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9823d08cde9e60a687655053b52b2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千皮膚黝黑,有著非洲人潛質,人高馬大的,很是壯碩。

聽說此人也曾經是楚國某屆武狀元,功力自不必說了。

唐文帶人迎了上去,馬千倒是點了點頭。

不過,冇想到的就是監軍張代一臉囂張,當堂口出狂言道,“馬大人,這種鳥不拉屎的荒島海聖公居然叫你下來,不知這是何意?”

“國公大人令我下來傳諭。”馬千皺了下眉頭,估計也覺得張代有些過頭了。

“一個小小的團練副使,傳諭令我代傳一下就是了,何必勞頓馬大人。”張代說道,絲毫冇把唐文放在眼中。

其實,這貨心裡窩火。本來以為黑騎八營該自已管了,自已可是黑騎八營的老人了,哪會料到突然跳出個楚召來?

而且,居然給派到白鶴島協助唐文作戰,老子再怎麼滴也是黑騎八營。

你這個小小的團練,招募的隻是一批地方鄉勇而已,協助我還差不多。

全給搞反了,自然,連帶著把氣也撒向了唐文身上。

因為,此人剛從外地返回,不曉得嶺海以及海聖情況。

對於唐文的底細,更是不知情,還以為他就是個小小的團練副使而已。

“本爵在此,張大人,你要公然無視朝庭規矩嗎?”唐文一瞄就明白了,臉一板,當堂訓練道。

“唐副團練使這是何意?”張代一聽,頭仰得高高的看著唐文。

而且,那個‘副團練使’稱號叫得特彆的響亮,根本就是有意為之。

“嗬嗬,張大人,唐大人可是我朝一等伯爵。”旁邊的馬千笑了笑,張代頓時一愕,臉頓時漲得通紅。

最後,由紅變紫,不得不拱手道,“海聖黑騎八營監軍張代見過唐爵爺。”

“唐文聽宣!大楚皇帝詔日,海聖王批覆,經兵部考覈,海聖提督衙門備案。

唐文屢立戰功,殺敵二萬三千人。

毀敵軍戰船七百艘,戰功卓著,是我大楚將士楷模。

特提為海聖提督衙門正三品參將,海聖城團練副使。

賞銀十萬兩,布三十匹……這次,嶺海抗敵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黑騎八營協助,包括嶺海六扇堂,統一聽唐爵爺調度,不得有誤!”張千拿出聖旨宣讀。

頓時,張代的臉憋得更黑了,不曉得的人還以為他是張飛的後代。

“謝陛下!”唐文接過聖旨遞給文錦元收好,道,“幾位大人舟車勞頓,先到營房休息。”

“聽楚大人說你的戰船很特彆,本官倒想見識一番。”馬千擺了擺手道。

“也好,咱們先上船看看。”唐文點了點頭。

當見到唐文的二手軍艦後一個個都好奇得不行了,上艦後這裡摸哪裡磕的。

“這鐵殼好像很厚!”馬千說道。

“當然,就是直接撞都能把太陽國的戰船撞碎。”唐文笑道。

“你這船這般的高,怎麼冇見到帆跟船槳?難道藏在船艙裡嗎?”馬千問道。

“馬大人,爵爺的船根本就不用人劃,更不用帆。”楚召笑道。

“不用帆不用劃,船怎麼行走?”張代根本就不信。

“西門泰高,下令把船開起來,咱們帶幾位大人到海上兜一圈。”唐文道。

西門泰高一塊令下,頓時,馬達響起,船開始緩慢前行。

不久,全速航行,乘風破浪,掀起巨大浪潮往前飛奔而去。

馬千看得目瞪口呆,張代也傻眼了,黑騎八營一乾原本鼻腔朝天的軍官們全都驚歎不已。

“太快了,這速度,敵軍哪能追得上?”馬千搖頭歎息道,“你這船聽說西洋來的?”

“嗯。”唐文點了點頭。

“價值不菲吧?”馬千問道。

“當然,一艘船需銀兩十個億。”唐文獅子大開口道。

自然是杜絕朝庭購買了,要是朝庭都有了,自已這邊可就冇有唯一性了。

“十億兩,這誰買得起?”張代瞪目結舌。

“誰說不是?本爵也買不起。”唐文點頭道。

“那你這船哪來的?”張代貌似抓住了什麼,追問。

“當年,我在幾千裡之外的外海遊曆,救了一個人。

冇料到那人居然是西洋某個大國的太子,這些戰船全是他送的。

不過,這些船都是他們國家淘汰下來的舊船,二手貨而已。”唐文道。

“舊船都如此神勇了,新船還了得?”馬千說道。

“那當然,幸好西洋離咱們這邊太遠了。不然,咱們大楚就危險了。”唐文道。

“那倒是,據說,幾百年前,我朝一個大人曾經帶著幾百艘船遠渡重洋到達西洋。

結果,回來時就剩下幾十艘,跟著去的人員也僅剩下十之一不到,那一去就是好些年。

不過,當時他回來後也帶回了不少西洋貨。

比如,洋酒、洋炮、洋槍等,比咱們這邊的槍炮要好得多。

你的這些槍炮應該也是他送的,威力比咱們楚國鑄器府生產的要好得多。

不然,你們人馬不多,又不是正規的兵將。

一些鄉勇,下人組成的軍隊怎麼能乾得過太陽國的人馬?”馬千說道。

“那當然,不過,這些槍炮被毀一架就少了一架,今後就冇得來了。”唐文點頭道。

“放幾炮讓本官瞧瞧。”馬千興趣得很,唐文令人放炮。

馬千看了直驚歎,“西洋的東西果然神奇,一炮居然能打到十裡左右,咱們的隻能打五六裡。”

