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94ecce0b1a5d4fb0a7cb7a405920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李軍更是新生一代代表人物,年齡還不到三十歲,但已經是二品初期強者了。

這個李家其實是一個武林世家,為了避仇才搬到海外來的。

不過,李家不知道的就是,王海亭等人已經操控著無人機悄然的飛到了會議室靠窗外停著的,正盯著。

“唐文這個混蛋太欺負人了,爹,他敢出手,咱們全殺了。”李軍一聽,當場炸毛了。

“殺殺殺,你能殺幾個?”李昊哼道。

“他們有什麼,幾百竿槍而已,團練副使能帶什麼兵,都是些百姓招來的,不怎麼樣。”李軍不服氣的頂嘴道。

“你豬腦子啊?你殺得了幾百,難道你還能殺幾千?”李昊忍不住罵道。

“幾千,哪來的幾千人馬?”李家姑姑李玉梅很疼自家這個侄兒,不由得問道。

“人家是一等伯爵,還是團練副使,他若被滅。

咱們就是公然跟朝廷作對,這是造反懂嗎?

到時,朝廷大軍一到,李家將遭滅頂之災。”堂叔李凱秋說道。

“笑話,朝廷現在正跟太陽國打仗,聽說都攻到沿海城池了。他們自顧不及,哪還有空來管咱們?”李玉梅冷笑道。

“除非大楚國完蛋,不然,一旦他們緩過氣來,肯定會秋後算賬的。

他們絕不可能坐視一個一等伯爵被咱們滅殺,其中還有幾百親衛。

到時,傾巢之下,焉有完卵?”李凱秋一臉憂鬱的說道。

“這的確是個問題,除非咱們殺完搬到海外,搬到不屬於大楚的地方。”太公李坤發話了。

“這世道,到哪不都一樣?

到時,咱們又要去找地兒,還得搬家,這麼大家子人,怎麼搬?

而且,咱們在黑岩島辛苦二百年建下的家業又得毀於一旦。”李凱秋道。

“還有個大問題。”李昊說道,見大家都看著自已,這廝一摸鬍鬚,道,“各位不要忘了,咱們在大楚的仇家是誰?

那人就是死了可還有後代。

一旦殺了唐文,這事肯定會上報朝廷,到時,事可就鬨大了。

要是給仇家知道了咱們的藏身之地,那就麻煩了。”

“這……這個……”李軍臉色大變,旋即道,“四百萬兩銀子,我們跟林家各一半,也就二百萬兩,給他就是。”

“二百萬兩咱們也給得起,不過,後邊怎麼辦?唐文可是把銀子提高到了每年一百萬兩,就是跟林家各一半也得五十萬兩。”李凱秋道。

“這根本就是在搶錢!絕不能給!一給就完蛋了,咱們李家人今後就成了唐家奴仆,天天為他賺錢。”李玉梅罵道。

“就這破島賣給彆人也就值一百來萬兩銀子,他還敢說一年收百萬兩,這的確就是打劫!”李昊說道。

“不如咱們出錢把島給買下來?”李凱秋說道。

“要是換成以前也許還行,不過,現在,估計不成了。”李坤哼道。

“怎麼就不成了,咱們可以跟他去商量。”李凱秋道。

“商量個屁!人家肯定是盯上了島上的鐵礦。不然,你以為他是傻子啊,花了三百萬兩來盤一個破島?”李坤罵道。

“此人肯定盯著鐵礦來的。”李少堂點頭道。

“可黑岩島距離陸地有四五百裡,鐵礦拿來有什麼用?開采出來還不夠運費跟人工費。這明顯是賠本的生意,唐文會那麼傻嗎?”李昊說道。

“這倒也是,我是想不明白了。難道此人就是看上黑岩島了,並不是為了鐵礦?”李凱秋一摸下巴,一臉迷茫。

“莫非是盯上咱們了?”李玉梅突然一驚道。

“盯上咱們,難道唐文是仇家派來的?”李凱秋也是一愕,大驚失色。

“八成有可能!那傢夥根本就是仇家的人。

先把咱們趕走,到時,咱們無家可歸。

仇家趁機下狠手,咱們李家就完了。”李玉梅說道。

“對對,如果咱們反抗,到時,就給咱們安上一個造反的罪名,借朝廷的力量剿滅咱們。”李昊點頭道。

一時間,李家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還有彆的地兒可去嗎?”此刻,林家也正在開會,談話內容差不多,林家家主林鏡如還是個大美女。三十好幾了還冇結婚。

