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5ddd99fb43fa1722176d770c2c48c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誌良的挑戰書已經送達戰龍門,我們來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隻不過,此人措詞非常的激烈,揚言說你若不敢應戰,就得跪在他麵前認罪。

而且,一路鞭炮放到崆峒派,還要朝著太上長老莫古修煉的山頭三拜九叩首。

簡直太欺負人了,咱們不應戰都不行。

如果應戰,劉誌良也放出話來了。

他絕不會手軟,要讓你一生一世都癱趴在床,屎尿都不能自已。

門中的意思是,你可以先找個藉口。

比如,配藥,你是丹師嘛,配藥煉丹也正常,或者閉關上一年兩年都行。”蕭勁國一臉憂心的說道。

“那樣我成縮頭烏龜了。”唐文淡淡說道。

“縮頭烏龜也總比被打殘來得好,唐長老,識時務者為俊傑,這也冇什麼好丟臉的。

劉誌良七老八十的人了,比你修煉的時間長得多,你就是找個藉口閉關修煉彆人也不會講你。

而且,據最新訊息傳來,崆峒派的太上長老那天是相當的惱你。

居然傳功給劉誌良,硬生生把劉誌良的功力送進了先天中期。”蕭勁國說道。

“倒是捨得下血本啊。”唐文笑道。

“你還笑,人家都先天了,你怎麼打?”曹無心都擔心得快哭了。

“不笑總不能叫我天天哭?”唐文搖了搖頭。

“為這事,咱們門主都打了電話給劉誌良,可是劉誌良根本就不賣麵子。

看來,這一戰是免不了。

不過,你可以認輸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蕭勁國道。

“對對對,認輸就是了,丟人就丟人,總比被打殘來得好。到時,我姐怎麼辦?你屎尿都得她伺候。”洛雪說道。

“不管唐文怎麼樣,我都會陪著他,此生不作第二人想。”曹無心眼圈紅紅的說道。

“認輸個屁,應了就是,叫他劃出道來,在哪打,什麼時候。”唐文冷笑道。

“你不能硬來唐長老,你是門裡的天才,是我戰龍門的驕傲,不能因此事壞了大事。”蕭勁國一聽,急了。

“不用說了,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應戰就是。要讓老子下跪請罪,門都冇有。”唐文擺了擺手。

“好吧……唉……”蕭勁國也認為憋屈,拿起電話打了過去。

嗯啊一陣後道,“劉誌良講了,擂台就設在崆峒山,咱們地榜大戰時的地方。”

“他不是不要我上崆峒山嗎?”唐文說道。

“估計是為了打你的臉,而太上長老莫古又在山頂修煉,正好了,一起打臉。”蕭勁國說道。

“不去崆峒派,另換地方。今後,崆峒派要哭著喊著來求老子,老子還不願意去。”唐文搖頭道。

蕭勁國點了點頭,又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後道,“劉誌良說去龍門派,時間定在五天後。”

“他還要準備五天?”唐文哼道。

“此人這次專門就是為了找回麵子,所以,肯定會廣邀朋友。

而各大宗派肯定也樂意看到地榜之首跟劉誌良大戰。

畢竟,這七八年下來,都冇見過哪個大宗的宗主出手過了。

這對門下的弟子來講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所以,屆時,估計到會的武者會比前次龍榜、地榜之戰還要多。

畢竟,龍榜、地榜之戰對於參戰人數有限製。

這次不一樣,隻要你肯來都行。”蕭勁國一臉憂心道。

“估計好些平時隱世不出的高手也會過來,比如,天榜上的高手。”洛雪插嘴說道。

“天榜來乾嘛?他們對這種挑戰也感興趣?”唐文倒是愣了一下。

“地榜榜首的實力已經能擠進天榜了,隻不過,排名墊底而已,但已經擁有了挑戰天榜強者的資格。”洛雪道。

“倒是,唐長老你又年輕,下一屆天榜之戰你肯定會參加。他們當然也好奇,過來探探你的底。”蕭勁國道。

“嗬嗬,到時,我的臉丟得更大了。”唐文笑了笑。

“你還笑得出來,我都急死了。”曹無心嗔怪道。

“放心嘛,你老公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強。”唐文安慰道。

“切!”曹無心直翻白眼。

第四天下午,唐文一行人到達龍門山,這裡是龍門派的駐地。

傳說龍門派的開山祖師就是全真教的丘處機,當年的全真七子之首,王重陽的弟子。

而龍門派天才楊姑雪的表現也是相當搶眼,隻不過生不逢時,遇到了唐文這個怪胎而已。

不然,榜首非她莫屬的了。

果然如蕭勁剛所猜測的,來的人太多了,像是在趕集。

因為冇有人數限製,所以,各個大大小小的宗派都派出了大批弟子過來觀摩。

放眼看去,龍門宮前的廣場上滿地都是人。

加上有些人趁機遊曆龍門山,人數估計不下上萬。

正合老子心意啊……

唐文心裡大喜,因為,正愁穿越回楚國的‘人氣’冇著落,這次好像就是個天大的機會。

如果所有人都佩服自已,那這次自已就攢夠了穿越回楚國的人氣指標。

“各位,你們請看,前次地榜最大的黑馬,奪得龍榜、地榜雙榜榜首的大黑馬,本次挑戰賽的唐文長老來了。”這事上,總有好事者。

這不,唐文剛上山,就有人興奮的大喊了起來。

頓時,廣場上人潮湧動,都朝著唐文這邊走了過來。

唐文剛登上廣場,我靠!

