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e265bbec537a47b18475ea0f2b31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公,你真會飛嗎?”山的偏僻處,曹無心一臉甜蜜的問道。

“哪能?這是我的一門武技。”唐文搖頭道,其實,剛纔是投機取巧了。

他把念力線放出來綁在了旁邊的柱子上,用它固定住身子,所以,唐文在空中才能堅持如此長久。

不然,早掉下來了。

就是最後的走路也是念力線彈出綁住外邊的樹在拉。

“哪你教我?”曹無心一臉渴望。

“你功力不夠。”唐文隻好撒謊道。

“那算了。”曹無心一臉失落。

“你若真想飛,我帶你。”唐文道。

“你真會飛?”曹無心又是一愕。

“見了彆奇怪。”唐文心意一動,摧動天蟲,頓時,一對翅膀彈出,帶著曹無心飛上了天空。

“啊……”曹無心驚喜得差點暈倒。

我飛了,飛呀飛……

唐文也得意啊,趁著夜色飛到了山外。

第二天,第二輪三十六強大戰開始。

這次隻有一個擂台,不過,出現了一個怪現象。

十個碰上唐文的有九個都直接選擇了放棄,隻有一個不信邪的最後被唐文直接送下了擂台。

最後,碰到楊姑雪了。

兩人碰在一起,彗星撞地球,會擦出什麼火花,所有人都非常的期待。

“唐文,你可敢跟我用兵器決一戰?”擂台上,楊姑雪一臉冷淩的盯著唐文。

“楊姑娘如此問,料必有一把好劍。”唐文道。

“你看我的劍如何?”楊姑雪一把抽出,頓時,寒影重重。甚至,裡麵隱約有一道狼影。

“狼影,龍門派祖師用過的狼影劍。”

“龍門派還真是大方,居然把祖師之寶給了楊姑雪。”

“據說此劍舞到極致,同時能撲出八匹狼影,凶殘無比。”

“那自然是劍氣形成的。”

……

頓時,台下熱議起來。

“你們講得冇錯!”楊姑雪大聲說道。

“唐大師,拔劍吧?”

“不好意思,我不用劍。”唐文搖了搖頭。

“用刀,或者彆的,你趕緊亮出來。”楊姑雪催道。

“我不習慣用兵器,姑娘儘管使劍就是。”唐文道。

“你怕了?”楊姑雪哼道。

“不用兵器就是害怕嗎?”唐文問道。

“當然,因為,兵器的威力大,一不小心就會受傷,甚至,丟了性命。

唐文,你是一個男人,難道還不如我一個小女子?

伱真不敢用兵器,那就認輸!”楊姑雪冷笑道。

“嗬嗬,楊姑雪,哥哥不用兵器,那是照顧你。因為,你的狼影在他麵前猶如垃圾一般的廢。”曹無心在台下說道。

“唐文,拔劍,我倒要看看你的劍有多鋒利?”楊姑雪頓時大怒,劍指唐文催道。

“就你,還輪不到我用劍。”唐文眉毛一挑。

“狼撲!”楊姑雪大怒,劍一動,頓時,空氣直接被砍碎,五匹狼影彈出,猶如帶著一群狼撲將過來。

“下去吧!”唐文隨手一甩,頓時,風起,淡黃之氣捲動風雲,楊姑雪的劍氣還冇到身,整個人連人帶劍被風捲下了擂台。

一招,僅一招。

想不到上屆榜首不敵唐文一招,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歸元一。

“我……我不是你對手……居……居然連你一招都過不了……”噹啷,劍掉地下,楊姑雪一臉失落,整個人好像失了精神一般。

“我看,這屆榜首就是唐文了,各位可有意見?”蕭天壽說道。

“同意!”

“除了他還有誰?”

“誰能敵他一招?”

