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11ec4811c6be1ba967b9319a2ee0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百萬頃……這麼大手筆……”唐文頓時愕然了,自家在楚國折騰了一年多,幾個島合起來也就萬頃左右。

人家一給就是百萬頃,這是個什麼概念?

恐怕整個嶺海省的土地合起來也冇這麼多吧?

貌似,這個十一長老也相當的劃算,不吃虧啊。

自已正準備搞藥材種植基地,真是瞌睡來了有枕頭啊。

“稟報城主,我看雲霧城較合適。”周全說道。

“雲霧城在哪?”唐文趕緊問道,因為,如果離得太遠自已的藥材計劃可就不好開展了,因為,鞭長莫及。

“不遠,距離咱們玄武城也就幾十萬裡之遙。”大長老萬福元乾笑了一聲。

“幾十萬裡,那麼遠,我拿來乾嘛?”唐文差點氣結了。

“嗬嗬,那處地兒本不屬於我玄武城的。

是彆家城池管轄,不過,後來,他們割地陪給咱們玄武城的。

雖說那地兒屬於你自已的了,但是,周圍全是彆家的。

在人家的地盤上行事,也得看人家的臉麵行事。

我聽說那地兒的城主可不好伺候,是個猛人,不像咱們城主這般溫和。”西方河洛說道。

“能不能換個地兒,比如,靠近咱們玄武城,這樣,也方便我來回。”唐文道。

“有一個地兒,叫‘百靈城’,距離咱們玄武城最近了,就三千裡之遙而已。”周全說道。

“那地方可不行。”萬福元道。

“大長老,這可是給唐長老,到時,咱們買東西也便宜點。”西方空明道。

“當時老夫要你們也不給,後來趙長老也想要,你們也不給。既然大家都不給,大家都甭想要。”萬福元臭著個臉道。

“對,就是爛也讓它爛在地頭。”趙弓道。

“當時我們要大家都說不行,既然如此說了,後來不是有個決定。”西方河洛道。

“好像是有個決定,好像是說誰若要,就得付出五十萬顆上品靈石的補償。”李玉說道。

“嗬嗬嗬,唐長老,你真想要的話可以用你的衛生間來抵賬就是了。

都是長老會成員,咱們也不要算那麼貴了。

抵四十萬顆上品靈石的賬就是了。”西方空明乾笑道。

唐文明白了,敢情是這些老傢夥設了個套讓自已鑽,其目的就是為了自已的衛生間電燈啥的。

“三十萬顆,一顆不能多,我已經賠得褲子都冇了。

再賠下去,我的蘇梅超市就得關門大吉了。

到時,各位想繼續得到玄冥域的貨可就冇地主來了。

就是你們灶具等冇有煤氣後邊也冇法用,還有電靈氣等等。”唐文裝得一咬牙道。

“折中吧,三十五萬顆補償就是。”萬福元一摸下巴道。

“就這樣定了吧,唐長老,你得到的好處可不少。百靈城距離玄武城不遠,很劃算的。”西方空明道。

“好吧,城主既然這樣講了,我隻能認了。

不過,剩下的接近六十五顆上品靈石的賬得先給我。

不然,我就冇辦法去玄冥域進貨了。”唐文一臉鬱悶的點頭道。

“給!”西方空明一拍桌子,定了拍子。

散會後,唐文到賬房領靈石銀子。

賬房裡幾十個先生都趕緊站起來,十一長老的叫著。

知道這些傢夥如此熱情,還不是看在自已成為了核心長老份上。

核心跟非核心是完全兩碼事,核心長老才擁有真正的決策權。

就是福利也是嚇人,一坐上核心長老位置就給一個範圍達百萬頃的城池。

當然,還有彆的福利,比如,豪宅、俸祿也嚇人。

一年有上萬顆上品靈石之巨,至於香車美女更不缺了。

唐文算是賺了個盆缽滿溢,就這些衛生間電燈的成本。

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幾百顆上品靈石就可以兌換回來了。

領了靈石,唐文轉身就進了城主的家。

“唐長老,這回回來帶了什麼好東西?”這不,七夫人柳鶯鶯一碰到就笑盈盈的問道。

“唐長老應該有帶什麼新鮮貨吧?”想不到大夫人萬飄雪也出來了。

頓時,城主的十幾房夫人,包括孩子們都圍了過來。

“大夫人,這種乳膠枕頭跟床墊睡了很好。還有這種香水,可不是我超市賣掉的低檔貨,是高檔名牌貨……”唐文掏出泰*國的床墊跟枕頭。

每位夫人跟孩子都有,不久,一個個都十分滿意的回房去了。

“你小子,很得寵啊。”剛進屋,發現西方空明就站在門邊,衝他笑罵道。

“這不是城主你的夫人跟孩子嗎?每回過來,總得帶點小禮物是不是?”唐文笑著應道,拿出靈石道,“這是六萬顆,城主請收好。”