眼前密密麻麻全是人,形成人牆把自已前進的道路都給堵塞了。

“嗬嗬,各位,我可不是耍猴的,能不能先讓條道出來?”唐文聳了聳肩膀,笑著抱拳道。

“唐長老客氣了,請!”好些人齊聲應著,一下子閃開了一條道來。

畢竟,擠過來的都是宗門的年輕弟子們,在他們眼中,唐文就是一尊需要仰望的神。

而老一輩嘛駐足遠望,畢竟,火熱火熱的擠著去看一個年輕人,他們得注重自已的身份,不能顯得太掉價。

當然,這些擠過來的年輕人們好些也都是衝著曹無心去的,這位江南第一美人頓時令好些傢夥在心裡狂吞口水啊。

一個個都歎唐長老好福氣,居然能摘下這朵仙女之花。

這次陪同唐文來的戰龍門長老並不是歸元一,而是以前千年人蔘的守護者‘楊嘯’。

因為千年人蔘都給唐文吃了,楊嘯冇東西可守了,所以,就回戰龍門了。

隻不過,也不曉得戰龍門的高層們在想什麼,怎麼會派個名不見經傳的楊嘯過來。

這時,龍門派掌門楊召帶著門中幾位長老以及天才楊姑雪走了過來。

貌似,連楊門主好像都不認識楊嘯。

所以,見到楊嘯之後有些冷漠,冇理他。

估計是認為他是陪同唐文來的門中人而已,自已又冇見過,估計也是個無名之輩。

“唐長老,這位是你門中哪位?”倒是龍門派大長老曾魁好奇的問了一句。

“楊嘯,我門中長老。”唐文道。

“楊嘯……你是楊嘯……”這時,有人高聲疾問了起來,而且,好像極為興奮,聲音都有些顫栗。

唐文側頭一看,一個矮矮瘦瘦的傢夥,一點不起眼,不曉得是誰?

“莊掌門,你認識他?”楊召問道。

“這人誰啊?他好像認識你。”唐文傳音問楊嘯。

“點蒼派掌門莊盛,當年我指點過他一兩招。”楊嘯回道。

我靠?

這個楊嘯難道是個大人物?

可是門中長老榜上都冇他的名兒啊?

“楊掌門,你肯定冇聽說過他。不過,當年,前輩他指點過我兩招,我終身難忘。”莊盛一邊應著一邊跑過來,朝著楊嘯深躬身見禮。

“你們還真有緣啊,楊長老,失禮了。”楊召拱手道。

“無所謂失禮,我本也不是戰龍門長老,何來失禮一說。”楊嘯淡淡的應了一聲。

顯得很大條,身子都冇動一下。站得筆直,似乎,楊召是他的後輩。

“唐長老,你不是說他是你門中長老嗎?”曾魁問道。

“其實,我也不清楚,楊前輩以前守著一株人蔘。”反正人蔘都給自已吃了,也無所謂秘密了。

“就是那株千年參王?”楊召頓時眼睛閃了閃,問道。

“的確就是!不過,前段時間無意中被我吃了,也就是龍榜大賽前。

想不到一下子功力破了好幾個小階。

為此,我賠得差點褲子都冇了。”唐文道。

哈哈哈……

頓時,逗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唐長老,你當時是偷吃的不成?”

“的確是偷吃的,所以,不好意思。”

“楊嘯前輩是守護人蔘的人,難道故意放水讓你偷吃?不然,你怎麼可能拿到手?”

“這個,不好意思,我用迷藥迷倒了他。”唐文一臉抱歉的衝楊嘯抱了下拳頭。

哈哈哈……

頓時,現場幾千人笑得更大聲了。

“肯定是楊前輩故意放水,不然,你的迷藥根本就不可能迷倒他。”莊盛十分肯定的搖頭。

“唐大師可是丹武雙修,他的迷藥料必厲害,迷倒人也正常。”

“那絕不可能,那是因為,你們不知道楊長輩是什麼人。”莊盛道。

“他能是什麼人,連戰龍門長老都不算,一個守護人蔘的看門人而已。”

“不許這樣作賤楊長老。”莊盛頓時大怒,凶巴巴的。

“我說莊掌門,你吃槍子了是不是?咱們講的是實話,又不是故意貶低楊前輩。”

“楊前輩,不好意思了,你一直不吭聲,估計是不想露身。不過,現在看來,不露都不行了,後輩我鬥膽給你證一下。”莊盛說道。

“楊前輩雖說隻是看護千年人蔘的看門人,不過,料必也小有名氣吧。”曾魁說道。

“小有名氣,天榜第二十八才小有名氣?龍門派有這氣勢嗎?”莊盛說道。

“天……天榜第二十八……二十八……”曾魁一聽,頓時驚得臉色大變,滿臉漲得通紅。

天榜第二十八,這個太嚇人了,現場一片寧靜,唐文被人拋棄了,所有人眼光全落在了楊嘯身上。

要知道,天榜是有百人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