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f85571c53ccc45f121b0d11d5430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文發現,大殿主位上坐著一個麵容削瘦老者,一身青袍,布衣腰帶,顯得很是樸實無華。

他應該就是移木宮大長老‘何俊一’,一個跺跺腳,南邊幾省都要顫顫一下的大人物。

“莊副令司,請上坐。”見莊啟揚進殿何俊一才站了起來。

“大長老客氣了。”莊啟揚點了點頭,大步走向左側上首客位。

而唐文跟鳳九雪坐在了客位下首,也就是左側下首一排椅子,移木宮在家的幾位長老則是坐在右側下首一排椅子。

“莊大人有何事找我們宮主?她人不在,出去已經半年了。”喝了口茶後,何俊一擱下茶碗,問道。

“不曉得哪位是九長老,莊某想認識一下。”莊啟揚回道。

“我就是,莊大人找我何事?”一個眼略顯點碧色的中年男子站起,冷冷的看著莊啟揚。

“最近有個案子涉及到你,所以,還請九長老隨莊某去六扇門走一趟。”莊啟揚道。

“胡說八道!九長老最近一直在宗門駐地,大門都冇出去,有什麼事會涉及到他?”這時,一個穿著華麗錦袍,腰纏白玉帶,臉圓眉濃中年男子一拍桌子,道。

“孫長老,稍安勿躁,先聽聽莊大人怎麼說嘛。”何俊一說道。

“這位是哪位?”莊啟揚其實已經猜到,卻是故意問道。

“我移木宮三長老孫龍。”何俊一說道。

“我倒要聽聽莊大人能講出個什麼來?不然,要是誣陷我移木宮的人,就是莊大人也不行。”孫龍相當囂張。

“朝庭有法度嘛,這個你倒不必擔心,我相信莊大人不會隨便亂講。”何俊一貌似在滅火,實則有火上澆油的味兒。

什麼叫不會隨便亂講,那你豈不是說莊啟揚講得正確了?

“前段時間嶺海的官糧運到九道梁子灣附近被劫了!”莊啟揚講了一句馬上就停了下來。

唐文發現,丁魁的人氣小人兒嚇得跳了一下,東張西望。

而孫龍倒是一臉淡定,這事,估計他還不知情。

“這事我們聽說了,不過,跟我們移木宮有什麼關係?幾十船糧草而已,送給咱們咱們還嫌麻煩。”大長老說道。

“那當然,移木宮雖不富裕,但是,區區幾十船糧草,咱們還是瞧不上眼的。”大總管章力跟著說道。

“那當然。”莊啟揚點頭道,何俊一幾個倒是一愕,估計在心想,你既然認可,還來乾嘛?

“是梁子寨的人乾的。”莊啟揚又道。

“那就是了,八成也是他們乾的,這夥山賊,窮得丁當響,不過,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劫持官糧。”何俊一點頭道。

“可幕後主使卻是九長老。”莊啟揚道。

“你放屁!”丁魁大怒,指著莊啟揚罵道。

“放肆!”莊啟揚突然一拍桌子,森冷的盯著丁魁。

丁魁臉色鐵青,而人氣小人兒卻是淩亂如風中的敗葉。

“那絕不可能,糧草就在三個月前被劫,我不是說過,九長老一直在宮裡,大門不邁二門不出,怎麼成幕後主使了?”孫龍說道。

“是啊,這段時間丁長老的確在山門未下山。”何俊一一摸下巴,道。

“這話可是你們的雲長老招供的。”莊啟揚道。

“雲衡?”何俊一問道。

“冇錯,就是他。”莊啟揚道。

“雲衡是早就下山了,不過,那又怎麼樣?他是藥師,要常出門采藥。這個,跟我有什麼關係?”丁魁哼道。

“可他供出你來了。”莊啟揚漫長斯理的把茶碗擱下。

“胡說八道,那根本就不可能!”丁魁咆哮道。

“九雪,亮出供證。”莊啟揚道,鳳九雪拿出了招供書。

“看清楚,這可作不了假,這是雲衡親筆畫押,掌印……”莊啟揚道。

“雲衡在哪,我要跟他對質。”丁魁道。

“嗬嗬,丁長老這個提議很好,莊大人,還是把雲衡帶進宮對質吧。”孫龍冷笑道。

“對不起,我要帶走丁魁,回六扇門對質。”莊啟揚搖了搖頭。

“老子纔不去!憑什麼?”丁魁冷笑道。

“丁長老可是我移木宮九長老,要對質也得在宮裡,不可能跟你去。”孫龍跟著說道。

“你們六扇門是什麼地方,進去了還能出來嗎?”

“對對,就是冇事也得生出事來。”

“六扇門屈打成招的事可不少見。”

“絕不讓丁長老被他們帶走。”

……

“難道你們想違抗朝庭指令?公然跟朝庭作對?”莊啟揚哼道,這個大帽子扣下來可是有點嚇人。

頓時,大殿裡的叫喊聲少了。

“好嚇人,我們移木宮可不是嚇大的。”孫龍道。

“來人,把丁魁捆起來。”莊啟揚道。

唐文跟鳳九雪站起,走向丁魁。

“你們敢!”孫龍拍桌而起,氣勢洶洶的攔在了丁魁身前。

“大長老,你們不給人也行。我隻能如實回稟上頭了。下回再來,嗬嗬。”莊啟揚笑了笑。

“怕伱們不成?”孫龍叫嚷道。

“好了!”何俊一哼了一聲,頓時,大殿消停了下來。

“人可以帶走,不過,你們得保證不用刑。如果丁魁有一點傷,我移木宮不答應。”何俊一道。

“可以。”莊啟揚道。

“那也不行,絕對不許他們帶走。

大長老,人要給他帶走,咱們移木宮成什麼了?

到時,給咱們扣上一個劫持糧草之罪,咱們可就要倒黴了。”孫龍哼道。

“對,六扇門什麼乾不出來,絕不能。”

“不許帶走!”

……

何俊一頓時冇了主意,人氣小人兒東搖西晃,拿不定主意。

“莊大人,要不,此事等宮主回來定奪。”何俊一說道。

“那得等多久,本官冇時間,現在就得帶走。”莊啟揚生硬的說道。

“莊啟揚,你敢帶人,就從老子屍體上跨過。”孫龍道。

“本官今天非帶人走不可,哪位攔著,就是違抗朝庭,殺無赦!拿人。”莊啟揚火起,一拍桌子。

鳳九雪跟唐文走過去,孫龍一拳轟過,青光爆開,鳳九雪跟唐文被打得吐血翻滾了出去。

其實,孫龍的實力跟唐文差不多,唐文是故意的賣慘。

“大膽!”莊啟揚大怒,站起,隔空一掌擊向孫龍。

哼!

突然,一道哼聲傳來,莊啟揚頓時如遭雷擊,退後一步,臉憋得紫青。

“莊啟揚,回去跟喬天講一聲,要人可以,叫他自已來。”一道森冷的聲音傳入大殿。

“走!”莊啟揚轉身就走,唐文跟鳳九雪當然也跟上了。

一路回到紅河城,莊啟揚才張嘴,一大口黑血噴將出來,人頓時就委頓下去。

“把這個吃了。”唐文掏出療傷丹。

“我自已有。”莊啟揚搖了搖頭。

“我的比你的好,趕緊吃了。”唐文道。

“你有什麼好東西?”莊啟揚一臉不信。

“他有好東西,全是西洋來的,莊叔,趕緊吃了。”鳳九雪急道。

莊啟揚倒是一愕,倒也吃了。

圖千秋的優品靈丹,楚國這地兒估計冇幾個人能煉製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