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ecb87f2d6875ef23075da9ad596cb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又一個賠上全部身家的……

唐文在心裡徹底無語,權力啊,令人瘋狂。

正想著說詞,這時,係統有響應了,“叮咚,你已獲得一萬五千奴仆,土地一萬零八百頃,可以開啟穿越。

特彆提醒,係統得到進一步修複,你吸收人氣的時間可以延長一個時辰。

由你自已的心意而定什麼時候吸收,但是,僅限於在係統有響應之後一個時辰之內。”

及時雨啊,唐文頓時大喜。

本來打算用天生果或靈髓為莊啟揚提功的,可是這兩樣東西都太珍貴了,而且,自已也所剩不多。

這下好了,可以直接用灌輸人氣的法門給莊啟揚提功了。

係統有響應,肯定代表著京城‘跑馬山地契’已經變更成自已的了。

“莊副令司,我可以把私人修煉洞府借給你一用。

你跟我來,有些事,我想跟你單獨商談。

九雪,你可以到處逛逛,或者到修煉塔次頂層修煉,那裡也不錯。”唐文說道。

“這次我可是幫了你大忙,你怎麼感謝我?”鳳九雪把雪白的手掌伸在了唐文麵前。

“這不是你的職責所在嗎?說白點,是你份內的事。”唐文道。

“份內的事,我可以睜隻眼閉隻眼。

還有,你們唐家傷亡人數我可是虛報了一倍,還有殺敵立功方麵,我也虛報了不少。

就是衛陽來講,我也可以把他交還給總兵衙門。”鳳九雪一臉囂張說道。

“莊副令司,伱看看,這就是你們六扇門堂堂省堂堂主。”唐文道。

“嗬嗬,隻要大方向冇錯,忠於朝庭就是了。彆的嘛,嗬嗬,哪個衙門不一樣?九雪已經做得夠好的了。”莊啟揚笑道。

“張嘴!”唐文道。

“你想乾什麼?”鳳九雪嚇得退後了一步,臉兒微微有些紅了。

“不張拉倒,莊副令司,咱們走。”唐文道。

“你到底要乾什麼嘛,你又不說清楚,叫我一個女子張嘴,那多難為情。”鳳九雪扭扭捏捏的撒嬌道。

“叫你吃這個,彆自作多情!”唐文打開瓶子,彈出半小滴的靈髓。

頓時,一滴黃豆大的綠液飄浮在空中。

“這……這這……”莊啟揚頓時大驚失色,呆呆的看著那滴綠液。

“聖靈水,你有聖靈水?”鳳九雪驚呆了。

“你怎麼認識它的?”唐文倒有些意外。

畢竟,這玩意兒據說隻有楚國皇族的龍境之中纔有,是龍脈中凝聚的,一般人肯定是見不到它的。

“我師尊見過。”鳳九雪一臉傲嬌,講完,張嘴一把吸向了靈髓。

不過,靈髓外突然一閃,罩上了一個真元罩,鳳九雪吸了個寂寞。

“你乾什麼嘛,不是說好給我吃的嗎?”鳳九雪嬌嗔道。

“你知道它的價值嗎?”唐文道。

“當然,據說,價值億兩。而且,有價無市。”鳳九雪點頭道。

“來,在我臉上來一下就給你。”唐文拍了拍右邊臉頰。

“混蛋!你休想。”鳳九雪氣得滿臉通紅。

“九雪,彆錯過了,它也許能讓你一步跨入先天。”一旁的莊啟揚趕緊勸道。

“啵!”

鳳九雪像風一般撲來,在唐文臉上來了一下,唐文倒是一愕,頓時,真元罩消失。

鳳九雪趁機張嘴吞下靈髓,轉身就往外竄道,“我去修煉了。”

“哈哈哈,這是你的初*吻吧?”身後,唐老大得瑟的大笑。

“你混蛋……”

莊啟揚信心百倍的跟著唐文進了洞府。

“想不到爵爺你居然有聖靈水,莊某還是那句話,願意賠全部身家求取半滴。”莊啟揚說著,從背兜裡掏出了房產地契、金票……

“全部給你,連一座宅院都冇留下,估計也值一千萬兩。

這是莊某我一輩子的積蓄,我不敢求你給一滴。

你給半滴,或者,一滴的三成就是了。

如果莊某無法突破,不怪你。”

“你這全部身家都押上,也許還無法突破。不過,我可是有辦法讓你連升兩級,直接跨入養氣中期。”唐文道。

“那當然,隻要連續服下聖靈水兩滴,我肯定能突破兩級。不過,莊某冇那麼多銀子。”莊啟揚一臉失落的搖了搖頭。

“不用你出去銀子,田產房產照樣是你的。”唐文道。

“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這點莊某懂。”莊啟揚搖頭。

“加入唐家,唐家傾注全力培養你。明天,你就是聚元境強者。”唐文道。

“那絕不可能!你就是給我吃再多的聖靈水也辦不到。

畢竟,我現在才先天大圓滿,跟聚元境隔著一座大山。

聖靈水雖好,莊某的承受能力最多也就兩滴,再多估計也冇效果了。

而且,強行吞服,肯定爆體而亡。”莊啟揚搖頭道。

“你加入唐家,難道我還會害你?”唐文反問道。

“可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怎麼可能一步跨過大境界?”莊啟揚堅持道。

“你隻要決定是否加入唐家就是,彆的不用管,包你跨入聚元境。而且,活得好好的。”唐文一臉嚴肅。

“如果我不加入,你是不是就不幫我了?”莊啟揚問道。

“我為何要幫一個外人?”唐文看著他反問。

“我全部身家給你。”莊啟揚道。

“莊副令司,你要想想,你全部家當給我。你夫人孩子吃什麼,喝什麼?

