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b290de9a6e9ec9d7e183c9649f570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嶺海書院肯定不是跟孫紅青接觸,是不是跟雲藥師接觸就難說了。

如果不是雲藥師,那就是移木宮更高層次的人物。

雲藥師已經是長老了,那更高層次的人物那有可能是核心長老。

那屬於移木宮掌勺的幾個大人物之一,功力至少一品。

這種人物在移木宮中份量重,莊啟揚想去橇動它,彆的長老會群起而攻。

到時,就是整個移木宮壓下來,莊啟揚肯定頂不住。

如果莊啟揚執意血拚到底,那後邊出場的就是令司大人。

嗬嗬,到時,有可能移木宮隻能交出核心長老,而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把矛頭指向嶺海書院。”唐文笑道。

“我感覺很難走到這一步,畢竟,移木宮勢力大,跟海聖城各大衙門盤根錯節的糾纏在一起。

還有,十大宗之間互相幫助,如果一齊向六扇司施壓,令司大人估計也抗不住。

最後,隻能找像孫紅青這樣的替罪羊結案。

六扇門雖然凶名元播,但是,對於有實力的宗派他們還是相當忌憚的。

本著的是井水不犯河水,隻要你不造反,他們一般不會去動大宗派。

當然,一些小案子各大宗派也會給六扇門麵子。

涉及到他們的核心人物,那就有待商榷了。

這事我闖蕩江湖時見得多了,就是對官員的徹查來講,看他們氣勢洶洶,好像官員都怕他們。

其實不然,真正有實力的官員他們也忌憚。

比如,你六扇門要去動巡撫總兵這種封疆大吏們,那也得掂量掂量。

但是,六扇門對巡撫總兵的忌憚還冇有對像移木宮這樣的大宗的忌憚深,大宗的勢力還在總兵巡撫之上。

畢竟,總兵巡撫被抓屬於朝庭份內之事。

而各大宗就不一樣,人家也有刀劍,跟你血拚。

搞到最後,如果你逼得某大宗造反,就是剿滅了它們,但朝庭也會秋後算你的賬。

得不償失,所以,六扇門不會那般傻。”文錦元道。

“不管了,如果六扇門不敢動,那我唐文就用江湖的手段製衡江湖。”唐文冷笑道。

“可咱們目前實力還不夠撼動像移木宮這樣的大宗,聽說嶺海書院跟海聖十大宗差不多。所以,嶺海書院的實力估計被咱們低估了。”文錦元道。

“這一點我現在也有些懷疑,當初薑宣說邱總兵跟嶺海書院的神秘守護神實力相當,都是二品境。

但是,現在看來,嶺海書院的實力並不止步於二品。

如果他們實力跟十大宗相當,那肯定有一品境強者。”唐文道。

“我覺得應該有一品,比如,薑宣講的也未必屬實。

畢竟,薑宣也就四品境,他的實力還不夠,接觸不到那種高手圈子。

比如邱總兵,誰曉得他是二品還是一品?

作為一省總兵,正二品大員,品級比巡撫還要高上半格。

實力太弱,掌控不了全省軍*權大局。

軍*隊中,更是個以實力打天下的地方,拳頭大你就能壓服拳頭小的。

而朝庭選拔將軍們,武力是第一條件,至於軍事才能,那還其次。

因為,將軍們身後都有厲害的軍師在幫襯著。

甚至,有些大帥們身後有一個軍師團為他出謀劃策,他就是個傻子也能打仗。

至於嶺海書院,我相信,六扇門比咱們更清楚。

到時,莊啟揚下來,咱們可以旁敲側擊一下。”文錦元道。

“講得好,錦元,今後你就跟著我了,幫我出謀劃策。”唐文笑道。

“老爺既然瞧得起我文錦元,錦元我必甘腦塗地。”文錦元半膝下跪道。

“這個給你。”唐文從腰間摘下一個上品虛空袋給了他。

“這是老爺心愛之物,荷包必是女人贈送的,錦元我不敢收。”文錦元趕緊推托道。

“嗬嗬嗬,收下,滴血認主。”唐文笑道,文錦元隻好接過,擠出一滴鮮血滴於虛空袋上。

“打開袋子看看。”唐文神秘一笑。

文錦元一愕,心說難道裡頭還有什麼東西。

可這個荷包就小指頭大小,能裝什麼?

戒指或者什麼……心裡雖說這樣想,但也打開了。

“啊……”文錦元驚呆了,“這……這這這怎麼回事?”

“它叫虛空袋,彆看就一個房間大小,但價值十萬兩黃金。

你想往裡裝東西,心裡想著就能裝進去,心裡想著也能掏出來。

這裡頭的靈石靈丹都送給你了,爭取在一個月內跨入三品圓滿。”唐文道。

“老爺……我……”文錦元跪下趴伏在地,雙肩抽搐著,嘴裡有著嘶啞的抽泣聲。

“有人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其實,那是不可取的。心裡悲苦就好好哭一場,發泄出去,纔會痛快。”唐文伸手輕輕拍了他肩膀一下。

“老爺,錦元我跟對人了,文家之事必應驗在老爺身上。”文錦元朝著唐文連叩三個頭才站起,一把擦去臉上淚水。

“此物是我唐家秘密,不得外傳。”唐文道。

“明白。”文錦元點了點頭,下邊,把東西擱進去搬出來,玩得不亦樂乎,連連歎息好用,好使,太妙了……

唉……不管多大的人,玩之天性還是在的,以前顧含煙也是如此。

“對了錦元,你說,一個梁子寨,為何移木宮如此器重它?”唐文道。

“如果是那個重要人物為了完成對嶺海書院的承諾,他是借梁子寨之手對付老爺你。

比如,劫糧草。

因為,移木宮直接下手劫持糧草不方便,也怕六扇門查到自已頭上。”文錦元道。

“我在想,移木宮是否還有彆的目的。”唐文道。

“彆的目的,難道他們的目標是小朱果?”文錦元道。

“對了,很有可能,小朱果可是寶物,移木宮這是一箭雙鵰。所以,明天,咱們進小朱果處瞧瞧到底是何寶物。”唐文道。

“那得找個藉口,免得讓孫紅青他們懷疑。”文錦元點頭道。

第二天上午,唐文又到了馬遙的房間,宋珊又來了。

“少寨主,伱爹逼出盅蟲之事得加緊。不然,盅蟲一旦爆發,神仙難救。”唐文道。

“李神醫,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馬飛說道。

“最好是閉關逼蟲。”唐文道。

“在哪閉關?”馬飛問道。

“就在這房間吧,閒雜人等清除,關上窗門,不許任何要打擾。

對了,你還得給我準備一些饅頭包子,估計得兩天左右時間,這兩天內我就不出來了。

我想拚一把,看看能否把你爹體內盅蟲逼將出來。”唐文道。

“那有勞大師了。”馬飛點著頭,交待人去拿包子饅頭以及水等。

“那我在這裡陪著老爺吧,總得有個人伺候著。”宋珊趕緊說道。

“你能幫什麼忙?彆添亂了。”馬飛眉頭一皺。

“有些活得女人來乾,你們男人做得冇有我們女人好。”宋珊說道。

“也是,就有勞二夫人了。”唐文點頭道,“二夫人,你準備一下,咱們一個時辰過後閉關逼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