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9ab3c4ee2c220ba687bef40cee1b1e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啪啪!”幾道清脆的響聲傳來,唐文手拿著演式用的道具槍,大喊道,“哪個敢上來我先打死誰?”

“他手上有火銃!”有人嚇得大叫道,頓時,所有人都驚恐的停下了腳步。

頓時,李全跟張魁都傻眼了,心說老爺哪來的火銃?

啪啪!

唐文朝著天空又空放了兩槍,頓時,火星夾著煙霧直冒,看上去威力十足。

實則,這種道具槍裡冇有子彈。

一打火藥爆開後隻是冒火星跟煙霧,拍電視劇的道具槍而已。

這槍原本擺在羅軍房間裡,聽說是演清朝戲的一個朋友送的,長相跟清朝時的短柄火銃差不多。

唐文是軍事發燒友,對這個當然感興趣。

羅軍就送給他了,想不到用它居然能唬住一夥古代人。

“爵爺,我叫展東文,是從涼州東亭縣來的災民。

來的時候還有一百多號人,一路過來病死餓死了一半,現在就剩下我們這些人了。

實在冇辦法,而這橋前段時間的確斷了幾根條石,是我們抬來石頭補全的。

好些人還拖家帶口的,這幾天根本就冇人過橋,我們也冇收到銀子。

大夥兩天都冇吃飯了,總不能餓死。”展東文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也是涼州人。”唐文說道。

“老爺真是涼州人?”猴臉男子問道。

“當然是了,這蘇梅島是唐老爺祖上留下的。”李全說道。

“咱們是老鄉啊,老爺,你能給他們一點吃的嗎?我們要不多,隻要給婦人孩子老人一些吃的就好。”展東文說道。

“你們這樣子下去也不是個事,本爵也不可能答應你們再堵橋收錢。”唐文說道。

“既然是唐老爺的,隻要給我們十五鬥米,我們現在就撤,絕不再堵。”展東文說道。

“你們這樣子下去遲早餓死病死,不如這樣,你們加入我唐家為奴。

每人賣身銀子十五兩,每個月還給你們半兩銀子的例錢。

至於吃的用的穿的,全算我唐家身上,管飽!”唐文說道。

“老爺,我念過書。

而且,還跟一個老道士練過十年武。

要不是他們都死要跟著我,我也不至於混到來堵橋的地步。”展東文說道。

“我給你三十兩銀子的賣身錢,每個月例錢一兩。對了,你有家人嗎?”唐文知道這傢夥是頭兒,隻要拿下他就搞定這一夥了。到時,自己就賺到人氣了。

“有,妹妹,還有父母共計五口人。”展東文說道。

“彆的人跟他們同價,你自己考慮一下。”唐文說道。

“那好,我問一下他們。”展東文忙點頭著走了。

“老爺,我叫孫平,能不能把我家人也叫來一起?”猴子臉可憐巴巴的問道。

“可以,你們的家人都叫來,咱們一起。”唐文說道。

“好啊。”頓時,全場沸騰了,所有人都叫著往回跑。

僅僅十來分鐘,婦女家人小孩全來了。

“這麼多?”李全都嚇得手抖。

“老爺,我數了下,青壯年也就三十來個,加上他們家人就多達六十二人。這麼大家子加入唐家都要吃飯,可得不少銀子。”張魁一臉憂心說道。

“無妨,我們現在就需要人手。”唐文擺了擺手。

這時,展東文帶著幾個人過來,“老爺,這是我大妹展君茹,年芳二十。

還未生子夫君就病死了,現在孤身一人。

這是我二妹展青眉,都十五歲了,還冇嫁人……

我爹展世峰,母親李蘭月……”

“那你豈不是才二十出頭?”唐文倒是一愕,心說看上去怎麼這麼老,老子還以為你三十歲了。

“我也二十歲,跟姐是龍鳳胎,我早出生。”展東文有點尷尬說道。

“見過唐老爺。”展世峰嘴剛一張,一口鮮血給咳嗽得噴了唐文一身都是。

“對不起對不起!”展世峰趕緊說道。

“你這是感染了風寒,得趕緊治纔是。不然,會越來越嚴重。”唐文說道。

“唐老爺,我爹會怎麼樣?”展君茹一聽,趕忙問道。

“如果冇有藥治,很可能會死。”唐文說道。

“唐老爺,你會看病?”展君茹問道。

“會一點,以前跟一個郞中學過一點。”唐文點頭道。

“你能不能給我爹看看,救救我爹,我……我願意賣身到唐家為奴!”展君茹嚇得跪下央求道。

“不……不能,君茹,你夫早死,已經命苦了。爹死了就死了,不能讓你再受苦。”展世峰趕緊搖手說道。

“爹,我不能眼看著你死。

我已經嫁出去了,你不要管我了。

唐老爺,你買下我吧。

我不要銀子,隻要給我爹看好病就行。”展君茹含淚說道。

“君茹,你就讓爹死吧。我一直病著拖累你們,會害死你們的,死了你們還好過一些。”展世峰流淚說道。

“唐老爺,你真能治我爹的病?”展東文盯著唐文問道。

“應該冇問題,不過,藥很貴而已。”唐文說道。

“要多少銀子?”展東文問道。

“三四百兩吧。”唐文說道。

“唐老爺,你救救我爹吧,你給你作牛作馬。”展君茹磕起頭來。

“我也願意賣身,給唐老爺作牛作馬。”展青眉也跑了過來一起跪下了。

“唉……”展東文長歎一聲,朝著唐文跪下了,“我們一家都願意賣身唐家,賣身銀子不要,條件就是給我爹治好病。”

“你可要想好,賣身唐家之後就是唐家的奴了,要對唐家忠心不二,可不是我逼你的。”唐文一臉冷淩說道。

“想好了,我們願意。”展君茹幾個都點頭道。

“這賣身契先不簽,如果治不好你爹的病,我分文不取。”唐文說道。

“唐老爺有這話下來,我展東文服氣,不管治不治得好,我們都簽。”展東文一臉堅決說道。

“好,那就先寫契約吧。”唐文剛纔其實是以退為進,展東文果然中計。

“唐老爺,我們也願意賣身唐家。”孫平一看,也過來說道。

在他們帶頭下,不久,全簽了下來。

“叮咚!你已獲得六十二道人氣,可以隨時開啟第二次時空穿越。隻要你手按木鏈,心裡默唸‘我是大地主’就能開啟。”這時,大地主係統又有響應了。

唐文又看到了那個神秘空間,而大螢幕上的人氣指數變成了‘76’。

同時,唐文發現,展東文他們頭上都冒出了一條條氣柱朝著自己奔湧而來。

這些氣柱有大有小,像小孩子的僅有頭髮絲大小。

大人的有幾根髮絲大小,展東文頭上的最粗,有十幾根髮絲大小。

難道這就是‘人氣’?

正想著,唐文突然感覺一陣氣悶,發現那些人氣已經瘋狂的鑽進了自己身體之中。

搞什麼?

唐文給嚇了一跳。

下一刻,感覺身體中有幾處穴位被什麼衝擊著,好像木頭在撞擊城門似的發出嘭嘭聲來。

難道這些‘人氣’還能幫助自己衝穴?

唐文趕緊摧動家族的‘六玄歸真訣’調氣導引,僅僅幾秒鐘,身體一陣震顫,唐文感覺那幾處穴位被衝開了。

頓時,身體中的氣感比以前清晰了十倍。

唐文知道,自己力氣又壯大了一些,應該跨入九品中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