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88966ead112b2a17358f80159c9f2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豈不是可打百米左右了?”李靜元吃了一驚。

“停船,試射火銃。”唐文道,西門泰高又表演了一番,看得萬寒鬆跟李靜元都差點震落了下巴。

回到蘇梅島,唐文邀請萬寒鬆到洞府喝茶。

“這裡應該是爵爺你專用的修煉密府。”萬寒鬆打量著山洞。

“那肯定的了,這裡的靈氣比修煉塔中還要高。”李靜元說道。

拐了一個彎兒,李靜元突然愣住了,指著角落處道,“大人請看。”

“這好像是小朱果。”萬寒鬆幾步走了過去,頓時,一臉震驚。

“有靈石佈下的聚靈陣,再加上這些小朱果王,如果萬大人允許,晚上你就可以跨入一品境。”唐文說道。

萬寒鬆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呆呆的看著小朱果樹,人氣小人兒搖晃不斷。

良久,人氣小人兒相相痛苦的掙紮了一下,最後,終於不搖了。

而人氣卻是朝向了唐文,傾斜角達到了80度。

“放心,萬大人加入唐家之事是我唐家最在的秘密,唐文我不是個多嘴的人。而且,也不會對萬大人提出令你難以接受的要求。”知道差不多了,唐文說道。

“大人……”李靜元盯著萬寒鬆,人氣小人兒一臉焦急。

“晚上我就會把劫糧之案抓到的餘孽八百裡加急押往海聖城,這些功勞,有萬大人一份。

至於我唐家軍,到時,萬大人完全可以親臨前線指揮。

隻要打一個漂亮仗,朝廷在東邊節節敗退,太陽國賊子已逼到沿海城池,此刻立戰功比什麼時候都要顯眼。

到時,巡撫位置還難嗎?

就是封爵也有可能。

萬大人如果死抱著麵子不放,那隨你便。”唐文道。

“萬寒鬆見過老爺!”萬寒鬆單膝朝著唐文跪下了,行的是武者禮。

“李靜元見過老爺。”

“一武,立據。”唐文趕緊扶起了萬寒鬆兩人。

畢竟,萬寒鬆的地位可不小,也不能讓人家太過於難堪。

洛一武立字據,萬寒鬆顫抖著手,痛苦的簽下了,簽完後歎了口氣,好像一下子放鬆了似的,“唉,也好!”

“這是我唐文送給二位的第一件禮物。”唐文拿出了虛空袋。

“荷包?這是女人用的。”萬寒鬆搖了搖頭,接過道,“做工還不錯,也好,拿回去可以給我夫人用。”

“嗬嗬,那可不光是一個荷包。”唐文笑道。

“老爺這話我可是不明白。”萬寒鬆叫第二句‘老爺’時覺得順口得多了。不像第一句那樣拗口,而且,難過。

“你滴血試試。”唐文道,萬寒鬆一臉狐疑,李靜元也一樣,兩人滴血於虛空袋上,爾後看著唐文。

“打開袋子看看。”唐文說道,兩人打開了袋子,頓時,渾身一顫,李靜元失聲道,“裡……裡麵好大。”

“傳說公孫家族利用機關之術能讓袋子變大,難道這就是機關袋子?”萬寒鬆問道。

“他們的能弄多大?”唐文倒是一愕。心說大楚也有匠師會煉製虛空袋?

“當然不會大了,也就一尺見方,放些小物件還是不錯的。比如,密信、鑰匙等,

即便如此,那機關袋也是一袋難求。

連皇族都眼紅,用國之重寶相換,也不過換得十來個。

當年,寧國公立下大功就獎了一個。寧國公還顯擺了許久,多少朝臣眼紅。”萬寒鬆道。

“老爺的這個可是有一丈見方,能裝許多東西,連寶劍都能塞進去,公孫家弄不出來。”李靜元說道。

“我唐家重要人員都人手一個,此袋還有個特點,你滴血認主之後就是你的了,彆人撿去也打不開,除非你死了。”唐文道。

“如果強行打開呢?”萬寒鬆問道。

“裡頭的東西就毀了。”唐文道。

下邊,兩個傢夥像小孩子一般,興奮的把東西搬進去拿出來。

“設宴,就在山洞裡吃。”唐文笑道。

“不必了,老爺,我想,提功纔是最重要的事。”萬寒鬆道。

“那也行,我現在先傳你倆個玄階上品功少‘天木星辰訣’。等心法學會後,你們突破的機率更大。”唐文道。

“玄階上品,看來,我萬寒鬆還真是賺到了。”萬寒鬆有些唏噓。

“跟著老爺,你會發現,你賺的將更多。”洛一武道。

一天一夜,萬寒鬆成功跨入一品初期。

那一刻,頭上人氣朝著唐文傾斜角達到了四十度。

看來,在他內心,他開始真正的接受唐家奴仆這個角色了。

“我需要黑岩島……”唐文道。

“我回去查一下,如果真是個荒島,那就容易得多了。到時,老爺伱隨便付些銀子就可以買下。”萬寒鬆點頭道。

“不是隨便,我給你三百萬兩,也算是對你的支援。不過,我打聽過,梅宅周遭好像還有些地皮是衙門的。”唐文道。

“那好,我回去查一下,如果有,就捆綁黑岩島一併算給老爺。到時,還可以折成戰功。”萬寒鬆道。

萬寒鬆剛走,想不到三等海溫伯肖蓋居然來了,一起來的還有個麵目憂鬱的年輕人。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一見到唐文,肖蓋連連讚歎。

“嗬嗬,肖爵爺應該是被我的三座大橋驚住了吧?”唐文笑道。

“這哪裡是橋,根本就是天上之虹,猶如長龍一般貫通大陸。”肖蓋一臉佩服的笑道。

“肖爵爺過獎了。”唐文搖了搖頭。

當打開電燈的一瞬間,麵相憂鬱年輕人愕了愕,問道,“世上還有如此燦爛的寶石?”

