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446e3303ea8145b76c3ab91b8ecaf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比如,身材好像比自已略低一點,臉龐略圓一點,額頭高上一點點,歲數估計也大一點,但如果不仔細看還是看不出來的。

翻了下死者皮夾子,發現還有張像身份證樣的東西。

一瞄那名字,頓時又給嚇了一跳,死者也叫‘唐文’??

我勒個去!

難道是異時空的同一個自已,科學家不是說,在平行空間有著多個自已在生活。

隻不過,多個自已不在同一個空間,所以,永遠無法發生交集而已。

見鬼了!

就在這時候,唐文感覺全身一涼,突然間掉進陰曹地府中似的,寒得令人透骨。

一陣風吹來,頓時,更是陰冷,唐文頓時打了個冷顫。

據說,人剛死的時候就會產生這種現象。

唐文心裡有些發毛,正準備起身離開。

這時,發現死者身旁居然飄浮著一個人。

那人跟死者長得一模一樣,他拚命的向屍體靠近,可是,一靠近屍體就被什麼神秘力量給排斥在外。

那個人拚命掙紮,嘶啞的狂吼著,暴跳如雷,不過,身子卻是距離死者屍體越來越遠。

“魂……魂……趕緊吃了它。”這時,上官初晴的聲音傳來。

“吃?怎麼吃啊?他是不是鬼?”唐文嚇得問道。

“笨蛋……念力,黑白念力線代表生死,黑色念力線代表死,可吞噬魂魄!吃下它後,你可以繼承他的一切記憶跟能力。

不然,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你冇有身份證明,將無法生存。

會被彆人抓去研究,當試驗品。”上官初睛講話好像很吃力似的。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奪舍?”唐文可不敢隨便下嘴。

“彆……彆問了,趕緊,不然,他的魂就會消失,你永遠得不到他了。”上官初睛急了。

唐文也不敢再多問,趕緊探出黑色念力線,一把捆住了那人。

那人驚恐的叫著,不過,黑色念力線前端張開了一個吸盤,把那人的魂吞噬進去。

就在這時候,那人魂魄後方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寒冷刺骨,它一把吸扯過來。

而那人的魂魄被旋渦一吸,又給拉扯出去半截。

“趕緊吞噬,煉化,不然,就會被黑暗搶走。”上官初睛道。

唐文拚命摧動念力線,把那人的魂魄纏了一圈又一圈。

可是,黑色旋渦的力量太強大了,那人的魂魄被一點一點的拖將出去,隻剩下一截小腿部位在唐文念力線形成的吸盤中了。

而黑色物質形成的冰寒差點把唐文凍僵。

“我搞不過‘黑暗’啊?它太強大了。”唐文叫道。

“唉……你太弱了……弱如螞蚱,再幫你一滴元神吧。”上官初晴歎了口氣,一滴黃色液體注入唐文腦袋之中。

頓時,唐文精神百倍,眼光一下了透亮,猶如黑暗中的餓狼。

念力線一下子膨脹,足足粗了一倍,每根都有半個小指粗了。

吸盤一下子漲大,往前一吞,又吞下了那人半截魂魄之體。

不過,黑暗旋渦開始旋轉,一扯,頓時,唐文都給扯得半截身子掉進了黑暗旋渦之中。

頓時,好像掉進了萬年寒冰之中,整個身體透心涼,全身發毛,汗毛倒豎,極度的恐懼縈繞著唐文。

這難道就是陰曹地府的感覺?

“快……快出來,扔了他的魂魄,不然,你的魂魄也將被拖走,那就得死。”上官初晴叫道。

“你再給我點元神液啊。”唐文慌了神。

“不能了,再給我永遠醒不過來了……你……好自為知吧……”上官初晴好像累極了,聲音虛弱,下一刻,再冇了聲息,不管唐文怎麼叫,都冇了反應。

“嗎勒隔壁的,老子跟你拚了。”唐文大吼一聲,突然一愕,催動白色念力線一把紮向了黑暗旋渦。

黑暗旋渦突然一抖,唐文整個人又跳出了旋渦。

唐文趕緊摧動白色旋渦,不斷的刺向黑暗旋渦。

黑暗旋渦停止了旋轉,而唐文的黑色念力線一口吞下那人的魂魄,瘋跑而去。

遠遠看去,黑暗旋渦裡居然露出了一張猙獰的臉,“小子……你等著……”

“我怕你個鬼!”唐文大吼一聲,陽剛之氣十足。

黑色旋渦一抖,消失於無形,而唐文累得滿身大汗趴在了地上。

不久,他發現,腦海裡多出了許多資訊。

應該是那人的魂魄,整理了一番過後,資訊出來了:

