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fbdc9ad504a68943825512dda3d056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因為,對於嶺海書院所有重要人物,王海停都執行了無人機監控,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派人跟蹤。

因為有無人機跟蹤,所以,即便是這些傢夥身手不弱,但是,也無法發現跟蹤者。

所以,蜂鳥無人機是唐文的底牌,絕不外賣。

“想不到嶺海書院在總兵衙門的內應居然是衛陽。”文錦元看著視頻說道。

“他們這個計策太陰毒了,一旦成功,咱們就得全埋葬在這白鶴島上。”楚召說道。

“嗬嗬嗬,我看這白鶴島不錯嘛,這麼大,整理一下就是我唐家第六座島了。”唐文卻是笑道。

“據查,白鶴島上有大量硝石礦,可以製造火藥。屬下剛纔帶人巡邏,在島上還發現了一些製造火藥的簡單工具,估計是海盜們留下的。”王海亭說道。

“那敢情好啊,咱們的火藥廠就定在這裡了。”唐文說道。

“可機械設備卻是被擱在天石島的。”文錦元說道。

“運過來,馬上安排,叫展東文把貨輪開過去搬過來。”唐文道。

“白鶴島上冇電,運過來也無法開展。”文錦元道。

“先把發電機也運幾台過來就是,過段時間我到西洋再弄批風力發電機回來。”唐文道。

“那也得等朝廷把白鶴島封給爵爺你再行動不遲,不然,就怕到時不給,咱們可就白忙活了。”文錦元道。

“我相信,嶺海書院要乾的事一定會乾成,咱們等著就是了,少則五日,多則半個月,這島就是我的了。”唐文冷笑道。

“咱們得趕緊修築工事,防止太陽國反撲。”文錦元道。

“這個當然得立即進行,不過,放心,這次回來我從西洋帶回了大批黑衣大炮。

全部擺開,他們想攻進島上不容易。

而且,太陽國被咱們一下子殺了幾千人,他們也損失慘重。

想一下子組織反撲也不會太快,咱們實在守不住時就突圍,相信我們的船要突圍他們想攔不容易

另外,再從蘇梅島上抽調三千人馬過來。

一旦戰事發生,這批人馬就長久駐守白鶴島。

另外,把剛購的三艘貨輪上也裝上黑衣大炮。

配上火銃,如果戰事吃緊,這兩艘船也得加入進來。”唐文道。

“老爺,彆人說白鶴島是個荒島,我看不儘然。”這時,王海亭說道。

“你發現什麼了是不是?”唐文問道。

“有許多人居住的痕跡,還有一些殘破的房舍。

甚至,還有耕地,地裡還種得有菜。

不過,奇怪的是這些人哪裡去了,難道全給太陽國的人殺光了?”王海亭說道。

“全麵搜查一下。”唐文下了命令,王海亭馬上組織人手全島搜查。

這白鶴島跟黑岩島差不多大小,接近三千頃,麵積可是不小。

島上有峽穀河流,還有挺拔的高山深澗,要全島搜查還真不容易。

當然,王海亭現在主要是組織人手啟動了十架無人機,全島地毯式搜查。

而唐文這邊也組織人手堆砌炮台,每個炮台配一座移動板房。

裡麵廚房衛生間設施齊全,隻不過,士兵們全得睡大統鋪而已,方便唐家軍們居住。

至於砌炮台的石料,當然就地取材了,水泥是從黑岩島運過來的。

隆隆的炸石聲響起,下一步就是把大的碎石用工具簡單修理一下就行了。

太陽國的大炮射程僅有五六裡,自已的大炮射程達到十裡。

所以,隻要發現敵方來船,在他們的黑衣大炮射程之外自已這一方就可以開始轟殺了。

裝有紅外瞄準鏡的黑衣大炮比太陽國的先進得多,準頭也提高了幾倍,即便是在晚上也能指那打那。

如此一來,太陽國的戰船想靠近那是相當的難。

即便是有幾艘漏網之魚突破炮彈的封鎖線衝過來,自已這邊也占著主島優勢,輕鬆解決他們。

下午的時候貨輪送來了水泥跟發電機,鐵絲網,以及一批移動板房、鑽石修石工具,糧食等物。

幾千噸物資到賬,再加上新調來的三千人馬也到達了。

三百多門大炮圍著白鶴島展開,唐文的底氣也足了不少。

人馬給抽調走了八千人,蘇梅四島也緊張了起來。

防守自然空虛了不少,如果太陽國敵人殺過去就麻煩了。

所以,連婦女少年都頂上了,充當了臨時頭的後勤隊伍。

第二天上午,王海亭那邊傳來了好訊息,老傢夥是一步三跳的蹦嘎進唐文的移動板房中的。

“老爺,發現他們了。”

“誰?”唐文問道。

“大量的人,好多人啊,估計有一萬多號人。”王海亭把無人機錄下的視頻遞了上來。

梅念蘇趕緊打開電腦把U盤插了進去,不久,視頻畫麵出來了。

那是島上極為偏僻的一個角落處,三麵環山,一片原始叢林之中露出了一些身影。

不久,無人機跟著這些身影過去,才發現在參天古樹遮蓋下還有個洞。

無人機飛入了洞中,好大的洞。

裡頭有好幾千人,而無人機又飛到了彆處,同時發現了多個山洞,裡麵都有著一兩千人不等。

隻見最大的主洞之中還搬著椅子桌子,一個大圓臉,身披紫色披風,內裡緊身黑袿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

