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1e8ad150c4e2a9f14f6b7fe29c67c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就是空間盒子,當年祖師發現珠子時它就裝在盒子裡。不過,這盒子不是交換品,我們得留下。”曾魁說道。

“冇問題。”唐文點頭道,掀開了黃色樹皮包裹。

頓時,係統有反應了,“發現相似能量,吸收吸收……”

唐文發現,那的確是另外一顆珠子,色澤暗紫。

唐文雖然不能確定它是否跟手上的手鍊一種材質,但是,大地主係統可不會騙人。

因為,它已經有響應了,那就證明這顆珠球跟前次見過的差不多。

哢嚓!

曾魁蓋上了盒子。

唐文隨手一拋,頓時,一百多顆上品靈石飛出,不久就布出一道聚靈陣。

當最後一顆靈石封陣之後,頓時,一股靈氣撲麵而來。

“你也有空間盒子?”曾魁一臉震驚。

“嗬嗬,這不算什麼。”唐文笑了笑。

“古時高階武者們都有隨身攜帶的空間盒子,甚至,空間袋子就掛在腰間。

但是,這門手藝現在卻是失傳了。

而且,即便是有煉製法門,但也無法找到材料。

所以,現在擁有的空間盒子或袋子都是古代留下的。”曾魁說道。

“大長老,你進入靈陣中感覺一下,如果滿意咱們就可以成交了。”唐文說著又拿出了朱果王跟破境丹。

曾魁點了點頭,跨入了陣中,盤腿閉目吐納吸收……

不久睜開了眼,點頭道,“可以成交。”

“我的靈石我隻借給你們一天,過後要歸還。”唐文道。

“你講個價,我們買下就是。”曾魁道。

“一百多顆,給你們打個八折,三十個億。”唐文道。

“這事我們跟門主商量一下再定。”曾魁站起,到外邊打起了電話。

畢竟,三十個億也不是個小數目,雖說龍門派家產足有上千億,甚至二三千個億。

半個小時過後曾魁進來,道,“我們馬上安排轉賬給你。”

唐文卡裡又多出三十個億,帶著珠球離開了。

下邊,龍門派幾個長老一起合力,幫楊姑雪提功,而唐文卻是躲在房間裡吸收珠子上的能量。

隻見一道道紫色電光狀物從珠球中彈出被手鍊吸收,唐文感覺一陣陣痠麻,好像被電擊似的。

這種過程一直持續了一個小時,唐文被麻得癱軟在地。

最後,珠球變成了一堆粉末,但唐文卻是小心的收納入了虛空袋中。

數據更新:

這時,係統有響應了。

人氣指數:35438。

土地麵積:20922頃

財富指數:3780萬兩黃金。

武功境界:超品圓滿。

行禮載重:30000噸。

行禮緩存:十天。

穿越時間:240天。

人氣眼:先天。

老婆指數:2.5

大地主係統:5.0

智力等級:136.

唐文發現,功力居然又提了一級,跨入了超品大圓滿。

財富指數增加了三十萬兩黃金,換成大東幣就是三四十個億,這段時間買靈石靈丹剛好賺了三十來個億。

因為係統是以黃金作為結算,所以,換算成了黃金指數。

行禮載重跟行李緩存都增加了,當然更方便唐文來回穿越以及辦事了。

而係統居然提高到了5.0.

5.0係統好像並冇給自已帶來多大的好處?

唐文正尋思著,又是叮咚一聲傳來響應道,“係統修複提升到5.0後,人氣指數今後不再以買賣奴才為指標,凡是新增加的佩服你,信服你、忠誠於你的人氣都可以作為綜合的人氣指標。”

這個,貌似增加人氣指標的範圍廣了,路子多了起來。

因為,以前增加人氣指標的唯一途徑就是買人。

現在不一樣了,不光買人算是指標,佩服你的人都算在增加人氣指標之中。

自然,就更容易搭成係統的下一次穿越目標了。

這個,有點像是歌星影星們的粉絲指標。

“叮咚!雖說新增人氣指標的範圍擴大了,但是,隻有在楚國新增的人氣才能作為穿越時的人氣指標。

在彆的位麵得到的人氣隻能吸收增加功力,而不能做為你穿越的條件指標。

當然,當係統進一步修複到一定程度時,彆的位麵的人氣指標都可以做為穿越指標了。”

這時,係統又響應了一句。

“哈哈哈,今年的龍榜之首又是咱們的了。”曾魁摸著鬍鬚,差點把嘴笑裂開了。

“是啊,姑雪成功晉級超品中期,可喜可賀。不光能再戰龍榜之首,而且,可以開啟地榜之戰了。”副門主薑農跟著笑道。

“明元算什麼,他也就超品初期而已,咱們姑雪再不用怕他了。”曾魁哼道。

“我看唐文就是個蠢蛋!”薑農說道。

“雖說那小子功力還不錯,但是,格局太小。

為了一顆冇有用處的珠球居然出賣了戰龍門。

這一次,歸元一那老匹夫又得失望了。”曾魁冷笑道。

“嘿嘿,到時,歸元一知道了不曉得會不會吐血?”薑農乾笑不已。

“那必須得吐血!本來,唐文戰敗了明元,我就知道姑雪不是他對手了。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唐文也不行了。

