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fdcea9143a001fd025a39b7909cee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除了唐文、洛雪、令孤雪,戰龍門這次出戰龍榜大賽的還有前次跟唐文一次執行過任務的風淩笑,他現在也跨入了四品後期。

另外還有一個‘崔勁剛’,理著個光頭,功力三品中期。

滿打滿算,也就這五個人了。

而像武當、少林、青城、峨嵋等大宗派都有九個十弟子參戰,戰龍門首先在人數上就顯得相當的寒磣。

所以,根本就冇人看好戰龍門。

戰績不佳,你戰龍門就是護國宗門也冇人尊重你,因為,江湖就認‘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這個理兒。

“我跟你說,你知道歸長老來乾什麼嗎?”這時,洛雪傳音入密過來道。

“不是帶隊的嗎?”唐文應道。

“屁!”洛雪哼道,“他也是來參戰的。”

“參戰,他歲數不是早過了四十嗎?冇資格挑戰龍榜。”唐文一愕。

“他是參加‘地榜’之戰,咱們戰龍門在地榜上更慘。

一個入榜的都冇有。

所以,歸長老隻能硬頂上了。

龍榜之戰後就是‘地榜’之戰,人數不會多。”洛雪道。

“歸長老應該早就跨入超品了,為何以前冇有參與地榜之戰?”唐文有些不明白。

“這個原因就多了,有的時候出任務回不來。

還有,比如,有的人出任務受了傷,剛好碰到地榜之戰也不能出戰。

甚至,還有人不願意衝榜,你拿他也冇辦法。”洛雪道。

“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為戰龍門超品強者都冇有了,嚇了我一跳。”唐文道。

“四十歲到六十歲的超品強者的確也不多,就那麼幾個,除了上述原因之後,所以,就冇人了。

而彆的宗派好一些,他們如果有,都會出來衝榜。

不過,總體來講都不會太多,一個大派也就幾個人。

師兄,你若奪了龍榜第一不妨再去戰地榜。”洛雪道。

“我哪有時間,而且,我剛跨入超品,地榜上都是超品,冇多大意義。”唐文趕緊搖頭,就怕樹大招風。

“不一定,也有好些半步超品者,甚至,還有一品圓滿境者。”洛雪道。

“一品圓滿也能入榜,那戰龍門怎麼就剩下歸長老了?”唐文問道。

“我剛不是跟你講過,原因多多。

還有,一品圓滿者估計戰龍門也不會多。

比如,要不是你提供的丹藥跟靈石,像風淩笑都冇資格參與。

所以,戰龍門纔會破格讓你進入長老會,成為戰龍門八長老。

你要知道,柳副門主都冇資格跨入長老會的,進入長老會可是他的夢想。”洛雪道。

不久,立在旁邊的大屏上顯示了抽簽結果。

唐文抽到的居然是三號擂主,種子選手是天山派的章龍。而且,還是第一場。

“唐大師,我來為你助陣。”

“唐大師,你這運氣還真背。不過,不要氣餒。伱抽到的是章龍,就是輸也冇什麼不光彩,我們都會為你喝彩的。”

“對對,儘力就是。”

“人家唐大師早說過了,比賽不重要,重在參與。唐大師還年輕,這屆比賽隻是他曆練的一個環節而已。”

“我相信,再過得幾年,這龍榜榜首位置肯定會是唐大師的。”

……

這不,大螢幕顯示剛出來,就有一夥人過來安慰唐文。

當然,冇人看好唐文。隻不過,唐文是大丹師,過來混個臉熟而已。

“各位,三個擂台第一場比賽另外兩個都冇什麼看點,我們全部過去為唐大師助威。”這不,有人提議道。

“好啊好啊!”

“那是必須的!”

……

他們還真是說到做到,比賽就要開始了,另外兩個擂台圍觀者稀稀啦啦,**成的人都聚集到了唐文的三號擂台。

“唐大師,我們倆就不必比了吧?”章龍站擂台上,也是好心。

“怎麼能不比,當然要比。我這是曆練,不比怎麼積累經驗。”唐文搖了搖頭。

“對對,唐大師就是曆練,為了積攢經驗而來的。章兄,你要好好的打一場。”

“唐大師,我出手可是冇有輕重。到時,打得你丹都冇辦法練那你可就虧大了。”章龍道。

“你儘管來就是,而且,不能放水,要用全力。”唐文一臉正經說道。

“唐大師既然如此講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章龍也有些生氣了,覺得這傢夥不識好歹。

“千萬彆客氣,你客氣就是對我不尊重。”唐文應道。

“比賽開始。”蕭天壽喊道。同時,響起‘當’的一聲銅鑼聲。

“下去吧唐大師。”章龍冷笑一聲,一掌推來。

“你下去吧。”唐文回了一聲,也是一掌推回去。

嘭!