“那不是寶石,是電燈,我在爵爺省城家裡看過了。”肖蓋笑道。

“爵爺的蘇梅島真是令楚某我大開眼界。”年輕人笑道。

“這位仁兄姓楚?”唐文問道。

“正是,不才‘楚叢’。聽說爵爺這裡有好酒,楚某一生愛酒,趕緊搬一罈來嚐嚐。”楚叢回道。

“看楚兄的樣子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歡烈酒。”唐文道。

“他是不烈不喝。”肖蓋笑道,“對了爵爺,你可是幫了我大忙。”

“幫忙,這點唐某受之有愧了。”唐文搖頭道。

“就是你的酒立了大功,居然把我推到了二等伯爵的位置。”肖蓋大笑道。

“酒也能立功?”唐文一臉慒圈。

“剛好宗人堂堂主喜歡酒,所以,肖爵爺送去的酒對了他的胃口。”楚叢笑道。

“這還真是個意外的驚喜。”唐文點了點頭道,“來人,上菜,上酒,上伏特加。”

酒剛搬上來,楚叢猛灌了一大口,去了半瓶。

“好酒,的確好酒,好酒啊。”楚叢長歎一聲,低頭又灌了一氣,一瓶見底了。

要知道,這可是兩斤裝的,楚叢果然好酒量,唐文暗中豎起了大拇指。

“楚兄,先彆急著喝,這酒太烈,先吃點菜。”唐文把三紋魚蘸好,把碗推到了他麵前。

楚叢夾起魚片往嘴裡一送,頓時,他瞪大了眼。

下一刻,他又夾了一塊往嘴裡寨,長舒一口氣。

接著繼續乾,三片四片五六片,看得肖蓋直囉嗦。

而唐文也傻眼了,如此衝勁他好像冇事人似的。

楚叢好像跟三紋魚扛上了,一片又一片的乾,乾一片進去灌上一大口酒,不久,兩瓶見底。

“痛快,痛快!好久冇這般痛快過了。”楚叢仰天長歎。頭髮一甩,頓時,束髮之簪滑落,頭髮披散下來。

唐文頓時一愕,這傢夥居然是個高手。

剛纔他摧氣震落髮簪一瞬間,唐文發現他的人氣膨脹,一下子大了好幾倍,人氣足有小指粗大。

這可是二品圓滿境的標誌!

此人年紀不大啊,差不多三十歲左右,那料必驚才豔豔了。

“唉……酒,好酒,酒好可人不好啊。”楚叢又一大口酒下去,搖頭歎息。

“不好意思,招待不週。”唐文一臉歉意。

“唐兄誤會了,我不是指你。”楚叢也感覺到了,搖搖頭道。

“楚兄心情不好。”肖蓋說道。

“為情所困。”唐文道,因為,楚叢的人氣小人中透出了一個女子身影。

“嗯?”楚叢一愕,看著唐文。

“哈哈哈,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來來來,咱們乾一杯。”唐文大笑舉杯。

“好一個‘人生得意’,好,我乾瓶,你乾杯。”楚叢一愕,仰頭猛灌。

“楚兄如此人物也會被女人難住,倒是頗令人意外。”唐文道。

“嗬嗬,王侯將相之家,就是帝王之家又如何?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唐兄,今晚可願與我一醉?”楚叢苦笑了笑。

“醉,好,咱們一醉方休。”唐文答道,跟楚叢連連碰杯。

他感覺此人應該不凡,畢竟,一身貴氣自已的人氣眼可是感受頗深,值得接交。

“唐兄,楚兄醉了,叫人扶他睡吧。”一旁的肖蓋說道。

“楚叢,你是不是個男人!”哪料到唐文突然一拍桌子,指著楚叢喝道。肖蓋頓時嚇了一跳,“唐兄不可!”

“我楚叢哪裡不男人了?”楚叢大怒,拍桌而起,指著唐文,兩人的手指頭都快戳到對方鼻尖。

“消消氣消消氣。”肖蓋一看,嚇壞了。

“一邊去!”哪料到唐文跟楚叢同時出聲。肖蓋一愕,傻哩叭嘰,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是真男人就把它吃了。”唐文當即掏出小朱果王。

“唐兄大手筆啊,一出手就是小朱果王。不過,那又如何,冇用。”楚叢冷笑道。

“娘們,囉裡囉嗦,吃!”唐文道。

“我還怕了不成?”楚叢大怒,奪過,三下兩下吃進了肚皮。

“跟我來。”唐文甩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去就去,還怕了你不成。”楚叢大步跟在後邊,肖蓋一臉慒圈緊跟著。

不久,唐文直接上了修煉塔頂層。

這一層隻留給最得力的手下修煉的,還冇開放。

楚叢醉濛濛的跨了進去,不過,頓時一愕。

“過幾天我來接你。”唐文甩下一句話,就要關門。

“呃呃,唐兄,你這是乾什麼?”肖蓋可是急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