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f9de8608983fd8348c8c2ff8d973d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如果那樣的話我倒是有逃生希望。你嘛,嗬嗬……”鳳九雪在陰笑。

“你可彆忘了,我輕功比你還要好。”唐文回以微笑。

“那有什麼用?人家幾十個圍過來,你插翅難逃。我就不一樣了,隻要不是遇到比我強大的多個武者,就能保命。”鳳九雪一臉翹皮。

在峽穀裡行了二裡左右,應該是到總寨了。

基本上都是土木結構二層小樓,因為土地有限,都得留著種菜或種糧食。

所以,農村隨處可見的雞鴨豬羊都極少見。

寨民都是粗糙的土布衣服,布鞋或草鞋,甚至,絕大多數寨民都是光著腳板。

唐文甚至都懷疑自已是不是進了丐幫總舵,這種狀況,不下山打劫打劫根本就活不下去。

“唉……”鳳九雪平時錦衣玉食慣了,看到這種慘狀也忍不住歎了口氣,一臉的憐憫。

寨子中央用卵石鋪了一個巨大的八卦,旁邊還有牛頭蛇身、虎頭鱷身的怪物石雕立著。

副寨主葉香銀大概四十來歲,一身黑色鑲銀邊裙子,外邊還套著一件獸皮短褲。

畢竟,天氣開始冷了,用來保暖的。此女長相上乘,給人一各女強人的霸勢。

另一個副寨主孫紅青矮個子,瘦長臉,人長得小小的,看上去一點不起眼。

跟葉香銀相比穿著就相當的樸素了,一身土布衣服,腳下草鞋,腰紮一條獸腰帶。

腰帶上還彆著一根旱菸竿子,年齡大概五十左右。

護寨堂主楊肖倒長得高大威猛,一看就充滿力感。

“李神醫,寨主病了多日,我們寨冇有他可不成,你可得細心給看看,一定要治好,有勞了。”孫紅青一臉真誠的抱拳說道。

“病這個東西我可不敢保證,畢竟,有些病就是神仙下凡也冇辦法。我隻能說,儘力而為。”唐文摸了一下下巴,淡淡說道。

因為,李明空是一代神醫,當然也有架子,你不能表現得太卑躬,反倒不像他了。

“那就有勞了,請。”葉香銀說道。

於是,一夥人陪著唐文到了寨主的宅院。

寨主畢竟不一樣,那是一處占地足有二畝地的‘豪宅’,居然是石木結構的二層樓院。

門口站著的是馬遙的大兒子馬飛,他一臉警惕的看了唐文一眼,道,“你真是李神醫?”

給他那麼一問,頓時,所有人都看向了唐文。

不會露餡了吧……

唐文心也收了一下,不過,臉卻是一板,略顯不滿的摸了下鬍鬚,從鼻腔裡哼道,“紅河城還有第二個李明空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是你們千請萬請要請我師尊上山的。”弟子張孝儒一看,不樂意了。

“馬飛,我知道你是為你寨主好,怕壞人混進來。不過,李大師誰能作假?彆胡鬨了,趕緊請神醫進去看病。”孫紅青臉一板,訓道。

“李神醫,我不得不防防。”馬飛抱了下拳道。

“這不為過,你們這麼大一個寨子,應該經常有壞人混進來吧?”唐文隨口道。

“那倒不是,前段時間嶺海一批糧食路經九道梁子彎被劫了。

結果,好些人都懷疑是我們山寨乾的。

所以,估計有官府的人潛入。

甚至,六扇門都有人想進來,我們也不得不防。”馬飛說道。

“這事我剛回來也聽說了,倒是膽大包天,官家的糧食也敢劫,不要腦袋了。

我相信伱們不會,雖說你們偶爾也攔路弄點財物,但也是迫於生計。

不過,你們從不劫官家之物,也從不傷人。”唐文道。

“這是我們梁子寨的寨規,不然,梁子寨雖大,估計早給官府的兵馬踏平了。”馬飛點了點頭,引著唐文到了後院。

馬遙就住在一樓,倒是石板鋪的地麵,房間也不小。

外邊有個小會客廳,旁邊還有個小書房,內間連著臥室,有百來個平方。

進到馬遙的房間,旁邊有幾個女人正哭啼著。

馬遙聽說還不到四十歲,一臉臘黃的躺床上,臉瘦得皮包骨,聽到兒子的喊聲才睜開了眼。

唐文突然一愕,因為,他無意中用人氣眼掃過,發現副寨主孫紅青頭上人氣小人兒正一臉冷笑。

冷笑什麼意思?

難道這傢夥希望寨主死??

於是,又瞄了另一個副寨主葉香銀幾人一眼,發現葉香銀麵無表情。

而護寨堂主楊肖的人氣小人兒正一臉狠毒的盯著馬遙,至於大總管朱子雲跟馬飛等人卻是一臉痛苦的關切著。

不過,屋中還有個下巴尖尖的女子頭上人氣小人兒居然詭異的朝著孫紅青,而且,此女也在冷笑。

如此說來,孫紅青跟楊肖,包括那個下巴尖尖女子都有問題,至少,兩人希望馬遙死。

“這幾位都是寨主什麼人?”唐文故意問道。

“這位是大夫人洛英。”朱子雲指著正坐床沿邊,略圓臉,一臉悲傷的中年美女說道。

“二夫人宋珊……”又指著下巴尖尖女子道。

雖說那女子下巴有些尖,但是,眼卻是有些狐媚,這可是傳說中的‘狐狸精’。

宋珊人氣小人兒朝著孫紅青,難道這兩人已經勾搭上了?

“你們不要哭了,於事無補。還是退開,讓我看看寨主的病。”唐文說道。

“神醫,你一定要救老爺啊。”宋珊哭喊著衝一下子跪在了唐文麵前求救道。

靠!

戲演得不錯啊,這邊表現如此深情,骨子裡卻是男娼女盜,什麼玩意兒?

人氣眼關注於馬遙身上,發現頭上人氣小人兒中有一條黑紫之線直達馬遙丹田。

更奇怪的就是,那條黑紫之線穿過馬遙丹田之後居然又連接到了窗戶外邊,爾後迴轉到馬遙頭上人氣小人兒處彙合。

唐文一愕,餘光中瞥了窗戶外邊一眼。

發現那裡並冇彆的什麼,隻不過,一叢叢海棠紅豔豔的開得正歡。

仔細看那海棠,居然有七瓣花片,除此之外,並無彆的什麼特彆之處。

難道海棠有毒?

發現床頭櫃上還有個藥碗,裡麵還剩下一些藥湯。

“這是什麼藥?”唐文瞄了一眼,故意問道。

刹那間,發現孫紅青的人氣小人兒居然跳了一下,好像有些害怕。

難道這藥有問題?

“是雲大師開的補藥。”馬飛回道。

“雲大師是誰?”唐文問道。

“雲大師可厲害了,是移木宮的藥師,還是孫副寨主花了重金才請來的。”馬飛答道。

“那當然,雲大師還是移木宮長老,太難請了,我也是求爺爺告奶奶的才請來。

不過,雲大師也說難辦,先開些補藥調理一下。

而且,藥方給馬飛去抓的藥。

藥鋪的藥師都說這些藥很貴,是大補之物。

武者吃了有些還能晉級,提高功力的。”孫紅青說道。

“有方子嗎?我想看看,能否借鑒一下雲大師的醫道。”唐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