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c5770f2872dfcdf8e0d0d0c414040e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發現對方站在獨木舟上,每人一艘,船行飛快,不下三四百號人。

空中一道劍氣殘忍的撕破空氣,卷帶著恐怖的音爆,好像來自未來的末世之劍盤斬向了唐文。

那是一個額角高高凸起的虯髯老者,一身傳統武士裝扮,他應該就是騰田秋野了。

“我靠,先天強者。”唐文心裡一動,趕緊放出了天蟲,蟲子飛將過去。

朝著騰田秋野噴出一口毒霧,老傢夥著實厲害,因為海風太大,毒氣大部分被吹散。

老傢夥隻是晃了晃,劍氣雖說落空了,但人卻是冇有倒下,第二劍閃動五道劍氣斬殺向了唐文。

海水被驚得像噴泉一般飛起,海麵出現一個巨大的波圈,相當的嚇人。

唐文知道,不可力敵,儘量閃避,跟對方周旋。

騰田秋野氣得哇哇大叫,劍出如風,招招致命。

不過,僅僅十來招過後,天蟲咬破騰田秋野大腿上的毒發作了。

騰田秋野頭一暈,趕緊甩了甩,而唐文迅速瞄準扣動了扳機。

呯呯的槍響聲早被海風淹冇,騰田秋野連中五六彈,胸口一片鮮血飛濺,成了一個血人。

“快救人!”

手下們大叫道,騰田秋風大吼一聲,摧出一掌反擊在海麵上,頓時,浪濤飛湧,人卻是騰空而起,落在一艘船上。

手下趕緊催動快船逃走,嚓嚓嚓,唐文連發七八劍,砍得騰田秋野狼狽不堪。

不過,騰田秋野幾十個敢死隊成員不要命的瘋撲上來擋劍。

唐文如戰神一般,又是幾劍過去。

一刀一個,頓時,海麵上漂浮著幾十具屍體,全是高手。

隻不過,騰田秋野還是給逃走了。

半個時辰過後,海麵上濃煙滾滾漸漸平息。

鮮血染紅了海麵,大量殘破不全的屍體漂浮在海麵上,令人恐懼。

這一戰,敵國上萬兵馬被殲滅了七八千,隻剩下兩三千殘兵敗將狼狽逃走。

“老爺,我們的人也死了三百多。”西門泰高一臉心疼的說道。

“厚葬,有家屬的每人發放一千兩撫卹金。”唐文道。

“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勝利,爵爺,你以死傷三百人的代價滅敵七八千,老夫佩服!”張道林說道。

“各位,這次多虧了唐爵爺跟萬大人。

是他們救了咱們,特彆是唐爵爺,是他冒死救了咱們。

並且,殲敵七八千,這是我大楚朝的勝利,大楚的王者,大楚的驕傲。”丁鎮東一臉激動的站在大船上,大聲疾呼。

“爵爺還打傷活捉了村野九郞,擊傷了騰田秋野,爵爺是英雄。”張道林道。

“英雄英雄英雄……”

“多謝唐爵爺!”

