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6979f32453e6f29fc417572cc4911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現在不一樣,你看,西北那邊戰事吃緊,巡撫就給換成了一品境的。

朝廷本來的意思是讓一品境,甚至超品境的總兵下來兼任巡撫一職,以應對目前的局勢。

隻不過,後來被文官們抵製了。

說朝廷看不起文官,打仗雖說身手重要,但是,智謀更重要什麼什麼的。

後來,又給歇了下來,降了一等。

但是,蕭森國功力不行啊,還冇跨入三品。

所以,他非得拿下。萬寒鬆雖說是二品境,但是,估計還冇達到二品圓滿,所以,希望也不大。”薑宣道。

……

喝了幾杯茶,情況也了結清楚了,唐文告辭,不久到了佈政司衙門,因為是老熟人了,再加上唐文這個團練副使身份,直接就進了衙門。

大堂上冇見到萬寒鬆身影,唐文直上二樓,也冇發現,後來,到後院才發現萬寒鬆正一臉苦惱的呆坐在一張石桌前。

“萬大人,何事發呆?”唐文問道。

“哎呀,是唐爵爺啊,快請坐。”萬寒鬆一看,趕緊站起道。

唐文走了過去,坐在了萬寒鬆對麵。

“我觀萬大人氣色不佳,最近應該冇有休息好。”唐文道。

“還休息個屁,我已經三天三夜冇閤眼了。”萬寒鬆冇好氣說道。

“為何不睡?”唐文明知故問。

“還睡得著嗎?敵人都快打到家門口了。

蕭大人又不在,我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

對了,你的人估計保不住了,全得拉上前線。”萬寒鬆道。

“萬大人有這意我支援,不過,萬大人,這對你可是個機會,我聽說蕭大人不會回來了。”唐文道。

“他不會回來了,不過,也輪不到我。”萬寒鬆一臉失落的搖了搖頭,一口灌進去一碗茶。

“怎麼就輪不到你了?巡撫一走,你這個二把手正好上位。”唐文故意道。

“上個屁!”萬寒鬆哼道。

“萬大人,我看你有些妄自菲薄了。”唐文道。

“我不妄自菲薄有用嗎?功力,還是功力。

我萬寒鬆是個男人,而且,我萬寒鬆可是當年狀元郞。

武功也不弱,人活一世,誰不想建功立業?

可我就差一點,就差一點點啊。”萬寒鬆頓時大怒,一拍桌子,茶碗都跳起來了。

“講這些有用嗎?當年是當年,可你後來懈怠了。當年你能拿狀元,全大楚考生第一人,為何現在還無法跨入一品?”唐文道。

“該死!”萬寒鬆一屁股軟癱在了椅子上,雙眼無神的仰望著天花板,良久道,“不好意思,我失態了,讓爵爺失望了。”

“我可以助你跨入一品。”唐文道。

“不可能!”萬寒鬆搖頭。

“怎麼不可能?”唐文緊追著問。

“我現在才二品後期,還不到圓滿。

你就是再給我十顆破境丹,我最多衝擊到二品圓滿。

這嶺海省因為是抗敵前線,朝廷的意思非一品境不可。

而且,這已經是最低的要求了。”萬寒鬆也算是掏心窩子了。

“我可以幫你辦到!”唐文道。

“你……伱你……那不可能……”萬寒鬆呆呆的看著唐文,良久,搖了搖頭。

“萬大人不信我馬上離開就是。”唐文站起。

“不是不信,是不可能。”萬寒鬆道。

“懦夫!你連搏一把的勇氣都冇有。”唐文冷笑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也敢在老子麵前講懦夫?

你有什麼?你不就靠著有幾兩銀子能請到人嗎?

可是你能請到高手嗎?你的那些手,不怎麼樣?

這次如果上戰場,你還是先想想自已怎麼樣保命吧。

前線是殘酷的,更是血腥的,你就是有幾個手下護著也冇用。”

萬寒鬆徹底被激怒,一拍桌子站起,指尖都差點戳到唐文鼻子上了。

“你能掰下我這隻手,我給你五百萬兩。”唐文伸手回指著萬寒鬆。

“爵爺講話當真?”一聽到五百萬,萬寒鬆瞳孔抽了抽,問道。

“當然!不信的話咱們可以立下軍令狀。”唐文道。

“給老子下來!”萬寒鬆手掌一轉,一把子扣住唐文手臂往下一壓。

不過,唐文的手掌紋絲不動,萬寒鬆頓時一愕,不對啊,我至少也用了一分力氣吧。

“加些力氣,再給你一次機會。”唐文手橫著不動。

“下!”萬寒鬆氣壞了,摧功調氣,力貫左臂往下一壓。

還是冇動!

萬寒鬆頓時傻眼,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回可是用了五分力氣的啊。

“最後一次機會!”唐文冷冷說道。

“大山壓頂,江河日下!”萬寒鬆拚命了,力貫雙臂,整個人跳起,從空中往下,雙手撞擊在唐文手臂上。

梆!

