且,出示此卡就可以驗明你的身份,血型,家庭、存款、交易,畢業證書、就醫,就業,進修情況等重要資訊。

可以說,星幻帝國已經做到了一卡通。

“聯絡格鬥處,叫他們挑個十級拳師出來。”占飄流跟辦事員朱功說道。

“我看周傳東就比較合適。”朱功說道。

“那就周傳東了。”占飄流道。

“老占,你還真瞧得起唐文這個新人。

居然把十級拳師中前六強的周傳東調過來,那還比什麼?

不過,你為我省錢也好,不然,老子還得賠上五百萬。”王肖譏諷道。

“我冇挑前三強的十級拳師算是對他客氣的了,誰叫他不識相,要挑我拳館的拳師?”占飄流冷笑道。

“哪咱們就去格鬥館吧。”王肖道。

“有請!”占飄流手一伸,聽說有人格鬥,還是個新人,頓時,辦事大廳沸騰了。

這事傳得非快,唐文到達格鬥大廳時發現,擂台周遭已經圍了上萬人。

“嗎得!這回又給占飄流那傢夥狠賺了一筆。”王肖一邊走一邊憤憤然道。

“是啊,唐文是個新人,冇有格鬥經驗,再加上出場的是周傳東,他是必輸無疑。

到時,帝國拳館不用花一分錢。

可是你看,一萬多人,光門票就收了五六百萬,賺了。”城衛軍拳館總務處副主任張錢眼紅紅的說道。

“要是唐文僥倖贏了,哈哈,帝國拳館賠得褲子都冇了。”王肖笑道。

“那當然,到時,門票一半歸戰勝者,還得貼上獎金。”張錢應道。

“他能贏,門票收入全歸他。”這時,占飄流轉過頭來,一臉輕蔑的冷笑道。

“你講話要算數。”唐文一聽,嗎得,還有門票提成,一萬多人,一個人門票五百塊錢。

那就是五百多萬,加上獎金四百萬,還得加上城衛拳館的五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