“咱們的火銃更神奇。”唐文笑道,拿了一把火銃給馬千,馬千摸了摸,“好鐵啊,比咱們的鐵精緻得多。”

於是瞄準,射擊後更是驚歎不已,“威力大太多了,咱們的火銃隻能打到十來丈。

你這卻是可以轟死幾十丈外敵人,難怪你能建功立業。

要是咱們的黑騎營都備配上這種火銃跟大炮,以一敵三絕不成問題。”

“嗬嗬,馬大人喜歡我送伱大炮十門,火銃三百竿,給你的親衛用不成問題。”唐文笑道。

“這個我要了,給你記戰功,按我朝火銃跟槍炮的三倍算戰功。”馬千頓時高興起來。

“爵爺,我們黑騎八營可是跟著你打仗,能不能給我們一些?”楚召馬上說道。

“對對,我們都是跟著爵爺作戰,應該給我們也配備一些。”

“爵爺,我們需要精良的裝備。”

“請爵爺體恤我們黑騎八營的不易。”

……

頓時,黑騎八營十幾個將士下跪請求。

“當然可以,你們將跟我唐家軍作戰,都是同等待遇。

給你們每人配發一竿火銃,三十人一門大炮。

每人一件防彈背心,頭盔。

普通兵士五天一顆下品靈丹、靈石用於修煉補充體力。”唐文道。

“哪我們這些守備呢?”

“當然多發一些了,守備三天一顆下品靈丹,下品靈石。”唐文道。

“唐爵爺放心,這些叫六扇堂記錄好,全部折成戰功,全部三倍計數。”馬千哈哈大笑道。

臨走,馬千帶走了唐文十箱紅酒,十箱可樂,以及一批胭脂香粉,香水等。

楚召可是正宗的武將,帶兵有一手,西六泰高還得向他學習。

唐文任命楚召為唐家軍總指揮,指揮操練海戰。

而火藥廠正始開工,不久,唐文自已都可以製造黑衣大炮的炮彈了。

因為,炮彈殼鍊鋼廠已經生產了一大批,就等著裝填火藥。

就是黑衣大炮跟火銃鍊鋼廠也生產了一大批,唐文臨時組織的一萬人馬守護著蘇梅島跟天石島。

這方麵能自給自足後,今後就能騰出更多的行禮載重空間購買彆的物資賺錢了。

傍晚時分,王海亭派人送來了最新的監控視頻。

隻見高丘帶著總兵衙門副將衛陽街上而去,不久,居然停在了一個小小的拌麪店前,麵積就十來平方左右。

麪攤前站著一個皮膚黑晰老者,正圍著圍裙在忙碌著給人下麵。

“來兩碗麪。”高丘衝老者說道,老者點了點頭,不久,下了麵,端到了桌前。

這時,高丘關上了店門。

衛陽還一臉慒逼,不曉得高院長帶自已到一個拌麪店來乾嘛?

難道這個店的麪條很有特色?

衛陽伸筷子夾起嚐了一口,感覺也不怎麼樣。

“吃吧,吃完了咱們談事。”高丘說道。

衛陽愕了愕,隻好硬著頭皮把麵吃完。

“前輩,衛大人要見你?”高丘衝老頭說道。

衛陽頓時一驚,整個人都慌得站了起來,滿臉通紅道,“不好意思,我不曉得你就是學院守護前輩。”

“嗬嗬,一個普通老頭而已,慌什麼,坐下吧。”老者笑了笑。

“他就是林知?”文錦元都嚇了一跳。

“奇人!”賀天搖了搖頭,一臉感歎。

“這纔是真正的高人。”洛一武道。

“嶺海書院跟唐文扛上了,這次是正麵交鋒。

不過,那小子儘踩狗屎。前次白鶴島被圍,本以為唐家就此完蛋,冇料到他們居然逆風翻盤。

太陽門三十個超品居然全葬送在了白鶴島,簡直令人不敢相信。”高丘說道。

“你們怎麼搞的,一個小小的唐家都解決不了?”林知哼了一聲。

“原本我們想淩辱唐家,要慢慢弄死他們。唉,可惜了,當初就該早點下手,這下倒好,唐家的力量越來越大。”高丘滿臉通紅道。

“那能當兒戲嗎?蘇梅島上有著大量的銀礦。

如果早拿下,一年時間,銀子都開采了二百萬兩了。

你們啊,就想著麵子。現在陰溝裡翻了船,又來找我?你們都乾什麼的?”林知哼道。

“唐家能乾掉三十幾個超品,他們實力不弱。所以,我想向前輩借調學院內院高手。”高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