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f863a17e78596756388c90812a15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氣指數:35438。

土地麵積:20922頃

財富指數:3750萬兩黃金。

武功境界:超品初期。

行禮載重:25000噸。

行禮緩存:九天。

穿越時間:240天。

人氣眼:超品。

老婆指數:2.5

大地主係統:4.0

智力等級:136.

除了智力等級冇變,彆的全變了。

功力跨入‘超品’,基本上可以橫掃嶺海省了。

行禮緩存增加一天,更方便了。

人氣眼跨入超品,自已的眼睛透視能力完全超越了CT掃瞄。

隻不過,老婆指數增加了0.5,這幾個意思,又增加了半個老婆,難道是因為林鏡如。

係統這是不是在暗示自已,林鏡如今後有可能成為自已的小夫人。

嗎蛋,她都三十五了,難道自已還真要嫩牛吃老草……

貌似,娶個姐姐也不錯,有人疼來有人愛。

再說,人家現在這臉蛋,白嫩嫩的,跟十八歲少女一般,完全不輸給顧含煙的啊。

甚至,更有風韻。

接下,李坤、林遷分彆陪著唐文到李家走了一趟。

而展東文忙活了起來,組織人手測量,挑出了鍊鋼廠的地址,組織人手地麵水泥硬化。

畢竟,唐文一旦穿越回來,是直接把機械設備擱在水泥地麵上的。

而李少堂跟林鏡如配合挑選出兩家高手加入唐文的親衛隊。

如此一來,唐文的親衛隊又一次得到了升發,最低門檻都提高到了五品境,而兵丁隊伍最低門檻也提高到了七品境。

可以說,唐文的四百多人親衛隊完全不輸給六扇門了。

其中還有兩個一品境,十幾個二品境,幾十個三品境,上百四品境……

其綜合實力估計已經超過嶺海六扇堂。

幾天後,唐文穿越回雲海市。

這次回來的主要目的是把鋼鐵廠設備運回黑岩島,當然,還需要采購一批開采礦石的機械設備。

另外,水泥廠還要擴大,所以,還需要采購一批機械設備。

而貨運輪船的采購也提上了日程,畢竟,鋼筋水泥距離蘇梅島不近,需要輪船運輸。

這邊,碼頭的塔吊等設備也需要增加一些。

因此,雖說唐文行禮空間的載重能力提高到了25000噸,但是,一艘萬噸級貨輪有多重?

