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8d12f1ad30bc68f095b971b0bd950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今天天氣不錯,不如本官陪你走一趟,實地看看。”趙端貌似很熱情。

“當然可以,不過,能否把你們捕頭叫來一起?”唐文問道。

“爵爺放心,城外山上雖說盜匪橫行,但是,這紅河城方圓百裡之地你不用擔心,絕冇人敢來打爵爺主意。”趙端誤會了。

“不是聽說有個梁子寨就駐紮著一秋強盜?”唐文問道。

“是有,不過,他們有什麼?

隻是小打小鬨而已,而且,從不犯官府的事。

爵爺可是一等伯,還是嶺海團練副使,誰敢捋你鬍鬚?”趙端一摸下巴,笑道。

不過,人氣小人兒卻是一臉輕蔑,估計是覺得唐文怎麼如此膽小怕死。

“我可是聽說嶺海的官糧都在九道梁子被劫了。”唐文說道。

“那絕對不是梁子寨乾的,他們不敢。劫官糧,那可是滅九族的大事。

其實,本官也瞭解過,他們也是一夥窮苦人,實在冇飯吃了,不得不糾結在一起。

主要還是以種田打獵為生,偶爾不夠時才劫點錢財,但從不傷人。

就因為如此,所以,本府也就放過他們了。

畢竟,這種事全國多得很,隻要不弄出大事來,不造反,官家也是睜隻眼閉隻眼。

不然,都要把他們殺光滅絕,豈不逼他們造反嗎?不妥不妥啊。”趙端說道。

“嗬嗬,人家人馬不少也是趙大人忌憚之一吧?”鳳九雪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這個,當然也是原因之一。我紅河府也犯不著跟他們魚死網破,得不償失。不過,既然爵爺認為還是派些人手過來也行。”趙端給噎了一下,咳嗽了幾聲,乾笑一聲,衝身旁的師爺洛森道,“馬上叫丁捕頭挑些精乾捕快過來。”

“好的大人,我馬上去。”洛師爺點了點頭,大步而去。

不久,一個短裝打扮,雙眼精明乾練中年男子匆匆進來,“大人找我何事?”

“丁捕頭,這位是嶺海來的一等伯爵唐大人,也是嶺海團練副使。

他對咱們的百葉坊有意,準備過去瞧瞧。

你挑些人手陪同一起,本官也要去。”趙端說道。

“見過伯爵大人,你放心,這紅河城冇人敢鬨事。”丁七朝著唐文單膝下跪道。

“有勞丁捕頭了。”唐文點了點頭。

“紅河城如此之大,為何冇設六扇門分舵?”鳳九雪問道。

“有!海聖十宗之一的‘移木宮’駐地就在我紅河府管轄範圍之內,所以,省堂特設紅河分舵。”丁七答道。

“舵主是誰?”鳳九雪問道。

“湯耀!省血殺堂堂主下來的。

主要目的就是盯著移木宮,畢竟,移木宮是海聖十宗之一。

勢力強大,冇有分舵下來,無法掌控紅河江湖大局。”丁七回道。

“湯耀啊。”鳳九雪笑了笑。

“姑娘認識他?”丁七問道。

“嗬嗬。”鳳九雪笑了笑不答。

下邊,一行人直奔百葉坊而去。

唐文發現,作坊非常的大,占地足有幾百畝,還冇停工,還在生產。

裡麵多以女子為主,畢竟,織布是女人的活。

“老爺,基本上都是女的,她們還是犯官之女,估計隻能織織布,乾乾輕鬆的家活,乾不了重活。”洛一武一看,趕緊提醒唐文。

“雖說乾不了重活,不過,這些犯官之女都知書搭理,好些人都識字。

你看,她們好些如果打扮一下,長相都不錯的。

唐爵爺手下據說有幾千人馬,總得吃飯穿衣,那些活她們都能乾。

還有,今後唐爵爺在這裡開大的商鋪,這些女子也可以幫忙賣東西。

穀悗

她們長相不錯,招攬客人不錯的嘛。”趙端笑道。

“當然不錯啦,這一個作坊有多少女子?”鳳九雪說道。

“大概兩千左右。”趙端說道。

“織布肯定行不通了,這個行當不行了。

如果轉成商鋪?你們的這些織機可全冇用了。

而且,這棚也是老舊不堪,全得拆了重建。

我如果盤下這裡,相當於隻買下了一塊地皮而已。

再加上一堆體弱多病的女子而已。”唐文道。

“體弱多病,我看不對啊。你看,這些女子好些好像還有點小身手,哪來的病?

還有,打扮一下,唐老爺可挑出不少的漂亮丫頭伺候自已。

咯咯,到時,後宮佳麗三千,那多爽。”鳳九雪道。

我去……

這妹怎麼回事,跟老子唱反調,好像有點吃味兒?

就是趙端都愕了一下,你不是跟著唐文來的嗎?怎麼胳膊肘兒往外拐?

“那倒是那倒是啊,男人嘛,不風*流還叫男人。”趙端哈哈大笑。

“你們把我當什麼了,我可不是公豬。”唐文搖了搖頭。

“你不是一見到漂亮女子就要求她嫁給伱嗎?眼前一大堆,不正合你心意?”鳳九雪道。

“她們能跟你相比嗎?”唐文乾笑一聲,看著鳳九雪。

趙端一愕,敢情這兩位有‘問題’啊。

“彆扯我,你想都甭想。”鳳九雪虎著臉。

“好吧,趙大人,怎麼賣?”唐文問道。

“這批官奴中漂亮女子可不少,而且,絕大多數都是未出嫁的姑娘。

再加上她們知書達理,如果賣給青樓,一個至少一千兩。

不過,既然爵爺是來我紅河做生意,我們衙門當然要支援是不是?

地皮接近一千畝,加上兩千多號女人,還有幾百男丁,男丁相當不錯,都有身手在身。

一個也得百兩,你給四百萬兩就是了。

到時,我跟親戚講一聲,給你折成五萬戰功上報戰功司。

如此一來,爵爺你不光得到了地皮,得到了美女,還得到了戰功。

這戰功,實則就是額外奉送的。

當然,現在有這個條件,要是戰事一平息,戰功司就不會承認了。”趙端說道。

“趙大人,你講少了。”鳳九雪道。

“姑娘這是何意?”趙端愕了一下。

“爵爺有的是錢,你應該叫六百萬兩纔是。”鳳九雪惡狠狠說道。

“那還是算了,爵爺也是我楚國貴族,能幫就幫點吧。”趙端搖搖頭道。

“嗬嗬,一個漂亮丫頭賣到青樓也就三十兩左右,二千多人你就是怎麼算不會超過八萬兩。

至於地皮,一千畝要多少銀子,這地段可不怎麼繁華,甚至有點偏。

一畝地也就二三百兩銀子而已,一千畝,衝死不會超過三十萬兩,合起來不會超過五十萬兩。”唐文笑道。

“嗬嗬嗬,爵爺,我這批官奴跟普通女子怎麼比?比如,同樣一個人,你買個舉人跟買個普通百姓一樣的價格嗎?”趙端笑道。

“當然不能比了,不過,我需要的是青壯年。

開荒種田這批女子乾不了,我又不開青樓是不是?

一個人一千兩,那跟打劫有什麼區彆?”唐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