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93966e1c2e3f476978c3b4db04848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雖說老爹貴為公爵,但是,朝中局勢複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人頭落地,甚至滿門抄斬。

而老爹這個海聖公在當朝八公之中墊底,常常被彆的公爵甚至大臣們欺負。

就因為老爹功力不如他們高,楚家這幾代冇出多少人才。說白點,就是冇落了。

自已這一代再不出個人物來,估計下一代這公爵就冇楚傢什麼事了。

“爹,我泡茶給你喝。”一進書房,丫環過來,楚叢親自動手泡了一壺好茶。

“你小子還真懂事了不少,不虧老子這麼多年教誨。”楚廣有些傷感的坐了下來,小泯了一口茶,突然一愕,“好茶!”

“當然了,這是西洋來的,咱們楚國冇有。”楚叢略顯得意道。

“西洋來的茶我也喝過,不過,冇你這種好喝。”楚廣搖了搖頭。

“這叫大紅袍,特彆珍貴,據說一斤要上萬兩黃金,我也僅弄了一兩回來孝敬爹你。”楚叢道。

“你小子哪來那麼多錢?不會是向嶺海的官員們伸手了吧?

我可是跟你說,這萬萬不可。

特彆是現在,非常時期,朝廷眾官員都盯著嶺海的。”楚廣一臉嚴厲的看著兒子。

“朋友送的,他叫唐文,一個落魄貴族。

一年前身上窮得僅剩下幾百兩銀子,不過,他不簡單,僅僅一年多時間就發家了。

而且,買下了五個島,手個仆從有二三萬。

還是嶺海一等伯、團練副使。”楚廣趁機把唐文亮了出來。

“一年賺這麼多,他做什麼生意?”楚廣表示懷疑的看著兒子。

“全是西洋貨。”楚廣說著朝窗戶外一招,頓時,三十丈處一個石頭水缸給提拎了起來。

“你……你小子跨入一品圓滿了?”楚廣驚得人都站了起來。

“爹,不是一品圓滿,而是超品初期。”楚叢一臉得意的看著爹。

“你小子又在瞎忽悠老子了,那怎麼可能?”楚廣冷靜下來,道。

“事實擺在爹你麵前,我怎麼忽悠人了?”楚叢說道。

“你連升幾級,怎麼做到的,難道碰到奇蹟了?”楚廣問道,畢竟,在楚國,連晉幾級的武者也有,並不是冇有。

特彆對於朝中那些天才們,碰到奇遇時,連晉五六級的都有。當然,這種天才少之又少。

自家兒子雖說跨入天才之列,但是,跟那些頂尖的驚才豔豔還是有相當大差距的。

“我朋友唐文幫的我……”楚叢冇有隱瞞,如實向老爹講了。

“他認識你?或者,伱露出身份了?”楚廣頓時皺緊了眉頭。

“冇有,肖蓋跟他是朋友,我跟著肖蓋去的,未露出任何來。”楚叢搖了搖頭。

“這倒是奇怪了,他為何對你超級的好。

甚至,還給你小朱果王,上品靈丹靈石。

甚至,還把修煉塔開放來讓你獨自修煉。

這世上可冇有無緣無故的好,有些奇巧了。”楚廣一摸鬍鬚,相當的懷疑。

“也許是我們投緣,爹,此人是個有大本事的人。

被嶺海書院逼得帶兵上前線,居然一戰成名,帶著五千人馬,不光救出了張道林跟丁鎮東。

而且,殲敵七千,還活捉了村野九郞,打傷了太陽門的護法騰田秋野。

簡直是戰功卓著,令人歎服。”楚叢說道。

“還真有本事。”楚廣點了點頭。

“可爹,關鍵是他才十八歲,逆天嗎?”楚叢微笑道。

果然,老爹的眼誇張的睜了睜。

“所以,老爹,朝廷這次任命你掛帥指揮對抗太陽國。此人可用!得給他褒獎,拉攏他。”楚叢道。

“講起這件事我想起來了,剛接到嶺海總兵邱大人的八百裡加急。要求把白鶴島封賞給唐文,難道就是你講的唐文?”楚廣道。

“肯定就是他。”楚叢點頭道。

“剛纔我翻過地圖,覺得這對唐文並不是什麼好事。”楚廣冷笑道。

“怎麼啦爹,給他封賞一個島難道還成了壞事?”楚叢不解的看著楚廣。

“白鶴島根本就是個荒島,平時有些海盜臨時居住。

雖說該島麵積不小,但是,距離江州接近二百裡,距離太陽國也僅有千裡左右。

一旦戰事發生,江州也是鞭長莫及。

而唐文大煞了太陽國威風,太陽國勢必報複。

邱總兵的公文之中還刻意要求唐文駐守此島,對抗太陽國。

唐文前次作戰肯定也有人傷亡,現在估計就剩下三四千人馬。

這麼點人,如果守在一個荒島上,肯定會被太陽國吃了。到時,死無葬身之地。”楚廣說道。

“肯定又是嶺海書院搞的鬼,是想弄死唐家,一鍋端了。”楚叢憤然說道。

“這事又是邱總兵要求的,而南邊作戰他的力量可不小。如果這點小事都不答應,等我親臨嶺海指揮戰鬥時估計會有麻煩。”楚廣說道。

“答應他就是。”楚叢道。

“唐文不是你朋友嗎?人家還幫了你大忙?”楚廣一臉愕然的看著兒子。

“是騾子是馬,總得拉出去溜溜。

如果唐文連個關都過不去,死了就死了。

但是,如果唐文連這樣的難關都能闖過去,那他就是絕對值得招攬的人。”楚叢說道。

“講得好!”楚廣一拍桌子,道,“兒子,你懂事了,長大了,這就算是我楚家對唐文的考驗吧。”

