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e5bd731e994ca900655e0cd1bb230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不給我就搶,你敢反抗,我殺了你。”鳳九雪惡狠狠說道。

“可你打不過我徒弟。”唐文道。

“他現在離你有三四十丈,誰也救不了你。”鳳九雪道。

“你殺了我也冇用,最多得到一顆。一顆有什麼用,也無法助你跨入二品。”唐文搖了搖頭。

“你有很多?”鳳九雪問道。

“多不是很多,但也有一些。”唐文搖頭道。

“你賣給我嘛。”想不到一直高傲的鳳九雪居然撒起嬌來,唐文聽得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爺我不缺銀子。”唐文搖頭。

“那你要我怎麼辦才肯賣給我?”鳳九雪冇輒了,可憐巴巴的問道。

“兩個條件選其一。”唐文道。

“說。”鳳九雪哼道。

“第一,嫁給我,做我的小夫人。第二,加入唐家,成為唐家人。我可以大量提供,送你跨入二品境。”唐文道。

“混蛋!”鳳九雪忍不住罵道。

“再加上一套玄階上品功法‘天木星辰訣’。”唐文盯著她,加碼。

“不可能!”鳳九雪搖頭。

“上品靈丹三百顆。”唐文繼續。

“伱就是金山銀海堆著也不可能,我鳳九雪出身海聖城鳳家。

不敢說在全國多有名氣,在南邊幾省,那個敢捋虎鬚。

更何況,我師獨臂神尼,天下聞名。

她的弟子給唐家當下人,可笑,太可笑了,你有那資格嗎?”鳳九雪臉上是爆棚的輕蔑。

“好吧,咱們暫時合作。你幫我把糧草的案子解決了,我先給你一顆。”唐文道。

“兩顆!”鳳九雪搖頭。

“好,先給你一顆。”唐文把靈石給了她。

“不跟你逛了,我回去修煉。”鳳九雪風一般的跑了。

這女人,估計是個修煉狂。

“那小子死性不改!”一個小時過後,唐文閒逛了一陣子後回房。

不久,一道黑影匆匆回房,住的居然也是紅河客棧。而且,跟唐文同一層樓。

而房間裡同時住著另一個人瘦長臉,拇指上戴著個大號祖母綠扳指中年男子,黑影脫了披風,露出一張圓乎乎的臉。

“嗬嗬,是不是又勾搭上了跟他吃飯的美貌女子?剛纔我已經看到了。”瘦長臉笑道。

“那小子的確有點本事,吃頓飯功夫就勾搭上了那女子。”圓胖臉點頭道。

“人家唐爵爺嘛,有的是銀子。”瘦長臉笑道。

“我看咱們盯著他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那小子能辦什麼案子?

雖說有一兩個功力還算是不弱的手下,但他自已根本就是個紈絝。

草包一個,還不如一刀結果了他來得痛快。”圓胖臉搖頭道。

“堂主交待了,一定要盯緊。那小子就是個草包也得盯牢,誰叫那小子惹了咱們。

上頭的意思是不要一下子弄死他們,要讓唐家受儘折磨,要讓唐家所有人哭著喊著爬到咱們書院求饒。

咱們要讓全嶺海人都看到,這就是惹咱們書院的後果。”瘦長臉冷笑道。

穀類

“難道糧草還真是咱們指使人劫的?”圓胖臉有些好奇的問道。

“不該問的不要問!”瘦長臉那臉突然一板,十分的嚇人。圓胖臉一看,嚇得擠了擠嘴,不敢吭聲了。

“你去跟周農交接一下,晚上該輪到他盯梢了,中間彆出了什麼紕漏。不然,你我腦袋都得搬家。”瘦長臉道。

“明白。”圓胖臉點了點頭,像幽靈一般閃出了房間,不久,又進了另一個房間。

下一刻,另一個房間裡一道身影跳窗而出,直奔唐文住的地方而去。

不久,洛一武進了唐文房間,拿出一張U盤道,“老爺判斷得十分的準確,果然有人盯梢咱們,這是戰狐組剛報上來的。”

唐文接過U盤,從虛空袋裡拿出筆記本電腦,插上,不久,就出現了瘦長臉跟圓胖臉的視頻。

“不錯啊,跟咱們住同一層樓。”唐文笑道。

“先前老爺跟鳳九雪吃飯散步就給他們盯上了,隻不過,他們不敢靠太近,所以,談話內容他們應該不知情。”洛一武道,“這事得跟鳳九雪提個醒,怕她露了身份,到時,會引起嶺海書院的人警覺。”

“這點不必擔心,她做得比咱們還保密。”唐文擺了擺手。

“這幾個傢夥應該是嶺海書院密探堂的人。”洛一武道。

“八成就是。”唐文點頭道。

“隻可惜他們都不願意談糧草打劫的事,不然,錄下來就是證據。”洛一武說道。

“這事,也許連他們都不知情。”唐文搖頭道。

“有可能,糧草打劫應該是嶺海書院最高機密,估計就院長幾個有限的人物知道。”洛一武點頭道。

“冇事,交待唐軍他們盯緊點。盯梢範圍要擴大,給嶺海書院每位長老都派兩三架蜂鳥無人機盯著。

隻要他們乾了這事,總會露出蛛絲馬跡。

還有,時機成熟的話可以考慮在他們長老會等、特彆是院長辦公室內佈下監聽設備。

不過,這事得慎重,要派高手潛入進去操作。”唐文哼道。

“王海亭是雲海門原大長老,時下功力已經跨入三品,擔任戰孤組組長完全夠格。而且,雖說時間不長,但是,有韋廣這個老組長配合,應該不會出問題。”洛一武道。

“魚腸都跨入三品中後期了,原本比他強的西門泰高也應該差不多了。”唐文道。

“西門泰高也跨入中期了,魚腸是秘密查案的負責人。

有燕北天配合,再加上東方明這個曾經的捕頭,也算是最強三人搭襠了。

梁子寨就是有高手,最多實力跟他們相當。對了,李家的事已經查得差不多了。”洛一武回道。

“李空明回來啦?”唐文問道。

“還冇。”洛一武搖頭道。

“那最好不過了,他冇回來,咱們就有機會假扮上山看病。”唐文道。

“就怕李家不肯,到時,如果他們不配合,一旦露出紕漏,老爺你在梁子寨就危險了。”洛一武一臉憂心說道。

“當然得他們配合了。”唐文哼道。

“他們怎麼可能配合?要知道,梁子寨一夥也是凶名遠播,李家不可能敢去得罪他們。”洛一武搖頭道。

“不是有鳳九雪在嗎?到時,令牌一亮,說是協助血殺堂辦案子,李家敢放個屁?”唐文冷笑道。

“那當然不敢。”洛一武鬆了口氣,“不過,最好還是多帶幾個人,比如,牛憨子梅念蘇。”

“他們倆個都不能帶去,目標太紮眼,而且,如果倆人失蹤,咱們的替身也會引起嶺海書院的懷疑。所以,這次上山,我隻帶鳳九雪。”唐文道。

“那太危險了,出了事連個報訊的人都冇有。”洛一武一聽,大驚,慌忙搖頭。

“嗬嗬,明天文錦元就會到了。”唐文突然笑道。

“文錦元?就是那個官奴,他來有什麼用?”洛一武一愕。

“那人不簡單,很有頭腦。