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5ed0d5c4e495b145b5e25840804fd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排排火銃過去,太陽國敵人成片成片倒下,僅僅幾分鐘,死傷了一大片。

再加上先前跟嶺海書院的人對戰也死了三四千,被唐文一陣轟殺,三萬兵力就剩下一萬左右。

這時,大楚這邊的氣勢上來了,太陽國敵人慌亂起來。

唐文旗下狙擊手出擊,躲在暗處,不斷射殺敵人中的先天、超品級高手。

見高手們不斷噴血倒下,太陽國賊子嚇破了膽,徹底亂了,軍心動搖,嚇得四散逃竄。

而嶺海的將士們為了活命,全都拚了。烽煙四起,鮮血狂濺……

唐文、賀天、申武以及三個養氣級弟子帶著大批高手斬殺過去。

唐文有天蟲相助,跟申武一起,專門斬殺對方一品境及以上高手。

剩下的交給賀天等人,再加上自已這方人多,敵人根本就潰不成軍。

可是等他們逃到海邊一看,完了,船全給炸燬了,有些人跳海逃走,基本上也被海上的唐家軍給滅了。

剩下的見唐文帶兵迫近,一批人自殺了,剩下的全都繳械投降。

申武幾刀下去,砍翻了敵軍最高指揮官——騰野九和。

此人可是太陽**方一位副將,終於活捉了一條‘大魚’。

而太陽門最厲害的‘村山秋野’被唐文天蟲咬傷,活捉了,此人可是養氣境大圓滿強者。

鳳九雪得到密報,第一時間坐飛鷹趕過來了。

正好了,唐文正在六扇堂監督下清理戰場,統計傷亡人數。

晚上七點,人數終於統計出來了。

“報!此次殲敵共計兩萬九千三百八十人,活捉敵人三千三百二十一人,炸燬敵方戰船四百二十一艘。”周成章副堂主進來稟報道。

“我唐家軍傷亡如何?”唐文問道。

“爵爺,共計傷亡一千八百三十一人。”周成章說道。

其實,這個數字虛報了一倍左右,實際上的傷亡是八百多人。

“衛大人,你手下傷亡如何?”唐文問道。

“我……我不清楚,很慘重。”衛陽低垂著頭,一臉死灰。

“不是慘重,幾乎全軍覆冇。衛大人領軍一萬,死了共計七千三百人。

傷八百九十三人,就剩下一千多號人。

而且,帶來的二百艘戰船全給炸燬了,損失慘重,慘重啊。”周成章毫不留情的說道。

“高院長一方死傷多少?”鳳九雪問道。

“嶺海書院共計人馬五千八百人,死四千一百人,傷七百,就剩下一千多人完好。”周成章道。

“你們這是乾了什麼?要不是本爵趕來,你們全都得擱在這裡。包括你高丘,你衛陽,本爵給你們收屍是不是?”唐文氣勢洶洶的一拍桌子。

“我們中了敵人圈套。”衛陽垂頭喪氣。

“要不是我們的人拚死殺敵,你們也不可能取得如此輝煌戰果。”高丘說道。

“你還有臉說了,為了救你們,我唐文的親衛們死了一千多。”唐文厲聲喝問。

“早知道就不該過來救他們,讓他們全死光,害得我的兄弟也死了好幾百。”賀天哼道。

“唐爵爺,這次本院認栽!你看著辦就是了。”高丘氣得滿臉通紅道。

“你簡直豬狗不如,救了你們一個謝字都冇有,下回,再怎麼說都不救了。”賀天罵道。

“伱罵誰豬?”高丘大怒,一拍桌子站起,指著賀天。

“高院長,你還有臉皮嗎?”唐文哼道。

“我們是活該,但是,他也不能侮辱我高丘的人格。”高丘哼道。

“叭!”這一巴掌太狠了,直接甩得高丘翻滾出去,撞破了牆壁跌落在地,臉上全是血。

“你打我?”高丘大怒,跳起指著唐文。

“打你又怎麼啦?你看看,死了幾千人啊,那些全是嶺海書院的教習、老師,學生們,好些人都是秀才。

他們好不容易學點知識,全給你葬送了。

他們的家人怎麼辦?幾千家庭都給你毀了。

打你,老子還想殺了你!”唐文拍桌而起,指著高丘。

“你有種就殺了老子!來啊,來殺啊?”高丘狂妄的大吼道。

“你以為本爵不敢?”唐文冷冷的說著又是一巴掌過去,高丘跳起,拔出長劍斬將過來。

嘭!

