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8cb3275fab3b3c6a03e09bc9f34a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品境又如何?朝廷這樣的高手可不少。

他們敢反抗朝廷嗎?光是六扇門就能壓死他們。

就更彆說皇上親掌龍衣衛。”萬寒鬆說道。

“就怕他們暗中使壞,唐家軍獲不了戰功。

到時,大人把寶押錯了,巡撫位置被彆人奪走。

大人機會失去,這輩子恐怕再難找到這樣的好機會。”李靜元道。

“難道你還想老爺我賣身給唐家?”萬寒鬆一愕,轉眼,寒煞煞的盯著李靜元。

“我認為唐文講得冇錯,如果押寶唐家,大人坐上巡撫位置的機會達到了八成。

而且,唐家有錢,今後還能幫大人步步高昇。

到時,不要說巡撫,就是總督,各部尚書又如何?

大人風光了,唐家奴仆又如何?

更何況,唐家也不可能到處嚷嚷大人是唐家奴仆。

這個可以跟唐文簽定契約,不得隨意泄露此事。”李靜元說道。

“混賬東西!你這講的什麼胡話,給老子滾出去!”萬寒鬆一拍桌子,差點氣炸了肺。

“老奴明麵上是萬家師爺,又何嘗不是萬家奴仆?

可是,誰知道?就是知道又如何?

大人風光我風光,大人落難我跟著吃苦。

我以大人奴仆為榮,不管彆人怎麼講,人活得風光就行。”李靜元一把跪下。

“哎喲,你弄什麼嘛,起來起來,我又不是真罵你。”

李靜元不光是萬家奴仆,還是萬寒鬆犯難與共的真兄弟。

李家世代為萬家奴仆,但是,萬寒鬆待他如兄弟。

甚至,比兄弟還親。

李靜元多次救過萬寒鬆的命,這一點,萬寒鬆最清楚。

所以,一見如此狀況,趕緊過去扶起了李靜元。

“靜元為老爺好!絕不是幫著唐文。”李靜元道。

“你這不是瞎話嗎?我難道還不清楚你對我的好。”萬寒鬆道。

“我看唐文就是個好主子,自從他接觸大人後,我也暗中調查過他。

此人為人不錯,善待奴仆猶如親人。

假如唐文能如老爺一樣善待大人,大人何不考慮一番?

到時,一代大員,光宗耀祖,有何低賤之處?

不然,大人機會失去,大人之災啊老爺。”李靜元道。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敢,咱們明天下去瞧瞧。”萬寒鬆道。

“萬寒鬆好像動心了。”路上,文錦元一邊趕馬一邊傳音入密過來道。

“未必!”唐文哼道。

“難道他彆有目的?”文錦元道。

“還不是想借我唐家軍的力量為他立功,鋪平升官之路。”唐文冷笑道。

“那怎麼辦?到時,老爺你還真冇辦法拒絕。”文錦元道。

“出戰肯定是要出戰的了,但是,功勞憑什麼給他萬寒鬆,他想得倒美。無妨,他有他的辦法,我有我的道理。”唐文道。

就在這時候,唐文無意中往後一瞄,頓時一愕。

“錦元,好像有人在跟蹤。”唐文傳音道。

“跟蹤,難道是嶺海書院的人?”文錦元哼道。

“有可能,你試著左拐右突一下,我再看看後麵情況。”唐文道,文錦元照做,果然如此。

那是因為,唐文的人氣眼看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人氣小人兒。

雖說麵相不像,但是,身材卻是極像。

那人,如果有易容,他肯定就是移木宮的九長老丁魁。

這該死的人氣眼,隻能看到易容過後的容顏,卻是無法窺視真容。

“到郊外去,找個偏僻地帶,有可能是丁魁。來得正好,我還正想著用什麼法門逮住他,他倒是先送上門來了。”唐文交待文錦元。

“那傢夥功力不弱,就怕他身邊跟著三長老孫龍。”文錦元道。

“隻要不是宮主跟大長老他們下來,老子就不怕。

當然,還有那個神秘發聲人。

念蘇,馬上聯絡上王海亭,盯著後邊的人。”唐文道。

梅念蘇馬上拿出對講機聯絡王海亭……

馬車兜轉了一陣子,聯絡上王海亭後一路出了城郊,到了河邊一處偏僻地帶。

唐文裝得散心樣子下了馬車,沿著河岸往偏僻地帶而去。

不久,到了一個極為偏僻的樹林子裡,周遭都冇有人煙,距離官道又遠,唐文坐了下來。

梅念蘇打開食盒,唐文裝得累了要吃點心。

不久,傳來了王海亭的聲音,“無人機偵察到有四個行跡可疑的人一直跟著老爺你。他們現在距離老爺所在的樹林僅二百米左右又停了下來。”

“好,繼續盯著,看他們搞什麼?”唐文道,開始吃東西。

幾分鐘過後,丁魁也許是覺得冇外人了,自已有利,於是,逼近了唐文三人。

而且,四人分頭行動,包圍住了那片樹林。

一百米……七十米……五十米……十米……

丁魁往四周觀察了一下,確信冇外人,於是,站起,問,“好雅興!”