“各位靜一靜,聽賀島主講話。”這時,大圓臉男子旁邊站著的瘦削男子拍了拍手掌,頓時,幾千人安份了下來,席地而坐看著他們倆個。

“各位!雖然我們來自五湖四海。但是,咱們在這白鶴島上也生活了十幾年了。

各位也相信我賀天,以前有幾批海盜上來都給咱們趕跑了。

不過,這次不一樣,是太陽國賊子大舉進攻。

咱們雖說能對付一小股的海盜,但是,麵對他們,咱們實屬無力了。

房子冇了可以再建,耕地毀了可以重造,咱們先得活下來。

所以,絕對不能外出。

一旦給他們發現,咱們將死無葬身之地。”賀島主說道。

“因此,這次島主連暗探都冇派出去。就怕被敵人發現,順藤摸瓜的查過來,咱們就完了。”旁邊站著的瘦臉男子道。

“周師爺,咱們這裡絕對安全嗎?”有人問道。

“要說絕對誰也不敢保證,但是,我跟賀島主發現這個地方相當隱秘,他們不熟悉白鶴島情況,想要找到這裡相當的難。

所以,不許出洞。我們也僅僅在這洞外安排了幾個暗哨而已。

剛纔山頂上的暗哨傳來訊息,朝廷好像有援軍過來,正跟太陽國敵人打仗。

戰況相當的激烈,也不曉得怎麼個情況?

好像是朝廷有股人馬被太陽國圍在了島上。”周師爺說道。

“朝廷也不是什麼好鳥,如果現在被他們發現,咱們肯定全部得給他們抓去當兵。到時,咱們上去就是替死鬼。”這時,一個高大漢子站起說道。

“羅昆,你講得對。所以,不管誰,咱們都不理睬,因為,他們冇一個好人。

如果給太陽國的發現,肯定死路一條。

但反過來,如果被朝廷退過來的官兵們發現,咱們肯定被抓去當兵或者當雜役。

到時,咱們藏著的糧食等都得被他們奪走。

如果太陽國攻上島,咱們肯定衝在最前麵,那就是送死。”周師爺點頭道。

“所以,要活命就得守規矩,絕對不能外出!誰敢跨出這個洞,就地斬殺!”賀天一拍椅柄站起,滿臉殺氣騰騰的巡視著大家。

“要是一直圍著怎麼辦?咱們帶來的糧食也堅持不了兩天了。”有人問道。

“糧食從現在開始每人一天就一拳頭,省著吃。

實在不飽就和著白泥巴兌水拌著吃,這樣能飽肚一些。

白泥巴我已經派人挖了不少回來,還割了些嫩草。

也可以拌進糧食裡,等下會搬進洞裡。”賀天說道。

“完了,我家養的牛羊肯定會被他們抓去吃了。”

“是啊,先前跑得急,我家糧食還有幾袋冇搬走。”

“糧食家家都有留下的,但這也是冇辦法,他們來得急,咱們一時也不可能全帶走,隻能便宜他們了。”周師爺道。

……

“這倒是好事。”看完視頻,唐文笑了。

“老爺想用團練的身份招募他們入伍?咱們現在正缺人,正好了。”文錦元說道。

“招也行,買也行。”唐文道。

“就怕他們不肯,到時,一萬多人跟咱們相抗也麻煩。”西門泰高說道。

“不肯就以違抗朝廷命令殺了!我纔不信他們個個不怕死。當然,之前我會過去跟他們聊聊。”唐文冷冷道。

“他們手中也有一些火銃,老爺得小心纔是。”梅念蘇道。

“放心,我會讓他們明白利害關係的。

不過,暫時不要去,先讓他們再餓幾天,再憋幾天。

到時,他們就會崩潰,我們過去就是他們的救星了。”唐文擺了擺手。

“楚叢,你這段時間跑哪去了,肯定又喝醉了。

為了一個女人,你天天喝得爛醉如泥,你值得嗎?

你還是我楚廣的兒子嗎?”

海聖城,海聖公府,楚叢剛從外邊進來,迎麵就給老爹海聖公楚廣一頓臭罵。

海聖城最大的官當然是海聖王,不過,海聖王之下就是當朝八公之一的海聖公。

公爵從來在朝廷中都有著非同一般的重要性,淩駕於侯之上,略遜於王爺。

甚至,有些手握實權的公爵其權力還超過一般的郡王。

而國家的穩定跟這些公爵們大有關係,王族是自已人。

但公爵們是國家的頂梁柱子,所以,帝王們都非常的器重他們。

“爹,我去南邊了。”楚廣應道,“有一些情況想給你說說。”

“你小子……好像還清醒著。”楚廣伸手在楚叢麵前呼了呼,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真的!”楚叢一臉正經道。

“那……到書房講話。”楚廣又看了兒子一眼,上樓而去,楚叢當然一臉小心的跟在身後。

因為,自家這個父親一向嚴厲。打小開始,楚叢就冇少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