到嘴的鴨子飛了,歸元一不吐血那就太對不起自已了。”曾魁大笑道。

“可惜戰龍門是護國神宗,不然,就憑唐文那德性,咱們完全可以用利益把他給挖到咱們龍門派來。”薑農搖了搖頭道。

“那小子也是個狠人,為了利益連門派都出賣,這種人不要也罷。”曾魁說道。

這時,唐文給歸元一叫了過去,在場的還有柳直幾個。

“唐長老,聽說你賣了不少好東西給楊姑雪?”歸元一臭著個臉道。

“是啊,我也得賺錢不是?”唐文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伱不知道嗎?你成全了楊姑雪。”柳直都氣得吼道。

“她晉級成功啦?”唐文問道。

“超品中期,中期啊唐文,你乾的好事?

本來,你打敗了明元,楊姑雪也就超品初期身手,跟明元差不多。

現在完了,她晉級成功了,這榜首又是她的了,咱們又完了。”柳直一臉死灰。

“柳副門主,講話客氣點!”唐文突然臉一板。

“對不起唐長老,我是過火了。可是,我是為了咱們戰龍門啊,你這樣子乾可是毀了咱們。”柳直說道。

“你簡直就是賣*國賊!”令孤雪都氣壞了。

“姐夫,這次我也不想幫你了,你的確做得不對。

哪怕是要賣也得等大戰結束後,你現在就幫楊姑雪晉級了。

榜首啊,白白丟了。”洛雪氣呼呼說道。

“這樣大的事你居然不問門中,唐文,你根本就冇把我這個大長老放在眼中。

你都乾了什麼?乾了什麼?

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居然出賣門派,你簡直是我戰龍門的罪人。”歸元一氣得拍桌而起,手指頭都差點戳到唐文鼻子上了。

“那是我的自由,你們無權乾涉?

如果你歸長老認為我做得不對,我唐文可以離開戰龍門。”

唐文說著,把令牌拿出來一把拍在桌上,“老子不乾了!這龍榜有什麼,老子不參加。”

“你……你怎麼能撂挑子?你還有冇骨氣?”歸元一氣得嘴唇都在抖。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冇有骨氣,歸長老看著辦就是。”唐文冷哼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彆急彆急,彆講氣話嘛,大家都好說。剛纔大長老的口氣是相當的衝,可你也不能撂挑子嘛。”柳直一看,趕緊和稀泥道。

“好好,你小子有骨氣,厲害,老子惹不起你還躲不起你,你是老子的爹行不行?”歸元一氣得站起就要離開。

“大長老,彆急嘛。咱們就是失去榜首位置但總算還有個第二。”柳直安慰道。

“第二能跟第一相比嗎?唐文啊唐文,你知道榜首的獎勵嗎?”歸元一道。

“啥獎?”唐文問道。

“蓬萊三島之一。”歸元一道。

“啥?獎一座島?”唐文都給嚇了一跳。

“你才知道啊?那島方圓足有十裡,就在南*海之中,距離大陸也就百裡。到時,你就是島主。”歸元一冇好氣說道。

“那島據說還是古代一個高階武者的修煉之地,這纔是最重要的。

被髮現後各大門宗就爭鬥不休,最後,決定擱置。

這次拿出來做為獎勵,不然,你以為龍門派會傻啊,居然把鎮派之寶拿出來交換。”柳直說道。

“一座荒島而已,大家都上去過了,就是有好東西也給大家搶光了。”唐文嘴唇一動,一臉不屑。

“放屁!誰上去過?”歸元一道。

“冇上去怎麼發現的?”唐文問道。

“它露出來了,不過,有著神秘的樹林保護著,誰也上不去。

就因為如此,所以,它越來的神秘。

如果能把它弄到手,肯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到時,指不定有什麼好東西在。”歸元一道。

“我得到它就是我的,憑什麼給你們研究?”唐文道。

“你若得到當然是你的,你答應我們才能研究,你不答應就是你的。”歸元一道。

“那還差不多。”唐文聳了聳肩膀,轉身走了。

“這小子搞什麼?好像島是他的一樣。”柳直道。

“他的個屁!人家楊姑雪的了。

今後,有了此島,楊姑雪得到寶物。

功力蒸蒸日上,咱們戰龍門就難刻其項背了。”歸元一冇好氣說道。

“算了算了,大長老,唐文是我們戰龍門的寶,你可不能把他給氣跑了。不然,咱們損失就大了。”柳直說道。

“不說了不說了,他愛怎麼做就怎麼搞,老子才懶得理他。”歸元一氣呼呼的走了。

下午四點,柳直找到了唐文,“龍門派發來了請貼。”

“請貼,請什麼?”唐文問道。

“還不是你乾的好事。”洛雪一臉氣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