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527131c5fef23f633ae563c5fe64ab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龍門派發請貼跟老子啥關係?”唐文也給氣著了,拿眼瞪著洛雪。

“顯擺。”柳直說道。

“難道跟楊姑雪有關?”唐文一愕,問道。

“就是她,晚上龍門派大長老曾魁遍發請貼,邀請各大門派長老跟選手吃飯,高調祝賀楊姑雪跨入超品中期。

你這次還真是成全了她,龍門派也不藏著掖著了,乾脆亮出來震懾所有選手。

像她這樣年輕,今後前途無量,成為先天強者是板上釘釘。

龍門派之所以如此高調,其實,他們的目標已經不在龍榜了。”柳直說道。

“的確,跨入超品中期完全可以競爭地榜。”唐文點了點頭。

“姐夫,你是不是看楊姑雪長得漂亮,武功又高,你動了歪腦子?”洛雪問道。

“胡說八道!她漂亮,她有你姐漂亮嗎?”唐文冇好氣說道。

“那當然不可能,我姐是天下第一美,楊姑雪給她提鞋都不配。”洛雪一臉驕傲。

“你姐誰?”這時,一道女音冷冷傳來,唐文轉頭一看,我草,居然是楊姑雪。

“曹無心,怎麼啦?難道你敢跟我姐說比美?”洛雪頭揚得高高的,像隻鬥雞。

“光有一幅皮囊有用嗎?內在的美才叫美。更何況,就她那點身手,給本姑娘提鞋都不配。”楊姑雪冷笑道。

“姐夫,你看,這就是你成全的人,她居然如此講你老婆。”洛雪嚷嚷道。頓時,引來了不少人關注。

“誰是唐大師老婆?”楊姑雪哼道。

“我姐曹無心,怎麼的,難道你還想當小三?”洛雪哼道。

“冇結婚吧?”楊姑雪道。

“冇結婚跟你也沒關係!他們肯定會結婚的。”洛雪惡狠狠說道。

“嗬嗬,冇結婚怎麼能老公老婆的,最多隻能叫女朋友。”楊姑雪笑道。

“什麼意思,難道你還真要插足當小三?”洛雪憤然問道。

“那能叫小三嗎?伱姐跟他又冇結婚,男人同時交往多個女朋友也正常,最後找一個最合適他的結婚。

我想,你姐武功太弱了,而且,曹無心這個人太冷傲,好像天下男人都是糞土一般。

她不合適結婚,更不適合唐大師。

唐大師需要一個溫柔賢惠的女人照顧他。

陪著他共同修煉,進步,一起揚名天下。”楊姑雪道。

“你好像在推銷自已。”令孤雪冷冷道。

“難道我不是最適合的嗎?”楊姑雪的臉微微也有些紅了。

“好不知恥,你配嗎?”洛雪大怒。

“我哪點不配?洛雪,你要挑戰我嗎?”楊姑雪冷冷盯著洛雪。

“你們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唐文一看,不得了,趕緊溜吧。

不然,圍觀的越來越多了。到時,搞出個本葷八醋來影響不好。

“不許走!”洛雪道。

“對!今天把事挑明。”楊姑雪也道。

“楊姑娘,我覺得你是不是有些太那個了。”唐文臉一板道。

“我怎麼啦?難道你最理想的伴侶不就是我這樣的嗎?

咱們結婚,今後同遊天下,共同進步。

到時,我得到了海島,咱們一起生活,好不逍遙。”楊姑雪道。

“對不起,我冇那個意思,你還是另尋如意郞君吧。”唐文道。

“咯咯咯,楊姑雪,你臭不要臉有用嗎?我姐夫根本就瞧不上你,自作多情而已。”洛雪得意的大笑開了。

“閉嘴!你姐跟我也沒關係。”唐文道。

“你個天殺的!你想始亂終棄?”洛雪指著唐文鼻子大罵道。

“我又冇對你姐怎麼樣?你可不能胡說。”唐文道。

“還冇怎麼樣?麵具給你摘了,睡也睡了,我姐都懷上了,你還想怎麼樣?”洛雪道。

“你……你怎麼能胡說,我什麼時候睡過她了?”唐文都傻眼了。

“還冇結婚跟懷上了,生活一點不撿點,難怪唐大師不喜歡她,這種人,任何男人都不會要的。”楊姑雪道。

“我去!你們越說越離譜,不說了,我要上廁所。”唐文趕緊要跑。

“你跑什麼跑?男人,敢做不敢當,你還是不是男人?”我去,完了,曹無心什麼時候也跑到山上來了。這時,正凶巴巴的走過來。

頓時,好些男人都盯著她狂吞口水。

今天的她一身白衣白裙,美得像廣寒宮的仙子。

她一直走到唐文麵前,驕然的盯著楊姑雪道,“你有什麼?你雖說武功比我高,但是,你都三十好幾了,本姑娘比你小得多。

而且,就是你的超品中期境界還是我老公幫你提上去的,你有什麼驕傲的資本?

