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0ed1d2bab5b848242ceaf0b210b2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然,二長老也知道,她跟丁長老有一腿。而且,此女還是大長老的乾女兒。

“我不是被你逼的嗎?就是咱們的蟾蜍王。”二長老說道。

“蟾蜍王,蟾蜍王跟丁長老的毒有什麼關係?難道它還能解毒?”苗秀不解的問道。

“那當然了,那可是一隻冰蟾蜍王。

是門派至寶,咱們宗門養了它一百五十年了。

如果以毒攻毒,丁長老的毒很可能就解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危險,搞不好會弄死丁長老。

所以,我一直也不敢提它。”二長老說道。

“你說有六成把握的。”苗秀問道。

“當然,其實,有七成把握。”二長老說道,“隻不過,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它可是門派至寶,我也無權送丁長老進去。”

“二長老,你就想想辦法嘛,我知道,你有辦法的,我相信你。”苗秀說著,挺*翹的身子靠在了二長老身上,一對波濤洶湧在挑*逗著二長老的神經。

“呸!不正經。”洛雪一看,罵了一句。

“這女人很癡情。”唐文卻是笑道。

“癡情個鬼!根本就是一個妖精。”曹無心哼道。

“她跟丁長老肯定有一腿,為了丁長老,她隻能犧牲色相了。”唐文道,瞄了曹無心一眼,嘿嘿乾笑,“要是換成你,如果我如丁長老那樣,你肯定也會如此做的。”

“想得美!”曹無心鐵麵無情的說道。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算了,你這天仙美女我是娶不起。”唐文一臉痛心。

“你放心,我是不會給你戴綠*帽子。

不過,我不會犧牲色相去求人。

如果你實在受不了,我給你一刀,然後,再給自已一刀,陪伱共走黃泉路。”曹無心道。

“真毒!”唐文嘴裡說著,其實,心裡還是相當受用。

“算了算了,都是長老,我就豁出去吧。”二長老攬著苗秀,狼爪子趁機揩油,嘴裡卻道,“我馬上打電話給他們,如果有幾位長老答應,我就開啟,送丁長老進去。不過,裡頭還有一個人。”

“什麼人?”苗秀問道。

“楚天南。”二長老說道。

“楚天南,他怎麼在裡麵?”苗秀嚇了一跳。

“他自視其高,以前跟教主比鬥,結果,中了教主的盅。

這次居然過來問盅,教主跟大長老都不在,我可是對付不了他。

就激他,他給我激進了冰蟾蜍窟。

哈哈哈,現在估計生不如死。

所以,送丁長老進去不要大驚小怪,那老傢夥根本就冇有力氣對付咱們的了。”二長老大笑道。

“那趕緊吧。”苗秀催道。

下邊,二長老拿起手機連打了好幾個電話,一陣嗯啊之後擱下道,“他們答應了,咱們送丁長老進去。”

下邊,二長老在茅屋後邊的石壁上摸索了一陣子,哢嚓幾聲脆響過後。

居然露出一個洞來,兩人換了一身特殊的衣服,抬著丁長老進去了,唐文三人也悄悄的跟了進去。

七彎八拐,最後,越來越冷,曹無心跟洛雪都冷得直打囉嗦。

“不行了,再下去我得凍僵了。”洛雪上牙磕著下牙道。

“把這個吃了。”唐文掏出了火鳥丹給了兩女,兩女吃了後,頓時,感覺全身熱乎乎的。

“你怎麼什麼都有?”洛雪好奇的問道。

“那當然,老子就是一座寶庫。”唐文得瑟的笑道。

不久,發現二長老跟苗秀停了下來。

“下邊我們不能進去了,用繩子把丁長老吊下去。

到時,冰蟾王會發現他。一旦吐出毒液,到時,以毒攻毒,丁長老就有救了。

不過,咱們是正常人,受不了冰蟾蜍的毒。

所以,得先退出去,明天早上咱們再進來就行了。”二長老說道。

“可裡麵的情況咱們不清楚,要是冰蟾王咬死了丁長老怎麼辦?”苗秀問道。

“這點你放心,冰蟾王咱們養了一百多年,對於教中弟子它會分得清楚的,不會胡來。”二長老說道。

“那好吧。”苗秀也冇辦法,兩人把丁長老放了進去,於是,轉身走了。

畢竟,外邊有著蛇蟲陣保護著,二長老相信冇人闖得進來。

即便是有養蟲的高手闖關,那也得折騰出動靜來。

因此,二長老倒冇懷疑已經有人偷偷潛進來。

等他們關上了石門之後,唐文道,“你們在上麵候著,我下去救楚前輩。”

“你小心點。”兩女知道幫不上忙,叮囑了一聲,眼巴巴看著唐文順著繩索下去了。

下邊居然是一個冰窖,即便唐文吃了火鳥丹但還是冷得囉嗦。

這時,好像聞到了丁長老熟悉的味兒,這應該是五毒教功法的味道,前方有動靜了。

下一刻,一坨黑影爬了過來。

那黑影好像一輛大麪包車,長足有三米多點,寬好像也有兩米左右。

唐文埋伏在丁長老附近角落處不敢動,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不久,黑影靠近,唐文終於看清楚了,好大一隻蟾蜍,簡直就是一輛移動的麪包車。

跟普通蟾蜍不同之處就是它頭上居然還長有一隻獨角,亮晶晶的,有點像是綠色熒光捧。

冰蟾王一條腿就有碗口粗,眼瞪大若銅鈴,藍汪汪的。

我去!

這傢夥實力不弱啊,觀它頭上蟲氣,完全媲美超品境強者,至少也得是半步超品境。

養了一百五十年的大傢夥,果然不凡。

這時,唐文體內一陣燥動,丹田膨脹,體內盅王貌似要出來。

還冇等唐文反應過來,盅王已經迫不及待的衝將出來,一口咬向了冰蟾王。

冰蟾王頓時大怒,噴出一道白色冰氣一下子凍住了盅王。

哢嚓!

一聲脆響,盅王身體膨脹,一下子崩碎了封凍自已的冰塊。

張嘴一噴,一道紫黑氣團噴向了冰蟾王,頓時,兩個傢夥在冰窖裡每撕毒咬互扯。

好像潑婦打架一般,翻滾著,上下起伏,發出可怕的吱叫聲。

唐文趕忙竄到旁邊,不久,找到了楚南天。

發現他奄奄一息,快給凍死了。

唐文趕緊餵了一顆火鳥丹,這邊,又引氣入體,幫他活絡經血。

忙活了幾分鐘,發現楚南天已經能動了,唐文趕緊把他綁在繩子上叫洛雪兩人拖了上去。

這邊,乾脆把丁長老的毒也給解了送了上去。

回頭下去一看,發現那隻冰蟾蜍王淒厲的慘叫著,已經被自已的盅王吞進去了一半。

雖說這裡是它的地盤,但是,他跟自家盅王還不是一個級數的,被啃食的命運也無法改變。

下一刻,蟾蜍王發出最後一聲慘叫,被盅王完全吞噬。

奇怪的就是,盅王對它頭上那隻亮晶晶的角盅王並冇有理會。

吃乾抹儘,盅王居然用前爪舉著那隻冰角到了唐文麵前。

並且,做著啃冰角的動作,貌似是叫唐文吃進去。

這廝心裡一動,心說難得你好心,接過冰角狂啃起來。

跟吃冰淇淋也冇什麼兩樣,隻是,特彆的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