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5c2ec100587b7f75bf9c4cfe7361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們辦得有五毒學校?”唐文問道。

“什麼五毒,我們叫五善文武學校。”蠍子男子道。

到了地頭,發現半山腰上建了許多樓。

全是二層的吊角樓,不過,並不是竹木結構,全是鋼筋水泥的。

看來,隨著時代變遷,五毒教也融入村寨,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老頭子,我回來了。”車子停在了寨子後邊一座三層彆墅前,也是架空的,底下停車,樓上住人。

“你小子又去哪鬼混了,不用心練功,天天就懂得泡妞,小心老子打斷你的腿。”堂廳裡露出一箇中年男子來,一身苗族裝束,臉大耳闊。

當看到曹無心姐妹鑽出了車子,中年男子也愕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了兒子一眼。

不過,唐文卻是注視著他的手。

因為,他手上正把玩著一條蛇。

好像還是條眼鏡王蛇,那蛇纏繞著他的手臂。

見唐文幾個下畫,蛇頭立即抬高,舌撚探出,發出哧哧嚇人的聲音來。

“好了小青,自已去玩吧。”中年男子拍了一下蛇頭,眼鏡王溫順的滑下了地,往外而去。

“來,你們叫我‘苗東來’就是了,我是這個寨子寨主,你們遠道是客,咱們先進廳休息一下。”苗東來伸了出了手。

“客氣了苗寨主。”唐文也伸手跟他相握。

頓時,感覺手一疼,唐文故意叫道,“好痛,快鬆手。”

“哈哈哈,你們哪裡來的,叫什麼?”苗東來非常滿意的鬆了手,因為,試過了,這小子不是練家子。

“我叫唐文,她是我老婆曹無心,另一個是我小姨子洛雪。”唐文很自然的介紹道,結果,遭到曹無心惡狠狠的白眼警告。

進到大廳,剛喝了口茶,苗東來突然一拍手掌道,“既然你們是來長見識的,我就用我們五善教的五善舞歡迎你們。”

