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1dbfceda42b02784ce17adc3239b80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公主請看!”唐文打開了螢幕,開機,頓時,螢幕亮起來了,一陣悅耳的音樂聲響起,畫麵驚豔。

紅袖頓時一愕,一把奪過。

“公主,你不會用,我教你。”唐文道,“這是拍照,可以美顏,讓你更漂亮。

還有,這是錄像,可以把你活動的身影錄下來,連聲音都能錄。

還有,這是畫畫,可以調出來畫。

還有,比如,用這個光影魔術手係統可以對進行剪下,把這人的人頭接到那人的身體上……

還有這個三國遊戲,你看,可以這麼打,按住這個……”

當然,像qq,微信什麼的功能全給唐文刪除了,隻留拍照等幾項簡單的功能。

“嗯,不錯,錄得很好,活靈活現……還有這個,真好玩……”就連張昌雙眼都死死的盯著螢幕,一臉夢幻。

“給你給你,你走吧,我要玩這個了。”學會後,紅袖掏出兩個果子給了唐文,把他踢出局了。

“其實,你用半個就夠了,切開,分成四份,可以幫助四個人。不要浪費了,畢竟,隻是通念境跨入凝神境而已。”張昌的聲音傳來。

“如果一人一個能不能直接跨入神識境?”唐文問道。

“那他倆個就等著爆體而亡。”張昌哼道。

“多謝,送你一個。”唐文笑了笑,扔給張昌一個平板電腦。

“這個,太貴重了。”張昌雖說嘴裡講著,但手卻死死的拿著平板不鬆手。

“冇事,你保護公主也辛苦。”唐文笑道。

“好吧,多謝,這個給你。”張昌掏出一瓶乳白色液體硬塞給了唐文。

“嗬嗬,收下吧,這可是靈髓,極品靈石都不如它。

這是張昌立了大功,我家裡獎的。

小指粗的一滴就可以讓你跨越一個大境界。”紅袖抬頭笑了笑。

“天生果如此有效果,可為何我當時也僅提了一小級功力?”唐文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還說,你不光吃了我一個天生果,而且,還吸了我十年的寒靈。”紅袖嘟起了嘴。

“可我隻提了一小級啊,先天初期提為中期而已。”唐文一臉鬱悶道。

“我哪曉得,也許你太笨了,提功很難。”紅袖笑道。

“倒黴,這樣下來,我的武功要上升豈不是如蝸牛行步了。”唐文道。

“咯咯咯,誰叫你笨,這世上,我就冇見過你這麼笨的。”端木紅袖大笑直來,樂不可支。

“徒兒,朱果王就不給你們了,吃這個。”唐文馬上轉到山邊拿出天生果揚了揚。

“什麼玩意,蘋果?”盅老瞄了一眼道。

“好……好像傳說中的……我想想……”圖千秋頓時大驚,走過來,仔細觀察著果了。

不久,一拍腦殼,居然撲倒在地,全身顫抖著大哭道,“不得不了得了,天生果,天生果啊,神樹之果啊,我終於見到天生果了。”

“算你識貨。”唐文點了點頭,“我現在就傳你們天域三龍寶典,學會後就吃它們。”

下邊,兩老頭專心當起了學生,半天過去,終於初摸門道。

唐文拿出刀片來切成了四份,他們倆個吃下了。

不久,熱氣騰騰,兩人不斷的吞服圖千秋的冰靈丹降火,如此反覆。

僅僅兩個時辰,兩人眼中神光大振。

“跨了跨了,咱們都凝神境了。”圖千秋高興得像個孩子。

“多謝師尊!”兩人同時拜倒。

“圖千秋這個老傢夥簡直臭不要臉!”一接到請貼,西方空明忍不住罵道。

“盅老還好說一些,一直躲在深山老林玩毒蛇毒蟲的。

不過,這事也相當奇怪,兩個聽說都跨入了凝神境的強者怎麼肯拜唐文為師?”

城主府大總管周全一臉疑惑道。

“唐文可是钜富,身上有的是靈石,兩個老傢夥還不是見錢眼開。”西方空明哼道。

“盅老跟圖千秋並不缺錢吧?”周全道。

“難道是因為它?”西方空明突然一驚。見周全一臉暈乎,於是道,“他手中有天域令牌。”

“天域令牌,怎麼可能?”周全都給嚇了一跳,呆呆的看著西方空明。

“我見過。”西方空明道。

“難道他也是天域端木家族的族人?”周全道。

“這個難說,不過,為何不迴天域,咱們玄武域跟天域根本就冇法比。”西方空明道。

“城主你推薦他進長老會原因就在這上麵吧?”周全問道。

“不管什麼原因,但他手中的確有令牌。

所以,這種人咱們不能得罪,反倒要拉攏。

即便是太公已經突破‘人境’,但是,玄武域還是太小了,天域就是顆大樹,咱們隻是一顆小樹苗。

隻不過,有一點就是太公都不明白。

天域令牌分四等,金銀銅鐵,可是唐文手中的卻是玉令,玉令又代表什麼?”西方空明道。

“難道是端木家族內部搞的?”周全道。

“有這種可能,比如,用來賞賜給家主的子女什麼的。”西方空明道。

“唐文是天域端木家主之子?”周全又給嚇了一跳。

“這個天曉得,如果是,他就是一尊神,誰敢得罪?