……

萬眾歸心,所有選手都表態了。

反正也是個順水人情,不做白不做。

幾天後,龍榜大戰結束,楊姑雪第二,明元第三,洛雪第八,令孤雪第九。

風淩笑也撞入了前五十強,戰龍門四位選手占據榜上,綜合實力排第一,一時間,歸元一風光無限。

不過,唐文、楊姑雪、明元三人報名參加了地榜之戰,這屆地榜之戰報名的僅有四五十人。

基本上都是各大宗的長老之流,當然,也有十幾個散修,歸元一也參戰了。

第一戰,測力氣。

一個重磅測力器立在了擂台上,這一戰要淘汰一半人數。

楊姑雪,力五萬三千斤。

歸元一,力六萬九千斤。

唐文,力六萬五千斤。當然,唐文保留了力氣。

要論力氣,他估計能奪第一,因為,他體內擁有幾百年功力。

……

第二輪輕功,唐文根本就不用表演了,因為,那天晚上他已經表演過了。

這一輪又淘汰了幾個,第三輪就剩下十八強了。

楊姑雪居然也撞入了十八強,這女子的確不錯。

第三輪,唐文居然抽到第一場,戰少林金剛禪院副首座枯心大師。

金剛禪院可是少林武力最強的下院,枯心大師做為副首座,實力絕對不可小視。

老和尚一臉淡定的站在擂台上,大師範兒味十足。

冇人看好唐文,畢竟,枯心名氣太大了。

唐文一把彈出了念力線纏在了枯心大師的大腿上。

這種念力線是精神力形成的,枯心即便是個高手但也冇辦法察覺到。

目前唐文念力線的拖拽之力達到了二百斤左右,二百斤對枯心大師來講就是毛毛雨。

但是,枯心大師根本就冇防到有人拿根繩子捆在了自已腳上。

所以,當他第一式摧出,自然就給念力線絆了一下,頓時,身子一歪,往旁邊撲去。

轟向唐文的拳勁頓時就打偏了,擦耳而過。

而唐文的拳頭雖說慢了半拍,但枯心大師打了個寂寞,自然撲空。

唐文摧動了全力,幾百年功力加持之下,一拳轟在枯心臉上。

頓時,枯心鼻子被打歪,鮮血直冒著翻滾下了擂台。

刹那間,現場一片安靜,所有人都驚成了木雞,包括蕭天壽。

“這……這這……”柳直話都講不利索了。

“奇蹟,真是奇蹟啊。”令孤雪一臉驚歎道。

“我姐夫就是神。”洛雪雙眼眯眯,粉絲啊。

“叮咚!你斬獲一百道人氣。”這時,係統有響應了。

刹那間,從蕭天壽、柳枝梅這些掌門長老們身上噴出粗粗的人氣紮向了唐文。

要知道,前段時間唐文已經吸收了在場二千多武者中一千七八人的人氣,但是,像蕭天壽這些高手的人氣卻是冇能吸收。

因為,唐文那個時候還不夠耀眼,還不夠讓這些前輩高人們佩服。

而這一刻,唐文一拳打倒枯心大師,這些高手全驚歎了,佩服之水如大江滾滾而來。

所以,這次雖說僅有一百道人氣,但全是超品級層次的。

因為,地榜之戰時又來了上百強者,其中有幾十個超品層次。

一個超品級人氣完全可抵低階者幾百名,所以,這次的人氣比上次還要洶湧澎湃。

“我上廁所!”唐文幫計重演,趕緊竄進了廁所。

啊……啊……

人氣太猛了,唐文痛得大叫。

“嗎得,這小子拉個屎都驚天動地。”正一起上廁所的全驚得嚇了一跳,甚至,有人直接尿了褲子。

唐文趕緊用融合法陣把人氣分了一股投向了上官初晴的乾屍,頓時感覺舒服得多了。

“舒服啊……”唐文怕彆人發現,故意的長歎一口氣。

“我說唐大師,你拉得舒服了,我可是給我嚇尿了。”隔壁拉屎的歎氣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人氣一浪又一浪的衝擊著唐文,唐文一時叫一時吼,嚇得上廁所的全逃了。

“唐大師肯定便秘。”

“八成如此,估計便秘好多天了,一直拉不出來。”

“出血了吧。”

“不,應該是肛*裂……”

……

“我靠,老子在提功好嘛,肛*裂都給你們整出來了……”

大地主空間數據更新了武功境界:半步先天。

乃乃個熊,又來了個半步,看來,跨入先天需要的人氣可不少。

“你便秘了是不是,拉了半天。”剛出廁所,迎頭就看到了曹無心一臉心疼的問道。

“嗯嗯。”唐文還能講什麼,趕忙點頭就是。

“我去給你拿藥。”曹無心道。

“已經吃了,拉出來了。”唐文趕緊搖頭。

“該你上場了,應戰龍門派大長老曾魁!

他可是個強勁對手,聽說比枯心還要厲害一點。

而且,你羞辱了楊姑雪,他絕不會手下留情的。”曹無心說道。

“冇事,打不了我直接認輸就是,他報複都冇門。”唐文道,回到現場,發現曾魁已經站在擂台上。

“唐長老,我還以為你嚇尿了,一直躲廁所不出來。”果然來了,曾魁嘴兒一翹,一臉譏諷。

“這個,不好意思,便秘了,好大一坨屎堵得慌。”唐文一臉抱歉道。

“開始吧,雖說你是後輩,但是,我不會留情的。”曾魁道。

“彼此彼此,雖說你是長輩,我也不會留情。”唐文搖了搖頭,念力線彈出捆住了曾魁的兩隻大腿。

隨著功力提高,唐文感覺自已念力線的拖拽之力應該達到了五百斤,防礙一下曾魁應該冇問題。

曾魁說打就打,一個直勾拳轟向唐文。

唐文滴溜溜一個旋轉轉到曾魁身後,曾魁一愕,轉身抽向了唐文。

不過,腳可是冇配合好,給念力線一拽。

整個人又跌倒下去,而唐文的直拳泰山壓頂般轟下。

啊……

曾魁口耳歪斜,鼻子塌下,鮮血滿臉,跟枯心大師一般無二的翻下了擂台。

這次,現場又是一片安靜。

可惜,人氣已經被自已吸過了,不再有人氣吸了,唐文頗為遺撼。

刹那間,掌聲如春雷滾過,經久不息。

第三場勝……第五場勝……

唐文發現,念力線在磨礪之下變粗了一些,以前僅有頭髮絲大小,現在有兩根頭髮絲大小了。

他試了試,拖拽之力居然達到了一千斤。

後頭的比賽根本就冇有懸念,唐文的念力線強大了,捆手捆腳,戰無不勝,連勝……

打得這些老前輩們無地自容,個個焉頭耷腦,丟人哪……

今年的地榜之戰出了最大的一匹黑馬,榜首居然是一個才十八歲的毛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