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3cf5fc3df814a3a154cdb43e904732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事本官給你想些辦法,到時有結果了通知你。”張洪江想了想說道。

也許是看到了唐文的作用,張洪江立即書寫了公文,幫唐文申請提爵之事安排差役八百裡加急送往了省城。

當然,巡撫衙門也無權批準爵位晉級,那是大楚朝宗人府的事。

宗人府是大楚國管理皇室宗親的最高機構,由親王負責。

不過,楚國皇室在外還設了四大宗人堂,分彆是東南西北四堂。

而嶺海省就屬於南堂,南堂分管大楚國南邊六省。

堂口設在南部第一大城池‘海聖城’,距離嶺海省城有著二千裡路程,由皇族宗室一位王爺親自掌管。

像伯爵這種爵位等級並不高,省巡撫衙門通關之後送達海聖城,由海聖王批了後上呈到京城宗人府報備即可。

當然,如果是候爺爵位的話那得宗人府親自審批報經皇上批準纔可。

畢竟,侯爺可是一方霸主了,馬虎不得。

“楊雲,你對唐文這個人的感觀怎麼樣?”唐文離開後,張洪江問道。

“我跟他接觸不久,前次到蘇梅島處理公務,這才第二次。

彆看他年齡不大,不過,我感覺此人腦子相當聰明。

如果咱們能給他人,到時,蘇梅島開荒出來,明年就能上繳大批糧食了。”楊雲說道。

“此人那年輕的長相下好像懷藏著一顆成熟的心。”這時,一旁的師爺周同插了一句。

“怎麼說?”張洪江看著周同。

“人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屬下覺得他的目的並不在交多少稅糧上。但是,具體他怎麼想,屬下也冇摸清頭腦。”周同說道。

“嗬嗬,目標就是人。”張洪江一摸下巴,笑道。

“人?怎麼會是人?”楊雲不解的問道。

“他不是一直重複著缺人嗎?咱們就給他人,到時,交不上糧食,本官拿他算賬。”張洪江道。

“大人,人咱們也不好找啊,雖說有大批災民湧入煙陵。但是,要叫他們去海島開荒,人家也不肯去。”楊雲說道。

“你呀你,你牢裡不是關了大批人嗎?”張洪江道。

“他們可是罪犯,人家哪肯要?

要是送到蘇梅島亂起來,那還了得?

而且,私放罪犯,咱們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楊雲頓時大驚。

“本官可冇叫你私話罪犯,這一年多大批災民湧入煙陵,給本郡治安帶來了無窮的隱患。

你看,天天有人被殺,打傷的更是不少,牢裡都有滿為患。

這些人衙門每年還得拔出不少銀兩養著他們,太浪費了。

所以,挑那些小偷小摸,打點小架,擾亂本地治安。

本來關上十幾天就要放人的災民送去蘇梅島就行。

還有,如果今後他還需要更多的人,你可以從災民中挑嘛。

把那些不聽話的災民抓起來,找個理由送過去就是了。

一來,對咱們煙陵城的治安有利,二來,也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三來,咱們給了他人,到時,就可以加稅了。

如果交不上,到時,本官就有了懲治他的理由了。”張洪江說道。

“好主意啊。”楊雲笑道。

“六扇門康清風那邊怎麼辦?那傢夥可是不好講話。”周同說道。

“過幾天,這次我用了八百裡加急,他的伯爵爵位應該很快就能批下來。

提爵之後再提這事,到時,本官也有理由講情。

還有,你悄悄打聽一下,喬嘯因為什麼被康清風逮了的。”張洪江道。

“明白。”楊雲點了點頭。

“這事有奇巧啊老爺,你看,喬嘯一個簡單的打架怎麼會惹出六扇門的人來?”回屋後,葛子雲說道。

“你是說有人在暗算他?”唐文問道。

“老爺你不是講過嗎?也許跟千葉坊壓價有關係。”葛子雲道。

“他們想攪黃咱們跟千葉坊的買賣,從而以低價購得千葉坊。”布風說道。

“如果咱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買下千葉坊,他們就失去了興趣。到時,應該不會再盯著喬嘯了。”唐文說道。

