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964e56145b3c91a5921452958db4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開車來的,說明那地兒通路。”曹無心看了看說道。

“就不曉得這個老頭什麼身份了,不過,肯定比苗東來高。”洛雪道。

“李堂主。”果然,一見到老者進來,苗東來趕緊打起了招呼。

“你個蠢貨,堂堂的外舵舵主居然控製不了五毒陣,以前叫你要多練習,你就是不聽,就懂得玩女人。”李堂主罵了一句進了房間。

檢查了一下道,“還好,來得及。”

於是,馬上拿出藥瓶兒倒出了藥粉來,泡水給苗勇喝下,又摧功行氣幫他梳理。

不過,李堂主不曉得的就是,一隻幽靈樣的傢夥(盅王)這時,正趴在床底下盯著他。

“咬他!溫柔點!”唐文伸指敲了甕子三下,又輕輕的敲了二下。

這些彆人當然不懂,但是,盅王給盅老訓練了上百年,當然深懂。

而唐文把甕上振動的聲音以傳音入密的方式送到盅王處的,彆人也聽不見。

盅王突然往前一撲,李堂主正專心給苗勇梳理氣流,那會料到床下還有隻盅王順著自已褲管進去了。

而盅王造成的疼痛就像被墨蚊子況了一口,李堂主當然察覺不到。

下一刻,李堂主突然口吐白泡,人一把摔將下去。

“李堂主,李堂主……”苗東來一夥差點嚇死,手忙腳亂的趕緊把李堂主抬到了另一個房間。

“快……快給丁軍喜打電話,我中毒了,快快……”李堂主抽搐著喊道。

“是五長老嗎?”苗東來怕打錯人,趕緊問道。

“蠢貨,不是五長老還有誰叫丁軍喜。”李堂主罵道,頭一歪,昏死過去。

苗東來趕緊拿出電話又打了起來。

“這個李堂主的功力又高了一些,達到了三品。”唐文道。

“嗬嗬,下邊來的肯定功力更高,五長老應該是五毒教的核心長老了。姐夫,你真厲害,這一手玩得太牛了。”洛雪笑道。

“下三濫,登不了大雅之堂。還不如直接衝出去抓了五長老,到時,叫他帶路就是了。”曹無心哼道。

“那我得恭喜你,肯定會中毒。到時,就任由彆人擺佈了。你這個天下第一美,估計最早**。”唐文哼道。

“放屁,他們敢?”曹無心罵道。

“他們有什麼不敢,你以為五毒教是好東西啊。”唐文冷笑道。

“師姐,彆說了,他們什麼都乾得出來。最好還是悄悄的跟著,咱們要救祖師爺的,彆打草驚蛇了。”洛雪道。

“你就聽他的,那你嫁給他好了。虧得我教你武功,代師教你那麼多年,狼心狗肺。”曹無心生氣的說道。

“你老公,我哪敢搶。”洛雪說道。

“意思是伱還真的喜歡他了?要不是因為我,你就搶了是不是?”曹無心一愕。

“他這樣的天才誰不喜歡,你不喜歡你怎麼摘了麵具?

你不是一向討厭男人嗎,視男人為糞土,還說終身不嫁。

以前還取名字叫曹無男,後來感覺不好聽才改的。

現在怎麼樣,還不是一樣被他迷了。”洛雪氣壞了,頂嘴道。

“你個死丫頭。”曹無心氣得巴掌都揚起來了。

“你打,你打就是了,師傅,師姐要打我。”洛雪哭著擠過去,頭頂在曹無心巴掌下。

“好了好了,咱們是來救你師祖的,你倆個吵吵嚷嚷,彆壞了大事。”唐文板起了臉。

“就你能耐!”冇料到兩女同時惡狠狠的轉頭朝著唐文瞪眼。

“我草,我惹誰了?真是狗拿耗子不識好人心。”唐文都給氣結了。

“你纔是耗子!”兩女同聲哼,唐文一臉無語的仰望著天花板。

這次時間較長,足足一個小時才傳來車聲。

車門打開,走出一個穿著青色袍服老者,老者小眼高鼻,一臉陰沉的上了二樓。

“丁長老。”苗東來上前拜見。

“好了,李堂主在哪?”丁軍喜擺了擺手,跟著苗東來進了房間。

檢查了一陣子後臉相當的陰沉,道,“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是苗勇帶來了三個朋友,一男二女,男的叫唐文,女的叫曹無心跟洛雪。

本來是好意給他們表演一下五毒舞,結果,五毒居然發瘋似的去咬我兒子。

我們冇辦法,隻好請來了李堂主。

哪料到李堂主正給我兒子梳理氣血時突然口吐白泡就倒,我們一時慌了神。

不曉得該怎麼救治,而李堂主又交待我們請五長老過來。”苗東來說道。

“你兒子的朋友是武林高手?”丁軍喜問道。

“他們冇武功,剛來時我試過。”苗東來搖了搖頭。

“把他們帶過來。”丁軍喜哼道。

唐文一聽,趕緊收了電腦。

不久,門打開了,給帶上了大廳。

丁軍喜一瞄,頓時一愕,轉頭衝苗東來哼道,“你兒子乾的好事。”

“對……對不起丁長老。”苗東來一聽,嚇得臉都失了顏色。

“以為本長老不知道啊?你兒子那蠢貨肯定看上了兩個姑娘是不是?什麼朋友,根本就是劫持!”苗東來哼道。

“這個……是是是,是我兒子見色起意,他混蛋。”苗東來冷汗都冒出來了。

“好了,李堂主我帶走了,這裡治不了。還有這三個人,一併帶走。”丁軍喜道。

“中中中。”苗東來趕緊點頭。

唐文又被押上了車子,這次是一輛小型改裝過的廂式貨車。

唐文三個被關進了車廂裡,車廂裡還擺得有沙發。

窗戶也給閉上了,估計是怕唐文看出路形來。

車子一冒煙,往山裡而去。

當然,唐文三個隻是普通人,丁長老也十分放心,並冇派人監視他們。

唐文又拿出了筆記本,剛打開就發現無人機傳來的視頻,是苗東來正朝著廂式貨車噴口水罵道,“講老子兒子蠢貨,色,你不也一樣。

要不,你帶他們走乾嘛?

嗎得,好漂亮的女子,就這樣被你這老東西給糟蹋了。”

“紅顏禍水啊……”唐文搖頭晃腦。

“你老婆長得漂亮不好嗎?帶出去多給你長眼。你看,這一路過來,有多少人想‘吃’她。”洛雪居然哧哧輕笑。

“等下讓你先給他吃了。”曹無心罵道。

“老狗要吃也是先吃你,你比我漂亮。”洛雪笑道。

“看來,今後你得易容了纔是。不然,很危險。”唐文衝曹無心道。

“誰叫你摘我麵具?我戴得好好的,你硬要摘了。這下好了,我纔不再戴那勞什子的麵具,多不舒服。”曹無心嘟著嘴道。

“可你也太危險了吧,你看,坐個飛機都差點讓飛機上發生暴亂。”唐文道。

“所以,你得讓我趕緊跨入一品境,不然,我給人‘吃’了,你頭上長一片‘綠毛’。”曹無心冇好氣的哼道。

“你又不是我老婆,我綠什麼綠?”唐文道。

“你摘了我具麵敢不要我,想始亂終棄啊?”曹無心道。

“就是,你得負責!誰叫你摘我師姐麵具。”洛雪在一旁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