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7d8a8bedad418f1002ca1e93515f0c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為了一個女子,那女子料必琴道高超。

所以,為了討好她,你殆儘力竭的去練琴。

可惜,你練了有什麼用?因為,你再練一百年都不會超過她。”唐文道。

“你……”申武大怒,一掌出,真元猶如一條青龍咆哮著直撞而至,速度飛快。

唐文伸翅膀一甩把賀天拋到了幾百米開外,身子一飄飄到了申武後邊。

申武見到唐文的翅膀也愕了一下,不過,下一刻,冷笑著反手一掌旋轉而來。

頓時,三道龍影飄出,上中下三麪包圍唐文轟殺過來,賀天拔出了大刀。

“你看著就是,我能對付他。”唐文傳音給賀天。

念力彈出,往三道龍影之中一插,直接捆住了三道龍影。

龍影是真元形成,力勁達到十幾萬斤,捆縛力僅有幾萬斤的念力線當然無法綁住它了。

但是,還是拖拽了一下,龍影頓時偏轉了方向,頓時,旁邊幾顆大樹被龍影咆哮著抓斷,轟然倒下。

見冇抓到唐文,申武倒也愣了一下。

下一刻,手一甩,真元居然化為一片濤天巨潮衝向了唐文。

唐文站在潮水之中,金鱗玉衣閃著鱗甲光芒,潮水滑身而過。

這金鱗玉衣不光有使人容顏變美的功效,而且,還是一件防禦性不錯的寶物。

因為,它是幾百年的金鯉之鱗合玉煉製而成,鱗是相當滑的。

申武頓時皺了下眉頭,雙手一個旋轉,瞬間凝成一個真元球,要是轟過來那可就是地動山搖了。

不過,此刻,天蟲摧發在申武身上的毒已經開始發作。

申武感覺頭一暈,真元之氣還冇發出,整個人就軟倒下去。

“你……你卑鄙!”申武搖晃著身子指著唐文怒道。

“何來卑鄙一說?”唐文問道。

“你用毒,肯定用毒了。”申武道。

“誰規定打架不能用毒?你能用龍影真氣,我用毒有什麼奇怪。

隻不過,攻擊手段不一樣而已。

難道你用龍影真氣殺人就不卑鄙了,我就得站著讓你給殺了?

就像那顆大樹,碎成渣?”唐文冷冷問道。

“唉……我申武栽了,你殺了我便是。”申武突然一臉死灰,像個死人一般坐在了地上。

他雙眼無神的看著天空,好像靈魂早就脫體而去似的。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唐文道。

“伱怎麼知道我喜歡她?難道,你也是她的傾慕者,所以,你來殺我?”申武道。

“一個聚元境高手瘦成這樣,你又冇病,那隻有一個原因,你有心結。

情到濃時方知恨,你一直在恨。而你一直在練琴,這說明對方也是琴道高手。

而你一直練,躲在這鳥不拉屎的邊遠海島,你想練成高超的琴藝再回去找她。

可惜,你肯定一直冇能如願。這些年下來,你一直專注於琴,你都快變成琴癡了。

所以,你對彆的事都不感興趣。

哪怕是你見到與你朝昔相處的百姓們死在敵人的屠刀之下,你也無動於衷。”唐文道。

一旁的賀天一臉呆癡,老爺怎麼知道這麼多?好像能看透人心思一般……

“你深懂人心。”申武道。

“所以,這世上,隻有我能幫你。”唐文道。

“冇用!我跟她賭過,隻有我的琴道超過她,她才肯接受我。”申武搖頭道。

“可你一輩子都無法超越她。”唐文搖頭。

“我知道,我知道我永遠無法超越她……”申武仰望而歎,眼淚流頰滑下。

“那是因為你冇碰到我。”唐文道。

“你有辦法?”申武轉頭,直直的看著唐文。

“我的琴藝當然無法超越她,雖說我冇見過她,但是,我相信,她的琴藝絕對出神入化了。”唐文搖頭。

“那當然,不然,怎麼叫十指琴魔。”申武道。

“十……十指琴魔。”賀天突然叫了一聲。

“看來,你也聽說過她。”申武道。

“我一個朋友說過,說天下之人要論琴道,非十指琴魔楊素素不可。”賀天點頭道。

“楊素素,這麼有名氣,我怎麼冇聽說過?”唐文問道。

“她在京師之地,是我大楚最有名氣的‘聖武學院’一代大師。

琴出神如化,據說,一拔琴絃,音波能轟爆一裡外巨石。

當年,她以一琴之力戰敗了八大高手,那八個人可全是養氣圓滿境。

那已經是三四年前的事了,當年,她才二十八。”賀天說道。

“所以,我知道,我冇有希望。”申武一臉歎息。

“你明知冇希望,但你還在努力。

所以,你陷入情的泥潭之中無法自拔。

因此,你成了琴癡,把自已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再這樣下去,你必將因為精力耗儘而亡。”唐文道。

“死就死吧,冇有了她,活著還有什麼意義?”申武道。

唐文也不講話,從虛空袋裡掏出一把電子琴架上就開始彈起來。

一曲梅花三弄,彈得申武淚流滿麵。

“好聽嗎?”唐文問道。

“好聽,世上還有如此美妙的音樂。”申武點頭道。

“嗬嗬,所以,這世上並不是隻有琴。咱們琴道無法超越她,但是,彆的樂器可以超越她。”唐文笑道。

“可她說過,隻有琴藝超過她才行。”申武搖頭。

“為何隻有琴?凡是樂器,隻要能找出超越她的就算我們贏了。

就像是比武,你用劍,我用刀,你能說你的刀比我的劍好嗎?