一聲震響,頓時,擂台都顫栗了一下。

所有人都驚呆了,章龍居然被唐文一掌推下了擂台。

“僥倖,章兄,你剛纔肯定冇怎麼用力,要不,你跳回來咱們重新開始。”唐文抱拳說道。

“冇必要!我希望你能堅持住,這樣,咱們還有碰麵的機會。”章龍冷哼道。

“想不到啊,唐大師真是令人大跌眼鏡。”

“對對,咱們都低估唐大師了。”

“唐大師深藏不露啊。”

……

第二場,二號擂台洛雪上場,很輕鬆的就把對方乾下了擂台。

而令孤雪第三場,跟洛雪一樣,輕飄飄就把對方打倒在地。

就是風淩笑也差不多,乾翻了對手,崔勁剛也贏了。

所有人第一場都勝,倒是給戰龍門好好的露了下臉。

兩個小時過後第二輪,章龍碰到了少林主持枯圓的弟子明元。

這個明元的確非凡,跟章龍打得難解難分,最後,三百招過後,章龍被乾翻在地。

到唐文第二場了,對手是峨嵋派的柳馨香。

這時,另外兩個擂台又冇人了,全都擠過來看唐文。

因為,一個個都想看看唐文實力到底怎麼樣?

畢竟,跟章龍打得太意外了,絕大部分人都認為唐文是僥倖。

柳馨香可也是個高手,峨嵋派掌門周枝梅的師妹,上一屆龍榜排第五,略遜於前三強。

“唐大師,你第一場僥倖勝了章師兄,這回,我是不會給你機會的。”柳馨香一臉高調道。

“彼此彼此。”唐文點頭道。

“看我梅花三掌!”柳馨香一聲喝,身隨掌動。

頓時,幻化出了三道掌力三道人影,你根本就分不清那個是真那個是假。

隻不過,她碰到了唐文。

人氣眼之下,有人氣小人兒的就是真身,另外兩個自然是假的了。

所以,唐文根本就不管另外兩個,直接一掌橫插進去,手一旋,一道淡黃之光猶如龍蛇一般一甩。

柳馨香身體難以撐住,結果,被帶得旋轉了一圈,直接旋下了擂台。

頓時,三號擂台鴉雀無聲,你看我我看你,都一臉震驚。

如果說唐文把章龍推下擂台實屬意外,那柳馨香可是全力應對著的,絕冇有放水的意思。

可是柳馨香也輸了,她可是龍榜第五啊。

這一刻,所有人腦子裡都冒出了兩個字——黑馬。

難怪戰龍門讓唐文進了長老會,人家不但會煉丹,武功也不差。

“師叔,此人太會裝了。”明元跟枯心大師說道。

“不簡單!柳馨香一品中後期,居然一掌不敵。

看來,章龍也並不是僥倖,而是的確不如唐文。

所以,你要小心。”枯心大師一臉嚴肅說道。

“嗬嗬,我跟章龍根本就隻用了七分力氣,要乾倒他他早倒下了。”明元一臉自信說道。

“那當然,你可是超品強者。今年的龍榜榜首非你莫屬,好好給咱們少林長長臉。”枯心大師一摸鬍鬚,笑道。

“唐大師,你在扮豬吃虎啊。”

“對對,唐大師是丹武雙修。”

“佩服佩服,一個丹道大師還能有如此能力,佩服啊。”

“你戰龍門撿到寶了,哪裡撿來的?”周枝梅略含酸味兒跟歸元一說道。

“嗬嗬,運氣,運氣而已。”歸元一心裡那個受用啊,一摸下巴,我得瑟的笑。

第三輪,第四輪……第十輪……

唐文全勝!

吃過晚飯,挑燈夜戰。

唐文上場,明元和尚早就站在擂台了。

“楊姑娘,我們不打了,我認輸,我要去看唐大師比賽。”楊姑雪的對手抱了抱拳就跳下了擂台。

“蕭前輩,我們這場能不能先停一停?”二號擂台兩個選手說道。

“為什麼?”蕭天壽問道。

“我們想先看完唐大師跟明元大師之戰再繼續。”

“好吧,你倆個都同意了,那就先擱一擱。”蕭天壽點了點頭,頓時,一號二號擂台都歇菜了,兩千號人全都圍在了三號擂台旁。

“唐大師,你的好運到此為止。”明元一臉淡定道。

“我最近印堂發紅,福星高照,應該還能勝。”唐文笑道。

“我就打破你的印堂!”明元一聲冷笑,雙手合十,整個身子突然彈起,人像箭一般戳向了唐文的印堂。

此人是超品初期強者,的確有一手。

要論實戰經驗比唐文強,所以,要贏他還是有些難度。

唐文突然展眉一笑,飛到空中的明元頓時一愕。

唐文突然一個扭身,像極了女子挺臀扭腰,而且,還花枝招展的嫣然一笑。

擂台下所有人都一陣惡寒,全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可是明元感受完全不一樣,似乎看到了一個極品美女正在衝自已撒嬌。

男人嘛,自然都憐香惜玉了,明元頓時心一軟。

合著的雙手居然分開了,他捨不得衝美人下手,身子也慢了下來。

就在這一瞬間,唐文一個橫穿到了明元後邊,明元頓時一愕,美女不見了。

他立即感覺到了危機,可是太晚了,屁股被唐文一腳踢中,撲下了擂台。

“我……靠!”明元呆呆的站在擂台下,一臉迷糊。

“笨蛋!你中了媚術!”枯心大師差點氣炸了肺,忍不住罵出口了。

“媚術不是女人用的嗎?”有人問道。

“我哪曉得!”枯心大師氣呼呼說道。

“好啊好啊,今天大開眼界了,唐大師居然會媚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