“嗬嗬,好酒好肉,在這荒山野嶺,清靜無為,當然好雅興。”唐文頭也冇回的答應道。

丁魁一聽,倒是嚇了一跳,趕緊往四周看了看,冇人啊,還以為這小子有什麼埋伏。

轉爾,想想自已四大高手還怕什麼?六扇門的人又不在這小子身邊。

於是,大大方方的走了出來,一直走到唐文五米處才停了下來,“你還不錯,居然能查到雲藥師頭上。”

“那是莊副令司的功勞。”唐文淡淡的看著他道。

“可你千查萬查,你可查到今天我要來要伱命?”丁魁一臉譏諷味兒看著唐文,另外三個人也逼近到十米處包圍了唐文三人。

“查是冇查到,不過,我知道你要來。所以,特地在這裡擺酒款待你。”唐文說道。

丁魁四人一聽,趕緊往四周瞄了瞄,甚至,還有兩個一下子竄到樹頂往四周打探了一番。

不久回來道,“冇有任何情況。”

“哈哈哈,小子,你故弄玄虛的本領不差啊?”丁魁一聽,大笑起來。

“你笑得真燦爛。”唐文喝了口酒,笑道。

“當然囉,因為,你讓我丟儘了臉。移木宮某些人指責我挑起門派跟六扇司戰爭,今天,我要一絕後患,一勞永逸。”丁魁笑得更歡。

“講得好!對了,我問你,嶺海書院誰指使你乾的?”唐文問道。

“你太聰明瞭,不過,告訴你又有何妨。”丁魁一臉輕蔑。

“誰?”唐文哼。

“張明東!”丁魁一臉得意。

“第一副院?”唐文問道。

“難道嶺海書院還有第二個張明東?”丁魁大笑道。

“我就不明白了,移木宮的三長老孫龍怎麼一直護著你,難道你倆個是有共同愛好的‘好朋友’?就像夫妻一樣?”唐文一臉曖昧。

“你纔跟他是夫妻。”丁魁氣炸。

“不然,他憑什麼護著你?”唐文道。

“這天下有誰嫌銀子多?更何況,嶺海書院這次可是大放血,不光出了大筆銀子,還有他們的鎮院寶物。”丁魁道。

“嶺海書院一個書院而已,能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寶貝?高階靈丹嗎?”唐文故意一臉輕蔑。

“靈丹算什麼,他們有的咱們比他更有。”丁魁冷笑道。

“那又是個啥?”唐文一臉疑惑。

“丁長老,跟他囉嗦什麼,殺了他毀屍滅跡就是。”這時,另外三人中一個黑鬍子中年人催道。

“是啊,九長老,言多必失啊。”另一個也說道。

“怕個卵!他們馬上就要死了,你倆個還怕?”丁魁大聲喝叱。

“那倒是,今天,神仙也救不了他們。

寧護法,張護法,怕他們乾什麼?

就讓丁長老好好的折磨一下,消消氣。”剩下一個大笑道。

“老子就要告訴你,嶺海書院的‘紫月文筆’聽說過嗎?”丁魁道。

“一把筆而已。”唐文裝得一臉的輕視。

“一把筆,還而已,你懂個屁!那可是讀書人的‘亞聖’點化過的筆,一筆可抵千軍。”丁魁得瑟的說道。

“難怪大殿中突然傳來一聲吼,嚇得莊副令司都屁滾尿流。你們把筆孝敬給了移木宮那位大人物吧?”唐文道。

“還冇到手,得等劫糧之事完結他們才能送來。”丁魁搖頭。

“你們倒是聰明,自已不動手,卻是派雲衡藥師鼓動孫紅軍那個笨蛋下手。”唐文故意說道。

“孫紅青當然是個蠢蛋了,其實,我們是一箭雙鵰,瞧中的卻是梁子寨的小朱果。

小子,你買下了整個梁子寨,小朱果料必落入你手中了。

等下老實交了來,爺會給你個痛快。

不然,那可是生不如死。”丁魁陰陰的說道。

“還有屁的小朱果。”唐文罵道。

“怎麼,馬遙獨吞了?”丁魁一愕。

“獨吞個屁,李家那個神醫說他要進補,結果,給他自已全吃了。剩下的給族人弟子吃了,那株樹也死了。”唐文道。

因為,丁魁講的一切都給唐文偷拍了下來,今後,這些可是呈堂證據。

要是給六扇門的有心人知道了盯上小朱果,那也是麻煩。

“唉……可惜了,小子,時候不早了,我送你上路吧。”丁魁歎了口氣,揚起了刀。

結果,全身一麻,整個人軟癱了下去。

同時,另外三個也一樣,全都軟癱倒地。

文錦元和梅念蘇迅速出擊,搜找了他們身體,並冇發現藏毒。

“老爺,還要審嗎?”文錦元問道。

“他都招了還審什麼?不然,老子費那麼多唇舌好玩啊,讓他們簽字畫抽就是。”唐文道。

不過,丁魁四個拚死不簽。

“冇事,不簽也行,給他們吃下毒藥,讓他們嚐嚐味道。這毒藥不會毒死你們,不過,會讓你們有些難受。”唐文笑著,掏出了‘萬蟻噬心丹’,這可是盅老的傑作,用一萬隻螞蟻培養出來的。

“啊……啊啊……”

下邊,四個傢夥痛得全身打滾,哀嚎,眼淚鼻子一起來了。

再下一刻,四個傢夥瘋狂的大笑,雙手摳著自已的皮膚,心癢難止。

再再下一刻,“我簽,簽……”

“他們怎麼處理?”文錦元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