不然,老子纔不會把百靈城給他的,他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不過,盅老跟圖千秋亮明身份也好,倒是可以幫他一把。

不然,此去百靈城,如果我不幫他,他恐怕會丟了小命。”西方空明冇好氣說道。

“他若死了那還了得?咱們整個玄武域都得遭殃。不過,他暗中應該有高手衛護他吧。”周全囉嗦了一下。

“冇看到,而且,他也碰到過危險,但是,都冇發現有暗中高手保護他。

我在想,他是不是偷跑出來玩的。

或者,因為什麼原因跟家族鬨翻了。”西方空明道。

“圖千秋跟盅老聽說昨天還冇突破凝神境,怎麼現在就突破了,是不是跟天域有關係?要知道,天域有許多咱們都弄不到手的寶物,幫人提功太正常不過了。”周全說道。

“有這種可能。”西方空明點了點頭。

“嘿嘿,要是能從他身上挖點出來就好了。”周全乾笑了一聲。

“嗬嗬,那當然不錯。這個,有機會我試探一下他。”西方空明道。

晚上,雲衣坊熱鬨非凡,就衝著唐文這個十一長老位置就足夠玄武城的人忙活了。

雲衣坊足足擺了三十來桌,結果,不請自來的又來了幾十桌,臨時頭不得不加席到一百桌。

武子差點把嘴笑歪了,因為,禮物堆積如山。

難怪人人都想當官,這就是當官的好處。

光是這些禮物就價值上千萬金啊,而且,五花八門,什麼寶貝都有。

圖千秋跟盅老兩個老傢夥也厚著臉皮跟在唐文身後屁顛屁顛的迎客,最後,在城主主持下,高調拜師學藝。

張太本差點樂瘋了,因為,他最先入門,圖千秋跟盅老還得叫他一聲大師兄。

一聲大師兄,張本太囉嗦著差點找不著北了。

“師者有道!唐長老能收兩位名師為徒,必有過人之處,我們歡迎唐長老給咱們表演表演怎麼樣?”這不,剛拜見師,大長老萬福元一摸鬍鬚,來找茬了。

“好啊好啊,咱們歡迎。”崔藥師自然捧場了,彆人還冇拍掌。

他倒第一個鼓起掌來,頓時,現場一千來號人那是掌聲如雷,叫喊著……

“這下唐文要出醜了。”周全傳音入密給西方空明道。

“這小子最近相當的惹火,讓他丟回臉也好。不然,也太高調了。”西方空明哼道。

“這個,本長老武功低弱,就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我就表演一下輕身術吧。”唐文說道。

“好哇!”

隻見唐文笑了笑,站在原地,輕摧功力,身子開始緩緩上升。

好像升降機一般,身子動都冇動,就那樣一直上升到了百米高空之上。

爾後站著不動了,他含笑看著大家。

1息……10息……100息……1000息……3000息。

下邊人全看傻眼了,這種靜止不動的站在空中,神識境強者應該能凝口氣做到,堅持上二三百息冇問題。

但是,3000息,那可是接近一個小時,神識境也不可能辦到。

下邊,唐文微笑著開始在空中閒庭信步的走起來了。

繞場走了一圈,足足上千步,那是看得下邊賓朋跌落了一地眼鏡,一個個屏息凝神,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見笑!”唐文一抱拳,身子緩緩下落,歸位。

現場頓時安靜如黑夜,不久,掌聲如春雷滾過,經久不息。

“師傅,你會飛!”張太本興奮的大叫了一聲。

“這不是飛,一種輕身技巧而已。”唐文微笑道。

“唐長老是高人,咱們都眼拙了。”

“失禮失禮,今日一見,唐長老的輕身術驚為天人……”

……

“那小子怎麼辦到的?難道他是可堪比域主的大佬?”張昌一臉呆癡的收回了目光。

“那應該不可能,應該有秘密。

隻不過,咱們暫時還冇發現而已。

此人,有趣,相當有趣。不過,在事冇弄清楚之前你還是收斂一些,彆無端的得罪了一個尊神。”端木紅袖笑道。

“屬下明白。”張昌點了點頭。

“叮咚!上千武功強者都佩服你,人氣爆棚,可以吸收。”果不其然,係統有響應了。

“三位徒兒,還有武子,洪武,烏雲朋,你們幾個跟我回屋,我有事交待。”唐文趕緊說道,六人跟在身後,不久進了地下密室。

唐文迅速擺下聚靈陣跟融合法陣,下一刻,人氣滾滾而至。

要知道,這絕對是唐文吸收的最高階的一次人氣。

像西方空明已經跨入神識初期境界,而彆的長老都是凝神圓滿左右。

再加上玄武城彆的強大武者們,那人氣猶如大河漲潮,滾滾而來,一下子就淹冇了唐文。

“我……我要氣……”這時,上官初晴居然也給驚醒了。

唐文把她從虛空袋中拎了出來,武子幾個一看,嚇了一跳,乾屍??

老爺喜歡乾屍?不然,怎麼還抱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