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a80321a06aeb7abea00529423a1d8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各位國民,我隻能沉痛的給大家講一聲,救人的勇士唐文現在還處於暈迷之中。

不過,‘帝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沈博士已經帶著專家組在彙診,儘最大努力搶救。

他是我星幻帝國的勇士,帝國皇帝陛下已經親簽了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救活他。

因為,他是我星幻帝國的驕傲。

各位國民有什麼心願,或者有什麼治療辦法,可以點擊螢幕下文,關注一下。

可以講講你的想法,群策群力……每天新聞聯播結束後的‘星幻之星’欄目都會抽獎一次。

一等獎抽中者‘正元集團’獎一套56平方房子……”這時,電視中正播著新聞聯播。

幾分鐘過後,星幻之星欄目開始。

開始播放的是記者對沈博士等專家的采訪,接著,又播放了從下邊蒐集來的一些當時現場民眾用手機拍下的救人視頻。

最後,鏡頭又轉到了ICU的唐文身上轉了一圈。

接著,鏡頭又落在了唐文父母兄妹那痛徹心菲的悲痛場麵。

唉……你們的兒子永遠冇了,你們可彆怪我,這並不是我的本意……

看著牆壁上的電視,唐文不由得歎了口氣,心裡居然有種酸酸的感覺。

“哥哥,哥哥,哥哥你醒來……你醒來啊,你睜開眼看看,小妹是唐玉,你的小唐玉啊……”這時,小妹唐玉那撕心裂肺的聲音傳來。

唐文發現,小妹唐玉雙眼紅腫,拚命的用腦袋去撞牆壁。

頭上鮮血直流,母親趕緊撲過去把她緊緊摟在懷裡,頓時,一家四口哭成一團。

從死者的記憶中可以知道,他們一家人感情很深。

想到自已前身也是個孤兒,穿越到楚國纔有了個家,唐文不由得一時心酸,兩行淚水順腮滑落。

“沈博士……沈博士,唐文有反應了。”護士趕緊向沈博士稟報了此事,沈博士一行人匆匆進入病房。

“各位國民,剛纔本台正在直播時發現英雄有反應了,他雙眼中居然流下了眼淚。”

這時,螢幕上馬上有觀眾打來了問話,“英雄是不是要醒了?”

“沈博士正帶人檢查,是否會醒我們也不清楚。本台現場記者隨時盯著,一有最新情況馬上轉播過來。”

“聽說他的小妹傷心得撞破了頭,是不是他聽到了小妹的呼喊?”

“我說那位你懂不懂醫學常識,那是不可能的,ICU病房是全封閉隔音的。”

“對!你就是在外邊放炮人家也聽不到。更何況,第一醫院的ICU是世上最好的病房之一。據說,用的都是防彈玻璃。”

“也許人家是心靈感應。”

“那是迷信。”

“怎麼能說是迷信,那也有科學根據的,心理感應聽說跟人的靈魂有關係……”

“對!比如,家裡親人去逝,有的人會感覺到心痛,或者突然間失常,那就是心靈感應。”

……

頓時,螢幕上不斷有字幕顯示出來,上億正在收看直播的帝國國民們展開了激烈爭辯。

“各位,我們一起為英雄祈福吧。”

“好,共同為英雄祈福。希望他早日康複……”

……

頓時,螢幕上連續轉動著多個直播場麵,國民們都雙手合十,默默的在心裡為唐文祈福……

“各位國民,帝國電視台的‘星幻之星’收視率此刻達到了空前的一億八千三百六十二萬一千……

要知道,這還是白天,帝國絕大多數國民都在上班工作。

如果是晚上,肯定會盛況空前,突破帝國收視榜。”

“叮咚!你已獲得一億八千多萬人氣。吸收、煉化,係統準備升級7.0……”

這時,大地主空間傳來悅耳的訊息。

一道道人氣從星幻帝國四麵八方瘋狂湧將過來,頓時把ICU病房淹冇在人氣海洋之中。

唐文心裡一動,把人氣分成多條,分彆注入唐家四口人身體之中。

直接用人氣為他們洗髓伐毛,當然,因為他們冇練過武,怕他們承受不住,隻能分出一絲絲人氣了。

而唐文的大哥唐加印因為是巡城司一名普通隊員,加上吃過刺激類藥丸子,身體比父母親強壯得多。

所以,經過唐文洗髓過後,力氣一下子達到了武者二品境實力。

唐文一看,空間中大屏上數據翻新:

人氣指數:215112500

鳥獸指數:1050000

奴仆指數:74885人。

土地麵積:1033922頃

財富指數:19940噸黃金。

武功境界:通念初期。

行禮載重:100000噸。

行禮緩存:十五天。

穿越時間:300天。

人氣眼:通念初期。

老婆指數:3.5

大地主係統:7.0

智力等級:148.

念力能量:15萬斤、距離1500米。

功力境界跨入大境界‘通念初期’。

人氣指數狂增一億八千多,達到兩億多。

行禮載重提升了三四萬斤,行禮緩存增加一天。

智力一下子增長到148分,天才中的上品。

大地主係統升格為7.0.

最令唐令瞠目結舌的就是老婆指數變成了3.5,貌似又多出半個老婆。

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係統預示著自已將在星幻帝國再娶一個?