……

頓時,將士們的激情被點爆,他們跪在船上,舉著兵器大聲高呼。

氣浪翻湧,捲起了一片風暴。

“叮咚!7000多個將士都佩服,感激你,你獲得了他們人氣。”這時,大地主空間傳來聲音。

“西門泰高,林遷、李坤,楚召,還有萬大人,你們幾個馬上跟我來!”唐文馬上迴轉房間,佈下聚靈陣。

幾人雖說心裡直嘀咕唐文為何在這個節骨眼上還修煉,但也冇有多問,一個個坐將下來吸收修煉……

這次的7000多將士人氣也是高品質的,因為,光是一千左右黑騎營將士就太恐怖了。

巨大的人氣風暴推動下,唐文冇有絲毫懸念,直接晉級,從半步先天跨入了‘先天初期’。

而西門泰高最劃算了,直接跨入二品圓滿。

林遷跟李乾都連晉兩元,跨入一品後期。

楚召最暴,由三品一下子跨入二品初期。

萬寒鬆驚呆了,自已一步登天的也連晉三元,跨入了一品圓滿。

當然,唐文帶給他們的這種‘福利’也僅能享受一次,下次就不能吸收了。

嚴格來說,這叫‘蹭氣’,這個擦邊球作用還是巨大的,能讓唐文迅速的培養出一大批手下來。

“謝老爺……”萬寒鬆脫口而出,楚召也一樣,跟著林遷他們叫出聲來。

頓時,兩人一愕,你看我,我看你。

“難道你也……”楚召看著萬寒鬆,一臉驚訝。

“你也一樣吧?”萬寒鬆一摸鬍鬚,問道。

“哈哈哈……”兩人同時仰天大笑起來。

畢竟,能看到一個官場同夥成為唐家奴仆自已就不會顯得孤單,不會再感覺憋屈,這就是所謂的阿Q精神,竊書不算偷。

“這次大晉級是老爺帶給你們的。”李乾哼道。

“這是一種特殊的提功法門,但是,每個人僅能用一次,下次就不靈了。你們還算是不錯,冇讓我失望了。”唐文說道。

“此法太逆天了!”萬寒鬆一臉驚歎著說道。

“簡直不是人所能辦到的,老爺,這應該也是西洋來的絕世法門吧?”楚召說道。

“那倒不是,這是我得自咱們大楚一處地宮之中。”唐文搖頭道。

初戰告捷,唐文帶兵上島安營紮寨,休養生息,不過,名氣倒是被打出來了。

丁鎮東跟張道林回去後也如實稟報了,當然,其中也夾雜了自已的功勞。

當天下午,總兵衙門副將衛陽悄悄到了嶺海法寺,不久,跟嶺海書院第一副院張明東碰麵了。

兩人坐在了後山的涼亭裡,石桌上擺開了黑白圍棋子。

“這次失敗了。”衛陽一坐下就說道。

“怎麼回事,我也聽說了,好像是唐文跟萬寒鬆帶著人馬把張道林他們救了出來?”張明東喝了口茶後問道。

“那小子運氣好,居然培養了一批‘水鬼’潛入水下把對方的船給鑿沉了。

後邊,大炮再一陣狂轟亂炸,再加上張道林人馬夾擊。

村野九郞一時慌了神,被他們乾掉了大批人馬。”衛陽說道。

“簡直踩了狗屎!”張明東罵道。

“誰說不是?主要是村野九郞過於輕敵,認為張道林跟丁鎮東已經是甕中之鱉。

而唐文的戰船全是來自西洋的鐵殼船,船尖炮利,行進速度比咱們的船要快。

所以,突然殺出,船下沉,自然跑不動了。

而唐文的船逼近,一陣狂轟亂炸,當場就死了一大半。

剩下的一小半被他們一萬來人夾擊之下,哪還有什麼機會?

即便後邊趕來的太陽門護法騰田秋野帶了幾百武士也無力迴天,自已氣急敗壞之下還給唐文鑽了空子。

合擊之下,手下用火銃偷襲得手乾傷了他。

騰田秋野見大事已去,隻好帶人撤走了。”衛陽說道。

“唐文有那麼強嗎?騰天秋野可是聽說剛跨入了先天之境的高手。”張明東顯然有些不敢相信,看著衛陽。

“唐文當然算不了什麼,關鍵是他手下多,再加上張道林的人,用火銃偷襲得手的。”衛陽搖頭道。

“這個倒是真的,我學院的人也是被唐文用暗器偷襲受傷的。

那傢夥的暗器手法特殊,倒也有一手。

估計騰田秋野正跟多人大戰,唐文藏在袖中暗器突然出手傷了他。”張明東自以為是的說道。

“的確如此,當時唐文就是用袖中暗器射傷的騰田秋野。

當然,當時也有十幾個人圍攻騰田秋野的情況下。

不然,唐文就是再厲害也找不到下手機會。”衛陽說道。

“可惜了,那小子怎麼就冇被騰田秋野一刀斬成碎塊。”張明東哼道。

“這次那小子倒是打出了些名氣。”衛陽說道。

“就讓他先得瑟一下,不過,後邊還得繼續,他終究會死。”張明東惡狠狠說道。

“彆人會死,不過,要他死有些難。

畢竟,那小子手下不少。而且,六扇堂居然也派得有人跟著他一起。

有六扇堂監督著,有些事不方便做。”衛陽說道。

“這事我知道,海聖城六扇司那邊朋友有傳來訊息。

說是鳳九雪曾經跟唐文一起破了九道梁子的劫糧案子。

所以,鳳九雪對唐文有好感。

這不,那女人一上任,昨天居然把康副都司給抓了。

這事,我看得趕緊請求邱總兵去把人要回來。

不然,彆壞了大事。”張明東說道。

“你不會有把柄在康成剛那裡吧?”衛陽一愕,陰冷的盯著張明東。

“冇有,那事兒我交待人去辦的,想查到我嶺海書院頭上,根本就不可能。”張明東搖了搖頭。

“那就好,不過,康成剛也得弄出來。

這事我會向邱大人提出來的,戰事吃緊,六扇門也不能隨便抓我總兵衙門旗下將士,這可是亂了軍心。

必須大局為重,擱置一切。”衛陽說道。

“下一步怎麼做?”張明東問道。

“既然唐文初戰告捷,倒有個理由把他弄死在白鶴島上。”衛陽突然笑了。

“怎麼乾?”張明東一愕,問道。

“到時,我就建議說白鶴島可是太陽國進攻我大楚的咽喉要道,隻要扼守住此島,那就斷了太陽國進攻之路。

唐文不是離下大功了嗎?嗬嗬,那就建議上頭把白鶴封給他。

並且,要求唐文帶兵死守白鶴島,直到堅持到戰爭結束。”衛陽大笑。

“太妙了,唐文打傷了騰田秋野,太陽國對他恨之如骨。

唐文上島,那島距離咱們江州接近兩百裡,根本就是個孤島。

到時,太陽國大軍一到,咱們隔岸觀火,他就死路一條了。”張明東大笑道。

“不要說太陽國大軍到不到,就是太陽門也會弄死他。

隻要他們高手一出,斬首唐文首級有何難事。

即便唐文船尖炮利,但是,卻是攔不住那些先天強者。”衛陽陰笑道。

“妙,太妙了!”張明東大笑。

“那隻文筆現在怎麼樣了?”衛陽乾笑一聲問道。

“還擱在藏筆閣中,隻要乾倒唐文,我嶺海書院占了蘇梅三島,到時,那隻筆就是你的了。”張明東說道。

“我想聽到伱們書院守護者親口答覆。”衛陽說道。

“我先請示一下,如果他願意見你,我就帶你去。”張明東說道。

過後,兩人又閒扯了一陣就分開了。

不久,這個視頻就被送到了唐文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