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96eb09e85ccc3f2864b1c3e4d813ce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人氣指數:19533。

土地麵積:14822頃

財富指數:1650萬兩黃金。

武功境界:二品圓滿。

行禮載重:18000噸。

行禮緩存:七天。

穿越時間:2000天。

人氣眼:二品。

老婆指數:1.5

大地主係統:4.0

智力等級:129.

功力達到二圓滿是意料之中的事,不過,行禮緩存居然增加了一天,那更方便自已安放物資了。

人氣眼居然也升級了,還有智力等級加了‘9’個點,但還處於‘超常’階段,也就是比普通人強。

一旦突破130分那就跨入‘優秀’了,隻不過,距離天才的‘140分’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這時,門吱嘎一聲開了。

唐文站了起來,顧含煙趕緊喊道,“彆,你先彆站,把衣服穿上。”

說著,顧含煙把內衣內褲扔了過來趕緊又關上了洗浴間的門。

唐文穿上後道,“可以了。”

這時,顧含煙才又輕輕推門進來。

唐文頓時一愕……

“死人,你發什麼呆?”顧含煙一看,臉紅紅的嗔怪道。

“你……你怎麼回事?”唐文傻眼中驚醒,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顧含煙抿嘴一笑,頓時,如百花盛開,美得令人顫抖。

“你的臉好像又變了,更白更嫩,比先前更美?”唐文道。

“這纔是我的真麵目。”顧含煙道。

“你還在以假麵目對我?”唐文生氣了,原本以為顧含煙已經洗掉易容物露出了真容,想不到人家那張臉還是假的。

因為,現在的這張臉完全不輸給曹無心,美到令人顫栗。

“老爺,我不是故意的。這最後一層易容物需要功力達到一定階段纔會自動消失,這是家父的一個朋友給我裝上去的。”顧含煙道。

“那你功力提高了?”唐文一愕,問道。

“老爺,你好厲害,隻是叫我抱緊你,我的功力居然一步跨入了二品境。

連升四級,太恐怖了。

老爺,一旦跨入一品,我要報仇。”顧含煙一邊給唐文披衣袍一邊道。

“放心,你是爺的人,爺肯定幫你報仇。”唐文說道。

“不!我要自已報仇,一定要。”顧含煙道。

“也行,爺助你跨入一品就是。”唐文道。

“爺,伱到一品境了嗎?”顧含煙問道。

“差點。”唐文道,“對了,剛纔你我……”

“你彆瞎想,我冇事。”顧含煙臉一紅,趕忙搖頭道。

“就不必瞞著了,遲早有這一天。”唐文乾笑。

“我就冇有,就是完璧。”顧含煙得意一笑,突然露出手臂上的守宮砂。

“靠!害得我白擔心了。”唐文有些鬱悶。

“咯咯咯……”顧含煙笑得像母雞下蛋。

“我現在傳你‘遊蛟引’,你把唐豪叫來,我一併傳了。”唐文收斂了笑。

“遊蛟引是什麼層次的?不是玄階上品就是最高層次功法了嗎?”顧含煙激動的問道。

“黃階下品。”唐文道。

“這世上還真有黃階?”顧含煙驚呆了,美麗的雙目都閉不上了。

“傻瓜,這世界不是你想到的那樣,有很多神奇的東西。”唐文勾了勾她下巴,笑道。

“討厭。”顧含煙白了唐某人一眼,瘋跑著去叫唐豪了。

半天時間,傳功完畢,唐文騎上快馬,返回紅河城。

因為,他怕鳳九雪等不及了,來回將近十天了。

幸好!鳳九雪也剛到紅河,洛一武說她就住在李家等著的。

唐文悄悄進了李明空住的獨院,頓時一愕,呆呆的看著眼前丫頭。

“你是秀兒還是鳳九雪?”

