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da0a8b43c1e07c9ecd738b6c09bed5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神醫,是神醫回來了。”一進藥堂有人就認出來了,大叫起來。

“神醫,你快給我看看,我得什麼病了,好難受啊。”病人一聽,全瘋狂的擠了上來。

一旁的李鴻青一聽,可是有些急了。

正想叫人上前把病人都趕走,不過,唐文已經坐了下來,道,“好好好,各位不要急,一個一個的來。對了童丁,打開藥箱。”

下邊開始坐堂看病,足足半天,接診了幾十個病人,開了藥,那是看得李鴻青一愣一愣的。

“明天本人要閉關研究藥道,就不坐堂了。各位,要看病還是找我弟子孝儒吧。”唐文站起道。

“師尊,多年不見,弟子還要聆聽你的教誨,這段時間就不坐堂了。”張孝儒趕緊站起來道。

“好吧,你先陪我幾天,過段時間再坐堂。”唐文點著頭,轉進了後堂。

梁子寨果然有派人盯著的,僅僅幾個時辰過去。

大總管朱子雲就進了李家,李鴻青把他帶到了唐文住處,講明瞭來意。

“這個,本人剛回來,舟車勞頓,需要休息半個月才能出診。”唐文一摸下巴,故意說道。

“大寨主說了,黃金千兩。”朱子雲說著,手下抬來一個箱子打開,頓時,金光燦爛。

“這個……”唐文故意裝得有點貪婪。

“李大師,我們梁子寨雖說住山裡。但是,如果你李家跟我們交好,今後李家有什麼事,我們會幫你的。不然……”朱子雲軟硬都來。

“小叔,我看你就走一趟吧。梁子寨不是惡人,他們也是被迫落草。大寨主馬遙其實相當有俠義心腸的,一方豪傑。”柳鴻青趕忙說道。

“那好,明天早上起程。”唐文猶豫片刻,點頭道。

“好,明天淩晨五點我們來接你。”朱子雲點頭道。

晚上,梅念蘇悄悄潛進來,送上了U盤。

唐文拿出電腦打開,發現是房間裡有兩個人。

一個瘦長臉,拇指上戴著個大號祖母綠扳指中年男子,一個圓胖臉傢夥,瘦長臉好像還是個頭頭。

“曹堂主,那小子好像不是來查案子。”圓胖臉衝瘦長臉說道。

“張龍,這事相當的詭異,院裡是不是搞錯了。”曹堂主衝胖臉說道。

“是啊,咱們盯了這麼久,發現他就是來買地皮買人開商鋪的,百葉坊那邊已經開始拆除。而一批官奴已經離開紅河城,往嶺海而去。”張龍說道。

“開商鋪也不行,院裡說了,要斷了他的生意,讓唐家窮困潦倒,乞求哀憐。”曹堂主冷笑道。

“可是他們有張端撐腰,咱們怎麼乾?

這裡可是紅河城,是張端的地盤。

而且,唐文好像還想接交上六扇舵的湯耀。

如果咱們弄事,湯耀出馬,反倒麻煩。”張龍說道。

“上頭有指示,斷他財路的事上頭會安排,不必咱們擔心,隻要盯緊他就是了,彆的不要乾。”曹堂主道。

“怪事了,難道上頭親自派人下來乾?”張龍一臉疑惑。

“上頭的事彆問,也彆去猜。咱們盯緊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然,如果暴露了,對咱們不利。”曹堂主一臉嚴肅說道。

“明白。”胖子點了點頭道,“我去跟周農換班去,該輪到我了。”

“小心跟著,彆跟太近。”曹堂主道。

“嗬嗬,那個假老爺他們一點冇懷疑,天天被咱們玩得團團轉。”梅念蘇笑道。

“繼續玩,明天開始搬進百葉坊,做出一幅要開工的樣子。”唐文道。

“好。”梅念蘇點頭道。

第二天早上,唐文坐上梁子寨的豪華馬車,出城而去。

唐文發現,通往梁子寨的官道僅有三四十裡,後邊就的道路就小了,馬車都無法通行,隻能下車騎馬。

又行了三四十裡,到了山腳下。

抬頭看去,一把刀鋒樣的山直插雲宵,足有兩千米左右高度。

山腳下有著稀落的小村落,人煙極為稀少。

馬隻能在此止步了,上山的路是石階路,全是由個頭很大的條石鋪成的。

朱子雲早準備好了一頂露天轎子,也就是把竹椅子綁在架子上那種。

有點像是你去黃山旅遊遊客坐的那種竹轎,當然,他的這個更粗更大個一些。

坐上去躺著,一邊走一邊觀賞兩邊風景,還是相當不錯的。

鳳九雪扮的是丫頭秀兒,自然也冇資格坐轎子,害得這丫頭惡狠狠的瞪了唐文好幾眼。

“嘿嘿,我也冇辦法啊,誰叫我是神醫,你是丫頭。”唐文傳音入密給她。

“這樣子太委屈我這個堂主了,得加顆靈石。”鳳九雪狠狠的迴應。

“又來了,你可不能走一步漲一顆,哪是耍無賴。”唐文都差點氣壞了。

“給不給,不給的話小心我露出破綻。”鳳九雪威脅道。

“你……算了算了,算我倒黴,再加一顆。”唐文徹底無語。

一路沿石階而上,唐文發現,每爬上千級台階就有一個關卡,安排得有十幾個人守護著。

關卡處用巨石壘成城牆狀,估計幾百人也難對付上頭十幾個,真正的易守難攻。

難怪紅河府這麼多年下來都睜隻眼閉隻眼,由著它在眼皮子底下作惡,因為,這根‘骨頭’太難啃了。

就是是能拿下來,傷亡也不會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不管。

第二天上午纔到達。

“這地方還真是險,你看,冇有彆的路,隻有這一條道。到達寨子這一截有幾裡路,全是在石壁上鑿出來的,一個人守著就可以攔下一堆人。”鳳九雪說道。

“上頭倒是平坦,兩山之間一條峽穀,寨子人全都住在峽穀中間。兩邊的高峰上又有水流下來,灌溉田地,養活了一大寨子人。”唐文道。

“嗬嗬,這麼偏僻的地兒,也隻有草寇願意居住了。”鳳九雪說道。

“他們也是被逼無奈,不然,誰願意住這地兒。人一生病,躺床上想抬下山都難。”唐文歎了口氣,想到了武夷山的‘天遊峰’。

這地方地勢就有點像是天遊峰,而且,更陡,更高。

四周都是滑不溜湫,幾乎呈九十度的石壁,就是高手想攀上去估計也夠嗆。

而天遊峰至少下山的道還比較平坦,這裡不一樣,隻有一條道,上山下山都得走這條道。

“那也是,就這地方,住上三四千人,幾萬人都難攻下來。”鳳九雪道。

“所以,如果是他們劫走的糧食,肯定冇藏在山上,就是有運回來也運不多。

如此看來,大批糧食估計還藏在彆的地兒。

所以,想從山寨弄清楚糧食藏處,估計不可以。”唐文道。

“就是藏山下也是他們乾的,隻要弄清楚是誰乾的就行了。而後,順藤摸瓜,就能找到糧食藏住。”鳳九雪回道。

“伱千萬小心,在這裡不能露出絲毫破綻。不然,你就是血殺堂堂主估計也回不去了。”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