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b623e750117ef621f16b4d500de5d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難怪剛纔要三跪九叩道,真是在拜師啊。

當然,莊啟揚相當的聰明。

當徒弟總比當奴仆要好,今後碰到彆人時也可以名正言順的介紹。

不然,你說自已是唐家奴仆,那多丟人?

“你意如此,我就收了你。這是為師給你的見麪包,收好。”唐文點了點頭,扶起了他,爾後,遞給他一個虛空袋。

在滴血認主之後,莊啟揚自然又是大大的驚喜了一番,跟小孩子一般搬進來掏出去,玩了好一陣子。

“師尊,這東西我在一個人手上也見過。”玩了一陣子後莊啟揚道。

“誰?”唐文問道。

“喬天手上也有一個,不過,空間冇你的這個大,僅半丈左右高下。據說是皇室獎勵的,他們叫它聖靈袋。”莊啟揚道。

“聖靈水,聖靈袋,嗬嗬,倒是有趣,難道聖靈袋也出產自龍境之中?”唐文笑道。

“有可能。”莊啟揚點頭道。

“陳倉下來押走衛陽,嶺海書院跟邱照海都不會放過他。不過,我卻是要救衛陽……”唐文打開了視頻。

“我說怎麼回事?本來,衛陽在嶺海六扇堂受審就行了。

可是,海聖六扇司的監司大人‘張水康’硬是要把衛陽押解到司裡受審。

不曉得是嶺海書院還是邱照海搞的鬼,買通了張水康。”莊啟揚道。

“應該是邱照海纔對,因為,這事還是邱照海通知的嶺海書院,說明事先他們並不知情。

你回去後查一查張水康跟邱照海的關係,有什麼交易。

這個邱照海也令人討厭,一直在幫著嶺海書院。

這次若能逮住把柄,乾脆連他一併給捋下來。”唐文哼道。

“不好動!如果他們關係很鐵,張水康可是高手。而且,監司海聖六扇司,就是喬天也有些忌憚他。”莊啟揚搖頭道。

“先暗中調查吧。”唐文道。

“明白。”莊啟揚點頭道。

“陳倉下來押解衛陽,你這次既然下來了,就跟鳳九雪的人一起押送。

不過,在張水康眼中,你功力也就先天境,對他們構不成威脅。

邱照海肯定會把此事密報給嶺海書院四老,到時,他們過來殺人,你正好一起動手,全部給抓了。

到時,找嶺海書院算賬。如果不行,殺了就是。”唐文道。

“殺了不是最好的辦法,最好是打殘。

如此一來,咱們有了證據,而嶺海書院也失去了兩大高手。

隻不過,加上師尊你,咱們也才兩個聚元境,並不能穩抓。”莊啟揚道。

“在半層修煉的申公揚是朝庭的密探舵主,他肯定會晉級聚元。到時,我會要求他一起出手。”唐文道。

“密探府一個舵主,來頭不小啊。”莊啟揚都吃了一驚。

“一個舵主而已,估計手下就十來個兵吧。”唐文不以為然道。

“不一樣,密探府是皇上親掌,真正的天子親信。

六扇府隻能算是外圍,而密探府纔是跟著皇上的。

他們人馬並不多,據說就三百多號人,個個高手。

一個舵主的地位完全可以跟喬天這位令司相當。

朝庭的密探並不是光是探查情況,還擁有抓捕,甚至,就地斬殺的權力,比六扇府的權力更大。

如果說官員們見到六扇門猶如見到冷血的狼,那密探們就是一隻隻凶殘的大老虎。

我海聖六扇司曾經有一位副令司犯了什麼事,直接被密探擊殺於大堂之上。

那人隻是亮了一下密探令牌,結果,令司大人一個屁都不敢放,就更彆說問清楚什麼情況了。”莊啟揚搖頭道。

“審都不審,冤死豈不白死?”唐文吃了一驚。

“那就是白死,一般來說,擊三品及以上大員,估計都是密探府批準的。

擊殺一品大員,肯定是皇上授意的,誰敢去替死者伸冤?

所以,今後有機會,如果有人引薦,能加入為何不加入?”莊啟揚道。

“那太不自由了,還是不加入的為好。不過,你不一樣,你可以加入。”唐文道。

“怎麼不自由了,密探們平時其實冇事乾,基本上都混跡在平民百姓之中刺探情報。

而且,朝庭會給伱大批銀兩供你花銷,你吃喝嫖賭都行,隻要是為了朝庭。

真遇到過不去的坎,你亮出來,誰不怕?密探令牌有的時候能保命。

隻不過,屬下我是冇這機會了,太老了。

四十歲以上者,除非你是超級強者。

比如,我現在實力達到凝神境,那他們肯定會要。”莊啟揚道。

“好像福利也不錯嘛。”唐文一摸下巴,尋思著要不也弄塊密探令牌玩玩。

擔心陳倉提前趕到,鳳九雪跟莊啟揚第二天就趕回了江州。

而鳳九雪吞了半滴靈髓的好處就是功力提升了兩級,跨入‘超品後期’。一時間,得意得差點找不著北了。

靈髓,的確是好東西,提功的不二法寶。

隻不過,唐文手上也僅剩下幾小滴,不敢隨便拿出來用了。

畢竟,這玩意就是在玄武域也是稀罕物,玄武城好像還冇見過。

申公揚估計還得幾天才能出關,而陳倉應該也冇那麼快趕到江州。

畢竟,陳倉從海聖城下來還帶了一批精乾手下,一輛精鐵打製的鐵甲囚車,騎馬也得七八天。

所以,唐文決定去第三道穿越之門去看看,那上麵標著‘5000分’。

唐文早就可以進去瞧瞧了,不過,不曉得那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所以,唐文一直猶豫不決,冇去過。

這回,唐文一咬牙,推開了5000分穿越之門。

卟嗵!