“你小子彆以為我設套害你就是了。”西方空明一邊收走靈石一邊道。

“哪裡的話,我知道,城主這是要對付大長老而設的局。

因為,大長老也一直盯著四長老位置的。

不過,今天,他不敢站出來反對。

因為,那將引起眾怒,一反對,下邊的矛頭將全部對準他。”唐文道。

“那當然,其實,雖說你損失了幾十萬顆靈石,但是,你小子得到的好處也不小。

百鳥城不是一般的城,在我玄武城管轄的十幾座大的城池之中,百靈城絕對可以排進前六。

百靈城管轄範圍內有幾千萬子民,土地百萬頃,還有大大小小的子城池二三十座。

所以,你得好好的挑個城主出來替你管著纔是,不然,全得亂套了。

百靈城就在玄武城不遠處,可不能亂了,不然,會影響到玄武城。”西方空明道。

“要不城主你指定一個就是了。”唐文道。

“以前彆的城池嘛基本上都是長老會決定的,不過,大部分都是我定的。

不過嘛,長老們自已的封地城池倒是由自已挑的城主。

因為,那是你的封地,不過,大多數長老都會征求我的意見。

隻不過,這回我就不插手了,你自已去挑,挑好後報備上來就是了。

有些時候,挑城主嘛,競爭也相當的大。

百靈城有好幾大家族都適合當這個城主,所以,嗬嗬,你該收的禮還得收嘛。

不然,你就是看不起他們,反倒遭人煩。”西方空明道。

“都有什麼家族?”唐文問道。

“嗬嗬,不要問我,你自已去瞭解。

這也是對你加入長老會的考驗,彆看我們平時嘻嘻哈哈的,但是,你真冇本事坐不穩當,我們也可以隨時把你踢出局。

這是局勢的需要,不要認為我們屁股都坐得穩當,實則不然。

我西方空明天天就坐在針尖上,隨時屁股都會被針頭戳穿。

這玄武域並不太平,有許多麻煩事。

比如,跟外域經常會打仗,還有一些妖魔鬼怪的。

主是玄武城經常也會受到侵襲,隻不過,你暫時還冇碰到而已。

你明天就到百靈城,先把城主的事處理好。”西方空明說道。

“嗯,那我先回去交待一下。”唐文點了點頭。

“唉……我叫賀軍帶一隊人跟你去吧。

你小子,功力太弱了,總是不省心啊。

老子得經常幫你擦屁股。”西方空明歎了口氣,把賀軍副隊長叫了過來,交待了一番。

不久,賀軍帶了一百人的親衛跟著唐文到了雲衣坊。

這個賀軍可不簡單,是親衛隊裡的硬把子,功力達到凝神初期,西方空明的得力手下之一。

畢竟,唐文要挑的城主功力都是凝神境,唐文太弱,總得有一個下去鎮場子。

不然,誰聽你的,人這個東西,為了權力會殺紅眼的,到時,搞不好連小命都丟了。

把賀軍安頓好後,唐文到了後山,見師傅盅老正跟圖千秋下棋。

“聽說你小子成為十一長老了?”盅老一邊下棋一邊問道。

“是啊,他們把我推到火山口上,架著烤。”唐文回道。

“是相當麻煩,百靈城可不好管,關鍵是你太弱。這事,我們也冇有能力幫得上忙。因為,我們也不夠實力。”圖千秋點頭道。

“城主叫賀軍跟我一起下去。”唐文道。

“賀軍也不管事,他剛跨入凝神初期而已。

百靈城能排玄武城管轄的大城池前六強,城主都是凝神中後期,賀軍也不夠看啊。

你要知道,一旦爭搶起位置來,他們都會紅了眼的。

到時,他們纔不會賣賀軍麵子。

畢竟,那裡是他們的地盤,強龍也不壓地頭蛇。

更何況,賀軍也算不上強龍。

比如西方空明,你感覺他好像挺溫和的是不是?”盅老說道。

“感覺如此。”唐文應道。

“屁!”圖千秋哼了一聲道,“他溫和,溫和個屁,殺起人來絕對不眨眼。有次為了鎮壓下邊城池,一口氣殺了上萬人。”

“上萬?”唐文倒真給嚇了一跳。

“長老會中冇一個好東西,你要小心,個個都是笑麵虎,吃人不吐骨頭碴子的。”圖千秋道,“西方空明這個局設得很大,我著實想不通。

他怎麼會讓你進長老會?

而且,封地百靈城,這對你來講是禍並不是福。”

“嗬嗬,其實,我也不怕,大不了挑出城主後就回來。”唐文道。

“有些事,非你處理不可,你想躲也躲不開。

更何況,光是挑城主這一關你就過不去。

好好想想,該怎麼樣處理。不然,恐怕你有去無回。”盅老道。

“我有貴人相助。”唐文神秘一笑。

“什麼貴人?你小子能認識什麼貨,我跟圖千秋也就通念境。

就是你認識的人中最強大的了。

到時,去的時候把我的蟲子大軍都帶去,至少有個照應。”盅老翻了個白眼。

“師尊認識這個嗎?”唐文掏出了天域令。

盅老斜眼一瞄,頓時一愕,道,“老圖,你給瞧瞧。”

圖千秋本來並冇在意,聽盅老一說也看了過來,頓時一愣,奪過令牌,“我的個乖乖,不得了啦。”

“怎麼,很有來頭嗎?”唐文問道。

“天域令啊。”圖千秋道。

“不明白,我隻曉得他們好像很強大。”唐文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