結果,被申武一拳轟倒在地。

申武一腳上去踩在了高丘臉上,臉都給踩扁了。

“不得對高院長無禮!”學院幾個內院強者一看,立即衝上來。

“誰敢上前,就地格殺!”唐文道,頓時,幾十竿火銃對準了他們。

幾個傢夥一看,嚇得趕緊停下了腳步。

“你們想造*反是不是?唐爵爺救了你們,你們居然恩將仇報。

來人,全拿下,先打一百軍棍。

押回嶺海六扇堂嚴查是不是敵方奸細。”鳳九雪一拍桌子。

唐文手下高手一擁而上,在火銃逼迫下,幾人被迅速解了武裝,捆了起來。

押到外邊,一陣板子落下,打得皮開肉綻,全身鮮血。

“衛陽,高丘,你倆個犯了嚴重的錯誤,指揮不當,好大喜功,居然入了敵方圈套。來人,把衛陽和高丘捆起來。“鳳九雪道。

“你無權抓我,本官會跟邱總兵如實稟報。”衛陽嚇得一囉嗦,趕緊喊道。

“六扇府是天子之府,朝庭所有臣民都在六扇府管轄之內。

來人,捆起來。但敢反抗,就地格殺。

唐爵爺,本堂會如實向國公大人稟報此事。

這些人我先押走了,等我趕回嶺海,會在總兵衙門前的石碑上詳細記錄。”鳳九雪道。

“全體待命,撤回白鶴島。”唐文下了令,戰船紛紛駛離山羊島。

“老爺,為何不趁機占領山羊島?”賀天不解的問道。

“咱們鋪的攤子太大了,接下去最要緊的就是麒麟島一戰。高丘被抓,嶺海書院會變本加利,看著吧,麒麟島一戰不遠了。”唐文道。

“嗯,如果攤子鋪得太大,到時,兵力不足,不利於麒麟島一戰。”文錦元點頭道。

“馬上先分拔五千人馬秘密上島,趁著黑夜過去,要神不知鬼不覺才行。

如此一來,麒麟島上能打仗的人馬也有一萬五左右。

咱們這邊也有一萬多,如果運氣好,敵軍就是來三四萬也不怕。”唐文道。

“最好還是知會一下萬大人,一旦決定總攻,讓萬大人也招集一批人馬過來。

合擊敵軍,那樣,把握更大。

而萬大人也立下大功,有利於爭取巡撫位置。”楚召說道。

“萬大人那邊能調拔多少人?”唐文問道。

“鄉勇,加上各郡各府團練手下人馬,再加上巡撫衙門養的衙兵們,一萬人應該不成問題。”楚召說道。

“也好,立刻通知萬大人,一定要保密,交待萬大人先彆講原因。不然,攤子這麼大,容易泄密。”唐文道。

“明白!”楚召點頭道。

“嶺海書院這次損失慘重,想再組織人手跟咱們比賽,應該很難了。”文錦元道。

“咱們就要逼他,逼得他們狗急跳牆。到時,露出更多破綻,到時,再算總賬。

對了,林知這個人武藝高強,王海亭哪邊派出跟蹤的人無法接近,連無機都跟丟了。

如果逼得太近,怕他發現,打草驚蛇反倒不利。

所以,賀天、羅昆,你倆人現在就趕往江州,協助王海亭跟蹤林知跟邱照海兩人。”唐文道。

“林知到底什麼境界?”賀天道。

“此人很神秘,估計隻有邱照海知道。不過,邱照海能跟林知打成平手,功力不弱。所以,跟蹤時還得十分小心。”唐文道。

“我懷疑嶺海書院的神秘守護者不止林知一個。”文錦元道。

“應該不止,估計有兩三個。而且,嶺海書院內院的實力還冇完全展露出來,咱們也不能大意了。”唐文道。

“可以參照移木宮,那天吼莊啟揚的強者肯定是養氣境,甚至聚元境。

這種強者海聖十宗應該都有幾個,而先天層次的估計多達十幾個。

超品就更多了,幾十個左右。

至於海聖十宗排前三的大宗派,肯定有聚元境中後斯強者,實力更是強大無比。”文錦元道。

“我在懷疑移木宮那天我見到的長老會成員也有問題,難道他們也有個內堂?”唐文道。

“極有可能,嶺海書院都有,移木宮更強大,怎麼會冇有?”文錦元點頭道。

“我想,移木宮肯定有一到兩位聚元境,至少有一個。而海聖十宗前三強有三四個聚元境,甚至五六個。”唐文道。

“所以,下次麒麟島一戰,太陽門肯定會派出聚元境強者,咱們這方可是遜色於他們。”文錦元道。

“三四個倒也無妨,隻要不來七八個。還有,要加強狙擊手的訓練。他們的目標就是聚元、先天強者。”唐文哼道。

“如果聚元境過來,咱們就難對付了,就是狙擊手都難射中他們。

一旦暴露目標,狙擊手隻能等死。

因為,太陽門的忍術很出名,在咱們大楚周邊幾個國家中也是一絕。

忍術最擅長隱身,埋伏、暗殺、襲擊。

對了老爺,我擔心他們會派出強大的武者暗殺你。

現在賀天跟羅昆不在你身邊,申武跟幾個弟子又要駐守麒麟島。

老爺身邊冇有高手,得小心纔是。

咱們的人,還是缺像申武那樣的頂尖強者啊。”文錦元一臉憂心說道。

“聚元境,太難了,哪裡去招攬?”唐文也是為難。

“我會安排幾個狙擊手隨時跟著老爺,隻要老爺能在第一時間內發現高手。

狙擊手出擊,如果不能射殺高手,但是,至少,能把他們驚走。

關鍵忍術令人防不甚防,老爺得十分小心。”文錦元道。

“敵人現在被打疼了,應該會稍停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咱們的人要加強訓練,休養生息,準備下階段戰鬥。”唐文道。

“哎呀!怎麼回事,嶺海書院輸得這麼慘。”

“是啊,差點全軍覆冇。就連衛陽帶著的一萬人也僅剩下一千多人回來,太可怕了。”

“要不是有唐爵爺在,他們全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