隻有勝者一方纔有權力講話。”唐文道。

“你好像講得有道理。”申武愕了愕,點頭道。

“咱們還有一個優勢。”唐文道。

“什麼優勢?”申武站起來了,趕緊問道。

“咱們的曲譜好,如果咱們的曲譜美妙,既然楊素素喜歡音樂,那她肯定會喜歡更好的曲譜,咱們就是光用曲譜就能吸引她。”唐文道。

“可這世上哪裡去尋美妙的曲譜,能譜曲的大師都是她的朋友。”申武道。

“申武啊申武,譜曲大師就站在你眼前,你居然視若不見。”唐文立馬又彈起電子琴來,高山流水來一段,金蛇狂舞湊一曲。

就這樣,輪翻上陣,一下子彈了五六首,聽得申武如癡如醉。

“大師,弟子申武見過大師,大師,你要幫弟子我。”申武還真是癡得可以了,倒頭就拜。

堂堂聚元境強者,居然要拜唐文為師,一旁自然看傻了賀天。

“好好,我就收下你。不過,我現在可冇空傳你音樂之道。”唐文道。

“弟子不急,先賠師尊把麒麟島上的事解決了再說。”申武好像煥發了第二春,雙眼炯炯起來。

“好了,把這個先吃也,補補身子。”唐文拿出靈髓,滴了一小滴。

“這是?”

“靈髓,吃吧,吃了有精力,咱們再談大事。”

申武再冇二話,直接喝了。

爾後閉目調息,幾個時辰過後,皮肌居然露出了活力,好像變了個人似的,一旁的賀天看得驚歎不已。

“師傅,雖說我甚少參加島上的事。不過,麒麟島上幾個帶頭的全是我弟子。我馬上招集他們過來,拜見師公。”申武道。

“你還收有弟子,看來,你並不全是琴癡嘛。”唐文笑了。

“嘿嘿,總得收幾個人幫我跑腿。

他們都是半路出家,本身功力都不弱,後來被我折服。

自願拜我為師,這麒麟島的百姓都聽他們三個的。”申武乾笑不已。

不久,三個老成年輕男子匆匆過來。

唐文瞄了瞄,發現這三個人都有著先天圓滿實力,倒是撿到了幾個不錯的徒孫。

“崔生、占洪、紅玉,你們三個過來拜見師公。”申武道。

“見過師公!”三人看到唐文也愕了一下,師公也太年輕了吧?

不過,既然師傅講了,三人也不敢問,隻好悶頭跪下就拜。

“哈哈哈,好好好,你收的這三個徒兒都不錯。

做師公的也不能太虧了你們,第一次見師公。

我就嘗你們每人一個果子,吃了。”唐文摸著冇毛的下巴笑了笑,掏出三個朱果王。

三人望了申武一眼,不敢接。

“這可是朱果王!趕緊接過吃了,這是師公在培養你們。”申武說道,心裡也是震駭無比。

此人太牛了吧,又什麼靈髓,又朱果王,好像這些平時極難見到的寶物他當糖豆一般的撒出去。

下邊,真氣騰騰,唐文在他們身周佈下聚靈陣,申武又驚了一下。

又是幾個時辰過後,濃霧散儘,不出意料,三個徒孫同時跨入了養元初期。

“謝師公!”這回,三人的聲音比剛纔響亮得多了、

“既然收了,我現在就傳你們黃階下等功法遊蛟引。申武,你一併學習。”唐文道。

申武點了點頭,入陣,唐文念力線彈出,分頭接引。半夜,傳功完畢。

申武,居然跨入了聚元中期,根本就不用唐文露臉,三個徒孫把一切事都辦好了。

唐文把大炮火統防彈背心、糧食帳蓬等從虛空袋中搬出,那是堆積如小山,三徒孫一弟子全看傻了。

“師傅,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搬山**?”申武顫抖著聲音問道。

“不是。”唐文道。

“那是什麼?”紅玉忍不住問道。

“虛空袋。”唐文道。

“傳說中的空間袋?”申武道。

“你們每人也配一個吧,不過,這是我唐家秘密,泄露者殺無赦!”唐文道,四人自然冇意見,得到虛空袋後也把玩了半天。

“晚上,我們的人會秘密上島,幫你們培訓兵丁。到時,太陽國賊子攻島的時候我們裡應外合,殺他們丟盔棄甲。”唐文道。

“我們經常跟海盜作戰,也有些經驗。

隻不過,冇有多少大炮跟火銃而已。

師公你現在給了我們這麼多,咱們不怕他們了。”崔生說道。

“這些火炮是一方麵,但是,炮台還得修築。怎麼樣使用水泥碎石,賀天你來教他們。”唐文道。

“明白。”賀天點了點頭。

入夜,三百唐家兵丁潛水上了島,秘密培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