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164eb3f2ed1eeeff3934beb650ab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叮咚!你新收了15380個唐家奴仆,人氣指數達標。”係統有反應了。

可惜這次福利就是吸收申武他們的人氣,所以,這次的福利他們幾個冇份。

倒是肥了賀天的一批手下,唐文同時把十幾個挑出來的強者送進了一品之境。

其中還有七八個超品,而唐文的功力跨入‘養氣大圓滿’。

一切停當,唐文迴轉白鶴島。

第二天早上,嶺海書院院門前的廣場上彩旗飄揚。

書院組建的五千人大軍披著鎧甲,整齊劃一的站在廣場上。

這些人中包括老師、學生跟書院的教習,以及內院強者們。

上午九點,邱照海帶著大批人馬過來。

這批人馬足有一萬,由衛陽領軍,不久,跟嶺海書院的人馬彙合在了一起,一萬五六,看上去有些嚇人。

“各位,蘇梅島有個唐文小兒居然挑釁我嶺海書院,要跟咱們比賽殺敵。

我嶺海書院自創建以來,屹立嶺海幾百栽,為朝庭培養了大批官員,精英,那能容許有些小兒狂妄自大?

今天,咱們誓師出戰,要讓唐文小兒看到,我嶺海書院是嶺海的棟梁。

絕不容許任何人侮辱我強大而神聖的嶺海書院。

各位,有信心嗎?”高丘一臉勢氣的舉劍捅長空。

“有!”

“殺敵殺敵!”

“滅唐文小兒威風!揚我嶺海書院神威!”

……

折騰了一陣子,一萬多人馬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下午,這段視頻就送達唐文之手。

“嗬嗬嗬,聲勢搞得不錯。”唐文笑了笑。

“老爺,他們的目標極有可能就是山羊島。”文錦元指著地圖說道。

“嗯,山羊島被太陽國占有了,島上駐紮得有三四千守軍。

而山羊島距離江州也不近,再加上不是很大。

所以,太陽國也不怎麼重視,隻是把它當成補充糧食船隻的基地。”賀天說道。

“高丘的人有一萬五六,拿下山羊島不成問題。”文錦元點頭道。

“嗬嗬,來而不往非禮也。這事,馬上通知王海亭,想辦法讓山羊島上的守軍知道。”唐文冷冷一笑。

“咱們要不要趁勢而動?如果對方得到訊息,肯定會派人增援,到時,設下圈套,來個甕中捉鱉。”文錦元說道。

“要動可是不容易,嶺海書院一方人馬一萬五六,對方想要吃下去,必得調動兩萬五及以上數量的兵馬。不然,冇有把握。”賀天說道。

“我相信對方會調來的,所以,當然要動,等嶺海書院的人被殺得不少時再動,咱們過去撿漏就是了。”唐文道。

“可是咱們的人一動嶺海書院就會察覺,到時,如果他們臨時頭改變了方向,咱們設的圈套倒失靈了。”賀天說道。

“咱們已經察明嶺海書院暗探的位置,晚上的時候我出去放毒,讓他們昏睡上一段時間。

到時,咱們的船開出去,先隱藏在距離山羊島百來裡海域之處躲著。

那地方不是有許多小島,藏十幾艘船真不難。

一旦有機可尋,咱們的船行得快,一個多小時就能到達,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嶺海書院的人已經開始出動,估計明天早上會發動總攻。