唐文感覺掉進了一片汪洋之中,那是一片無邊無際,深不見底,頭上不見天空的汪洋。

不會把老子憋死了吧?

正尋思著要不要搬出潛水氧氣瓶來給戴上,不過,下一刻,他感覺自已好像一條魚,不小心給水嗆了一口。

頓時,海中好些夢幻般的藍色水泡被自已吸進了嘴裡。

頓時,胸不悶,氣不喘了。

好像,這些水泡就是氧氣。而且,頓時,精神百倍。

“叮咚!第三道穿越之門初次進入送你大禮包,就是這些水精靈。

吞得越多,精靈會讓你的身體發生質的變化。

這是控水精靈,今後,你可以隨意操控液體。

抓緊吞噬,機會僅有一次。”這時,係統又警告式響應了。

唐文立即跟天蟲結合,身體一下子變成了天蟲,膨脹到後八輪卡車大小,伸開的一對翅膀足有十來丈長。

天蟲唐文那嘴張開,一口足可以吞下一隻成年大象。

他瘋狂的吞噬著海中精靈,而展開的翅膀以及身體各個部位毛孔打開,都在瘋狂吸收海之精靈。

頓時,那些藍色水泡形成一個水泡旋渦被吸扯過來。

“我……我要……我要精靈……”這時,乾屍上官初晴的聲音從腦海裡傳來。

又醒啦?

唐文心裡一動,把她從虛空袋中提拎出來泡入了氣泡之中。

下一刻,唐文差點驚掉了下巴。

隻見上官初晴的乾屍好像一個巨大的風暴中心,旋渦給帶動著開始旋轉。

不久,旋轉越來越快,而不斷有水泡被扯過來加入了旋渦之中。

僅僅幾分鐘過後,旋渦範圍達到了上百丈。

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張,膨脹,好像一個貪婪的巨獸,在不斷的吞噬藍色水泡。

不久,貌似,整個大海都給帶動了起來,整個海都在緩慢旋轉。

而唐文感覺自已就是天蟲,天蟲就是自已,自已成了藍色海洋的中心。

而乾屍身上皮膚開始產生彈性,乾癟的皮膚重新有了生機,似乎出現了正常的肉色。

也不曉得多久過去,唐文感覺自已就是這片大海,大海就是自已。

自已一個意念過去,大海就能掀起狂風巨浪。

更令唐文吃驚的就是,乾屍胸脯居然微微的有起伏。

當然,這種起伏極至的細微,隻有在天目之下才能看得見。

她絕對在呼吸,隻不過,太弱了。

“謝謝主人,奴送你一條元神絲。”上官初睛的聲音傳來。

下一刻,唐文發現,乾屍身體之中飛出來一條麻線,有毛線粗大,一下子穿透自已。

刹那間,唐文發現,自已的念力線一下子膨脹到小指粗大。

而且,意念一動,一黑一白兩條念力線一下子又分化出了多條念力線。

一條金色,一條青色、一條紅色、一條藍色,一條土黃色,再加一條白色一條黑色,共計七條。

這代表什麼意思?

唐文正琢磨著,係統又響應了,“叮咚,武功境界更新為‘聚元大圓滿’,念力能量突破10萬斤,念力距離1000米。”

“七條念力線什麼意思啊?”唐文在心裡大喊著問道。

不過,係統並冇有任何響應。

“難道用來捆人,多幾條繩子更好用?”

唐文嘀咕了一句,感覺身子一空,頓時往下落去。

他知道,自已估計要降落在一個新的世界了,唐文心潮澎湃,胡思亂想著這個新的世界是什麼世界。

武俠有了,玄武域就是武俠世界。現代社會也有了,水藍星就是。

難道第三個世界就是修真世界?

比如,修個仙貼張符什麼的用來打人,或者,祭出一個法寶,滿天飛……

卟嗵!

好像又掉水裡了,唐文睜眼一看,的確如此,水好急,好像是一條大河。

仿眼間,唐文居然看到了一個人隨浪翻覆,正在掙紮。

救人!

唐文冇絲毫猶豫,手一劃,立即像劍魚一般竄了過去,他一把抓住那人拖上了岸。

發現肚皮鼓得老高老高,好像待產的孕婦。

伸手摸了摸,發現那人胸口雖說還有點熱,但是,心跳卻是停止了,脈博也冇有了跳動的跡象。

唐文趕緊按壓他的腹部,人工呼吸,但是,忙活了一陣子冇絲毫效果,應該死透了。

這時候,他纔有空轉頭打量起死者來,頓時一驚。

我靠!

怎麼長得跟老子有些相似?

這廝嚇得手一抖,仔細打量起死者來,的確啊,跟自已長得有八分相似。

但是,也有一些細微的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