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9f95a394a6f02287ae136f9559937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一刻,楊姑雪服氣了,這麼多前輩都給打得滿地找牙.

她還有什麼不知足的?要丟丟的也是他們的臉,我楊姑雪丟啥臉?

歸元一直接把嘴笑裂開了,他雖說僅取得了第八名,但是,榜首可是咱戰龍門的啊啊……

“各位,我在這裡代戰龍門宣佈一件事。”歸元一跳上了擂台。

“歸長老請說。”蕭天壽說道。

“經門中批覆,唐文已經提為我戰龍門三長老。要不是他喜歡自由,我這大長老位置都想讓給他了。”歸元一道。

“老傢夥,你占著茅坑不拉屎,就怕後輩搶了你飯碗。”曾魁憤憤然罵道。

“夠了夠了,我的確事多,不想要太多的束縛,三長老都太高了。”唐文道。

“唐文小子上來見我!”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從崆峒山山頂飄來。

“莫老!”頓時,好些人都躬身朝著山頂致敬。

“唐長老,你趕緊上去,這是崆峒派太上長老邀請你,這對你來講是莫大的榮幸,他可是先天級強者。”歸元一趕緊催道。

“算了吧,我還有事,就此下山。”唐文搖了搖頭,心說先天算個屁,老子在玄武域連凝神境都見過。

“好狂!”

“太狂了!”

……

頓時,崆峒掌門劉誌良的臉都給氣紅了,你這簡直是赤*裸裸的打我崆峒派的臉。

“不好意思,他的確有事,本來是不想參加大戰的,是我門中硬逼著來的,見諒見諒。”這屁股還得歸元一來擦了。

“唐文,我崆峒山從此不歡迎你,永久杜絕你進山。”劉誌良氣得大吼道。

“劉宗主,你這又是何必,年輕人有自已的想法正常,咱們跟他計較什麼?”柳直有些不高興了。

“我就要跟他急,誰講都冇用。”劉誌良凶巴巴說道。

“崆峒山就了不起啦,人家根本就不想來,到時,你請他都請不到。”柳直大怒。

“我請他,呸!”劉誌良道。

“歸長老,咱們走。”柳直道。

“劉宗主,你這樣得罪一個十八歲的地榜榜首,你認為值嗎?”歸元一冷笑問道。

“得罪他又怎麼樣?老子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劉誌良冷笑。

“下山。”歸元一一甩袖子,帶人走了。

三天後,唐文帶著大批物資跟三艘四千噸級貨輪迴到黑岩島。

“叮咚,下回穿越伱需要積攢7000道人氣,3000頃土地。”

人氣指標雖說嚇人,要是換成以前那得繼續買七千個奴仆。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係統升級。

隻要佩服、信服自已的人都算人氣指標,目標範圍就大得多了。

這邊,唐文安排人手熟悉輪船。

那邊,開始裝風機,兩天時間就把五颱風機裝好了,第三天開始鋪裝鋼材廠設備。

先按圖紙把設備擺放好,這個花了四天時間,唐文轉道天石島把擴建水泥廠的設備弄了下來安放好。

隻剩下四天時間了,唐文馬不停蹄趕回蘇梅島卸裝港口塔吊等設備,又回到臥龍湖卸下幾千噸鋼筋以及一批貨物。

等這些忙完,唐文一覺睡了一天一夜。

醒來後梅念蘇忙著伺候他洗*浴,林鏡如親自下廚,在兩位大美女伺候下終於吃了頓飽飯。

“老爺,有客來訪,還是個漂亮姑娘,就在客廳。”這時,顧含煙進來道。

“姑娘?”唐文一愕,走了出去,原來是鳳九雪。

今天的鳳九雪內裡穿著的居然是六扇門的緊身官衣,頭上還戴了頂縷家帽子,唐文一瞄,有些訝然了,“你好像升官了?”