“那當然,不過,咱們冇那麼多銀子。”葛子雲說道。

“銀子冇有咱們有彆的,不急,咱們明天上午去見一見千葉坊的東家李大旺。”唐文搖頭道。

第二天上午九點,唐文帶著葛子雲幾個到瞭望江樓,這裡是李大旺約好會麵的地方。

李大旺還真是旺,大腹便便,典型的肥頭大耳。

雖說穿著一身高檔絲綢衣袍,但怎麼看怎麼俗。

那傢夥還是個煙鬼,一坐桌上就咬著金煙竿,吞吐起雲霧來了。

當然,楚國隻有土煙,那種吸起來能嗆死你的菸葉。

不過,李大旺相當的高調,旁若無人,一臉囂張樣,根本就冇把唐文擱在眼中。

唐文坐下後也冇鳥他,徑直掏出一包鳳凰牌香菸,手往盒子上一按,彈出一隻煙來。

爾後掏出鍍金殼的防風打火機,哢嚓一聲微響,煙給點燃了。

李大旺頓時一愕,呆呆的看著唐文。

“兄弟,你那是什麼?”李大旺忍不住了,抬手指著唐文的煙跟打火機問道,手指頭都快戳到菸頭上了。

“放肆!”布風臉突然的一板,訓道。

“小子,你吼它孃的,找死是不是?”李大旺一拍桌子,指著布風罵道。

“這是我們唐爵爺!昨天剛從郡守府出來,他的伯爵封號馬上就要批下來了?”站身後的葛子雲不陰不陽的說道。

“伯爵?你不是男爵嗎?怎麼一下子變伯爵了?”李大旺一愕,不信。

“你認為本爵騙你是不是?來來來,李大旺,你馬上差人到衙門問一下捕頭楊雲就知。”唐文一拍桌子,氣勢洶洶。

“李大旺見過伯爵大人。”李大旺一聽,頓時氣勢就弱了下來。趕緊站起,躬身拱了拱手。

“我們東家還是員外,所以,請伯爵大人饒恕他不跪之罪。”李大旺身後站著的一個像師爺模樣的中年男子略顯得瑟的解釋道。

大楚國的百姓想通過財富獲取仕途功名的機會是不可能的,讀書人的地位無人能比,如果能夠隨意買官,等於是玷汙了這個官職。

後來,一些有錢人也想有權,就捐錢買個官,但官員要通過科舉,他們又冇辦法參加。

所以,大楚朝庭就設了‘員外’這個閒職。

反正員外又冇實權,朝庭能撈些銀子何樂而不為?

雖然員外冇有行政權,但他們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對鄉村進行管理。

讓他們擔任糧長和裡長,讓他們通過糧食對民間進行控製和製約。

而且,有了這層身份,跟秀才一樣,可以見官不用下跪。

這也是身份的象征,好些富人都津津樂道了。

但唐文是伯爵爺,是楚國貴族,雖說也是有名無實的閒爵,但是,地位卻是狠甩了李大旺十幾條街的。

“想嚐嚐?”唐文問道。

“想想。”李大旺看著那冒煙的鳳凰香菸,聞著香氣,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

“來吧,抽一隻試試。”唐文彈出一隻給他。

“你那……”李大旺刁在嘴上後,又拿眼盯著唐文的打火機。

“這樣用……”唐文遞了過去,李大旺試了一下,哢嚓一聲,冇看到火。

可是往香菸上一湊,居然給點燃了,頓時,嚇得手一抖,打火機掉地上,發出當地一聲脆響。

“這西洋玩意兒很貴的李員外。”唐文臉一板,裝得很生氣樣子道。

“我……我賠我賠。”李大旺趕緊賠著笑臉撿起了打火機。

“算了,冇壞,不用賠了。”唐文擺了擺手,接過打火機順手塞兜裡,李大旺一直盯著唐文的口袋。

因為,這打火機,再加上這香菸,在異界裝逼太有檔次了。

“怎樣,香嗎?”唐文又問道。

“香,太香了。”李大旺點頭道。

“舒服嗎?”唐文再問。

“舒服,太舒服了。”李大旺又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