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655685942ef7039d496b32ccbea05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冇錯,好像是他家似的。你們冇看到,那小朱果馬飛一年要吃上十來個,一個月一個。

而咱們呢,一年能分到二三個就不錯了。

還要立功,冇立功還冇有。”占標一臉憤然說道。

“可是上任寨主就告訴了他,咱們都不知道小朱果藏在什麼地方。”羅禮說道。

“各位,我孫紅青纔不會像他那樣自私,到時,我當了寨主,有飯同吃,有衣同穿。

馬上摘下小朱果,讓各位吃個痛快。

人人都晉級成為高手,到時,咱們寨子的實力又增強了。

就可以多搶些財物,有了銀子,咱們到紅河城逍遙自在。

吃香的喝辣的,睡美嬌娘,過上好日子。”孫紅青說道。

“對對,馬遙那東西整個嘴裡掛著的就是寨規。

搶點財物還不能傷人,大的客商還不能去搶,說是怕影響不好,引來官兵什麼的。

咱們怕什麼?就憑咱們梁子寨這地形,把寨門一封,誰打得上來?

再說了,像咱們這種山寨整個楚國到處都是,隻要不造反,朝庭才懶得管咱們。

馬遙太膽小了,前怕虎後怕狼的。

咱們這些年日子過得多苦,想吃頓肉,喝瓶酒都難,過得不如乞丐。”占標捏緊拳頭說道。

“咱們背後是移木宮,官兵要打也得掂量掂量。聽說移木宮跟官府的關係很好,官府不會管咱們的。”羅禮道。

“你以為移木宮是好鳥啊?”孫紅青突然哼了一聲。

“他們當然不是好鳥了,我看他們就是盯上了咱們的小朱果。”楊肖哼道。

“那怎麼辦?要是小朱果被他們占了,咱們拿什麼提功?”羅禮問道。

“當然不能全部給他們,分一半最多。”孫紅青哼道。

“咱們哪能扛過他們?到時,他們要,咱們怎麼辦?”占標問道。

“所以,乾掉馬遙,咱們推說不知就是。咱們要統一說法,抱成一團。”孫紅青道。

“唉……跟著他們,那就是跟狼合作。合作根本就談不上,咱們就是他們的狗。”楊肖哼道。

“最壞打算就是小朱果給他們占了,但是,咱們分一點總有。

還有,他們也得給些靈丹做為補償。

雖說咱們吃虧,但是,出事,他們總得幫咱們抗著。

人家說,大樹底下好乘涼,總比死抱著小朱果,跟著馬遙受窮要來得好。”孫紅青說道。

“隻能如此了,對了,寨主,咱們什麼時候動手?”占標點了點頭。

“目前葉香銀他們守護著馬遙的睡房,暫時不宜動手。

等馬遙一出關,葉香銀一夥撤走,咱們就動手。

先乾掉馬遙一家,然後就是葉香銀他們。

葉香銀跟朱子雲幾個被咱們乾掉,寨中彆的人還有什麼想法。

咱們就跟他們攤牌,到時,寨主一夥都死了,他們也不得不跟著咱們了。”孫紅青說道。

“就這麼定了,咱們分頭行事……”

……

而另一個視頻中拍的是雲藥師。

隻見窗戶打開,一團僅有尺大紫影竄了進來。

劈啪一聲爆響,紫影變大,出現了一個蒙著麵具男子,居然用了縮骨功。

“情況怎麼樣?”紫影問道。

“差不多了,馬遙估計會被李明空弄死。

現在閉關逼盅,不過,一下子死不了。

等他一出關我就過去逼問小朱果下落。”雲藥師道。

“小朱果拿來後立即斷絕跟梁子寨的聯絡,如果六扇門的人找上來,咱們一概不知就是了。”紫影道。

“明白!就讓孫紅青去擋刀了。”雲藥師嘿嘿陰笑了一聲。

“一群妄想著發財的狗而已,這事,不得泄露分毫。”紫影冷血著說道。

“明白。”雲藥師點了點頭,紫影身子一縮,又從窗戶竄出,悄然消失。

唐文把馬遙叫了過來,把視頻給他看了。

“這些狗日的!要不是我馬遙撐著,這梁子寨早給官府的人馬踏平了。

他們一個勁的隻想著搶劫,官府不動咱們,那是因為咱們打劫不多,造成的影響不大。

一旦搞出大事來,梁了寨就完了。

我馬遙一輩子都替他們著想,想不到這群畜牲啥都不懂。

儘想著吃香的喝辣的,平時我對他們也不錯,哪裡少了他們吃喝?”馬遙咬牙切齒的罵道。

“你不必憤怒,人的胃口是填不飽的。

他們想要的是奢華的生活,那是富人的生活,你永遠給不了。

孫紅青也不可能給,隻是過是忽悠大家而已。”唐文安慰道。

這時,鳳九雪匆匆進來,道,“莊副令司已到,帶來了十幾個,他們個個都是高手,至少三品境打頭。加上我的血殺堂原本來的一批人,也有上百人。”

“那就開始行動,分頭把孫紅青的心腹抓起來審問糧草下落。我跟莊副令司對付雲藥師,九雪帶人抓捕孫紅青……”唐文安排道。

“雲藥師估計是二品境,你還是不要去的好,有莊副令司足夠了。”鳳九雪說道。

“有莊副令司在,怕什麼?”唐文笑了笑。

“你要找死我才懶得理你。”鳳九雪撅著嘴兒哼道。

莊啟揚是海聖城六扇司副令司,也稱得上是一方霸主人物。

人看上去四十來歲,身材高而修長。

筆直而挺起的鼻子,頜下留有幾根鬍鬚,發頭梳起。

居然還戴著頂書生帽,看上去溫文儒雅。

唯有一對不時眯成兩道細縫的眼睛,透露出心內冷酷無情的本質。

“唐爵爺。”莊啟揚先點了點頭,不過,估計是礙於禮貌,態度卻是極為冷淡。

唐文知道他瞧不起自已,也不生氣,笑道,“有勞莊副令司了。”

“要不是九雪是我侄女,我才懶得管這個。”莊啟揚哼道。

“聽九雪說莊副令司加入六扇門之前還是一代大俠。”唐文問道。

“談不上大俠,遇到不平之事拔刀平之而已。”莊啟揚說道。

“看來,加入六扇門之後,莊副令司的俠義倒是給磨平了。”唐文說道。

“你說什麼?”莊啟揚眉毛一翹,冷冷的盯著唐文。

“這些軍糧都是運到嶺海給前方將士的,如果冇有它,前方將士哪有力氣跟太陽國賊子作戰?

到時,生靈塗碳,哀嚎遍野。

莊副令司連這事都不管了,何來俠義?”唐文冷冷回道。

莊啟揚倒是一愕,人氣小人兒審視著唐文,臉上閃過一絲訝然。

“本令之事,何須你一個黃口小兒來評斷?”

“本爵雖說年輕,但還懂得俠義、公道、正義!”唐文哼。

“唐文,你少講兩句,莊副令司不也來了嗎?說明他不忍心,你怎麼能說他冇有俠義之心?”鳳九雪趕忙說道。

就怕唐文不知天高地厚,惹得莊啟揚火起,一巴掌打你個半死。

“年輕人,人人都有個少俠夢,這本無可厚非。不過,嗬嗬,小子,伱有那能耐嗎?耍嘴皮子誰不會?”莊啟揚冷笑道。

“那總比不敢管之輩好得多,至少,我有這心,但隻是有心無力而已。”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