“談不上,隻不過,以前是海聖城血殺堂代堂主,現在是嶺海省六扇堂堂主而已。”鳳九雪說道。

“恭喜啊,坐上嶺海一把手位置了。”唐文笑道。

“所以,特來感謝你啊。”鳳九雪居然語含譏諷。

“感謝我,我好像冇幫你什麼吧?”唐文問道。

“你的朱果王跟靈石在我師傅手中發揮了大作用。”鳳九雪道。

“那是自然,在大師手上,它的效果更好。”唐文應著點了點頭。

“咯咯咯,當初你不幫我,不過,本姑娘很爭氣。這回,不光跨入了二品,而且,連晉四元,直接二品圓滿了。”鳳九雪一臉含笑的看著唐文。

“可惜。”唐文搖了搖頭。

“你是眼紅吧,講什麼風涼話。”鳳九雪哼道。

“我想,光憑一顆小朱果王肯定無法讓你連晉四元,你師尊又損失了不少功力吧?”唐文道。

“算你狠!”鳳九雪承認了。

“尊師還真是疼你,不斷為你輸功。她這些年下來,都在為你勞碌啊。”唐文道。

“也不多,五年功力而已。”鳳九雪道。

“五年怎麼夠?至少二十年纔有可能。”唐文搖頭。

“誰叫我師尊是大高手,五年功力何等雄厚?你五十年也抵不上她五年。”鳳九雪道。

“你師尊難道是先天?”唐文問道。

“先天算什麼?”鳳九雪一臉高傲看著唐文。

“我的娘,不會是養氣境吧?”唐文故意喊道。

“咯咯咯,冇錯,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師尊的真實實力的。

養氣境啊,比先天還要厲害。

不然,我師尊獨臂神尼的稱號在江湖上怎麼如雷貫耳?”鳳九雪大笑。

“楚國還有養氣境?”唐文有些意外。

“當然有,而且,我師尊講了,楚家還有更厲害的護國人。”鳳九雪道。

“聚元境?”唐文都給嚇了一跳。

“差不多,不過,好像也就一兩個。

比如,楚國八大宗宗門裡也有此等高手。

當然,也就一兩個,包括護國神門我六扇府。”鳳九雪道。

“有點我不明白,海聖十宗,比如移木宮裡就有先天境強者。

為何嶺海六扇堂堂主連一品功力都冇有?

那樣,如果發生事端,如何對付像移木宮這樣的大宗?”唐文問道。

“你太小看我嶺海六扇堂了。”鳳九雪道。

“你才二品圓滿境,你是堂主,可見嶺海六扇堂的實力不怎麼樣?”唐文道。

“彆的宗門都有護宗人,難道我嶺海六扇堂就不該有護堂之人嗎?”鳳九雪說道。

“明白了,的確是我小看你們了。”唐文點頭道。

“這次從海聖城下來,一來到嶺海上任,二來是把前次破獲劫糧大案的戰功給你。

第二,我希望能從我手裡采購一批靈石跟靈丹,以壯大我嶺海六扇堂。

畢竟,戰況越來越激烈,太陽國像我們六扇堂的組織也行動起來了。

我嶺海六扇堂壓力倍增,連前任堂主都死了,已經難以應付了。”鳳九雪道。

“羅平安死了?”唐文給嚇了一跳。

“冇錯!他是帶著六扇門弟子對抗太陽國‘太陽門’高手而亡的。太陽門是太陽國的護國神宗,跟我們六扇門一樣。”鳳九雪道。

“賊子!敢犯我大楚,必殺!”唐文一拍桌子,道,“我無償向六扇門嶺海分堂捐贈下品靈石一千顆,上品一百顆,靈丹五百顆。”

“講得好,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爵爺有愛國之心,捐贈如此數目靈石靈丹。

壯大六扇堂實力,彰顯了我大楚貴族的忠國之心。”這時,楚叢從外邊進來,身後跟著肖蓋。

“放心爵爺,我們會給你兌換成戰功記錄在冊。

嶺海六扇堂感謝爵爺的慷慨捐贈。

我們會如實向朝廷表述爵爺的拳拳忠國之心。”鳳九雪站起,朝著唐文居然來了個深躬。

“特殊時期,我看這戰功還得一倍半算纔是,不然,就太對不住爵爺了。”楚叢說道。

“那是自然,我會向上頭稟報的。”鳳九雪道。

“楚兄在修煉塔中修煉了幾十天,有收穫嗎?”唐文問道。

“當然有,大收穫,特來感謝爵爺慷慨相助。”楚叢點頭道。

“爵爺,楚兄跨入超品了,連晉三元,可喜可賀啊。”肖蓋笑道。

“那是得慶賀一翻,晚上擺幾桌,咱們不醉不歸。”唐文一臉豪氣說道。

就在這時候,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下一刻,洛一武進來道,“老爺,是嶺海總兵衙門的人來了。”

“有請!”唐文道,話音剛落,就聽到外邊有人中氣十足的喊道,“嶺海團練副使唐文接令。”

唐文走了出去,發現一個瘦削老者騎在馬上,一臉威風的俯視著自已。

“唐文,本人總兵衙門副將衛陽,受邱總兵委托,特地過來傳令。

令諭你兩天後帶五千兵馬迎擊侵犯我嶺海江州府西邊太陽國賊子。

江州府西部,包括煙陵郡都是你的防守範圍。

如果丟失城池,總兵衙門將拿你問罪。”衛陽氣勢洶洶說道。

“上頭下拔了多少軍餉?”唐文問道。

“冇有,你得自已想辦法。時下太陽國大兵壓境,各路兵馬雲集,我們隻能照顧到朝廷正規將士。

比如,嶺海水師、黑騎營,各地守備營,地方上的團練所帶人馬軍餉都得自已想辦法。

你可以問煙陵郡或江州府要一些,至於彆的,總兵衙門不管。”衛陽說道。

“什麼都不給,叫我怎麼帶兵打杖?”唐文問道。

“戰事起來,團練所帶人馬也有下拔軍餉的,怎麼可能一兩銀子,一斤糧草都冇有?”楚叢問道。

“非常時期,總兵衙門連黑騎精銳都無法保全了,哪還有糧餉給團練們?這是命令,如敢違抗,軍法處置。”衛陽道。

“朝廷不是下拔了大批糧草銀兩,怎麼會窮到如此地步?”楚叢問道。

“你什麼人,閒雜人等不得在此亂講亂說,不然,抓起來。”衛陽給問得不耐煩了。

“恐怕是有人在刻意整我唐家吧?”唐文冷笑道。

“胡說八道!這是軍令,軍令如山,所有人都得服從朝廷號令,不得有誤。”衛陽蠻不講理道。

“服從朝廷號令當然得服從,不過,總兵衙門是這次統*戰的最高衙門,怎麼能一文不拔?天下,還有如此道理嗎?”鳳九雪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