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9ad5632edc9011389af660e475fe3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女子的頭髮很有特色,居然是一頭高貴的醬紫頭髮。

身披的紅色披風一直拖到地上,頭上還插有一根竹簪。

唐文打開人氣眼,看向了女子頭上的人氣小人兒。

我靠!

一片雪花,好像電視信號不好的時候呈現的狀況。

咋回事?

難道人氣也能屏弊?

就是玄武城城主頭上人氣小人兒自已也能看清楚啊,可是居然看不清女子的人氣小人兒?

那隻有幾種可能,一種就是女子是怪胎,第二種就是,女子身上有著極端強大的屏弊之物。

還有一個可能,女子功力高絕,比城主西方空明還要高得多。

這廝收回眼光,看了看虛空袋中成堆的靈石,感覺舒坦得多了。

八天八夜,居然賺了五千顆下品,一千顆中品,八百顆上品靈石。

這賺錢速度,絕對冇誰什麼事了。

而且,黑水魔王臨走時把令牌給了他一塊,說有事找他。

這個徐龍可不簡單,聽說是凝神凝圓滿境強者,絕對一方霸主級人物。

呃……

唐文故意的發出了聲音。

女子轉過頭來,唐文一瞄。

草!

戴了個勞什子的半片白色麵紗,一直遮到了鼻尖上方,隻能看到兩隻清純的眼睛,看不清整個長相。

不過,那雙眼睛明亮如天上星辰,令人不敢直視。

“你誰啊?”唐文故意問道。

“你叫我紅袖就行。”女子應道。

“紅袖,這名倒是不差。”唐文坐起,點了點頭。

“大師的醫道非常的古怪。”紅袖說道。

“是有些不一樣。”唐文點頭。

“不是‘有些’,而是大不一樣。就是你用的藥跟我們玄天大陸相比也有著巨大的差異。大師,你的藥哪裡來的?”紅袖問道。

“這個本人的秘密,無可奉告。”唐文搖了搖頭,道,“對了,我餓了,得先填飽肚皮,不然,五臟廟得造反了。”

“你可以吃這個。”紅袖說著,掏出了一個青蘋果樣的果子。

“多謝,我的確餓了,就不客氣了。”唐文接過,感覺它冇毒。

女子如果要害自已,在自已熟睡時就可以殺了自已,何必還去下毒?

於是,拿過來後就不客氣的咬將起來。

頓時一愕。

“你怎麼不吃了?”紅袖問道。

“這果子太好吃了,我從冇吃過。”唐文道。

“嗬嗬,天生果當然好吃。”紅袖笑了笑。

三下二下,唐文囫圇吞棗。

“你慢點,太快了。”女子一見,趕緊說道。

“不是跟你說我餓了嗎?”唐文道,“還有嗎,再來一個。”

“還要?”紅袖一愕,看著唐文。

“不給就算了,我再叫廚房送些酒菜過來墊肚子。”唐文道。

“你若答應給我奶孃治病,我就再給你一個。”紅袖說道。

“你奶孃是誰,得什麼病了?”唐文問道。

“她病得很重,我是冇辦法了,所以,聽說了你,就帶過來了。”紅袖頓時一臉悲傷。

“冇事,我吃飽後就給她看。”唐文說道。正準備站起,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熱!”

“不是跟你講過,叫你慢慢吃,你一下子就吃了。”紅袖嗔怪著,伸手一拂,頓時,一團冰霜飛來,頓時,唐文給凍成了冰棍人。

不過,體內之火還在熊熊燃燒,唐文痛得呲牙咧嘴。

口裡噴出了一團團火焰,頓時就把女子噴灑的冰霜給燒融化消失。

“不好,我冇料到你如此的弱,麻煩了。”紅袖一看,急了。

“你……你那天生果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有毒啊?”唐文痛苦的叫道,因為,身體好像掉進了太上老君的火爐中一般,感覺快給燒化了。

連骨節都發出劈哩啪啦的爆響聲,皮膚開始焦黃,身體開始冒煙。

“對不起,我害了你。天生果熱力十足,長在帶有火靈脈的火山岩漿之中,百年才能小成熟。

它吸收了百年之久的火靈力,當然熱力十足。

你太弱也,根本就無法承受。

怎麼辦?”紅袖急了,不斷揮掌往唐文身上拍來冰霜之氣,頓時,整個屋子都給冰封了似的。

不過,不久又給唐文噴出的火焰給融化了。

女子又不得不斷的拍出冰之力量,就這樣,兩人像展開了拉鋸站,不斷冰凍又不斷融化……

周而複始,唐文隨時處於冰火交融之中,那種痛苦簡直不是人所能承受。

“吸她冰靈……”這時,虛空袋中居然傳來了上官初晴的聲音。

唐文悄悄的打開了虛空袋中一條小縫,頓時,冰靈之氣被上官初晴的乾屍吸了進去,頓時感覺舒服得多了。

而女子自然冇有發覺,感覺唐文身上需要的冰霜之氣更多。

女子咬牙了,把功力摧發到了極限,冰霜之氣如翻湧的潮水撲向了唐文。

不斷的沖刷著唐文,洗滌著唐文的心靈,肉身,皮筋,骨髓……

這時,天蟲被驚醒,也加入了吸收冰霜的行動中。

足足半天過去,唐文否極泰來,全身一片盪漾,好像墮入了春花之中。

他發現,紅袖已經累癱了。

“幸好,不然,我罪過就大了。”紅袖終於舒了口氣。

“叮咚,你武功境界提升到先天後期,念力能量瘋長到‘一萬斤’。”這時,大地主係統傳來了聲音。

唐文意念一動,發現念力線居然瘋長到魚線大小。

以前,僅有頭髮絲大小的,粗了不少,用它直接勒死低階武者應該不難了。

紅袖掏出一個紅色果子就啃,唐文一看,頓時傻眼。

這不是小朱果王嗎?

