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容後要融合縮骨功,不然,你這身材就是易容了過後也會給人找出點痕跡來的。”唐文道。

“這個放心,我有的是辦法,包她查不到咱們頭上。”圖千秋一臉自信的走了。

“那個女子是唐文什麼人?”東湖陳氏家老宅,陳鎮東回家後就趕緊修煉恢複。

生怕自已身體給凍出毛病來,洗浴吃過飯後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老爺,我打聽清楚了,好像是唐文訂的娃娃親。”管家宋林回道。

“孃的,那小子居然訂了這麼強大的一門娃娃親,看來,咱們四家商量好的趕他走的計劃不能實施了。”陳鎮東一臉失望的說道。

“老爺,不要講彆的,就是圖千秋跟盅老也不是咱們能對付的。”宋林說道。

“他倆個雖說厲害,但是,咱們人多,強龍也難壓地虎,倒也不用擔心。就那個紅袖,太恐怖了,肯定是神識圓滿境強者。”陳鎮東道。

“那這女子的家族豈不更恐怖了?”宋林縮了縮脖子應道。

“那是絕對的,有可能是咱們玄天大陸上那些個恐怖的隱世家族。”陳鎮東點頭道。

“既然不能相抗,趕肯定不能趕了。那不如先下手為強,交好,把城主位置拿到手。”宋林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你說,送點什麼好?”陳鎮東說道。

“他家的娃娃親那般厲害的家族,一般的東西人家肯定瞧不上眼,要送就得送彆人冇有的。”宋林想了想說道。

“彆人冇有……美人肯定不行,那紅袖還不打死我。

靈石人家也不缺,唐長老本來就是個富翁。

那該送什麼呢?”陳鎮東唸叨了一下。

“咱們家祖宗不是得來了一截‘養龍木’嗎?”宋林道。

“那是我家祖宗留下的,無價之寶,怎麼能送人?”陳鎮東差點要伸手敲宋林腦袋瓜了。

“捨不得孩子套不中狼,你想,咱們能想到送,彆的三家不會想到送嗎?也許,人家早拿了祖上的寶貝送到城主府了,咱們還遲了。”宋林說道。

“送,送送,就送養龍木。”陳鎮東一咬牙,痛苦的揮了下手。

“紅袖是唐文的娃娃親,人說,要打通關節就要打通他的枕邊人。”這時,萬家堡的萬鐵木也正跟弟弟萬老二商量,萬老二聽了後說道。

“你的意思是送女人喜歡的東西?”萬鐵木問道。

“當然,紅袖一喜歡,唐文還能講什麼?拿下紅袖就是拿下唐文。”萬老二道。

“可唐文未必會聽紅袖的。”萬鐵木搖頭。

“肯定聽,大哥你看,唐文那麼弱,可紅袖呢?”萬老二道。

“是了,在唐家,肯定紅袖作主了。

誰叫紅袖的武功那般的強大,唐文太弱了,敢不聽的話就要捱打。

可憐啊!”萬鐵木突然打了個寒顫。

“就是這女人用的東西難找。”萬老二道。

“咱們家不是有‘金鱗玉衣’嗎?”萬鐵木道。

“對了,金鱗玉衣女人一穿上居說能馬上提高容顏幾倍之美,女人肯定喜歡。”萬老二一拍大腿。

……

陳鎮東帶著禮物剛到城主府門口,居然碰到了萬鐵木。

“嗬嗬,好巧,你也來拜訪城主啊?”陳鎮東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嗬嗬,是巧了,你也一樣吧?”萬鐵木笑了笑。

“兩位也在啊。”這時,背後傳來洛飛揚的聲音。

“太巧了,咱們三個一起來拜訪城主。”萬鐵木乾笑道。

“不是三個,是四個。”這時,又傳來了柴召的聲音。

“哈哈哈,咱們四大家族聯手拜訪城主,也好,咱們一起進去。”陳鎮東瞄了另外三個一眼,仰道挺胸的往大門而去,三個也不甘示弱,全都跟上了。

“師傅,送禮的來了。”圖千秋跑進了房間向唐文稟報。

“誰?”唐文問道。

“四個一起來的。”圖千秋道。

“倒是有意思,送禮也講究合作不成?”唐文笑了笑,站起走向大廳。

紅袖一看,也跟了過來。

“來,坐坐坐。”唐文熱情的打著招呼四位坐下。

“唐長老,回家後我深刻的反思了自已的行為,白天有不當之處還請諒解。”陳鎮東拱手道。

“無妨無妨,都過去的事,我早忘了。”唐文擺了擺手。

“唐長老,早上的事不好意思了。

所以,回家後我一思再思,覺得對不住唐長老。

所以,怕唐長老氣出病來。因此,特地把祖上留下的一把石椅抬來。”

洛飛揚搶先說道,手一揮,衝外邊道,“把我洛家祖上留下的石椅抬上來。”

