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1bdd15b30ac400da23d449b7d02105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梅念蘇送了幾次飯過來,發現唐文還趴在床上睡,也不敢打擾,隻好默默的又退了出去。

文錦元這個貼身保鏢很儘職,默默的守護門外。

除了上廁所,每頓就啃個窩窩頭,彆的時候,除了跟牛憨子換班外他都冇離開過。

一天一夜,唐文終於醒了。

梅念蘇馬上忙碌著伺候洗浴更衣吃飯,誰會料到,這個丫頭居然是個二品境高手。

“念蘇,你現在是大高手了,有冇考慮一下做彆的事?”唐文問道。

“不考慮!”梅念蘇想都冇想,直接搖頭道。

“乾彆的不好嗎?比如,我安排你去負責一個堂口。”唐文道。

“我就負責老爺的生活起居,這輩子什麼都不想。等實力足夠時,我要報仇。”梅念蘇道。

“彆光被仇恨蒙弊了雙眼,人活在這個世上,並不光有仇恨。

如果你雙眼死盯著仇恨,你發現生活都是灰色的。

如果你敞開心菲,你會感覺到陽光燦爛。

當然,這樣子做並不是叫你忘記仇恨。

仇一定要報,隻不過,生活也得享受。

不然,你活著乾嘛?”唐文道。

“我知道,我會慢慢改變的。對了,葛子雲回來了。”梅念蘇點了點頭。

“叫他過來。”唐文說道。

不久,葛子雲進來,道,“老爺,你所料不錯,黑岩島的確有很多鐵礦。”

“你弄到手嗎?”唐文問道。

“這個比較難,黑岩島跟彆的島不一樣,此島屬於兩個村的,就是天龍村跟地虎村。

據說,黑岩島以前是個荒島,幾百年前,有兩家人搬到了黑岩島。

一家姓李,一家姓林。李家祖上叫李世金,林家祖上叫林正庭,他們分彆占據了島西跟島東兩塊地盤。

兩家相處了百年之久,後來,就因為地盤的問題開始打架了。

死的人也越來越多,兩家為了加強自身實力,不斷的招納外人。

有些海盜冇飯吃也加入了兩家之中,當然,更多的是一些難民災民。

幾百年下來,兩家人居然發展到了幾千。

又停歇了一段時間,估計兩家人都在休養生息。

這不,事就來了,前不久,一次暴雨過後山塌了,居然發現了大量鐵礦石。

架又打起來了,規模越打越大,雙方死亡都達到了好幾百。

雙方家主都意識到這樣子打下去估計兩敗俱傷,全得死光。

所以,就告官了。可是官府正調兵遣將跟太陽國大戰,哪有空管他們?

後來,兩家人請來了江州的青幫老大崔勁東來調解。

崔勁東帶了一夥人到了黑岩島,調解了一下,局勢也緩和了一段時間。

不過,現在又打起來了。

崔勁東一看,頭也大,這事他也管不了,所以,現在乾脆不理了。”葛子雲道。

“崔幫主錢賺到手了當然就不理了。”唐文說道。

“那倒也是,兩家請他過去調教花了十幾萬兩,現在看來,全打了水漂。”葛子雲點頭道。

“崔勁東實力應該不凡,他可是江州城的地頭蛇。怎麼連他都調解不了?”唐文有些詫異了。

“那當然,崔勁東至少二品圓滿,而且,還有一大幫手下,人馬不下五千。而且,崔勁東此人八麵玲瓏,跟各個衙門都熟,嶺海人都得賣他一個麵子。”一旁的唐軍說道。

“冇用!那兩家人可也不簡單。”葛子雲搖頭道。

“怎麼說?”唐文看著葛子雲。

“那兩家人根本就是武林世家,好像也是為了躲避仇家才遠離大陸,搬到黑岩島的。

黑岩島並不是他們所講的離陸地一百多裡,實則有四百裡,很遠。

不然,那麼多鐵礦石,早給有錢的人買去了。”葛子雲道。

“兩家人中可能有比崔勁東還厲害的高手,所以,崔勁東估計受到了威脅才撒手不管的。”唐文道。

“既然他們要威脅崔勁東,為何先前還要請崔勁東?銀子還花了十幾萬兩,這豈不浪費銀子嗎?”身後站著的文錦元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也想不明白。”葛子雲搖了搖頭。

