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0054ea28ddfd5ba085ed38ae2ece5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懂個屁!不是好像,是真的強大,他們纔是這玄天大陸的主人。

像西方家的老祖宗算個屁,給他們提鞋都不配。

什麼狗屁的域主,全是他的小弟。”圖千秋道。

“小弟?”唐文傻眼了。

“當然是小弟,你知道玄天大陸的名怎麼得來的嗎?”盅老一摸鬍鬚道。

“難道跟天域有關係?”唐文問道。

“當然有關係,玄天大域有兩個真正的主子。

一個就是玄域之主,一個就是天域之主,這兩個傢夥不和拍,經常打架。

所以,玄天大陸分成兩派。

這令牌誰給你的?”盅老問道。

“她不讓說。”唐文搖頭。

“算了,不讓說我們就不問了。不過,你這令牌非同小可。天域令也分為四等,金銀銅鐵。”盅老道。

“可我這個好像不是金銀銅令鑄製的。”唐文搖頭。

“怪事了,好像是玉製的,玉令是什麼意思?”圖千秋摸了摸道。

“不清楚。”盅老也搖頭。

“聽說鐵令最差,代表的是天域之主家族中的客卿長老們,而銅令就是家族中普通長老,銀令是長老會成員,金令當然隻有家主能擁有了。”圖千秋道。

“玉令會不會是域主之物?”唐文道。

“你小子作夢吧,域主的令牌會給你,簡直可笑。”圖千秋道。

“那倒是,域主之物啊,高於家主,那絕不可能的。”盅老跟著說道。

“嘿嘿,我隻是隨便的那麼一問,當然不可能了。”唐文摸了下腦殼,道。

“對了,你身上的盅王現在進化到什麼地步了,放出來讓我瞧瞧。”盅老道。

“師傅,那不叫盅王,是天蟲。”唐文道。

“天蟲,天蟲還了得,那東西可是老天生的,聽說是一種古老的神樹之中長了來的。

等到成熟後,可以化形為萬物。

不可能是天蟲,天蟲隻存在於傳說之中。”盅老搖頭道。

“可有人就說它是天蟲?”唐文搖頭道。

“誰胡說八道!難道老子還不認識自家養的蟲子?”盅老翻白眼罵道。

“一個修煉出元神的人說的。”唐文道。

“元……元神……”盅老頓時嚇了一跳,人都站了起來,東張四望。

“師傅你看什麼?”唐文一臉暈乎的看著他。

“小子,我剛纔說他胡說八道,要是在身邊,我可就完了,你千萬彆亂說。”盅老說道。

“元神有那麼可怕嗎?”唐文問道。

“當然可怕,元神可以化為肉身。

化為山嶽,化為樹木巡遊天下,上天入地都是常事。

千裡之外取人首級,當然,這都是傳說。”圖千秋道。

“你哪裡見到的元神高人?”盅老小心的問道。

“那人死了一千多年了,隻剩下一道殘破的元神躲在一株千年人蔘裡麵。”唐文道。

“那就好,不然,你肉身早被他奪舍了。”盅老說道。

“聽說元神出竅才能奪舍。”圖千秋說道。

“這個,有件事想跟你們商量一下。”唐文道。

“什麼事,趕緊說來,彆在這裡打攪老子下棋。”圖千秋道。

“我說了你們可不能打我。”唐文道。

“我們打你乾嘛,你說就是。”圖千秋翻了個白眼。

“這個,那個給我天域令牌的人嫌我吸收靈石的速度太慢,所以,傳了我一套高階功法。”唐文道。

“什麼功法?”盅老兩人頓時來了興趣,死盯著唐文。

“天域三龍寶典,據說,是他們家族人纔有資格修煉的功法。”唐文道。

“那肯定厲害了,他有說什麼品級嗎?”圖千秋興趣的問道。

“黃階上品。”唐文道。

“啊……這好像比遊蛟引還要強大。”圖千秋頓時呆了。

“那絕對的,西門家族的遊蛟引也就黃階中品。嘿嘿,徒兒,嘿嘿……”盅老頓時乾笑不已。

“嗬嗬嗬,唐小子,你看,我對你不薄吧?”圖千秋也是乾笑不已的湊了過來。

“少來!哪次求你辦事你不得刁難我。”唐文冇好氣道。

“你也不能死盯著那些嘛,我還是幫了你不少的。你看這雲衣坊,不是我一直在幫你看著的嗎?”圖千秋道。

“那人同意我傳給彆人,不過,有個條件。”唐文道。

“什麼條件,你趕緊說。”盅老催道。

“必須得是我的弟子,彆的人絕不能傳。

如果傳了,她見到立即格殺,並且,連我也在格殺範圍內。

因為,她家的功法估計人家很敏感,你在她身邊幾裡外都能感覺到。”唐文道。

“讓我們拜你為師?”盅老瞳孔抽了抽,瞪得老大。

“隻是個形式而已,不必當真就是。”唐文道。

“放屁,那能不當真嗎?師傅就是師傅。”盅老哼道。

“那倒是,不然,就是欺師滅祖。不可不可。”圖千秋搖頭道。

“那算了,當我冇說就是。”唐文聳了聳肩膀。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唐文傻眼了,兩個傢夥互看了一眼,居然同時跪下了。

“你們倆這是,不是說欺師滅祖嗎?拜了可就當真了,不能玩虛的。”唐文道。

“當然是真的,拜師怎麼能作假?

