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d3e140c968dd53197ce996188d731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但是,這一百個人代表著水藍星全球大大小小三百個國家的頂尖高手。

天榜並不屬於那個國家,代表著水藍星的武力水平,就跟奧運會一樣,代表著全球。

所以,能上榜的全都是一方霸主。

“哈哈哈,幾十年了,還有人記得我楊嘯……”楊嘯突然大笑,聲震九嶽,空中的旗幟都在上下飄揚。

唐文一愕,老傢夥,原來,你以前也是裝的。

以前楊嘯給唐文造成的錯覺就是他也就超品圓滿左右,不過,現在一看,人家根本就是養氣境高手。

實力,比現在的自已還要強大,因為,人家是養氣圓滿。

可是養氣圓滿也才天榜第二十八名,那天榜前十肯定是聚元境強者。

看來,自已還是低估了水藍星的武力水平。

“剛纔多有得罪,請前輩見諒。”楊召一看,趕緊拱手賠不上,曾魁也一樣。

“見過楊前輩。”頓時,所有人都一齊躬身,見禮。

草!

要是老子有這威名,此刻就可以吸收人氣了。

看來,戰龍門還真是重視自已,怕自已吃虧,連天榜第二十八名都派出來了。

楊嘯,極有可能就是戰龍門的神秘守護神。

“小子!彆偷看我。你跟劉誌良的挑戰是你們倆個的事,我不會插手的。即便你被打殘打死,那是擂台賽,生死由命。”這時,好像感覺到了唐文的目光,楊嘯轉頭看著唐文道。

“嗬嗬,這個請前輩放心,正如你所講的,這是我跟劉掌門的事,不需要你插手。”唐文笑了笑,一臉淡定。

“小子,你還真不怕死。我實話跟你說,劉誌良給莫古傳功之後連晉三元,已經跨入先天後期。

而莫古這個崆峒派太上長老在去年已經跨入養氣初期。

你當時那樣頂撞莫古,實屬猖狂。

這事,我也幫不了你,而且,也不想幫你。

年輕人,你永遠要記住,薑還是老的辣,你好自為之吧。”楊嘯一臉嚴肅說道。

“不必前輩牽扯掛,我自已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你幫忙。”唐文臉一板,哼道。

頓時,現場好些人驚出一聲冷汗,你就這樣跟二十八號頂嘴?還要不要命?

“哈哈哈,有誌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樣在擂台上捱打。”楊嘯大笑。頓時,風氣頓生,現場狂起了颳風。

“楊前輩請,裡頭喝茶!”楊召一乾人等全都恭敬的眾星捧月著楊嘯往宮裡而去。

唐文一下子成了棄兒,冇人理。

吃過晚飯,天山派掌門顧東郭過來,把唐文單獨請到一邊喝茶。

“唐長老,前次你有好東西幫楊姑雪提了功。這說明唐長老是此道中高手,手頭上應該還有一些好東西吧?”

“當然,你若需要培養天才,找我就是。”唐文一臉大條的說道。

“這是我天山至寶天山雪蓮,據測試,它已經活了五百年。而且,我們是連著泥巴一起挖過來的,它現在還活著。”顧東郭打開手機,露出了視頻。

“你們想培養誰,多大?什麼實力?”唐文問道。

“我兒子顧軍峰,今年四十一歲,一品圓滿。

不過,他在此境上已經五年了,一直無法突破。

我是傾其所有,但還是毫無起色。”顧東郭道。

“你是想送他跨入超品?”唐文問道。

“嗯!我老了,這掌門最多再乾幾年就得退了,我想他能撐起天山派的大梁。

你看,劉誌良都跨入先天後期了,天山派掌門也不能太弱。

不然,難以撐起天山派這片天地。”顧東郭點頭道。

“你們修煉的功法屬於什麼品級層次?”唐文問道。

“玄階中品。”顧東郭說道。

“有點弱。”唐文道。

“唐大師修煉的功法料必是玄階上品了,不然,突破怎麼會如此的快速?”顧郭東點頭道。

“嗬嗬,那不算什麼?”唐文笑了笑。

“難道唐大師有傳說中的黃階功法?那個,好像隻存在於傳說之中吧?”顧東郭顯然不信。

“傳說在我麵前可以變成現實。”唐文道。

“唉……可惜,我知道,你是絕不可能傳他黃階功法的。”顧東郭一臉失落。

“也許有希望。”唐文笑了笑。

“如果唐長老肯傳黃階功法給我兒,我顧東郭傾家蕩產都願意。”顧東郭一下子激動起來,舉足有些無措。

“這株雪蓮外加五十個億就可以辦到,不過,有個條件。”唐文道。

“雪蓮跟五十個億都冇問題。”天山派果然身家豐厚。

據戰龍門預測,大東共和國最厲害的十大宗,他們每宗的總資產都達到了幾千個億。

而這些宗派的掌門家族擁有幾百個億也正常,拿出五十個億應該冇問題。

“關鍵是這黃階下品功法‘遊蛟引’需要傳給我的家人或者弟子。

而且,還需要搭配一些寶物,利用一些秘密竅門才能引入心法之中。

彆人想學也偷學不去的。”唐文一句話就杜絕了顧東郭從兒子身上偷師的念頭。

“如果唐大師不是戰龍門長老,軍峰能拜入你的門下當然更好。可惜,他今後要坐天山派掌門位置的,怎麼能加入戰龍門?”顧東郭道。

“不用加入戰龍門,我以個人名義收他為徒就是了。

不過嘛,我唐家現在就擁有唐氏蘇梅集團。

有的時候,需要你們天山派幫襯你們也得出手。”唐文道。

“這個冇問題,軍峰是你的弟子,當然得維護師傅的家了。”顧東郭想都冇想,直接點頭道。

“那好,晚上我就傳顧軍峰遊蛟引,你們準備一下。至於拜師,等挑戰賽過後再安排。”唐文道。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我兒就在地下修煉室候著。”顧東郭道。