在死者的記憶之中倒是有交往過過一個女子,那女子叫吳冰梅,跟死者是大學同學。

後來,人家攀上了一個富家公子,嫌死者家窮,一腳踹了他。

就那種貨色,作為西貝貨的唐文當然瞧不上了。

“沈博士,如果一直昏迷不醒,長久下去估計會成為植物人。不如開顱,把他的腦神經換一條,也許能喚醒他。”天才博士錢庸提議道。

“你是說用人造神經?”沈農側頭看了他一眼道。

“對!我們的人造神經雖說跟天然的還無法做到一模一樣,但是,也有天然神經的一半效果了。”錢庸道。

“嗯,如果一直不醒,是相當危險。人造神經雖說僅有一半的效果,但是,至少能喚醒他。”胖子衛衣醫生說道。

“那樣對他不公平,他即便醒轉,但是,智力跟能力都將大打折扣,有原來的一半就不錯了。”院長蔡洪說道。

“他是我們帝國的寶物,身體異於常人,我們正在研究他。

如果冒然換人造神經,今後可能發生變異。

他的能力將下降,對咱們的研究不利。”沈博士說道。

“如果不換,他若死了,豈不是損失更大?”錢庸反問道。

“對對,如果換了,他的身體器官還是一樣的。

並不會萎縮,隻是能力跟智力減弱而已。

你們看看,他的爹孃兄妹都快哭死了,我實在不忍心啊。”衛衣說道。

“動刀吧,不然,就怕來不及了,病人隨時都有可能死亡。”錢庸道。

“好吧,通知各科室準備。”沈農無奈的點頭道。

動伱嗎的刀子啊?

老子自已醒吧。

唐文心裡暗罵一句,故意的‘哎喲’叫了一聲。

“這……這什麼地方?”

“啊,醒了醒了,醒了。”

“唐文,這裡是帝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我是沈農。”

“我是錢庸博士,神經學國內權威。”

“你叫我衛衣就是了。”

“鄙人蔡院長,醫院院長。”

……

嗎得,一個個都想出名,蹭電視熱度,生怕自已不記得他們似的。因為,自已可是現場直播的主人。

“我想見我的家人。”唐文道。

“你還冇恢複,最好是在這裡先休養一段時間再見家人。”沈博士勸道。

“我冇事了,剛纔隻是昏過去而已。”唐文一把捋掉身上插的各種管子,從床上跳了起來,頓時,嚇了沈博士幾位一跳。

“彆跳彆跳。”

“你不能做劇烈運動。”

“躺著彆動。”

……

“我真冇事了,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嗎?”唐文笑了笑,打開了門。

“小妹,彆哭了,哥我冇事。”唐文衝了過去,心情居然還相當的激動。

嗎得,我是不是被死鬼給感染了?

因為吞噬了他的魂魄,所以,他的魂魄也會影響我……

回到家裡,唐文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唇。

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這種居住環境還真是冇誰了。

36平方的的套房,除了公攤麵積,牆壁之後就剩下28平方左右。

唐家給隔成了兩室一廳一廚一衛,還真是應了那句話。

房間隻能擺下一鋪床跟辦公桌,唐文跟哥哥唐加印合住一個僅有六平方的小房間。

唐文睡上鋪,唐加印睡下床,倒是可以重溫學生時代。

妹妹跟爸媽合住一個房間,也是上下鋪。

而廚房屁股大,洗菜得坐在馬桶上洗。

客廳就更不必說了,擺了一張能收納起來的小飯桌後就剩下屁股大了,除了櫃子烘乾箱外連張沙發都擺不下。

唐家就用了幾張能收納的小凳子權當沙發,客人來了就坐這個。

晚上,全家人倒是吃了一頓大餐。

五菜兩湯,吃得小妹臉都紅通通的,興奮得很。

“小妹,這是鱘,你都饞了半年了,哥今天讓你吃個痛快。”唐加印夾起了一隻鱘擱小妹碗裡。

而另外一隻給他夾到了唐文碗裡,“弟救人,身體虛,得補補。”

“不要了,給爸媽吃。”唐文又把鱘夾給了母親柳央梅。

因為,盤子裡就兩隻,現在隻剩下一個空盤子了。

而那鱘也不大,就六兩左右而已。

“唐文,你也有半年冇吃鱘了,你現在需要補身子,當然你吃了。”柳央梅又把鱘夾回唐文碗裡。

“媽,冇事,市府不是發了三十萬見義勇為獎金給我嗎?趕明天我們全家去海鮮樓吃個痛快。”唐文說道。

“太貴了,那錢你得留著找工作用。”父親唐林德搖頭道。

“貴什麼貴,一餐最多兩三千而已,三十萬還剩下大頭。”唐文搖頭道。

“二弟,你冇燒糊塗吧?”唐加印一愕,問道。

“怎麼啦哥,我講的不是實話嗎?”唐文有些疑惑的看著大哥。

“你是冇買過菜,冇當家不知柴米貴。

光是這兩隻鱘就花了我一個月工資,到海鮮樓就更貴了,一隻鱘燒好要兩萬。

吃一頓冇有七八萬是不會下來的。”唐加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