可是人家像吃西紅柿似的,啃了一個又一個,連啃了三個才停了下來。

“你家種小朱果的是不是?”唐文一臉驚歎的問道。

“這個你喜歡吃嗎?”紅袖眨了下眼,不解的問道。

“當然喜歡,味道不錯。而且,很有營養。”唐文點頭道。

“喜歡吃給你一盤就是。”紅袖說著,掏出了一盤,上麵足有十幾個推了過來。

“這個,太多了吧,我不能要。”唐文趕緊搖頭。

“冇事,我家裡很多,平時都當水果吃。”紅袖說道。

我叉叉……

你家是乾什麼的?

小朱果王居然當水果吃??

“你家裡既然很多,那我就不客氣了。”唐文咳嗽一聲,厚著臉皮收。

“這個跟天生果冇得比,天生果的能量是它的幾十倍。”紅袖道,唐文手一抖,差點盤子掉地上了。

“天生果我家裡也僅有一株,一年也就能摘幾十個,我家裡人多,所以,你再要一個,我也得猶豫一下。”紅袖又道。

“失禮失禮,另一個就不要了。”唐文趕緊說道。

“不,我說過,你給我奶孃看好病就再給你一個。另外,再加十個大朱果王跟十顆靈石。”紅袖一臉正經道。

“那趕緊,我們給你娘奶看病去。”一聽有這爆表的好處,唐文坐不住了,站起來就要下樓。

紅袖的奶孃叫鐘林紅,看上去也就四十來歲的一個美婦。

一係列檢查之後,唐文可以確定,鐘林紅得的是一種‘血液腫瘤’。

剛好自已帶了120萬一針的治癌神藥,撞槍口上了。

於是,一係統忙碌之下,幾天後,鐘林紅的病狀明顯好轉。

畢竟,鐘林紅也是個高手,普通人跟她冇得比。

這時,西方空明怒氣沖沖的推門而進道,“唐長老,你怎麼回事。

回來了就在城主府裝了幾架風機人就消失了。

你可是城主府二管家,內門長老,怎麼一點責任心冇有?”

“我不是冇辦法嗎?一回來就有上百台手術等著我。

這些病人命垂危,他們都是你的子民,我總不能見死不救?

你看,一直忙活到現在。”唐文解釋道。

“你可以分階段來,怎麼能都不管城主府了。

你要知道,城主府多少事?

我現在已經被他們逼得焦頭爛額。”西方空明道。

“西方城主,城主府事是重要,但是,有病人的生命重要嗎?”這時,紅袖冷冷問道。

“唐文是我城主府的人,當然城主府的事重要了。天下這麼多病人,如果都要管,管得過來嗎?”西方空明一聽,大怒,拍著桌子指著紅袖凶道。

“西方空明,你敢凶本姑娘?”紅袖撅著嘴兒道。

“凶你怎麼啦?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跟唐長老講話,你一個丫頭插什麼嘴?”西方空明怒火中燒,一臉霸道。

“大膽!有你這樣跟小姐講話的嗎?”這時,站在紅袖身後一箇中年男子一掌乾將過去。

西方空明身邊親衛長莫離風一看,一掌反震了回去。

嘭!

莫離風直接被震得破牆而出,翻滾著飛將出去,地下,一路斑斑血跡。

西方空明一看,頓時,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臉傻眼。

因為,莫離風可是自已的親衛隊長,剛跨入神識初期強者,也僅比自已遜色一兩個小境界而已,居然不敵對方一巴掌。

而那人隻是這個丫頭的護衛而已,那這個丫頭還了得?

“唐長老,我還有事,你有空到城主府來一趟,有重要事。”西方空明短暫的錯愕之後,丟下一句話就走。

紅袖也冇攔他,看著他離開。

“姑娘,你這樣子替我得罪了城主,叫我今後怎麼過?”唐文一臉苦笑道。

“他算什麼?”紅袖身後男子哼道。

“你們當然冇事,可你們一走,我可是慘了。

城主一怒,我這人頭可就落地了。

為了替你們治病,我這……”唐文故意一臉苦澀,是想套紅袖的底細。

“如果他真要殺你,把這個給他看就是!”紅袖想了想,掏出一塊令牌扔給了唐文。

唐文接過一瞄,見上麵刻著‘天域’兩個字,但也不明白什麼意思?

“這個能管用嗎?”唐文故意不信的問道。

“如果這個都不管用這玄天大陸就冇什麼管用了。”紅袖身後男子哼道。

好像很牛逼的樣子……

“那,隻能如此了。”唐文裝得一臉無奈的樣子收起了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