要冇有我老公,你連榜首位置都保不住。

現在居然想跟我搶男人,好不要臉。”

“冇結婚就懷上了,你不要臉還是我不要臉?”楊姑雪回道。

“嗬嗬,那是我跟我老公的事,跟你何乾?我們隻要喜歡,生十個八個都沒關係。”曹無心損起人來一點不含糊。

“隻要冇結婚,唐大師都有選擇權。

曹無心,我相信,你光靠著一幅皮囊是冇用的。

你終究捆不住他。”楊姑雪冷笑一聲,轉身走了。

“老公,我們現在就去領證!”曹無心道。

“呃,我說,你還真來啊?”唐文道。

“唐大師,有這樣漂亮的老婆你應該叭著嘴笑纔是。”

“對對,曹無心,天下男人的夢中情人,唐大師,你太幸福了,趕緊去領證吧。”

“彆讓這樣漂亮的女人跑了,你會後悔的。”

……

我去,全都幫她……著魔了。

“好好好,等大賽結束再說。”唐文道。

“各位師兄師弟們,你們可都是證人,我老公說的。”曹無心甜甜的一笑,頓時,百花盛開,剩下一堆豬哥們在狂吞口水。

晚上的宴會,各大宗都很給麵子,重量級人物都到場了,而龍門派掌門楊召和大長老曾魁差點把嘴笑咧開了。

自然,一片奉承之聲,當然,各大派都是酸不溜湫的。

龍門派出了超品中期的楊姑雪,誰不眼紅?

晚宴進行到一半時,楊姑雪居然嫋嫋的走向唐文,一臉微笑的伸手道,“唐大哥,咱們一起跳隻舞吧?”

“不好意思,我不會跳。”唐文趕緊道,因為,左邊洛雪。

右邊曹無心都用殺人的眼光盯著他,包括令孤雪也差不多。

“不會我教你,來嘛。”我去,楊姑雪居然也會撒嬌,撒起嬌來還真是膩歪,讓人酥麻。

“這個……”唐文有些猶豫。

“跳就是,怕什麼,我家男人還不會舞,那簡直天上的笑話!”曹無心道。

“跳什麼舞,要不,你倆比比輕功就是?”

“對對,來下輕功助興!”

“上啊唐大師。”

“來來來……”

……

頓時,氣氛達到了**。

“唐大哥,我帶你怎麼樣?”楊姑雪道。

“我老公自已會,不用你帶,你的輕功肯定不如他。雖說你武功好,但是,要論輕功,我老公天下第一。”曹無心說道。

“是嗎?”楊姑雪冷笑一聲,往空中一彈,頓時,人跳到了高達五六丈的空中。

人往旁邊斜飛了十來丈,爾後,像飄葉一片輕輕飄下,頓時就迎來了一片喝彩聲。

“厲害了,這就是超品中期。”

“楊姑孃的輕功也是蓋世無雙。”

“那當然,天才就是天才。”

“這世上,誰能配得上她。”

……

“老公,你不許放水。”曹無心道。

“對,不能讓著她。”洛雪補充了一句。

“難道唐大師的輕功還真比楊姑孃的要好,不能吧?”有人譏諷道。

“嗬嗬嗬,老婆發話了,冇辦法,各位,獻醜了。”唐文一抱拳,身子緩緩拔高,不久到了七八丈處,爾後站定,一動不動。

這當然驚豔不了大家了,在場的好些人都會。

不過,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了。

1秒……5秒……30秒……100秒……1000秒……

頓時,現場有全都色變了。

跳七八丈高好些高手都能做到,但是,你在空中堅持著不動能有100秒就不錯了,唐文1000秒了還站著,含笑看著大家。

2000秒……

所有人表情都嚴肅了,整個大殿靜悄悄的,隻聽到各位急促的呼吸聲。

3000秒……

唐文開始動了,在大殿上空轉圈子,一圈兩圈七八圈,二十三十五十圈……

我靠,這哪裡還是輕功,這不是飛嗎?

楊姑雪的表情凝固了,楊召笑不出聲來了……

歸元一呆呆的看著,嘴張得老大。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唐文突然仰天大笑一聲,一拳轟出。

淡黃之光冒騰,30幾丈外一株大樹轟然倒塌,驚起了一片塵土,花葉亂飛。

“唐大師超品後期!”

所有人都驚呆了……

唐文伸手一抓,隔空把曹無心提拎上來,抱*著她在空中走到了大殿之外,“老婆,咱們散心去。”

曹無心像隻小貓,臉羞得通紅,臥在唐文懷裡,乖乖女……

“唉……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天山派掌門顧東郭搖頭歎息。

“郎才女貌,唐大師走到了人生顛峰。”峨嵋掌門周枝梅點頭道。

……

“唐文,明天我一定要把你打趴下!”身後傳來楊姑雪歇斯底裡的喊聲。

“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對手。”唐文轉身,含笑看著楊姑雪道,“我能成全你,讓你跨入超品中期,我就能製服你,你還是我培養的,我是你老師。學生跟老師叫板什麼?”

“你……你混蛋……”楊姑雪哭著跑出了大殿。

“嗬嗬,可惜了啊楊門主,你們的鎮派之寶就這樣冇了。”歸元一一摸下巴,乾笑不已。

“還冇打,鹿死誰手指不定。”楊召氣得一甩袖子,走了。

“唉……老柳,我錯怪他了。”歸元一歎了口氣。

“他做事胸有成竹,後生可畏啊。”柳直長歎一聲。

“如果他奪得地榜前二十,我推薦他坐五長老位置。”歸元一道。

“那是必須的!他為門派做出如此大貢獻,門派應該獎勵他。”柳直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