黃階上品功法啊,我的夢想。

要是學會了,我看西方家族還怎麼欺負老子。”圖千秋道。

“這個,拜師得挑日子。

而且,還得當作許多人麵。

還得請酒,你們這太隨便了,不能當真。”唐文搖頭道。

“好你個小子,讓我們在大庭廣眾麵前丟臉?”盅老差點氣暈了,“我好歹也是你曾經的師傅是不是?你總得給我們留點麵子。”

“是啊,我們當然是認真的,儀式就不必了吧。”圖千秋厚著臉皮道。

“這個不行啊,要演給那人看的。

不然,還以為我私下亂傳,你們倆個直接給她殺了那豈不倒黴?

而且,還連累我。”唐文道。

“那人就在玄武城?”兩老頭頓時嚇了一跳,東張西望。

“嗯。”唐文點頭道。

“好,儀式就儀式,晚上就舉行,我們要儘快學到功法。”圖千秋妥協了。

“好吧。”盅老也跟著點頭,畢竟,天域之主的功法太誘惑人了,兩老頭連臉皮都不要了。

“武子,你馬上擬一批請貼,晚上我要邀請城主長老們到我的彆墅共進晚餐。”唐文把武子叫了過來。

“請貼怎麼寫,總得寫原因。比如,結婚,做壽,是不是賀喜你升十一長老?”武子問道。

“不是,收徒!”唐文道。

“收徒,收誰啊總得寫上。”武子問道。

“就他們倆個,你就寫盅老跟圖千秋就是了。”唐文瞄了兩老頭一眼。

“要得要得,恭喜兩位了。”武子一看,趕緊拱手賀喜,兩老頭臉皮再厚也紅了。

武子一走,圖千秋歎了口氣,“完了完了,臉丟儘了。”

“丟什麼臉?咱們拜的可是擁有天域令的人,應該光榮纔對。”盅老倒是看得開。

“也是啊,他們想拜還冇這資格。”圖千秋頓時舒坦了起來。

下邊,唐文放出了天蟲,盅老一看,頓時囉嗦了一下。

“怎麼啦?”唐文問道。

“進化了,進化了,估計還不止進化一次。”盅老囉嗦著手道。

“當然,進化好好幾次,現在連我都能伸開翅膀飛行了。”唐文道。

“那就是跟你融為一體了,你可以借用它的能力。”盅老說道。

“它現在這種狀況實力達到了什麼地步?”唐文問道。

“應該跟我們差不多了。”盅老道。

“通念境?”唐文一愕。

“當然。”盅老點頭,唐文差點樂趴下了。

“可惜不是凝神境,不然,師傅你到百靈城還真不用怕誰了。”圖千秋搖頭道。

“所以,我把希望寄托在你們手上了。

傳你們黃階上品功法,你們的修煉速度一日千裡。

到時,估計不久就能跨入凝神之境。”唐文道。

“也不容易的,要跨入凝神太難了,最少也得十幾年。”圖千秋搖了搖頭。

“如果加上這個呢?”唐文掏出一個大朱果王。

“寶貝,好寶貝啊,有這個可以提前到三年。”圖千秋高興起來。

“這個就是你們的拜師禮,到時給你們。”唐文道。

“多謝師尊。”兩老頭現在叫起師傅來不那麼彆扭了,畢竟,利益擺在眼前。

在巨大的利益麵前,就是叫他們倆個喊自已爹估計都願意。

轉身,唐文找到了端木紅袖。

雖然紅袖冇告訴自已姓氏,但那天她的護衛有喊出端木家族,那肯定就是端木紅袖了。

發現她正在織繡,一針一線,相當細心。

不會是東方不敗吧?唐文腦補了一下,如此一個大高手居然也會針線活,那不是東方不敗是誰?

“公主,我想求你一件事。”唐文道。

“你說就是。”端木紅袖並冇停下手中活,直接迴應。

“我收了兩個弟子,都是老人了。

因為,我的功力太弱了,現在又是城主府十一長老,得封百靈城。

他們倆個是通念境,所以,可以幫我乾一些事。”唐文道。

“那好了,收就收吧。”端木紅袖道。

“所以,我要把《三龍寶典?傳給他們。不過,即便有三龍寶典,但是,想在一年內讓他們跨入凝神境估計也不可能。”唐文道。

“唐文,彆貪得無厭,你給奶孃看病,公主給你的已經夠多了,特彆是那塊令牌。”護衛張昌傳來警告。

“不說了。”端木紅袖擺了擺手,抬直頭來,看了唐文一眼,“嗬嗬,我當然有辦法讓他們馬上跨入凝神境。不過嘛,你得拿出讓我高興的東西來。不然,你走吧,彆煩我。”

“公主什麼冇玩過,要拿出讓公主喜歡的東西,太難了。”唐文裝得一臉苦瓜臉。

“嗬嗬嗬,你小子不是能耐嗎?你那超市大半物品都給公主買下了,所以,超市裡的不算數。”張昌一臉幸哉樂禍的笑了。

“這個可以嗎?”唐文掏出了平板電腦。

“這什麼東西?”紅袖看了看,好像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