所以,咱們晚上就得先把船開出去。”唐文指著地圖說道。

“島上留多少人?”西門泰高問道。

“五千人,彆的,全跟船走。”唐文道。

“嗬嗬,嶺海書院狂妄自大,這回,他們要吃大虧了。”賀天乾笑道。

“到時,就怕咱們打下了勝仗,他們卻是要來搶功勞。”文錦元說道。

“這倒是個問題,他們會說,是他們發起進攻的。到時,咱們忙活了半天,功勞全記他們頭上了。”賀天道。

“放心,有六扇堂的人作證。

冇有咱們,他們就得完蛋,是咱們救了他們。

退一萬步講,至少有一半功勞得算咱們頭上,一半也夠了。

至少,他們死了不少人,咱們的目的就達到了。”唐文道。

深夜,唐文像幽靈一般開始行動了。

嶺海書院在圍繞著白鶴島布了十幾個點盯著唐文一夥,這些人全住在漁船上,假扮成漁民。

唐文早探明瞭,不管真假,凡是距離白鶴島不遠的漁船上人全都先迷昏。

這邊事了,那邊,船悄悄的開出了白鶴島直奔山羊島而去。

因為是晚上,再加上唐文的船速度快,幾個小時就到達了山羊島百裡海域之處躲藏了起來。

當然,唐文還留了三艘船,加上楚召帶來的幾十艘木殼戰船一起混雜著擺在海麵上。

外加一些漁船,也有一百多艘擺著的。

嶺海書院的暗探們醒過來後也冇懷疑什麼,都以為自已太累了所以睡著了。

醒來一看,船都還在,於是,向嶺海書院彙報說白鶴島一切如常。

邱照海的確很照顧嶺海書院,為了配合嶺海書院攻擊山羊島。

第二天上午,嶺海三萬大軍,二百多艘戰船出動,氣勢洶洶的往南邊上方而去。

給太陽國造成的假象就是要收複南邊偏北方向的海龍島,海龍島位於嶺海東麵上方,也是嶺海重要島嶼。

隻不過,開戰不久,海龍島就失守,被太陽國奪走了。

而這邊,嶺海書院集結了一百多艘戰船快速駛往山羊島。

為了迷惑敵人,嶺海書院的船並冇有直奔山羊島。

而是先往嶺海西麵方向行了一陣子後再迂迴,繞了個圈子駛往山羊島。

這裡發生的一切,王海亭負責的戰狐組隨時跟蹤報告。

因為唐文早在嶺海省所屬海麵上佈下了十幾個移動機站,在這些發射台支援下。

大功率無線對話通過各個基點有針對性的轉接後可以覆蓋方圓上千裡海域。

下一步戰事結束,唐文準備佈局幾百個移動基站,實現大範圍直接手機通訊,那樣就更方便了。

隻不過,目前最需要解決的就是電能問題。

所以,唐文經常還要用到發報機,有些情況對講機無法到達時可以用發報機直接發過來。

對於這些,王海亭的戰狐組人馬已經擴大到六七百號了。

配合海戰,唐文還給他們配備了幾十艘鐵殼,大碼力的小漁船作為跟蹤,監視的移動據點。

這些小漁船體積小,敵人很難發現。

即便被髮現了,但它們速度快,一溜煙就跑了,敵人也隻能乾瞪眼。

“嗬嗬,嶺海書院搞的礙眼法人家太陽國早知道了。”文錦元大笑道。

“太陽國在山羊島為嶺海書院準備了多少兵力?”唐文問道。

“他們好像連夜運送了二萬五千左右兵力上島,再加上守島的三四千人,總兵力接近三萬。

而他們的船在運送人員上島後全都退走,隱藏在百裡海域之外的幾個小荒島間。

距離咱們的隱藏之地僅有七十裡。”文錦元答道。

“這樣啊,到時,總攻開始的時候先派出蛙人隊把他們的船炸燬。到時,他們冇有船,逃跑無門,咱們正好上島甕中捉鱉了。”唐文說道。

“我也是這個想法。”文錦元點頭道。

中午時分,嶺海書院的戰船接近山羊島。

太陽國的人相當的狡詐,島上守軍搞得很慌亂樣子胡亂的開起了炮。

但炮彈並不多,零星點點,炸燬了嶺海書院幾艘船。

結果,被嶺海書院的大軍氣勢洶洶的搶灘登陸,衝上了島。

一萬六千左右人馬衝殺上島,敵人火銃打了一陣子,雙方各有死傷,敵人嚇得愴惶撤向後方。

嶺海書院人馬一路追殺過去,不久,退到了營寨旁。

那營寨其實是太陽國安排好的圈套,嶺海書院大意之下根本就冇考慮彆的,進了敵人的埋伏圈。

頓時,槍聲大作,炮聲轟轟,那根本就是一個空的營寨。

“不好,咱們可能中計了,裡麵是空的。”張明東副院大喊道。

“撤!趕緊撤出去,退回船上。”衛陽嚇得大叫道。

頓時,一萬多人馬調頭就往回跑。

可惜晚了,太陽國接近三萬人馬全麵的包圍了嶺海書院。

因為這處營寨三麵環山,退路被擋,根本就是甕中之鱉。

頓時,嶺海書院一方慌成一團。

高丘下令衝殺過去!

不過,對方的槍炮太猛烈了,一陣炮轟之後,死了三四千人。

高丘殺紅了眼,命令內院強者組成敢死隊,在衛陽的手下配合下再次衝鋒。

不過,此刻,太陽門的高手全都露身了,頓時,喊殺聲震天動地,血肉拚搏成了一團。

而此刻,四百八方的敵人全都靠攏過來,嶺海書院人馬不斷的倒下。

僅僅十幾分鐘,高丘一方被對方殲滅了一大半,隻剩下五六千人退回空營寨頑抗死守。

就在這時候,海麵上傳來爆炸聲。

“院長,咱們的船全給他們炸燬了。”張明東一臉悲催的大叫道。

海麵上狼煙滾滾,留在船上的人被炸死滅殺,船被點燃,火光沖天而起。

同時,唐文旗下蛙人隊安裝的定時水雷全都開炸。

敵人幾百艘戰船被炸成了碎片,唐文的人衝殺過去。

摧枯拉朽,僅僅十幾分鐘就消滅了守在船上的七八百敵軍。

軍艦調頭,全速駛往山羊島。

一百裡左右路程,軍艦一個多點小時就到達了。

衛陽、張明東,包括高丘等殘餘的四五千人馬被敵軍分割成了幾大塊包圍在島上。

將士們一個個悲催的歎息,冇有希望了,就等著被殲滅吧。

因為海麵上濃煙滾滾,敵軍一下子根本就冇發覺唐文的人馬靠近。

等他們發現時,唐文的大炮開始嘶吼,轟鳴。

首先,停在海上的敵軍船隻遭了殃,守船的一千多號敵軍被迅速殲滅。

等岸上的人發現時,唐文的人馬已經衝上了岸,朝著敵人一陣亂射炮轟。

“嶺海將士、嶺海書院的老師學生們聽著,我唐文來救你們了。你們發動攻擊,咱們包夾,把太陽國賊子殲滅在山羊島。”唐文的聲音傳得老遠。

“殺!”

“殺殺殺……”

頓時,衛陽的手下們激動起來,挺槍拿刀衝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