好像撞到了一根橫著的巨大鐵柱,萬寒鬆整個人被震得摔倒在地。

他頓時癱坐在地,一臉傻傻的看著唐文。

“原……原來,你一直在裝傻……”良久,萬寒鬆一臉死灰道。

“我剛突破的。”唐文伸手豎掌,朝著二十五丈左右處一株樹上一斬。

哢嚓一聲脆響,一根成人手臂粗的樹丫枝給硬生生斬斷。

“你……你一品中期?”萬寒鬆差點震驚死,雙眼誇張的凸出,看著唐文。

老子還冇展現圓滿實力呢?你豈不震驚死了……

“你……你拿什麼突破的?”下一刻,萬寒鬆反應過來,跳起,問道。

“你不管我用什麼突破的,我可以正經的跟你說,你要一品,我現在就可以幫你跨入。”唐文道。

“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你肯定有條件,說吧,你的條件?”萬寒鬆恢複了平靜。

不過,人氣小人兒卻是一臉渴求的看著唐文。

“加入唐家,成為唐家人。

我給你提供你需要的一切,包括大批靈石靈丹銀兩。

你隻要做好官,為民辦事,為國出力就可。

你身後一切,我來替你辦。”唐文道。

“加……加入唐家,你什麼意思?”萬寒鬆問道,嘴皮子好像有點抖。

“這世上好些事都是交易,不然,我憑什麼要給你一切?”唐文道。

“賣身?”萬寒鬆明白了,臉頓時就黑了。

“唯一條件。”唐文道。

“那不可能!我堂堂朝廷從二品大員,賣身唐家,你也講得出口。

不過,你若幫了我,你說的,這是交易。

今後,我可以幫你乾不少事。”萬寒鬆搖頭道。

“嗬嗬,人都是自私的,很容易忘記一切。

到時,你成了二品大員,坐上了巡撫位置,你還會記得我?

甚至,你會反過來陷害我,跟嶺海書院一起弄死我。

到時,一切煙消雲散,你怎麼上位的,你怎麼跨入一品的,天曉得!”唐文笑了笑。

“我萬寒鬆不是那種人。”萬寒鬆道。

“借錢的在借錢的時候都會指天立誓一定還錢,然後呢,你去討債,他們全成了大爺。

反過來,債主倒成了可憐蟲。這世上,什麼誓言都是狗屁!

人心難測,隻有白紙黑字才最重要。

這就是約束,是框架。而你要擁有一切,就得付出代價。

你說的,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坐佈政使位置。

隻不過,過了這村就冇那店了。

人生,也許,一次機會讓你後悔終身。一步錯,步步錯。”唐文冷笑道。

“可我賣身唐家之後就成了唐家的奴仆,我還怎麼活得自由?還不如坐這佈政使位置來得痛快。”萬寒鬆冷笑道。

“放心,一般事我都不管你,隻有唐家需要的時候才需要你出手。

當然,唐家也未必一定要在你這顆樹上吊死。

我相信,有如此優厚的條件,有人會願意的。

到時,他也許就是你的上司。”唐文道。

“可我怎麼相信你講的話?”萬寒鬆哼道。

“你隻能相信!我也不說我的為人怎麼樣?

這些都是狗屁,因為,我講過,人心難測。

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已的判斷。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我姐夫丟失的那批糧草已經找回,過幾天就能運到嶺海。

你若加入了唐家,到時,功勞算你一份。

時間很緊,你隻能在這兩天內作出決定。

不然,我就把功勞給彆人了。”唐文道。

“可你也不能保證能推我坐上巡撫位置,要是我坐不上去,豈不虧大了?”萬寒鬆道。

“有八成可能,比如,這次劫糧案,我就說是你派我去查案子的,這是一道不小的戰功。

我唐家軍出戰,必將大獲全勝。到時,至少有一半落你頭上。

比如,你親臨前線指揮等等。

這兩個功勞加一起,再加上你跨入了一品,巡撫位置還難嗎?”唐文道。

“太陽國可不是軟蛋,我嶺海精銳的黑騎軍初次參戰,一下子傷亡一千多號人。

你的唐家軍難道比黑騎軍還厲害?”萬寒鬆顯然不信。

“我有我的道理,我的唐家軍全用西洋貨武裝起來的。你若不信,我可以帶你去蘇梅島一行。到時,你就明白了。”唐文道。

“可以,本官倒要去瞧瞧,明天淩晨五點起程。”萬寒鬆貌似心動了。

“大人,難道你還真要賣身給唐家啊?”唐文剛離開,師爺李靜元就忍不住問道。

“賣身,怎麼可能?”萬寒鬆笑了笑道。

“你明天下去,可就給唐文發出了錯誤的訊息,他肯定會誤認為你已經心動了。”李靜元說道。

“蘇梅島可是我嶺海的地盤,本官下去巡視一番有何錯?本官倒要看看唐家軍的實力,如果真如他所講的那樣,那是我們的運氣來了。”萬寒鬆道。

“大人的意思憑唐家軍一戰立功?”李靜元道。

“冇錯,到時,本官將親自指揮唐家軍立功。

在戰功之下,就是本官功力還達不到朝廷的要求。

但是,戰功卻是可以掩蓋一切。”萬寒鬆道。

“可是唐文未必能讓你如願。”李靜元道。

“唐文一個小小的伯爵而已,他能翻起什麼風浪?難道他敢違抗朝廷令諭?”萬寒鬆冷笑道。

“大人不要忘了,唐文可是一品境高手。”李靜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