“你說什麼老爺?”女子一愕,慌忙問道。

“嗬嗬,彆鬨了,你是鳳九雪。”唐文突然搖了搖頭。

“你難道發現了破綻?”鳳九雪不滿的問道。

“秀兒你我都見過,雖說有武功,但也就七品境,有你這般高嗎?”唐文笑道。

“你是怎麼看出武功的?”鳳九雪問道。

“我詐你的。”唐文大笑。

“你討厭!”鳳九雪伸手擂了唐文胸脯一下。

“彆亂摸。”唐文道。

“你們男人都臭,我才懶得。”鳳九雪哼哼,下邊,拿出一張薄如蠶翼般的麵具,道,“用藥水貼上就可,這可是我師尊出馬才弄到手的。”

“誰煉製的?”唐文問道。

“鬼臉。”鳳九雪道。

“冇聽說過。”唐文搖了搖頭。

“你太弱了,冇資格知道他,他可是我師尊層麵的人物。”鳳九雪一臉高傲。

“難道這張麵具還真是人皮煉製的?”唐文感覺有些噁心。

“當然。”鳳九雪道。

“你不噁心啊?”唐文道。

“開始也噁心,不過,習慣了就好。而且,保命的東西,總比死了強。”鳳九雪道。

“戴這個我可是有一種負罪感,畢竟是一條人命。”唐文搖頭道。

“鬼臉不殺好人,所以,你不必自責。”鳳九雪道。下邊,開始給唐文操作人皮麵具配戴方法。

半個時辰才弄好,唐文一臉驚呆。

這麵具做得還真是鬼斧神工了,自已變得跟畫像上的李明空幾乎一模一樣。

而且,並冇有感覺臉上戴著什麼似的。

甚至,臉上一個細微的表情都能表現出來。

“怎麼樣?厲害不?”鳳九雪一臉得意。

“我在想啊,你的容顏是不是真的。”唐文含笑看著鏡中的鳳九雪道。

“當然是假的,我不是扮秀兒嗎?”鳳九雪道。

“不是,我說你扮秀兒前的樣子。”唐文道。

“咯咯,你猜。”鳳九雪狡詐的一笑。

“看來不是你的真麵目了。”唐文點頭道。

“想看嗎?”鳳九雪笑得更燦爛了。

“想。”唐文老實點頭。

“你冇資格!”鳳九雪更是笑瘋了,前俯後仰,胸脯還時不時的撞擊著唐文的後背。

“呃呃,注意形象,你前麵太高挺了,刺得老子難受。”唐文乾笑一聲,鳳九雪一聽,臉頓紅,一拳乾了下來。

唐文一閃,鳳九雪打了個空。

那妹氣壞了,身子一扭,頓時幻出五道影子打過來。

不過,唐文有人氣眼,影子不帶人氣小人兒,有人氣小人兒的影子纔是真人。

所以,根本就不管彆的幻影,從容閃過。

“你哪裡學的輕功?”鳳九雪一臉驚詫。

“你若加入唐家,我傳給你。”唐文道。

“切,光是輕功好有什麼用?我直接隔空一掌就煽死你了。”鳳九雪撅了下嘴兒,一臉不屑。

“我站著讓你打啊,傻!”唐文道。

“到院外空地上,我纔不信打不中你。”鳳九雪一把跳到了院外。

“來啊!”唐文站定,鳳九雪開始隔空發掌,掌勢如潮,密密麻麻包圍了唐文。

不過,唐文隻是錯錯腳,扭扭腿,或者上跳下竄,鳳九雪累得氣喘籲籲,全部落空。

“討厭,不玩了,你就懂得閃。”鳳九雪氣壞了。

“我不閃還真讓你抽死啊。”唐文道。

下邊,鳳九雪幫文錦元戴人皮麵具。

弄好一些,於是,轉到外邊,唐文這個‘西貝貨’帶著文錦元這個護院童丁和秀兒,大大方方的從外邊進了藥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