下一刻,從大廳各個角落裡鑽出了五隻噁心東西來,青蛇、蜈蚣、蠍子、蜘蛛、蟾蜍。

頓時,鼓樂響起,帶頭的小青開始扭擺著蛇尾,蜈蚣、蠍子幾個開始伴舞。

“啊……”曹無心跟洛雪都嚇得尖叫一聲,趕緊擠到了唐文身前,左右各靠一個,渾身還在瑟瑟發抖。

這兩妞,裝得還蠻象的,不去奧斯卡捧個小金人兒回來就太對不住她們倆了。

“你……這……苗寨主,趕緊把它們趕開,趕開……”唐文當然也裝得上牙磕著下牙,強裝鎮定樣子。

“給尊敬的貴客獻禮!”苗東來大笑著,又拍了拍手掌,五毒扭舞著身子爬向了嚇得窩在沙發上瑟瑟發抖的唐文三人。

下邊,二指粗的蠍子爬到了唐文腳上。

而眼鏡蛇王小青滑到了曹無心小腿處,洛雪的腿邊是一隻三指寬大的噁心蛛蛛。

啊啊……

堂廳裡不斷傳來三人的尖叫。

“老頭子,彆鬨了,我要人。”蠍子紋身七哥喊道,一臉猴急。

“苗勇,矮點的給你。”苗東來淫*蕩的笑道。

“老頭子,你太狠了,我要曹無心。”七哥不滿的叫道。

“小子,你跟我搶是不是,再搶老子一個不給伱。”苗東來罵道。

“那好,小的歸我。”七哥不得不屈服。

嗎得,敢情這父子倆蛇鼠一窩,都是色*狼啊。

苗東來又拍了下手掌,五毒回頭,不過,下一刻,五毒居然發了瘋似的全都跳起撲向了七哥。

蠍子咬著了七哥的手臂,而蛛蛛咬住了七子的臉,蟾蜍噴出一道綠色液體,一下子濺了七哥臉都是。

最狠的是青蛇,張開大嘴,一口咬在七哥鼻子上,七哥慘叫一聲,去了半邊鼻子。

頓時,鮮血狂流。

不過,五毒並冇有放過他,死死咬住。

“畜牲,畜牲,給老子滾!”苗東來嚇傻了,良久才反應過來,嘴裡罵著,猛拍手掌。

可是,五毒好像發了瘋似的還在拚命咬,七哥痛得翻滾在地。

苗東來一看,趕緊衝過去想把五毒扯開。

不過,五毒突然一回身,凶悍的盯著苗東來。

苗東來頓時嚇了一跳,趕緊跳到了一丈開外。

又拿出一個哨子猛吹,不過,五毒纔不管它,回過頭來又拚命咬七哥。

七哥身體開始發紫,肯定中毒了。

苗東來一時慌了手腳,趕緊掏出手電話,不久,嗯啊了一陣子擱下電話。

爾後變換了哨子聲音,不斷的吹著,老命都差點吹冇了,五毒才鬆了口。

“苗勇,苗勇……”苗東來撲過去,抱著兒子眼淚直冒。

“老……老頭子,我就是死了也要她倆陪著下地。”苗勇講著,頭一歪,昏過去了。

苗東來趕緊拿來藥給兒子吃得,又塗又抹,忙活了半天才收了手。

“陳廣,把他們關起來,看好,要是人丟了,老子扒了你的皮。”苗東來惡狠狠的叫道。

旁邊幾個手下過來,唐文三人被押進了一個石頭房間裡。鐵門一關,鎖上了。

“怎麼回事?師姐,你動的手腳嗎?”洛雪一臉慒逼。

“我哪會驅蛇?”曹無心搖了搖頭,頓時,姐妹花都看向了唐文。

“就這個。”唐文掏出那個甕狀物,這可是師傅盅老的絕活。

它就是用這個甕子控製毒蟲的,用嘴吹,或者用手敲打都行。

當然,盅老的甕子可是操控不了五毒教的蛇蟲,隻能操控自已訓練了多年的毒蟲。

唐文早就用甕子叫喚出了自已體內的盅王,大廳中的五毒雖說厲害,但是,跟唐文的盅王比什麼?

跟它跑腿兒都不夠資格。

自然,早被嚇瘋了,一股腦的衝過去咬了七哥。

唐文雖說不懂蟲語,但是,盅王卻是會。

“現在怎麼辦?”曹無心問道。

“等著就是。”唐文笑道。

“等,怎麼等?祖師爺也不曉得怎麼樣了。”洛雪可是急了。

“放心,那五隻毒物應該不是苗東來能控製的,它們的毒苗東來解不了。到時,是不是得請五毒教的高手過來解毒?”唐文道。

“那當然。”洛雪點了點頭。

“你是想憑此引出五毒教高手來?”曹無心明白了。

“當然,不然,咱們連五毒教在哪都不清楚,哪裡去找他們?

如果我猜測得冇錯的話,苗東來估計也隻是五毒教一個外舵的舵主之流。

那傢夥功力並不高,才五品境而已,咱們要釣大魚。”唐文道。

“可是咱們出不去,怎麼監視他們。要不,直接把這石屋打破就是了。”洛雪說道。

“那樣會打草驚蛇。”曹無心道。

“不是有窗戶嗎?不用彆的,我直接用蜂鳥無人機盯著就是了。到時,有情況了再另作打算。”唐文道。

下邊,唐文從虛空袋裡拿出筆記本電腦。

操控著把蜂鳥無人機放了出去,隻要盯著苗勇就是了。

苗勇那小子又醒了,在床上痛得哭天喊地,而苗東來在一旁急得團團轉。

不久,一道刺耳的刹車聲傳來,一個瘦削老者匆匆鑽出了越野車上了二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