“早有準備啊,你怎麼知道我會答應?”唐文倒是一愕。

“天山雪蓮可是至寶,特彆是對於女人美容養顏方麵,絕對聖品。”顧東郭一摸下巴,笑道。

老子是為了你的五十個億好嘛……

唐文也懶得跟他計較,直接進了修煉室,佈下聚靈陣,開始傳授顧軍峰遊蛟引。

三個時辰過後,有著強大的念力直接投送式引導,顧軍峰初摸門道。

接下,唐文給了顧軍峰一個大朱果王。

顧軍峰的根骨還真是不錯,為什麼一直無法突破,一來因為功法太低階,二來楊家的功法並不怎麼適合他。

而且,遊蛟引這套功法好像很適合他。

那傢夥連續晉級,居然一舉跨入了超品後期,差點樂瘋了顧東郭。

“恭喜啊顧掌門,軍峰很爭氣。”唐文笑道。

“還不是你這個師傅教得好,我顧家有救了。”顧東郭連連打躬作依。

“當然,有我的功法,如果再搭配上我的這些上口靈石靈丹,我再傳他簡單的聚靈陣,兩年內他肯定能跨入先天大道。”唐文道。

“謝師尊。”顧軍峰過來,低頭就下跪拜謝。

四十歲的人了,一點不覺得不好意思。

畢竟,江湖就是個崇尚武力至上的世界,你武功好,就是才十歲,人家也得叫你一聲前輩。

更何況,唐文擁有他修煉的一切資源,自然得抱緊這條大腿了。

“起來吧軍峰,今後天山派的重擔就要落在你身上了。”唐文扶起了他。

“軍峰,天山派的事重要。

但是,唐氏蘇梅集團就是你的家。

記住,跟自已的家一樣。”顧東郭一臉嚴肅的衝兒子說道。

“爸,我知道。”顧軍峰點頭。

“唐大師,我聽說莫古也來了。”出了地下修煉室,顧東郭邀請唐文吃點夜宵。

“嗬嗬,來看我笑話,等著打臉。”唐文笑了笑。

“師尊,你到底有冇準備好?劉誌良甩下狠話了,他絕對不會手軟的。

而且,這次莫古是誌在必得。

據說,連崆峒鎮派之寶的飛天碟暗器都給了劉誌良。”顧軍峰說道。

“先前見莫古來我還有些擔心,不過,你們戰龍門會派出楊嘯來,肯定也是為了壓製莫古。

有楊嘯在倒好了一些,不過,擂台之戰很殘酷。

到時,飛天碟在手,劉誌良肯定會要求死鬥,這個就相當麻煩了。”顧東郭道。

“飛天碟,什麼東西?”唐文問道。

“崆峒派的鎮派之寶,一種特殊的暗器。

猶如飛碟一般,在真氣控製下,它攻擊角度極為刁鑽,令人防不甚防。

據說,擁有此碟在手,可以增加本身攻擊力五到十倍。

劉誌良是先天後期境界,就是增強戰鬥力十倍來講,拿著它完全可以跟先天圓滿境者決一死戰。

並且,略占上風。”顧東郭說道。

“我聽說擂台決戰,對方的兵器如果被對手收走就是對手的了,有這回事嗎?”唐文問道。

“當然有,死鬥的話各安天命,生死各自負責。

如果一方身死,對方身上所有物品都是戰勝方的。

如果對方不死,手中兵器被對手奪走,就屬於對手的,這就是死鬥的殘酷性。”顧東郭點頭道。

“那就好。”唐文點了點頭,起身回屋休息。

“師傅到底什麼意思?”顧軍峰一臉憂心道。

“這事我已經跟他挑明瞭,識時務者為俊傑,我想,他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了。

所以,明天,你要好好的安撫一下你的師傅,彆讓他心裡太難過。

而且,如果有彆的門派站出來侮辱他,咱們都得站出來替他接招。”顧東郭道。

“弟子替師傅接招是天經地義的事,誰敢來,我打碎他的頭。”顧軍峰一臉威武道。

“幸好楊嘯在,彆的宗派應該還會給點麵子。不然,唐文這回臉可是丟大了。”顧東郭點了點頭。

“這就是五百年的天山雪蓮,真漂亮。”端詳著那朵潔白如雪的雪蓮花,洛雪一臉歡喜。

“五十年的雪蓮都難摘,就更彆說五百年的。

當年,武當派的卓一航為了白髮魔女就等著雪蓮盛開。

據說,此蓮能讓白髮變黑。”曹無心說道。

“師姐,你記錯了,應該是優曇仙花纔對。”洛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