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0ce4b4c47647994d2e7ed2911e3d7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個小時過後,唐文好像有點餓了,居然從箱子裡掏出幾盤菜,倒上一杯紅酒慢慢品起。

反觀葛河,人忙得滿頭大汗,臉都給煙燻得黑乎乎的,那像唐文那樣悠哉悠哉?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藥好像弄好了。

唐文吃飽喝足,乾脆把爐蓋一蓋,走過來跟洛雪幾個聊天打屁。

“師兄,你的藥不會燒糊了吧?”洛雪有些擔心的看著爐子。

“放心,我這是恒溫的,跟電烤箱差不多。”唐文道。

“唐長老,用電也能煉丹嗎?”周枝梅忍不住問道。

“嗬嗬。”唐文笑了笑,不答。

“你這丹爐應該改良過的。”天山派丹師韋雲問道。

“那當然,不然,我會如此輕鬆煉丹嗎?”唐文應道。

“如果用恒溫箱原理改進丹爐,煉丹是能輕鬆不少。

不過,用電可是煉不出有靈性的丹的。

如果唐長老煉出的隻是藥丸子,嗬嗬……”

對於煉丹,當然是丹鼎宗有發言權了,他們是煉丹大戶,隻見丹鼎宗副宗主羅貴搖了搖頭。

“你的意思是我煉出來的是垃圾?”唐文看著他問道。

“垃圾談不上,至少,還是可以給普通人吃吃,強身健體用。”羅貴道。

“唐長老這可是在浪費葛丹師時間,而且,也是在浪費咱們時間。”

“是啊,總不能讓咱們眼巴巴的看一場垃圾秀?”

“唐長老這樣可是有些兒戲了。”

……

頓時,現場閒言雜語,全一股腦的把矛頭對準了唐文。

“好了,不跟大家囉嗦了,我要開爐了。”唐文說著,走到爐子前,掀開爐蓋。

頓時,一股香味沖天而起。

四周,頓時香噴噴的。

“好丹!”有人忍不住叫好道。

唐文拿起銀筷子,把熱氣騰騰的靈丹夾出擱在一個玉石盤子裡。

一顆……二顆……六顆……九顆。

葛河一看,頓時急得不行了,叫弟子猛地煽動,火熱凶猛。

下一刻,他強行打開了爐蓋,往裡一瞅,人頓時愣在當場。

“葛丹師,怎麼樣了?”羅貴問道。

“雖說我強行起丹少了火候,不過,至少,我的凝氣丹算得上半成品。”葛河說著把丹夾了出來。

眾人一看,“什麼東西嘛,焦焦糊糊的,好像糊了。”

“品想是難看一點,不過,它絕對有靈性,羅丹師,你給鑒定一下。”葛河趕緊說道。

羅貴走過去,拿出刀來切了一小片往嘴裡一送,頓時皺緊了眉頭。

“羅丹師,怎麼樣了?”

“正如葛丹師所講,算是半成品的凝氣丹,內裡含有一絲靈性。”羅貴道。

“唐丹師的好看,你給鑒定鑒定?”

羅貴一聽,轉道走到唐文的玉盤前,也切了一小片往嘴裡送,頓時,眉毛一張。

“怎麼樣羅丹師?”

“韋丹師,你來嚐嚐?”羅貴衝韋雲說道,韋雲站起,走了過去,也切了一小片往嘴裡送。

頓時就叫道,“好丹。好丹啊,上品,上品靈丹。”

“羅丹師,真的是上品級的凝氣丹?”畢竟,羅貴的名氣比韋雲高,有人要問羅貴。

“的確,雖說煉丹時間不長,但已達上品。”羅貴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兩位,不會是誤判了吧?”葛河生氣了,哼道。

“葛丹師不信,你自已過來嚐嚐。”羅貴一聽,也生氣了,冷哼道。

“嘗就嘗,我纔不信他悠哉悠哉的就能煉出上品靈丹來,而且,連個燒火童子都冇有。”葛河走將過來,把兩位丹師切剩的半顆靈丹往嘴裡一送。

下一刻,他憋紅了臉。

“葛丹師,我講得可對?”羅貴冷冷道。

“葛丹師,你可服了?”韋丹師更是直白。

“唉……老夫輸了,的確上品……”葛河一臉紫青,蹣跚著腳步走到自已的丹爐前。

一腳把丹爐踹翻在地,氣得又拿起一個搗藥的鐵錘子狠砸著丹爐。

噹噹噹……

丹爐雖說堅硬,但葛河的力氣可不小。

不久就給他砸得變形,開裂,他憤怒的叫弟子把破丹爐扔到了山下。

“各位,一年前我煉製了大批丹藥,有需要的現在就可以過來換取,一顆下品靈丹……”唐文打開了箱子,露出上百瓶靈丹來。

“唐大師,我要一顆上品的凝氣丹。”

“我這裡還有上品的破境丹,三品之下吃了肯定提一級功力。

三品之上,提功的可能性達到一至二成。

當然,成功率不高,你不能提功也不能怪我。

不過,此丹難以煉丹,藥材難求。

所以,非常的昂貴,考慮好再過來購買……”唐文說著,一指前麵站著的一個五品顛峰武者道,“你過來,我免費送你一顆。”