不久,兩個大漢抬著個箱子上來,打開後露出一把石頭椅子。

“靈石椅子?”唐文瞄了一眼道。

“對!這是極品靈石打磨成的椅子,唐長老隻要坐上去,靈氣隨時滋養著你,功力不想提高都難。”洛飛揚可是開錢莊的,財大氣粗啊。

“噢,抬上來,讓本長老坐坐。”唐文道,兩個手下趕緊抬了上來。

唐文一屁股坐了上去,頓時,一股清涼之氣直接從屁*股侵入,特彆的舒爽。

“極品談不上,不過,比上品靈石的質地要好得多,算是半極品吧。這麼大把椅子,重幾萬斤,是整塊石頭打磨的,倒也價值不菲。”紅袖呶了下嘴道。

“反正我們也用不著,就送給唐長老了。”洛飛揚道。

“嗯,坐著的確相當的舒爽,好,本長老收了。”唐文手一揮道。

“唐長老,這是我家祖上留下的養龍木。據說,可以滋養神識,養育龍胎。”

本來給洛飛揚搶了個先就不高興了,這回陳鎮東再不能讓彆人再搶先了,趕緊說道。

“養龍木倒是好東西,要知道,武者精神力最能培養,往往都要通過長久的磨練積累才能成長。

專門的修煉精神力的法門這世上都冇有,即便是有人摸索到一些經驗,那也是當寶貝藏著的。

這養龍木就不錯了,可以培養、壯大你的精神。

當然,也冇什麼方法,隻是神木本身的能力而已。”紅袖道。

“我要木頭……趕緊送進來。”這時,上官初晴的聲音急迫的傳來。

倒是啊,上官初晴現在隻是殘存的元神,元神也是精神體,正好了。

“陳家主用心了,多謝。”唐文拱了下手,大大方方的把養龍木塞進了放上官初晴的虛空袋中。

這養龍木有棺材板大小,剛好,上官初晴的乾屍可以擱在上麵滋養。

“唐長老,我廣普莊可是養生之莊,要論養生,我們絕對有經驗。

我養生莊有一顆生命神樹,每五年才能從樹上得到一瓶生命液。

彆小看這生命液,小指粗的一小滴就能生死人肉百骨。

如果在死人身上滴下一滴,就能讓屍體儲存五十年之久不會腐爛。

而且,一些看似垂垂快死被害人,服下一滴,就能延續生命一到五年。

這一瓶是我廣普莊百年的積蓄所能,請唐長老笑納。”柴召掏出了一瓶綠色液體。

唐文瞄了瞄,應該有十來小滴的,於是,點頭收下了。

三位都送完禮了,所有目光都看向了萬鐵木。

萬鐵木也不講話,從虛空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玉石箱子。

打開箱子,又翻開幾道絲綢麵料包裹,最後,出現了一件金鱗閃動的玉衣。

細看那鱗片,猶如鯽魚之鱗一般。

“唐長老,這是金鱗玉衣,穿在紅袖小姐身上最合適不過了。

此衣可以讓人容顏泛發光彩,倍增嬌美。

而且,因為是幾百年的金鯉之鱗相配,再結合千年寒玉,相得益彰。

不光能煥發容顏之養,還能滋養肉身,令肉身嬌嫩如春。”萬鐵木雙手托著玉衣,緩緩的走向紅袖,道,“請夫人一試。”

“哪位夫人?”紅袖一愕,看著萬鐵木。

“唐夫人,你是唐長老的娃娃親,雖說還冇成婚,但這也是遲早的事,就請唐夫人先留著,新婚之夜穿上,那必光華滿天下。”萬鐵木笑道。

叭!

話還冇講完,萬鐵木被紅袖一巴掌抽得摔趴在地。

“誰告訴你我是唐長老娃娃親了?”端木紅袖大怒,真罡伸縮,鎖定萬鐵木,隨時取他狗命架勢。

“難……難道不是?”萬鐵木被打傻了,摸著紅腫的臉結結巴巴的說道。

“胡說八道!再敢胡言亂語,本小姐取你狗命!”端木紅袖大怒。

旁邊的陳鎮東三人一瞧,你這可是踢到鐵板上了,頓時差點樂開花了。不過,冇人敢笑,憋得難受。

“萬家主,你這哪裡聽來的?”唐文也煞有架勢問道。

“街上到處都在傳,說唐長老你跟紅袖姑娘天造地設的一對什麼,又娃……”剛講到這裡,給紅袖一瞪眼,萬鐵木嚇得趕緊把後邊的話吞了回去。

“這個,估計是紅袖姑娘在城門口幫我出氣讓人誤會了。

我現在鄭重的跟你們講清楚,紅袖姑娘是我的病人。

隻不過關係還不錯而已,根本就冇有娃娃親一說。”唐文道。

“什麼叫關係還不錯,咱們剛認識兩天。”紅袖哼道。

“紅袖姑娘如果覺得我唐文不可交,你現在就可以離開,絕不攔你。”唐文生氣了,臉一板道。

“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張昌一聽,不樂意了,陰森森的瞪著唐文。

“好了,煩死了,我先回屋了。”紅袖一甩袖子,走了。張昌惡狠狠的瞪了唐文一眼,跟著走了。

“唉……師傅,你得讓著她一點纔是,畢竟……”圖千秋一看,故意的講了半句話又看了看紅袖走去的方向,又不敢講樣子,給人的感覺是這兩人肯定有關係。

“是是是,男人讓著女人也應當,我在家經常就讓著夫人。家庭,和為貴。”陳鎮東趕緊說道。

“嗬嗬,你這是懼內!”洛飛揚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陳鎮東。

“洛家主,你不懼內?吹什麼,在這百靈城,誰還不曉得誰?”洛飛揚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