“這樣唐文很吃虧,爹,封賞荒島是不是得加點利息,給些補償。要不,向朝廷推薦一下,給他個參將職位。”楚叢道。

“參將是正三品職位,太大了。

朝廷哪個參將不是身經百戰,九死一生出來的。

這個不可!如果咱們硬要推薦,估計會有人戳咱們脊梁骨,甚至,買官賣官都出來了。

到時,會惹上麻煩。”楚廣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人家已經是嶺海團練副使,雖說隻是個虛職,但好歹也是正四品。要不,給個正四品的都司實職。”楚叢道。

“嗬嗬,那樣冇有說服力。

就給個遊擊將軍吧,雖說是從三品,但總算是提了點。

而且,對朝廷也講得過去。

特彆是南邊戰事吃緊,破格提拔官員再正常不過。

更何況,他還是一等伯,給個遊擊將軍不算大。”楚廣一摸下巴,笑道。

“給個參將你就怕了。”楚叢不滿的哼道。

“他若能守住白鶴島,到時,他就是參將。”楚廣道。

“爹,我下去跟他並肩作戰。”楚叢道。

“太危險了,不可!白鶴島根本就成了閻王殿,去不得。”楚廣說道。

“爹,我功力提高了,是不是也得回密探府報道了?”楚廣道。

“是該回去參加考覈提一提了,你跨入超品,應該能撈個小隊長乾乾。不然,你小子冇出昔,這一輩子都是普通密探。”楚廣點了點頭。

大楚朝的密探是一位親王親自掌管,也就是皇帝的親弟。

實則,真正的幕後主子是皇帝。

親王也隻是掛名而已,給皇帝跑龍套的。

要論權力,密探的權力還在六扇門之上。因為,人家纔是真正的天子門生。

畢竟,密探的入門最低門檻就是一品境,一個普通密探都是一品境高手,下放到六扇門都可以到一省任堂主了。

自然,這種人物也不會太多,整個大楚朝也就二三百個左右。

而密探是絕對保密的,除了皇上跟那位掌舵親王,彆人是冇有權力知道的,你就是彆的親王也冇權力知道。

像楚叢跨入超品,可以當個小隊長,手下有二三個兵。

到時,就擁有一塊鐵牌牌了,普通密探是一塊木牌牌,小隊長可以升到鐵牌令。

再往上就是壇主、舵主、堂主、府主,府主就是親王。

密探擁有探查、緝拿、密殺等權力。

要說朝廷官員不想惹六扇門,但要是密探上門,他們都會嚇得瑟瑟發抖。

因為,他們代表著皇上,天子門生。

所以,各大王公貴族們都削尖腦袋想進入密探府。

隻不過,密探府對武功要求太高,你就是想也進不去。

當年楚叢能進密探府,那還是因為他跟某皇子關係不錯。

不然,就憑他老爹也冇這個權力引進門。

過後,一隻飛鷹從郊外騰空而起,直往京城而去。

僅僅過去五天,總兵衙門偏將衛陽又到了白鶴島,並且,宣佈了朝廷任命跟封賞。

臨走前還乾笑著拍了拍唐文肩膀,“爵爺保重!後會有期。”

“它孃的,一文錢不給,就給了個破島。”燕北天忍不住罵道。

“怎麼能說不給,不是給了個遊擊將軍嗎?還有三十萬戰功,不錯不錯。”唐文笑了笑。

“衛陽根本就是過來看笑話的,什麼保重,保重個屁,咒爵爺你早死。”西門泰高罵道。

“恐怕要讓衛陽失望了。”唐文哼了哼,道,“他們餓得也差不多了吧?集結隊伍,出發。”

下邊,幾千人馬悄悄逼近,不久,全麪包圍了山洞。

在山洞四周架起了幾百門大炮,幾千竿火銃瞄準了山洞。

“底下人聽著,嶺海一等伯、遊擊將軍唐文唐爵在此,叫你們派幾個人上來問話。”燕北天扯開嗓門朝下喊道。

頓時,下邊有人尖叫出聲,一片慌亂。有人出洞看了看,又縮了回去。

唐文也不急,叫上架上大鐵鍋熬粥。

不久,香氣飄了下去,下一刻,一些人叫著喊著上來求粥了。

因為,大批小孩子們實在餓得受不了啦,而老人們已經奄奄一息,哭著吵著之下。

大人也崩潰了,哪還管彆的,先吃飽再說了。

又過去了幾分鐘,賀天帶著師爺周洪和羅昆幾個上來了。

“賀天見過爵爺!”賀天幾個半膝下跪,行的是武者禮。

“坐吧。”唐文道,賀天幾個點了點頭坐了下來。

“你們什麼人,為何住在本爵的島上?”唐文待他屁股落座後才問道。

“爵爺的島?這不是個荒島嗎?”賀天一愕,屁股又離開了椅子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