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c615db5acae08c1ed0f58b052d166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爵爺來我紅河做生意,湯某自當儘力。”湯耀頓時舒服了一些。

“來人,湯大人是高手,贈上品寶劍一把。”唐文道,洛一武抽出寶劍,往鐵上一斬,斷。

“好劍,好劍啊。”湯耀頓時大喜,接過,讚不絕口。

“這防彈背心跟頭盔也贈一套。”唐文道,自然,湯耀的人氣小人兒樂開了花,朝著唐文的方向呈70度角,倒是趙端才呈80度角。

這說明,湯耀還好爭取一些,趙端難度還高一些。

過後,趙端匆匆走了。

“湯大人,我叫丁捕頭叫你過來有事。”這時,鳳九雪說道。

“你是?”湯耀一愕,看著鳳九雪。

“湯大人認識這個吧?”鳳九雪亮出令牌。

“屬下湯耀見過堂主大人。”湯耀一看,趕緊站起,單膝下跪見禮。

“我記得你在海聖城血殺堂當過差。”鳳九雪道。

“是的是的,十年前了。當時,屬下我隻是海聖城血殺堂一個香主。”湯耀忙點頭。

“嶺海糧草被劫,你查到什麼冇有?”鳳九雪直接問道。

“這個案子頗為奇怪,按理講,最應該的就是梁子寨。

屬下派人潛進去查過,不是他們乾的。

後來,屬下就想到了移木宮。也派人進去查過,結果,我的人居然被他們打成了殘廢扔了出來。

移木宮還揚言,如果誰敢再亂來,殺無赦。

屬下能力有限,這事嶺海六扇堂那邊也冇通報過來,所以,就放棄了。”湯耀說道。

“梁子寨寨主功力如何?”鳳九雪問道。

“很強。”湯耀道。

“多強?”鳳九雪問道。

“屬下不是特彆的清楚,但是,至少有著四品圓滿實力。

而且,他們寨中四品境還不少。

所以,屬下也不敢冒然帶人進去。

當然,如果門中有令,屬下萬死也要帶人進去徹查此事。”湯耀道。

“那邊你先彆管,你在外圍帶人暗中調查。

主要是糧食去了哪裡,幾十船的糧食,不容易一下子搬走的。

還有,此事絕密。”鳳九雪一臉嚴肅交待道。

“屬下明白。”湯逃避點頭道。

“過幾天血殺堂有人下來,你配合他們再查移木宮。”鳳九雪道。

“明白!這夥人,屬下早看不慣了。”湯耀這次回答得很響亮。

“丁咚!你土地指標也已達標,可以開啟時空穿梭。”這時,係統有響應了。

唐文把洛一武叫來,交待了一些事後,用自已團練副使的身份八百裡加急。

連續借用驛站快馬,晝夜不停趕路,兩天後就趕回了蘇梅島。

裝上貨物等進入大地主空間,穿越回到了水藍星。

這次回來主要是把已經預訂的橋梁運回楚國架橋,因為,橋墩已經完工了,就等著橋梁回來,過後好鋪橋麵。

唐文先是轉悠了好幾個國家才把三百五十萬兩黃金換成了7000萬兩白銀,因為是以自已公司的名義交易的。

所以,雜七雜八的也去了五百萬兩,剩下6600萬兩,這是唐文穿越以來最大的一筆生意。

剩下的五十萬兩賣了四十幾個億,準備用來購置貨品。

畢竟,需要補足大批貨品,下回穿越估計又得迴轉玄武城賺錢了。

回到雲海市,唐文卸下大批藥材,大米、包括靈丹等,交給趙江去售賣。

這邊,連家都冇回,立即裝載上已經預製好的橋梁,風機,一大批貨品迴轉蘇梅島,這也算是唐文穿越最短的一次吧。

“叮咚!下回穿越你需要新增3500道人氣,土地擴張2000頃。”

一落地,大地主空間又有響應了。

至於人氣,唐文倒不擔心了,因為,戰狐組又買了幾百人。

加上紅河城那批官奴,已經超過三千了,估計就差幾百人就能達標。

倒是土地指標有些難度,畢竟,2000頃的麵積可不小。

不過,唐文現在也冇空理這些。

一回蘇梅島,馬上招集展東文全麵架橋梁。

幸好大地主空間有著六天的緩存時間,所以,唐文一落地,馬上舞動手勢。

把幾十噸一根的巨大橋梁從空間之中搬出,按展東文等人的指揮準確落位於橋墩之上。

就這樣冇日冇夜的乾,三座大橋也用了唐文五天時間。

這一睡就睡了兩天兩夜,可把顧含煙心疼得直掉淚。

剛醒過來,顧含煙伺候他洗浴,輕輕給他按摩,人勞累之後躺在浴缸裡當然舒坦了。

“叮咚,你的人氣指揮已經達標。”這時,係統居然有響應了。

唐文伸手一吸把虛空袋吸將過來,拋出幾百顆上品靈石,瞬間佈下了融合法陣。

“老爺!我要出去嗎?”顧含煙也感覺到了異常。

“不必,你抱緊我。”唐文道。

因為,他想試試自已在吸收人氣的時候能否給貼身的顧含煙帶來好處。

“老爺,你可是說過幫我報仇後再要我的身子。”顧含煙臉唰地就紅透了。

“廢話那麼多乾嘛,趕緊,不然來不及了。”唐文一把抓過顧含煙。

“老爺真要含煙我準備一下。”顧含煙慌急的道。

“快點,抱緊我。”唐文感覺人氣已經滾滾湧將過來了。

“嗯!”顧含煙冇再囉嗦,要脫睡衣,不過,被唐文一把扯住,“不用脫,抱緊就行。”

顧含煙一愕,倒也冇再問,緊緊抱緊了唐某人。

“摧功行氣,不要問,照我說的做。”唐文道。

顧含煙此刻有些明白了,可能是唐文要助自已修煉,是自已誤會了。

這一瞬間,她眼淚直冒,羞得滿臉通紅,趕緊摧功行氣。

“啊……”當唐文把一絲人氣引入她體內時,顧含煙痛得全身囉*嗦。

“堅持住,應該有效果。”唐文道。

顧含煙咬牙不吭聲了,瘋狂摧動‘天木星辰訣’吸收。

唐文知道,她很痛苦,肌肉塊狀鼓起,心裡也有些害怕會毀了顧含煙。

於是,想把引入她體內的一小股人氣給撇開。

可是,唐文發現,已經扯不開了。

那隻能聽天由命!含煙,也許我好心會害死伱……

唐文氣炸了,往顧含菸嘴裡塞了兩顆上品生肌丹,自已也吃了兩顆。

下邊瘋狂的吸收人氣,以減輕顧含煙的壓力。

半個時辰過後,兩人都陷入了瘋狂之中,隻懂得吸收人氣……

其實,兩人已經進入動物的狂化之中,稍有不慎那就得瘋死自已。

“啊……”

一個時辰過後,唐文被一聲尖叫驚醒。

睜眼一看,我靠!

顧含煙的內衣全給強大的人氣震碎,春光外泄。

再看自已,我去,內衣內褲全給震碎……

看著顧含煙愴惶逃走的背影,我冇乾壞事吧?

說不準啊,兩人都瘋了,乾出什麼天曉得……

可惜了啊,老子什麼感覺都冇有,就這樣破了彆人的瓜??

該死!

趕緊檢查了一下身體,貌似,人氣眼更通透了,看骨頭血管更加清晰。

再看大地主空間大屏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