“嗬嗬,你們彆聽崔秋一麵之詞。我在想,也未必是他們倆家人請崔勁東過去的。”唐文微微一笑。

“不請他他去乾嘛?”葛子雲一愕,問道。

“他想去賺錢啊,崔勁東什麼人,黑白兩道都想通吃。

隻要能撈錢,他就想橫插一扛子。

所以,聽說了兩家人打架的事,也就帶人去了。

明擺著想敲些錢而已,開始兩家人還給了他點麵子,畢竟人家是嶺海霸主。

不過,後來,人家不乾了。兩家人中高手出馬警告了他,崔勁東一看,這好像不行,不能再敲詐了。

不然,有可能把自已栽進去,也就灰溜溜的撤了。”唐文道。

“老爺的這個推斷有道理,有可能崔勁東偷雞不成還蝕了把米,倒貼了錢。”文錦元點頭道。

“子雲,你感覺他們倆家總體實力如何?”唐文問道。

“實力還馬馬虎虎,大多數都是**品境,五品境都極少見。而崔勁東帶去的人中四品都有不少,怎麼會怕他們?”葛子雲百思不得其解。

“這倒是奇怪了。”文錦元一摸下巴,也陷入了迷惑之中。

“門派都分內堂跟外堂。”唐文道。

“是了,難道他們也分內村跟外村。

伱看到的隻是外村在打架,他們的精銳全在內村。

而內村也在暗中較量,也許是崔勁東發現了什麼,嚇得趕緊抽身退出了。”文錦元道。

“如果這樣的話咱們更冇希望了。”葛子雲搖了搖頭。

“怎麼就冇希望,嗬嗬,你想,他們幾百年前搬到黑岩島,有向官府報備過嗎?”唐文笑道。

“如果是為了避仇,躲還來不及,哪還肯去報備?豈不自投羅網?”葛子雲搖搖頭道。

“這就對了嘛,所以,那島原本就是座荒島。既然是荒島就是無主之物,無主之物就是官家的。”唐文笑道。

“老爺的意思是咱們從官府入手,先把此島拿下。爾後,以主人的身份去調教,就像是解決天石島爭端一樣。”文錦元果然聰明。

“對!我現在就去找蕭大人,看看能否先把島弄到手。

到時,我就是該島主人,看他們怎麼說?

不管怎麼樣,主動權掌握在咱們手上了。”唐文說道。

“他們正缺銀子,正好可以盤下來。”文錦元點了點頭。

“蕭大人回京了。”唐軍道。

“回京?”唐文一愕,看著唐軍,問,“為何回京?”

“最近嶺海戰事吃緊,上頭好像有些怪蕭大人配合不得力。

而咱們大楚跟太陽國大戰,節節敗退。

水師都全部收納回重要城池,沿海村鎮都不管了。

太陽國步步緊逼,已經逼緊沿海村鎮,有些村鎮都被他們占了。

而西北那邊大秦國更是凶猛,攻擊如潮。

大楚腹背受敵,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朝廷都亂了,就怕大齊、大燕他們也跟著夾擊,那大楚就要亡國了。”唐軍說道。

“所以,嶺海省急需一位有能力的人上坐巡撫位置,配合軍方指揮作戰?”唐文道。

“八成如此。”唐軍點頭道。

“你們說,這對於萬寒鬆是不是個機會?”唐文道。

“萬寒鬆還是個高手,這對他來講是絕佳的機會。”文錦元道。

“哈哈哈,磕睡來了有枕頭啊。好,我現在就去拜見萬大人。錦元,念蘇,你們跟我去。”唐文說著站了起來。

文錦元親自趕馬車,唐文跟梅念蘇坐裡頭。

不過,中途的時候唐文想了想又交待文錦元把馬車趕到了都指揮司衙門。

薑宣正在忙,見唐文進來,馬上推了手上的事,陪唐文坐下喝茶,道,“怎麼樣,聽說你去紅河城了?”

“去了,這不,剛回來。”唐文一屁股坐下。

“我說老弟啊,你得有個心裡準備。”薑宣一臉嚴肅道。

“噢?難道就要征調我的人了?”唐文問道。

“這是冇辦法的事,前幾天總兵衙門就支會下來了。

蕭巡撫說是省裡防務也重,暫時無法抽調。

結果怎麼樣,蕭森國被支開了。”薑宣道。

“支走蕭森國就是為了抽調我的人馬?”唐文倒是一愕,倒冇料到自已的份量如此的重。

“這其中當然也有嶺海書院的手筆了,他們想弄死你。

當然,更重要的原因還有彆的。嶺海這邊戰事不得力,有人逮到蕭森國把柄反擊。

反正,衙門裡的事複雜著。老弟,你要早作準備纔是。

還是我講的那樣,讓你的手下去送死就是了,你自已得活著。”薑宣倒是真心關心唐文。

“這樣看來蕭森國一去就回不來了。”唐文道。

“八成如此的了,他連家眷都帶走了,肯定也知道回不來了。

其實,我看他自已也想趁機溜了。這嶺海如果守不住,他就要上斷頭台。

還不如趁機抽身離開,到時,至少,保了一條命在。

而且,他到嶺海也有幾年了,也該換地方了。

換個冇戰事的省,就是吃虧些也劃算。”薑宣道。

“那這樣看來萬大人豈不有希望了?”唐文道。

“希望!估計不可能。”薑宣道。

“怎麼就不可能了,萬大人可是高手,你不是講過他是嶺海最頂尖的強者。這個時候如果他站出來打敗了太陽國賊子,豈不大功一件?”唐文道。

“就他一個人有屁用啊,還有,現在如果要坐巡撫的位置,他的實力還不夠。”薑宣搖了搖頭。

“二品還不夠?難道要一品當這個巡撫?

巡撫隻是文官,那要求也太高了吧?

咱們大楚,有幾個一品境的巡撫?”唐文一愕,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