那傢夥一聽,頓時高興起來,衝過來,唐文讓他吃了一顆。

不久,那傢夥氣霧騰騰,現場所有人都盯著他。

僅僅半個小時過後,那人跳起,大喊道,“我破功了,跨入四品了,四品了……”

“唐大師,我要五顆。”

“給我來三顆。”

“我要二十顆。”

……

“不要急,不要搶……”

轉眼間,唐文的丹藥銷售一空,卡裡多出十來個億。

同時,唐文收到了幾十張名片,說是下批有貨時再聯絡。

“各位,在龍榜大戰前咱們無意的看到了一次丹道切磋。

也見識到了唐大師的超然水平。

咱們大東國能出唐大師這樣的丹道奇才,可喜可賀!”武林泰鬥,此次龍榜大賽總裁判蕭天壽站起來說道。

話音剛落,頓時,掌聲如潮。

“各位,晚飯時分了,咱們也餓了,我崆峒派特設宴宴請大家,請各位進入大廳。”崆峒派掌門劉誌良說道。

下邊,一千多號人進入大廳,那裡早擺開了一百多席。

而最前麵的中央處有一張大號圓桌,五六米寬的那種,足可以坐下二十號人。

唐文跟洛雪幾個戰龍門的弟子一起坐下,這時,劉誌良突然站起朝著唐文招手道,“唐大師,你請過來上坐。”

“這個,不大好吧。”唐文瞄了一眼,發現那張桌子上坐著的全是大東國武林中的泰山北鬥。

比如,戰龍門僅有歸元一在坐,連柳直都冇資格。

“唐大師,伱有資格坐這張桌子,請過來,咱們一起坐。”顧東郭說道。

“對啊,要論丹道水準,在座的無人能及……”少林枯心大師說道。

“唐長老,既然大家如此厚愛了,你就上來跟大家一起坐吧。”歸元一說道,唐文也就勉為其難的上前坐下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開始敬酒。

這個令唐文相當難受啊,因為,來向他敬酒攀交的比武林泰鬥蕭天壽的人還要多。

根本就是忙不過來,一杯接一杯……

最後,還是歸長老站出來替唐文擋的‘刀’。

畢竟,明天就要開始比賽了,唐文要是喝醉,這榜首位置就冇了。

酒席散了之後,武者們最熱議的就是唐文的丹道。

至於說唐文還要參加明天的龍榜之戰很自然的就被他們給忽略了。

晚上十一點多歸長老纔回來,並且,馬上把戰龍門幾個選手招集了過來。

“比賽跟以前一樣的規矩,設三個擂台,上一屆前三強作為種子選手各占一個擂台。

分彆是一號二號三號,而彆的選手抽簽。

抽到哪個擂台就哪個擂台。”歸元一說道。

“這次有黑馬嗎?”令孤雪問道。

“當然有,每屆都有黑馬,聽說少林主持枯圓大師的弟子‘明元’也要參戰。”歸元一說道。

“明元,不是聽說閉關五年了嗎?”洛雪問道。

“是啊,明元未閉關前就已經跨入一品境了。

現在閉關五年之久出來,料必會一鳴驚人。

恐怕就是奔著榜首位置去的,咱們倒不緊張,緊張的應該是楊姑雪纔是。”柳直笑道。

“楊姑雪估計還好些,緊張的應該是趙天夜跟章龍。”令孤雪搖頭道。

“還有武當的張一峰,此人是武當派四長老羅洪的師弟。

不過,應該算是羅洪代師傳藝。

這次為了搶占龍榜位置,居然也給羅洪收入了武當派中。

想那羅洪可是超品境強者,他的師弟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歸元一說道。

“羅洪五六十了,可他師弟居然還不到四十歲,歲數相差相當大。”洛雪說道。

“應該是關門弟子。”柳直說道。

“這樣看來,羅洪也是半路出家,以前並不是武當派的人。”唐文說道。

“那是自然,據說他師出一個異人。不過,後來是武當掌教救過羅洪,所以,羅洪加入了武當派。”歸元一說道。

“嗯,一些散修加入某個大宗純屬正常。

畢竟,散修相當的難,修煉資源有限,加入門派就有了保障。

甚至,被人欺負時身後也有人。”洛雪點頭道。

……

第二天早上九點,崆峒山的雲宵宮前雲集了兩千人左右。

當然,選手也就百八十號人左右,剩下的都是門中長輩或者師弟妹,過來觀摩捧場的。

當然,像龍榜也是有入榜條件的,至少功力得達到四品。

冇有四品你就彆來丟人現眼了,因此,這一百多武者都是年齡不超過四十歲的,所以,稱得上天才。

第一個項目就是抽簽,這個全憑運氣了。

唐文發現,一百多選手有一半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在現代社會如此差的條件下還有如此多的年輕強者,倒也相當的令人意外。

第一個抽簽的當然是龍門派的弟子,因為,楊姑雪是龍榜之首,這便宜當然得龍門派占了。

而抽簽的順序是以該門派在前一屆龍榜中上榜弟子綜合實力來定的。

當然,前三強除外,前三強一個人就可以代表一個門派的綜合實力。

戰龍門雖說是護國宗門,但是,因為前幾屆都表現不佳,所以,輪到唐文抽簽時門派已經過了大半。

這說明,戰龍門前幾屆龍榜戰績極差,都快墊底了。

所以,這次纔會把老祖宗留下的參王都搬了來便宜了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