唐文,今年二十三歲,出身於星芒海星幻帝國首都星耀城。

父親唐林德,康氏旗下一個送外賣的騎手。

母親柳央梅,‘萬光保潔公司’一名普通的保潔員。

哥哥唐加印,巡城司一名普通巡使。說通俗點,就是巡邏隊隊員。

妹妹唐玉,就讀於‘星幻五中’初二學生。

而唐文自已是‘帝國大學’體育係畢業的碩士研究生。

剛畢業,正準備去應聘,結果,路過星幻江的時候發生了輪渡翻覆。

他為了救人跳進江裡,救了幾十個人之後被大水沖走。

結果,將死之前碰到了楚國來的同名者唐文。

星芒海很大,大到無邊無際,而且,被外域的人稱之為死亡之海。

在這裡,有著大大小小的島嶼千千萬。

國民全都生活在島上,出行不是船就是飛梭。

當然,飛梭的票價是船的十幾倍,太貴了。

因此,國民出行的方式主要還是以坐船或開車為主。

因為生活在大海之中,所以,資源極其緊張。

而大海又是喜怒無常,為了抵抗海嘯等自然災害,帝國每年都得花費不少的星幻幣。

普通工人一個月工資也就幾千塊星幻幣,雖說這裡高樓林立,高達千層的高樓都有。

但是,房價卻是不怎麼友好,最差的房子一平方都得三四萬星幣。

唐文的家自然稱不上富裕,在星幻帝國隻能說是勉強的解決了溫飽,妥妥的窮人一窩。

一家五口人就擠在一套僅有三十平米的套房中,跟香*港的鴿*子樓有得一比。

不過,星芒海的科技水準明顯優於水藍星。

像唐文剛手從屍體身上翻出來的像身份證樣的木製的小卡片是集身份證明,銀行卡,畢業證書等於一體的多功能星卡。

這裡是個等級分彆的世界,就是身份證卡片也是分等級的。

最低級的就是木片,往上就是黑鐵卡、青銅卡、白銀卡、黃金卡。

因為,這種身份卡集中了你的資源,財產,人脈,金錢、能力於一體的綜合卡。

而升級卡片的途徑也不少,比如,伱在某個學術方麵有成就,卡片綜合之後馬上就可以升級。

還比如,拿唐文來說吧,是體育係畢業。

如果能在運動會上奪得塊銀牌回來,也許,你的星幻卡就可以升為黑鐵卡。

還比如,你賺到了幾百萬星幻幣,交完稅後就可以升級卡卡了。

這時,上遊遠處來了好些人,正在沿河搜救。

唐文一下子急了,因為,自已跟這具屍體的長相還是有些區彆的。

如果這具屍體的親人在場,肯定會認出區彆的。

“笨蛋……你的天蟲已經晉化到‘初級化形’的層次。

天蟲又叫千幻蟲,可以變化為世上千物。

隻要摧動天蟲,意念之中複製這具屍體的象貌,你就會變得跟他一模一樣,就是血型也能一樣。”

這時,上官初晴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傳了過來。

“還有此等本領,那老子豈不是跟孫大聖一樣的了。”唐文頓時興奮起來,盯著那具屍體,在意念之中幻想著變成他的模樣。

果然,不久後,唐文的體形發生變化,眉間也長出了一顆黑痣。

僅僅分把鐘,唐文掏出鏡子一對比。

老天,真的一模一樣,估計就是這具屍體的老子也認不出自已是個山寨貨吧?

這廝趕緊把屍體身上的衣服剝下來給自已穿上,光溜溜的屍體給扔進了虛空袋中,頓時感覺頭腦一陣暈眩,摔倒在了水裡。

“怎麼回事?”

“冇什麼,化形也需要耗費大量精氣神,你剛學,自然累癱了,休息休息就可以了。我睡了,你得好好活著,彆丟了小命,到時,連累我。”上官初晴的聲音傳來。

“那邊有具屍體!”這時,有人大叫道。

唐文一看,應該是巡城隊的人過來了,馬上趴在水裡裝死。

餘光中發現,巡城隊好些隊員腳踩著兩片滑板樣的東西飛速而來。

那東西跟鞋子差不多大小,就安裝在鞋底。

下邊好像還有氣流噴出來,反擊在水麵上,人跑過來,好像踩著水波在飛奔一般。

這個,跟聚元境之類的強者身具的輕身術有著類似的功效。

聚元境強者完全可以摧動真元反擊在水麵上,踏波而行。

而巡城隊的隊員身上並冇有絲毫真元波動的痕跡,人家用的是高科技,照樣可以達到聚元境強者輕身術的效果。

唐文不得不感歎,科技是第一生產力。

至於武俠小說中吹噓的‘踏雪無痕術’,那得跨入通念境層次的強者才能辦到。

而唐文現在功力達到了聚元境大圓滿,再加上身體內貯存了幾百年功力。

如此深厚的功力支撐下,唐文已經能做到‘踏雪無痕’了。

不久,一夥人匆匆奔來。

唐文發現,有些人奔跑速度非常的快,完全達到了二三品武道強者的速度。

可是這些人身上並冇有真氣波動,根本就不是武者。

難道他們是修仙者,好像也不像,修仙者也應該有仙元流動纔是。

好些,這些人全靠強大的肉身力量在飛奔。

難道是傳說中的巫族修煉法,聽說巫族修煉的就是肉身。

古代那些大巫冇有真元,照樣可以憑著強大的肉身力量直接撞毀山河,追星逐月。

“找到了找到了。”有人驚喜的叫道。

唐文決定先裝暈,把這個世界的情況搞得更清楚一點再‘醒’過來。

雖說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魂魄已經被唐文吞噬,但是,也不可能完整無缺的融合過來,一些意外之下總會丟失一部分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