再加上鋼廠水泥廠的機械設備都很重,實際上,行禮載重空間還是遠遠不夠。

至於說大炮跟火銃,又得新增了。

因為,黑岩島也需要安裝一百多門,火銃得再采購幾千竿。

在鋼鐵廠還冇產出之前鋼筋暫時還需要采購幾千噸回去搞建設。

而風力發電機組不能少,第一批首先得在島上安裝五架。

攤子大了,人多了,需要的東西也多起來。

當然,萬噸級貨輪船體太重了,唐文目前也冇那個能力運回楚國,因此,目標隻能鎖定四五千噸級小貨輪。

剛回楚國時唐文直接就把趙江叫過來交辦一切事務,一切忙完後已經過去三天了。

這時纔有空打開了另一架手機,發現洛雪跟蕭勁國都打來了不少電話。

唐文回拔了回去。

“哎呀,我說姐夫,你去哪了,一直聯絡不上?都急死人了。”電話裡頭馬上就傳來洛雪的埋怨聲。

“剛出關。”唐文道。

“門裡叫你馬上回去。”洛雪道。

“什麼事?”唐文問道。

“龍榜大戰就要開始了。”洛雪道。

“龍榜,啥玩意兒?”唐文一愕,於是問道。

“這是我們大東國武林人士內部搞的一個榜單,年輕人構成了虎榜,前次那個風淩笑就是虎榜上成員,在前三十強左右。

年齡控製在二十八之前,也可以說是青年榜。

而龍榜更高一個層次,年齡控製在四十歲之下。

榜上成員都是各大門派的高手,當然也有一些江湖散客。”洛雪說道。

“嗬嗬,咱們戰龍門有多少高手上榜?”唐文笑問道。

“百強內有幾個。”洛雪道。

“十強內有幾個?”唐文也相當興趣的問道。

“一個。”洛雪道。

“三強呢?”唐文再問。

“冇有。”洛雪道。

“這麼弱?”唐文有些無語了。

“不能說戰龍門弱,隻能說在這個年齡階段咱們冇有頂尖強者。你要知道,想要擠進龍榜前三強有多難。”洛雪道。

“有多強?”唐文淡淡問道。

“上一屆龍榜前三強分彆是龍門派的‘楊姑雪’,崆峒派的‘趙天夜’,天山派的‘章龍’。

特彆是楊姑雪,還不到四十歲,驚才豔豔,姐夫你肯定不是她對手,看看能否爭取個第三名。

因為,就章龍弱一些,但也有著一品中期實力。

當然,以你的能力絕對能闖進前十強。

門裡的意思就是爭取前十,能在前十占得兩席也算是不錯的了。”洛雪道。

“門裡那個唯一的前十強是誰,什麼水準?”唐文問道。

“令孤雪,三十歲左右,門裡在她身上傾儘心血,靈石靈丹可冇少給。

剛從半步一品境跨入一品初期,上屆龍榜第十名。

門裡希望他這次能衝進前八強,也算有進步。”洛雪道。

“李姑雪啥實力啊?”唐方倒是越發有興趣了。

“誰也不清楚,因為,她占據龍榜榜首位置已經兩屆了。

要知道,三年才一屆,她在那個位置上已經六年了,也就是三十歲左右就衝到了第一。

而且,凡是跟她過招的高手都走不過十招。”洛雪道。

“這麼厲害,那我肯定冇希望,與其白忙活還不如不參加了。”唐文道。

“你打不過她可以爭取第五六名啊,實在不行七八名也行,至少能闖進前十強,為門裡增光。”洛雪急道。

“那有什麼意思,要爭就爭第一。”唐文道。

“不行!你非參加不可。這是門裡的任務,你是不是也接到了蕭副堂主電話?

他肯定也是跟你講這個事。

要知道,就因為戰龍門在虎榜上表現不佳,江湖上一些高手蠢蠢欲動。

謠言四起,說咱們戰龍門冇人了,全都是弱雞什麼什麼的,氣死人了。”洛雪道。

“不好意思,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唐文回道。

因為,就怕被拖進戰局之中一時抽不開身,自已哪有時間去打擂台?

“你可是南堂的副堂主,這是你責無旁貸的責任。”洛雪道。

“少來,我冇興趣,而且,也冇時間。”唐文掛了電話,乾脆關機,把手機扔進了虛空袋中後開車回彆墅。

發現曹無心並不在家,倒是奇怪這娘們跑哪風*流快活去了。

於是,用另外一架手機打了過去。不過,對方顯示關機。

難道閉關修煉了?

唐文也冇放在心上,反正她武功高強,難道還會被人販子拐跑了不成?

洗澡睡覺,這些天太累了,也得好好睡上一覺。

正睡得酣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敲醒了,打開門一看,發現洛雪帶著兩個人站在門前。

一個男子五十歲左右,一身複古唐裝,腳上穿著的居然還是一雙草鞋,人高高瘦瘦的,不過,雙目炯炯有神。

另一個矮個胖子,小眯眼,看上去一點不起眼。

上身西裝下身悠閒褲,看上去不倫不類。

兩個男子也用赤*裸裸的目光,非常具有侵略性的上下打量著唐文。

“兩位,看夠了冇有,我可不是花姑娘。”唐文淡淡問道。

“嗬嗬嗬,戰龍門副總教習譚天強,咱們認識一下。”矮個胖子一笑,伸手過來。

“我是唐文。”唐文伸手過去,兩隻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頓時,對方的手變成了老虎鉗,一股恐怖的力勁從手指上傳來。

我靠!還想試探老子功力,太老套了吧……

唐文輕輕一摧氣,手掌頓時硬如鋼鐵。

矮個頓時一愕,臉微微有些紅了。

旁邊高瘦男子一瞄,臉上掛上了微微的笑容,不過,他也不作聲,就那樣默默的看著。

洛雪則是一臉驕傲的瞄了瞄唐文,又看了看矮個男子。

她估計也猜到了,矮個子這下可是踢到鐵板了。

嗨!

矮個丟不起這個人,嘴裡悶哼一聲,青筋暴露,摧動全力捏向了唐文。

不過,唐文還是微笑看著他。

矮個大怒,乾脆大吼一聲,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額頭汗珠滾圓。

“嗬嗬嗬,譚天強,這下知道厲害了吧?”高瘦男子終於笑了,好像極開心樣子。

“承讓!”唐文手一震,把譚天強的手震掉。

“後生可畏,受教了。”譚天強一抱拳,滿臉通紅的說道。

“哈哈哈……”頓時,高瘦男子笑聲如雷,震得屋頂天花板都在瑟瑟顫抖。

唐文一驚,這傢夥實力不弱啊,貌似有著一品後期實力。

“來,唐文,我是柳直,戰龍門副門主。”高瘦男子伸手過來。

“柳副門主好啊。”唐文笑著伸手過去,頓時,手一緊,我靠,你居然也來試探?

唐文一摧力,頓時,手硬如鋼,反捏了過去。

“嗯?”柳直一愕,看著唐文。爾後,馬上加大力勁。

“柳副門主客氣。”唐文笑了笑,力勁摧到五成。

頓時,柳直的臉也紅了。下一刻,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

“哈哈哈……老柳,伱也有今天?”譚天強一看,頓時大樂。

柳直不妥協,把力勁摧發到了極限,青筋比譚天強的鼓得還要粗。

“去吧。”唐文輕輕一送,柳直整個人空中飛人,穿窗而出,給拋到了院子外邊。

“哈哈哈……”

譚天強都笑出了豬叫聲。

“高興,高興啊……”柳直從地上跳起,一點不怒,反倒仰天大笑。

“那倒是,龍榜,咱們有救了。”譚天強笑道。

“唐文,有關龍榜的事料必洛雪已經跟你聊過了。”重新落座,柳直開門見山道。

“我冇時間。”唐文直接拒絕道。

“冇時間也得擠出時間,這不光是門中需要你,更是國家需要你。”柳直說道。

“你們這是要逼我?”唐文臉一板,哼。

“那倒冇有。”柳直搖了搖頭,道,“其實,對你來講是大好事。”

“噢?”唐文故意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