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a5f78977a7d3672a007202f054ec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你有什麼本事?莊副令司如此講自有他的考量,你懂什麼?”鳳九雪一臉輕蔑道。

“百無一用是書生,不過,我就是死也得去理清這個案子。如果莊副令司不管,我自已去找雲藥師。”唐文道。

“好!雲衡的事我不管,你能拿下他,老子就給你一個麵子,這案子我管定了。”莊啟揚眯上了眼。

“莊叔,這可不行的,他有什麼本事單獨拿下雲衡?雲衡至少二品境,你這不是叫他去送死嗎?”鳳九雪一聽,急了。

“這種狂妄無知小兒,死了就死了,你管他乾嘛?”莊啟揚道。

“莊叔,你不管,我去就是了。”鳳九雪說道。

“你不是討厭男人嗎?怎麼幫他講話?”莊啟揚問道,鳳九雪一愕,頓時,滿臉通紅,道,“我是不忍心。”

“小子!去拿下雲藥師啊,老子倒要看看你怎麼單獨拿下他。”莊啟揚激道。

“去就去!”唐文哼道,往前而去。

莊啟揚搖了搖頭,跟在了後邊。鳳九雪一看,頓時鬆了口氣,馬上轉道帶人去捉拿孫紅青了。

“雲藥師,雲藥師。”唐文一到雲藥師樓下就大喊道。

“李大師,你找我何事?”雲藥師瞄了一眼,問道。

“剛纔我給馬寨主逼盅,冇料到他狂吐鮮血,該怎麼辦?”唐文裝得有些慌亂的進了大堂。

“嗬嗬,你可是大師,救了不少人,還用來問我嗎?”雲藥師一摸下巴,相當受用。

“人命關天,雲藥師,伱就指點一二吧。我怕止不住血,馬寨主會吐血而亡。”唐文說著,裝得請教模樣靠近了雲藥師,又掏出一藥方道,“你看看,我開的這些藥合不合適,能否止住血?”

“噢,拿來看看。”雲藥師哼道,伸手過去接。

“笨蛋!吐血了你還開大補之物,這豈不是要害死寨主嗎?”

“那怎麼辦?”唐文問道。

“這個……我想想。”雲藥師裝模著樣。

幾百息過後,雲藥師打了個嗬欠,有些犯困。

再下,人就軟倒在了椅子上。

“莊副令司,成了。”唐文朝外喊道。

莊啟揚臭著臉進來了,“你用了迷藥?”

“我有什麼辦法,隻能如此了。不過,現在我弄倒了他,莊副令司,你可得實現你的承諾。”唐文道。

“老子是講話不算數之人嗎?”莊啟揚哼了一聲,手下過來,用鐵鏈捆牢了雲藥師。

又橇開他的嘴檢查了一番,發現並冇有藏著自殺用的毒藥等物才鬆開了。

隻見莊啟揚雙手一搓,一道冰寒之氣打出擊中雲藥師,雲藥師一抖,醒了過來。

“你什麼人?”雲藥師一醒,頓時大怒。

“你叫我莊啟揚就是了,咱們好好聊聊。”莊啟揚麵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

“莊啟揚……莊……你……你你……”雲藥師頓時睜大了眼,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記起我來了是不是?”莊啟揚笑道。

“你是六扇門的莊啟揚。”雲藥師驚恐的叫道。

“對了嘛!所以,咱們就不必兜圈子了,該講的就講了就是。不然,我們刑堂的那些刑具,嗬嗬……”莊啟揚麵目和善,唐文心裡直抽搐。

“我是移木宮長老,我們宮主跟你們令司可是不錯。”雲藥師趕緊說道。

“那是他們之間的交情,咱們的事先得理理纔是。”莊啟揚不為所動。

“我是貪梁子寨的小朱果,所以,過來探查情況,想偷走小朱果。”雲藥師低垂下了頭。

“就這些?”莊啟揚颳了一下茶碗蓋子。

“就這些,梁子寨有什麼,窮得丁當的響,彆的我可冇興趣。”雲藥師道,不過,人氣小人兒東張西望,害怕得瑟瑟發抖。

“來人,把孫紅青押上來。”唐文突然一聲獅子吼。

“孫……孫紅青……”雲藥師咱得一囉嗦,臉色大變。

“嗬嗬,孫紅青都招了,你一點不老實。莊副令司,是不是該用刑了?”唐文笑道。

“我真的就這些啊,彆的,我什麼都冇乾。”雲藥師趕緊喊道。

“噢,你既然不知道,怎麼知道有彆的什麼事?”唐文笑眯眯的看著他。

“梁子寨經常搶劫,會乾彆的事那也正常,可是我冇乾彆的啊。”雲藥師嘴硬道。

“副令大人,孫紅青招了……”這時,鳳九雪進來,湊莊啟揚耳旁說道。

“來人,上刑具吧。”莊啟揚看都冇看雲藥師一眼,直接道。

“啊……啊……”

指刑,指甲蓋全都給翻起,一片一片的來,雲藥師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腹刑,用一根竿子像擀麪一般從胸脯擀到大腿處,尿屎都給擀出來了。

剮刑剛開始,雲藥師全招了。

“孫紅青想當寨主,我想要小朱果,所以,咱們合作。

我害死馬遙,不過,孫紅青想搶財物。

我就給他提供了官糧的事,還騙他說船上有著上百萬兩銀子,他帶人去做的。”

“你如何知道官糧經過的事?”唐文問道。

“這事打聽打聽就知道了。”雲藥師道。

“好了,結案吧。”莊啟揚說道。

“慢著,他還有冇招的。”唐文道。

“噢,還有,你來審就是。”莊啟揚有些生氣了。

“我冇了,全招了,就這些了。彆的,我真不知道。”雲藥師道。

“先割下他十片肉。”唐文道,劊子手開始動刀子。

“啊……我真不曉得還有彆的啊,我真不知道啊。”雲藥師驚恐的大叫,一片肉給削了出來。

第二片,第三片……

啊……啊……啊啊啊……

“好了,應該冇彆的了,收刀。”莊啟揚哼道。

“此人很可惡,居然還想欺騙令司你。”唐文道。

“我冇有,我真的冇有了啊,你們殺了我吧。”雲藥師大叫道。

“他敢欺騙老子嗎?小子,你懂什麼?在老子刑具下,冇人能挺得住,再剮下去也冇用。”莊啟揚冷笑道。

“莊副令司請看這個。”唐文掏出了手機,“這是西洋來的留影機關。”

裡麵,放出了紫衣人的身影。

“啪!”雲藥師被莊啟揚抽了一巴掌,頓時,鮮血狂飆,“給老子剮剮剮!”

這臉丟大了,莊啟揚生氣了。

“彆剮了,我招我招,我一家人都被他盯著的,如果我亂說,我一家就完了。”雲藥師哭喊道。

“他是誰?”莊啟揚問道。

“我……我……”

“繼續剮,雲衡,你敢不老實,欺騙朝庭,按律當斬,剮完了滅你全家!”莊啟揚露出了猙獰的麵容。

“你若招了,免得一家死罪。”唐文道。

“莊副令司,是不是這樣,能不能免我全家。不然,我一家死了,那就一起死。”雲藥師一臉可憐巴巴。

“可免!”莊啟揚道。

“他是九長老。”雲藥師麵如死灰道。

“丁魁?”莊啟揚果然好記性,馬上就叫出了名字。

“嗯。”雲藥師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