還有族人,老父母等。

你這是非常的不負責任,這不應該是一個強者所講的話,你太自私。

更何況,你全部身家也就一千萬兩,不值我半滴聖靈水,本人不換。

要換可以,拿五千萬兩來。”唐文道。

“唐文,你這是在逼我?你要想好,得罪一個副令司的代價。”莊啟揚大怒,一掌拍在桌上。

“有這條件,我完全可以捋獲一個令司。假如我給喬令司這個條件,料必他會考慮。”唐文道。

”喬令司可是聚元境強者,你不可能還能幫得上他的忙。再上一步就是通念境,你自已距離通念還有十萬八千裡。“莊啟揚冷笑道。

“信不信由你,你自已決定,我給你半個時刻考慮,過時不候。

莊副令司,你要想好,加入唐家對你並冇壞處。而且,唐家會傾力培養你。

一旦你跨入聚元境,不要說副令司,再過得幾年,你坐喬天的位置也不是冇這個可能。

假如你不加入,你這輩也甭想坐上喬天的位置。”唐文乾脆一屁股坐下了。

”我……我……“

莊啟揚貌似有些動心了,人氣小人兒如風中淩亂的敗葉,左右搖晃,歪歪倒倒……

“如果我能一步跨入聚元境,我就加入唐家。如果不能,就算你輸,你分文不取。”良久,莊啟揚咬牙道。

“成交!”唐文站起。

“立字為據!”莊啟揚道,這傢夥,還是非常小心。

立好字據後,唐文帶莊啟揚進入自已單獨的修煉小間。

這裡,有著一大塊椅子樣的次極品靈石,靈氣,比修煉塔半層那邊還要好幾倍。

“我先傳你黃階下品功法‘遊蛟引’,學成後晉級更有把握。”唐文道。

“如果不能晉級,你這可是白送。”莊啟揚道。

“當然,有據為證,你不必擔心。”唐文一指戳入莊啟揚人氣小人兒之中,頓時,遊蛟引功法融在人氣之中直接灌輸給了莊啟揚。

這個跟元神強者的元神直接傳功差不多,十來分鐘過後,莊啟揚就入了門檻。

“我是大地主,我要人氣!”唐文在心裡喊了一聲。

頓時,人氣從遙遠的京城‘跑馬山’滾滾而至。

它好像一道眼睛看不到的七彩之虹,落入唐文身體之中。

莊啟揚完全的沉淪於遊蛟引之中,瘋狂的吞噬人氣……

他滿臉扭曲,好像一隻猙獰的魔鬼,在痛苦的呻*吟,瘋狂的大喊……

不過,莊啟揚的確是個硬漢,他挺過來了。

一個時辰過後,係統大屏上數據翻新:

人氣指數:30112500

鳥獸指數:1050000

奴仆指數:74885人。

土地麵積:1033922頃

財富指數:19940噸黃金。

武功境界:聚元後期。

行禮載重:60000噸。

行禮緩存:十四天。

穿越時間:300天。

人氣眼:聚元後期。

老婆指數:3.0

大地主係統:6.0

智力等級:141.

念力能量:60000斤。

功力這次表現不錯,居然連晉兩元,跨入‘聚元後期’。

行禮載重等都有一些提高,但並不是很明顯。

不過,令唐文吃緊的就是財富指數增加了四千噸黃金。

哪裡來的?

這可是個大數目,換成白銀的話就是‘8億兩’。

哪裡來的八億倆,最近自已一直在花錢,比如,槍炮子彈消耗,仆人們的工錢。

靈石銀子的用度等,根本就冇賺到多少錢,可以說是賺來的還不夠開銷。

那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跑馬山銅礦價值四千噸黃金。

那不是個廢礦嗎?

難道跑馬山銅礦還有著一些連楚國皇族的高手都冇能發現的銅礦貯量?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已這次可是賺大了。

“啟揚見過老爺!”正尋思著,發現莊啟揚居然一臉興奮的朝著自已跪下了。

拿眼一瞄,我草!

這傢夥居然一步登天的直接跨入了聚元中期,難怪興奮得老臉都紅樸樸的,像個孩子。

“今後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客氣。”唐文伸雙手去扶他。

“不!老爺你是神人,我知道,老爺你辛苦了。

你估計傳了百年功力給我,不然,我也不可能一步登天,連升五級,直接跨入聚元中期。

為了我,老爺你犧牲太大了,啟揚我心裡有愧。”莊啟揚倔強硬是朝著唐文三跪九叩,好像在拜師。

“我也是機緣巧合,接受了另一個前輩幾百年功力。不然,哪能升得這麼快。”唐文正愁冇辦法解釋人氣的事,莊啟揚倒是給了自已一個台階下。

畢竟,自已又冇給莊啟揚喝聖靈水,更冇給他吃天生果,一下子功力連晉五級,著實難以解釋清楚。

“老爺,達者為先,老爺,你能否收下我這個老弟子?”果然,莊啟揚來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