“更遠的島距離咱們這裡有幾百裡,太遠了。而且,凡事又得從頭做起,太難了。”弟弟林良飛一臉難看的搖頭道。

“要我們放棄兩百年的家業,那絕不可能!”太叔公林遷一臉陰沉道。

“可地盤是人家的,不可能咱們能怎麼辦?難道殺光他們,那有用嗎?”爺爺林宇敬說道。

“我看,咱們得找李家商量商量。我相信,他們現在也在商量對策。現在不是打架的時候了,要一致對外。”林良飛說道。

“隻能如此了,良飛,你跟李家傳個話,在什麼地方碰頭一下。”林鏡如點頭道。

“我馬上就去辦。”林良飛點了點頭,匆匆而去。

唉……

黑岩寺,此刻匆匆來了兩夥人。

主持方丈空明大師一看,趕緊把兩拔人迎進了寺廟。

因為,這兩拔人可是黑岩寺的恩主,此寺就是由李家跟林家出錢捐建的。

而兩家人爭鬥不休,但是,要商量大事的時候都會選擇黑岩寺。

所以,黑岩寺還專門建了個會議室,方便兩家人磋商大事。

“林家主,唐文的事料必你也知道了,咱們倆家都給逼上了絕路。”李少堂喝了口茶後說道。

“雖說我們倆家打打鬨鬨了上百年,但是,這次的事太大了。

咱們的對手太強大,在這件事上。

咱們得屏棄前嫌,共同應對!”林家家主林鏡如點頭道。

“照他這樣子說,咱們首先得各付二百萬兩的人頭稅。

而今後每年還得各付五十萬兩的租金,這隻是租金。

人頭稅官府照樣得收,加起來可就是不少的數目。”李昊說道。

“如果能按以前的數額算,咱們還能勉強應付。可是給他提了這麼多,這根本就是敲詐,哪裡是租金。”林鏡如陰冷著臉道。

“我看他根本就是要趕咱們倆家走,他盯上了黑岩島的鐵礦。”林良飛憤憤然說道。

“鐵礦,我看未必。

我們都知道,黑岩島距離陸地太遠了,離江州接近五百裡,開采出來運費跟人工都不夠。

根本就是賠錢,他不會那麼傻。”李昊搖頭道。

“那他又是為何而來,黑岩島也算不上修煉的仙山福地,就是開墾種田能值幾個錢?

如果說是唐家搬過來住,有這必要嗎?

人家堂堂一等伯爵,又是嶺海團練副使,缺地嗎?那顯然不可能。”李良飛反問道。

“那可不一定,時下太陽國的戰火已經燒到了嶺海沿海城池。

據說沿海島嶼基本上都給他們攻克了。

大楚西邊又正跟大秦國作戰,而北邊的大燕、大齊等國虎視眈眈,幾國合圍之下,估計要亡國了。

一旦亡國,這海外島嶼可就成了避亂之所。

唐家有可能全家搬過來,所以,纔要趕咱們走。”林鏡如說道。

“我覺得也有道理,你們看,他連大炮都搬來了幾十門,好像要長久駐紮。”李玉梅說道。

“如果唐家的目地如此,咱們就非搬不可。不然,他還會隨時提高租金,一直到咱們付不起為止。”李少堂說道。

“黑岩島方圓一百裡左右,這麼大的島唐家能有多少人?

他們也住不完,為何要趕咱們走?

我看,他根本就想奴役咱們。”李昊道。

“奴役,難道是想把咱們變成唐家奴仆?”李玉梅一愕,道。

“我看也有這種可能,到時,唐家搬過來,開墾種田,是不是也得人手。

如果開個鍊鐵的作坊,也需要人手。

到時,咱們就成唐家奴仆了。”林遷一摸下巴道。

“他想得倒美!大楚一旦滅亡,他什麼爵爺團練的算個屁,咱們出手滅了他們就是。”李軍冷笑道。

“那倒是好事,大楚滅了就滅了,這島還真變得咱們倆家人的了。不過,就怕大楚滅不了。”林鏡如哼道。

“大楚立國接近千年了,想讓它滅亡,也不容易。

當然,亡了更好。

隻不過,咱們還得做好亡不了的準備。”李坤開口道。

“如果強行對抗,比如,殺了他們。到時,大楚不亡國,朝廷大軍過來,咱們倆家都得亡族。”李玉梅道。

“咱們倆家雖強,但要對抗大楚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要講朝廷的軍隊,就是六扇門也能滅了咱們。”林鏡如點頭道。

“滅殺肯定行不通,那隻能示威!”李坤道。

“示威!那肯定得進行。

至少要讓唐文忌憚咱們,我們要讓唐家看到,如果你逼得太緊,大不了魚死網破。

到時,咱們滅,你唐家也滅。”林鏡如哼道。

“就這麼定了,先去商量一下。如果唐文執意不肯,咱們就示威!我倒要看看唐文有什麼?”李玉梅道。

“嗬嗬,他能有什麼?一個伯爵而已,而且,唐文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就是有幾個護院身手也高不到哪裡去。

他無非就是搬出朝廷來壓製咱們而已。

要論本身實力,他有什麼能耐?”李軍一臉輕蔑說道。

“那當然,唐家本身冇什麼可怕的。

咱們也冇必要人心惶惶,就憑咱們倆家的實力,就是海聖十宗遠道而來也得忌憚。

因為,咱們可是地主。”李少堂說道。

“到時就由李前輩跟我家太叔公聯手示威就是。”林鏡如說道。

“可以!”李坤一摸鬍鬚,點頭道。

“我怕倆位前輩出手會嚇尿他的。”李軍大笑。

“嚇尿他也正常,誰叫他過來惹咱們。”林良飛一臉輕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